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三十七章☆画中美男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243  |  更新时间:2019-05-05 11:21:52 全文阅读

又到了天道的故事,今天它要给我们讲些什么?

天道:“讲一头厚颜无耻的龙族,它以口腹之欲为借口,吃掉多少个山神。”

上好的茶水准备就绪,请开始!

天道:“很久很久以前……”

好老套的开头,能否换一个新鲜的?

天道:“以前有一个龙族,她喜欢吃花蜜,但是当她尝到烤鸡的味道时,花蜜再也不能满足她的胃。之后,她吃过很多鸡,那些鸡并不普通,有些是某座山的山神。彼时只要精怪够格,便有能力担当职责,是以那时的山神大多都是山里的飞禽而化。那个龙族也不是谁都吃,她不馋的时候不吃,不饿的时候不吃,没惹到她的时候不吃。”

那个龙族真是嚣张!

天道:“她其实很好相处,只要你原身不是飞禽,或者是她喜欢的赤焰兽,她看你的目光就不是食物。”

瑟瑟发抖,瑟瑟发抖。

天道:“犹记得千年时光里,她吃了五十二山三万八千四百六十二个山神。是以,我们对山神有要求,除去飞禽。若不然,一会儿死一个,遗留问题很多。”

好讨厌那个龙族!

天道:“她老爹是创世神,即是创造出我的人,你敢和她硬碰,创世神直接给你身份虚无。”

不就是一两只鸡崽子,随便她吃。

天道:“小天雷,你以后指不定要继承天雷之首这个位置,若遇见一头叫做白黎的小白龙,千万谨记一件事,她做何事情你听命便是。若遇见一个长相平凡的姑娘,她叫白黎,记得绕道。若遇见长相艳丽,叫做白黎的姑娘,还是记得绕道。若遇见……罢了,总而言之,不管谁叫白黎,你聪明些,能躲便躲,躲不过只有认命。”

当时还是懵懂的小天雷乖巧的点头,过了数万年后……

天雷之首:“徒弟,甭管对方是龙还是人,美丽还是丑陋,贫穷还是富有,她只要叫做白黎,你就听她命令行事。她让你往东,你绝不能往西,否则上头怪罪,咱们都得遭殃。”

有过了数万年……

天雷之首对新上任的小天雷遵遵诱导,他先把那些话重复一遍,再进行深度开导:“你师兄不听话,已经直接被创世神抹杀。你要步它的后尘吗?”

小天雷懵。

天雷之首:“我是说创世神直接把你师兄杀了,你要步它后尘吗?”

小天雷:“白黎说什么,我便做什么,白黎让我打雷,我绝对不下雨。”

天雷之首:“孩子,你不可能下雨。”

漫长的万年一晃而过,白黎手指招招,天雷顺应而下,她要劈谁,天雷劈谁,几分熟,她说了算。

☆☆☆

从原山无山神,该如何是好!

天下之大,精怪最多,不差抢着当山神的精怪。

绁星灯为何如此倒霉,此事需要追溯那年那月那座山。绁星灯成为从原山山神那年,白黎捡了一颗蛋。绁星灯上任百年间,白黎忙着教导一颗蛋。绁星灯四处游历,广交好友之时,白黎忙着带娃穿女装。

她的倒霉完全是因为没有被白黎发现,案件发生是迟早的事。

世间那么多山脉,那么多山神,除了从原山的山神乃飞禽原体,其余的山神都很是安全。比如六合山,六合星君乃矿石之体,白黎不吃石头,是以对他不感兴趣。

☆☆☆

一间雅致的室内,墙壁上挂着几副山水画,景色足以乱真,池水之中有名俊美男子,但凡见过此画者必会觉得男子盯着自己。这名男子一头金色长卷发,面相偏西方特色,充满西域风情。露出水面的部位被长发挡住,多了几分神秘。

六合星君挡住朵朵的眼睛不让她看,怕朵朵被画中男子魅惑心神。这画并不是六合星君的收藏,踏入房间的时候便存在了。六合星君试图撕毁此画,离奇的是画如何被折腾,还是平顺无痕。

其实在六合星君这般行为之前,有人抢先做了一样的事情,那人便是黑恕。他趁着白黎与绁星灯斗法,化作青烟进入新的六合殿,一眼便瞧见墙上挂着的美男图。此人黑恕认识,人鱼族的裘柯曼,别看他一脸水灵,早已二十万高龄。

人鱼族长寿,修为越高,活的时间越久。裘柯曼年轻之时气焰昌盛,通过无数战役奠定自己人鱼王的称号,那时的他在东渝便是海中霸主,直到遇见白黎。

白黎喜好戴上各种收藏脸四处游玩,腻了便回破镜消停几年。彼时白黎已经十万岁,她进入东渝只为了摘取三千年开花三千年落叶三千年腐烂的洑圆根,用作脸部特绘。

裘柯曼不让白黎采摘,说是洑圆根乃东渝之物,东渝的任何东西都是他的。最根本原因,裘柯曼患有严重颜控,他不喜白黎平凡的相貌,心情不爽便不送。白黎以理相劝,她要洑圆根有很大用处,裘柯曼非是不听,白黎恼怒,她想着既然说理人家不听,不如动武,也许对方能够理解。

白霜那会儿尚未出生,白黎的武器便是自己。她与裘柯曼斗法之时以人形而战,快速接近裘柯曼,冲脸直接开打。裘柯曼反应不及,一张俊美的五官被白黎打成猪头。

——我都说过不要动武,咱们和平解决多好,虽然我瞧着你脸丑到极致,可努力压抑心中想揍你的冲动。你偏偏不知晓我心中那份苦,让我拳头往你脸上招呼,真是没见过这么欠揍的。

经过一次比试,裘柯曼觉得不公平,强烈要求二战,他提议两人用原身。人鱼族的雄性拥有非常强悍的战斗力,复原能力也很强,一滴人鱼血便能拯救一个濒死之人。

彼时白黎不懂收敛太多性子,对方挑衅的如此明显,她不尽全力应战绝对是给对方的一种侮辱。

裘柯曼满心欢喜自己人鱼族的身份同时,眼睑被一股乌云挡住,再也看不见天上的太阳。裘柯曼抬头,吞咽一口唾沫星子,那不是乌云,而是白黎恢复成龙族的身体。

人鱼之身的裘柯曼遥遥相望空中巨龙,衡量试下,他决定放弃争斗。只因人鱼与巨龙相比,两者悬殊太大,巨龙一只爪子便能把人鱼拍死。当然,裘柯曼并不是没有做过反抗,他挣扎又挣扎,不能失去人鱼王的面子,至少应该表面性的斗争一下。

或许巨龙只是长得比较恐怖,实力一般,像只软脚虾。

白黎懒得与裘柯曼推拉,直接甩尾把他扫到别的地方,取了洑圆根离开东渝。自此后,裘柯曼萎靡不振,郁郁寡欢,这世上竟有比他还厉害之人。

裘柯曼决定,辞去人鱼王的职位,跟在白黎身后做小弟。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白黎,彼时白黎戴了另一张脸,裘柯曼认得有些辛苦,无碍,方正他最后认出了。

——你想跟着我,做我跟班!可以,等你能够用双腿行走于陆地,不再惧怕水会显现你的原形,我便收你。

人鱼族能够混迹于人族,是因为人鱼族在鱼尾上施加幻术,令人产生他们是以双腿行走,而不是靠鱼尾。从那以后裘柯曼努力修炼尾巴,他做到了白黎虽说的要求,却再一次失去白黎的音信。

白黎给破镜施加结界,隐藏了自己行踪,是以裘柯曼翻遍整个世界都找不到她。

——小弟,哼,我才不要,就是一个跟屁虫,累赘。

很多年后白黎收养了黑恕,把他好吃好喝供着,累赘神马,都是过眼云烟,做不得数。

黑恕认识裘柯曼的契机是,他与白黎游历人间之时,裘柯曼突然高喊白黎一声大姐。那段时间他们到哪,身后必定有一条尾巴。裘柯曼脸皮厚,白黎假装不认识他,他也不恼,继续跟随。

最后白黎忍无可忍,趁着裘柯曼不注意的功夫,直接虚空破境,把黑恕带回家。黑恕对白黎尚未生其他心思那会儿,只觉得裘柯曼脸皮厚些,并不在意,上了心后,怎么看裘柯曼就是觉得他刺眼。

以白黎的审美,黑恕相信她绝对不会在墙上挂一些字画,这人懒得可以,如今只有一种解释,这幅画另有蹊跷。

黑恕仔细确认后幡然领悟,裘柯曼先前被白黎唤出制造泉眼,他大概以为这间房子是白黎的新住所,想着趁机在这里扎根。黑恕不动声色的退出房间,假装自己从未进来。

当白黎想要和其他人一同参观此房间时,被黑恕以别的理由引导另外的房间。是以,裘柯曼错过被发现机会,其他人皆以为画作只是有些逼真罢了。

白黎一直带着朴素的收藏脸,裘柯曼对她产生不了别的兴趣,可现下白黎容貌谪仙,黑恕不相信裘柯曼眼瞎,看不见,有些事还是被扼杀在摇篮中最好。

一直被忽略的清氏三兄弟紧跟在他们身后,窃窃私语。

“弟弟,我们何时回从原山?”清侯问。

清钰回答:“听从安排。”

清侯又问:“谁?”

清厥努力挤出一抹微笑,“白黎。”

“不是应该龙君大人吗?”清侯仍有些摸不着头绪,他知白黎厉害,可论身份,还是黑恕最为高贵。

“你傻吗?没瞧见黑恕跟在白黎身后走。”清厥翻白眼。

“弟弟你变了,竟然说哥哥傻,以前明明只是背地里说的。”清侯委屈的红了双眼。

“大哥别误会,小弟不是故意的。他是说身为龙君身份的黑恕都要跟在白黎身后走,想必白黎的身份比黑恕更厉害,我们自然应该听她的。更何况,咱们山主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清钰为清侯解释当下局势。

清侯想起自己口头顶撞过白黎,自己会不会被她吃掉,害怕之余话都不敢说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