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四十一章☆魔王之耻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536  |  更新时间:2019-05-09 13:20:49 全文阅读

无尽地狱在目硖海的深处,夭夭客栈建立于目硖海附近的森林内,门口被清理出一片空地,桃夭在那里种植了许多蔬菜。

路巳梵明面上是夭夭客栈的店小二,背地里是活了十万八千岁的前代魔王。那些苦活重活累活全都是由桃夭完成,路巳梵则是翘着二郎腿当个大爷看她干活。

桃夭不是天生劳苦命,她也希望自己被人服侍,可谁让她倒霉呢,不过就是与姐妹们一同猜谜,她输了,便要接下这个担子。换做路巳梵先前的样貌,桃夭看着工作激情高昂,面对他现在的样子,桃夭手中的抹布掉落桌底她都不知晓,仍然木然的进行来回擦拭姿势。

算算日子,她来这里已有半月,每日陪着路巳梵扮演老板娘与店小二的角色,打尖住店的客人一个没有,他们究竟要这样到几时结束。昨日也说了找到龙君的事情,他怎么一点不上心,说好的报仇呢!

本姑娘年轻的生命,该不会浪费在这样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吧。

“老板娘,我要住店。”

来人一身翠柏道服,头发高高挽起成一束垂于脑后,面容素净,腰间别着一把流云纹长剑。

桃夭再三确定,以防是她幻想。“姑娘,你真的要住店?”

“是。”许清枫眼神如炬盯着桃夭看了有一会儿,“整个晧硖森林就你们一家客栈,生意可还好?”

“姑娘说笑了,这里人烟罕至,哪来的生意。”桃夭虽然脑子愚笨,但活了数千年,该有的见识还是有的。“我家那口子非要来这儿建什么客栈,他有钱没处使,我便陪陪他浪费一下。”

“你的夫君呢?”此女长相不俗,谈吐得体,不似寻常百姓。

“姑娘,你是要住店的,问我家那口子作甚,他对你可不感兴趣。”桃夭扔下手中抹布,把它踹到一旁。

路巳梵从里间出来,看到了许清枫腰间的佩剑,此剑乃青峰派的标志佩剑,人手一把。青峰派自诩正义之士,专平定天下恶事,而他魔王的身份就是青峰派欲铲除的恶瘤。

“你便是店家老板?”许清枫习得观相之术,来人印堂发黑,双眼涣散,周身萦绕一股淡淡的黑气。许清枫猜测这个老板娘乃妖物所化,迷惑了眼前这位青年。

“不是。”路巳梵直接否认。

桃夭立刻接话:“我家那口子上城里进货,还没回来。姑娘你先进房内歇歇脚,饭菜马上就好。”

好不容易把疑心重的许清枫送进房间,夭夭客栈又迎来两人。

“小黑子,我都说了这里不好玩,你干嘛反常态拉我过来。”

“以你的性子,什么地方热闹就往哪钻,嘴上说不喜,内心十分向往。我猜的对吗?”

似乎不止两人。

“小崽子,你不就是喜欢白黎口是心非的样子吗!”

“白霜姐,给主子……给我爹娘留点面子,这里还有外人在呢。”

好似又不是人。

“小葉子,我没兴趣当你娘。”

“可,你就是我娘。”

“改了。”

“不许改。”

桃夭坐在店门口,正要欢迎新客来临,抬眼一看共两人,与两把飞剑。路巳梵第一眼看见的是白黎,他总感觉此人眼熟,却不记得在哪见过。

☆☆☆

六合山,六合殿内。

“小六子,为何你的名字叫小六子,而不是叫小五子,小四子?”朵朵百无聊懒的拿六合星君名字打趣。

站在朵朵身后的汐墨忍笑,她觉得这个不好笑。

“给我取名的仙人想的这名字。”言意,不能怪我。

“可我听说是白黎给你取的名,似乎还是随意取的。”白黎把朵朵当女儿疼,该说的实话还是得告知一下。

六合星君始终无法把白黎与威严强大的龙君结合在一起,他心中的女神也不是一个看起来像二货的蠢女人。“她叫萃雨蓝,不是白黎。”

“既然如此,你如何解释我这张与萃雨蓝别无二致的容貌?”之前不深究是因为朵朵不在意,可既然成婚,那便不同。

“巧合。”六合星君相信世上的巧合。

朵朵叹息,小六子对白黎成见太深,固有执念令他无法向外踏出一步。

“你说,喜欢我还是喜欢这张脸?”

这是一道致命题,以六合星君直男的想法来看,他会选择后者,那就是渣男了!

“我不喜欢这张脸,我喜欢的是带着这张脸的你。”六合星君死鸭子嘴硬,还是挨不住朵朵的魅力。他承认自己有些看不起白黎,只因她与每个身份都格格不入,令他很难代进角色。

朵朵眉眼弯弯,脸上绽放一抹笑意,眼中却未见一丝愉悦。六合星君背后一阵发寒,难不成是他回答错误。

“小六子,你竟然敢嫌弃白黎做的脸,今晚起分房睡。”朵朵从座位上起身,汐墨跟上搀扶着她一路护送。

留在原地的六合星君询问滕老:“我刚才是否言词不对?”

滕老摇头,“主子的回答十分完美,夫人生气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那还有什么,快说!”六合星君催促道。

“主子,白姑娘离开之时夫人希望您多加挽留他们,而您没有理会,任由他们走了。”

“留着作甚,赶紧走人为妙。”

六合星君只要一想到白黎来的那几日,他就生气。朵朵非要与白黎同住一屋,说是秉烛夜谈,她忘了自己是个孕妇吗!还记得有他吗!

“我这是给黑恕机会,让他多努力努力,把白黎给拿下。”

“我觉得是白姑娘拿下他。”滕老低声碎碎念。

“滕老,我虽然年长你几千年,耳力还是十分灵敏,你刚说的我听见了。这样如何,我与你打赌,若是白黎追到黑恕,我赢。反之,黑恕追白黎,你赢。我赢,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东西,你赢,我放你一月休假。”

滕老被勾起兴致,他向其他婢女求证:“你们为证,我与山主立下赌约,看谁究竟更胜一筹。”

“你输定了。”六合星君信誓旦旦,他见过无数高冷女子为黑恕折腰,区区一个白黎,黑恕还不是手到擒来。

究竟谁胜谁负,答案由时间来解决。六合星君的确比滕老年长,修为高深,可在于情感这方面不如滕老。滕老接待过无数来宾,对于他们细微的表情变化都了如指掌。黑恕乍看对白黎不冷不热,但是从不会离开白黎半刻,紧跟在她的身侧。白黎咋看清心寡欲,实则拥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性子十分活泼。一个静,一个闹,两人极为相配。

☆☆☆

小白子不让我去西方,说是前魔王出来找龙君算账,她究竟做了什么,惹得前魔王对她偏执不休。——黑恕

很久很久以前,路巳梵没有遇到白黎的时候,他仗着自己的容貌及天赋 攻打了无数的小部落,把他们残留的余党集合成为自己的部下。路巳梵想要称霸天下,乃至整个世界,他要做真正的主宰,而不是棋盘上的一颗小小棋子。

魔王没有人性,人命在他眼中一文不值,死一个或者一百,没有根本区别。某日他听说龙族内有一个强者,称其为君,表示高不可攀。路巳梵命手下找到龙君的下落,他要会一会这个龙君,看看他究竟多厉害。

一个女子,一个相貌丑陋的女子,一个打了路巳梵巴掌的女子。

他们唤她为龙君,她立于高位,身后衣袍翩翩飞舞,就是她。路巳梵趁着夜晚几个闪身来到该女子的房内,正想用语言震慑一下对方,却被这名女子脸上的坑坑洼洼所恶心。

路巳梵身边的跟随者皆是俊男美女,“你真丑。”

女子坐在桌子前一动不动,任由他继续打量。

难不成要反激将,“你真美!”

啪一下,女子快速接近,甩巴掌扇在俊美男子的脸上,形成一个永远无法抹掉的胎记。

“你竟然敢打我?我可是西垸的魔王,你可知有多少人命栽在我的手上!”路巳梵捂脸怒视白衣女子。

“你骂人,我自然打。”女子清冷的声音比起她的容貌更吸引人注意。

“说你丑,你还不乐意!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子,看来龙族的未来堪忧啊!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投靠在我的旗下,做我的小弟,如何?”听说这代的龙君非凡,若是收入麾下,对于他收复天下指日可待。

“你把之后那句再重复一遍。”

“哪句?如何?”

女子不说话,任由路巳梵误会。

“你真美!”难不成是这个~路巳梵相信龙君不会那般小气……

啪,巴掌印在同一个位置,路巳梵的脸瞬间肿成猪头。

女子还是一脸面无表情,“你骂我,我还手罢了。”

路巳梵气的跳脚,至今为止还没有谁敢打他脸,“你这头小龙,我给你脸不要脸,看来非要逼我与你一战。”

白衣女子斜视路巳梵,眼神讥诮,嘴角微扬,她趁着路巳梵大发厥词的功夫,一掌拍向他的胸膛。咔啦,魔族之王知晓自己断了三根肋骨。

女子不屑的说道:“有本事单挑。”

“你都已经出手,现在才说未免太迟。”路巳梵用手捂住胸腔,运用魔力修复受伤的部位。

“不晚,可以再折腾你一会儿。”

声音很轻,路巳梵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拔剑吧。”

路巳梵根本没有带武器,也不使用那些冷兵器。他只当对方性格太死板,不够通融,既然想战,那他便应下,势要让她输得心服口服。

这是一间寝室,已夜深,房内一男一女激烈争斗。男子邪魅,女子无颜,男子以为他能够战胜女子,心中的如意算盘已经计划好之后的一切。

没有谁能够打败魔族之王。

没有谁可以……

没有,怎么可能!

女子只是轻轻一个弹指动作就把路巳梵撂倒在地,蓝色绣花鞋脚踩在他的胸膛,精准的在路巳梵即将痊愈的伤口上再加一道伤。

“这不可能,我不可能输给一个丑八怪。”

女子俯视被她踩住的落魄男子,“你已经很输了。”

“我十万八千岁,你才多大,一定是使用邪术。”

“能力的大小与年龄无关。”女子松开脚,“你走吧。”

“你放我走!你可知我是谁,我乃魔族之王,这个世界未来最大的主宰。”

白衣女子淡定的坐着喝茶,任由路巳梵叽叽喳喳。

“你放我走,你会后悔的。”

……

“愚蠢的龙族之主,今日你在我身上施加的这些,来日我百倍千倍偿还于你。”

……

“我走了,以后我们势不两立。”

“慢走。”她继续悠哉喝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