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五十二章☆白黎转世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19-05-20 00:57:03 全文阅读

藏金瓜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她刚一眼相中黑恕,想着以自己的身份获得黑恕的青睐,却因此招来杀身之祸。

紫极雷电比九幽雷电逊色不少,威力只有一半大,当初曦白与绁星灯没有被九幽雷电劈死是因为白黎放水,再加上她们本身并非凡体,自然不易折了命。藏金瓜即使修为高深,仍然是肉体凡胎,紫极雷电劈下一道足以要了她的命。

换句话解释,藏金瓜不够结实。

白黎时常说保持低调,却是看情况而定。藏金谷在修真圈内举足轻重,销售一些高阶药草以天价卖出。这白黎无关,她乃龙族根本不需要这些凡间的东西提升自己,但是藏金瓜似乎是看到重溟山这个好苗头,想要把药卖进来,被白黎拒绝。当之后的每一年,藏金瓜再来重溟都会被白黎轰出去。

换句话解释,白黎看藏金瓜不顺眼许久,终于找了一个机会把她干掉,可喜可贺。

看着地上一撮灰烬,洛澄惋惜,人命就这般消失了。明明先前还是粉色,死后成黑色,哎,世事无常啊!

“老妖怪竟敢肖想我家小黑子,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一身粉色,是想闪瞎谁的眼睛。”白黎双手交叠于背后,一脸嫌弃的看向地面的黑色污渍,随手给地面施展了清洁术,轻轻的它不留下一片痕迹。

黑恕静默无言的看了眼白黎,比其年长,白黎更胜一筹,可惜她重生后年龄降了太多,甚至于现在把年龄小当做借口,更加肆无忌惮。

“说吧,这地方与你有何关系?”

该来的总该来,白黎抠鼻子挤眼睛,脸颊吹鼓成青蛙。“小黑子,你看那边!”

这种惯伎,黑恕不可能再上当,还是假装性配合一下。“什么?”

噔噔噔,白黎趁着黑恕扭头窜到洛澄身边,她拍拍洛澄的肩膀,一脸肃穆之色。“洛澄,我知晓你不是这个世界之人,可我没有送你回去的能力,能做的便是送你一个身份,重溟山的妃莲。这里群山环抱,空气清新,最适合养老,你安稳住下,绝对不吃亏。”

洛澄面无表情,想哭又想笑,她才十八,再重复一遍,青春十八。根苗正红的年纪,让她养老,是不是不合适?“我还是想回家。”

“按照正常流程,你是死后灵魂进入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你,身体早就没了。”

“你怎么知道?”

“小说套路不就是这些吗。”

洛澄无言以对,好像按照剧情流程的确是这个走法,但是这个世界的人了解那些东西,未免太奇怪了吧。

白黎不想从头解释,那样太费劲。黑恕知晓她这性子,自然的给她解围。“白黎去过其他世界,所以懂得一些其他世界的知识。”

洛澄还想继续追问下去,黑恕摆手一挥,言尽于此。洛澄失落的低头,心想黑恕多说一句会死呀。

邵云贺试探的开口,“请问您是?”他已经摸不准谁是谁,所有的认知一下子被打破,还是要慎重的了解清楚为妙,若不然弄成乌龙糗事,是一辈子的污点。

韦红雪给邵云贺一个脑后击,“你傻,她都这般明显,还问是谁。”

“不愧是红雪,领悟能力很强。”白黎笑道。

陆俊庭默默来了一句,“你叫白黎,龙族。”结果话刚说完,陆俊庭也遭到了韦红雪的暴击,高梁清摇摇表示自己不认识他们。

“她是你祖宗。”韦红雪解释。

“我是人,她是龙族,怎会是我祖宗?”陆俊庭一脸怀疑,难不成他是龙族自己却不清楚。

“祖宗奶奶。”她都提示到这个份上,陆俊庭再不明白,韦红雪不得不怀疑陆俊庭脑袋里塞的都是草屑。

听到这几个字,邵云贺一点就通,嘴里嚷着一些令人听不懂的话,像是兴奋,又像是神志不清。陆俊庭鄙视了邵云贺一番,认为他犯病。

“祖宗奶奶不就在这儿吗!”陆俊庭指着洛澄说道,他非常确信自己的观点。

高梁清为陆俊庭默哀,别看韦红雪平日温和无害,其实性子十分暴躁,祖宗奶奶不在期间已经被压制不少,这会儿又爆发,他只求陆俊庭自求多福。

韦红雪来到陆俊庭面前就是几个耳刮子,手掌的力度直接把陆俊庭打晕,眼冒金光。洛澄看得瑟瑟发抖,她怕韦红雪对自己也来几下,那就惨了。

“我再问你一次,祖宗奶奶究竟是哪一位?”

陆俊庭捂住被打的脸颊,仔细分辨韦红雪话中的意思,她说哪一位,这里除了祖宗奶奶还有谁。陆俊庭这才把注意力放在白黎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摇头晃脑。由于陆俊庭只看到后面,所以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而他的脑子是重溟山里最笨的,自然无法理解认知以外的事情。

既然他刚才所指不对,换一个或许就对了。陆俊庭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伸手指向白黎,这次终于被他猜对,耳刮子没落下。

韦红雪突然跪在白黎面前,“是红雪不对,没有认出祖宗奶奶,请祖宗奶奶原谅。”

“免礼,不是你的错。”白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我故意诱导她来,也是给你们一个交代。”

白黎一本正经准没好事,黑恕静静看她怎么玩。

“我原本是重溟山的妃莲,那年游玩路上遭遇旁人偷袭,一时不慎毁了道行。本以为命将陨落,幸得大神的庇佑,重新投胎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彼时我尚未化作人形,却拥有前世记忆,一副幼龙之姿,自然不好与你们道明原委。恰巧我遇到这个胡萝卜精,她是个无脸怪,我便将记忆中妃莲的长相交托与她,希望她能够代我解释。看来她路上出了差错,导致记忆障碍,就连自己是谁都忘却了。”

洛澄的身份被白黎编织的明明白白,丝毫没有反驳的机会。

韦红雪很快接受了白黎的说词,“祖宗奶奶,现如今您已回归,何不继续留在重溟,我们都想念您。”

白黎一脸悲痛,神情带着几分凝重。“我现已为龙族,受龙族限制,不能与人族接触过深。以后你们便把她当做我,好生伺候。”

“是。”韦红雪应道。

其他人无动于衷,似乎并没有把白黎放在眼里。他们只认祖宗奶奶,不认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龙族。

“高梁清,你的岁数是重溟山最年长的,别再说自己比陆俊庭年轻,你可是长了他七百岁的光阴。”

“老高,你竟然骗我,说比我小,让我照顾你,要不要脸了!”陆俊庭大声说道。

高梁清被白黎说出实情也不郁闷,反正总有一天陆俊庭会知晓他的谎言。“我比你年长,多吃了几年谷米,自然脸皮练出了铜墙。”

不愧是白黎调/教的下属,脾性果真与众不同。

“邵云贺,你爱慕红雪有些年头,准备何时表白?”

白黎冷不防扔下这句话,吓得邵云贺脸色发白,下一瞬又转为通红。“这,这,此事,我,这个,与她,我不知……”

“你心悦我?”韦红雪问向邵云贺,表情无一丝波澜。

邵云贺羞涩的点头,他一把年纪,却是暗恋的份。

韦红雪微笑说道:“我也心悦你。”

邵云贺听罢,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置信,当他弄明白后激动的抱起韦红雪旋转,旋转,再旋转,然后两人一起头晕,跌倒在地上。

真像一堆傻情侣。

其实韦红雪对邵云贺也抱着不良心思,只是对方不踏出一步,她一女子总不好开口威逼。借着此机会,韦红雪大胆一回,毕竟双方年纪都不小,是该考虑将来。

白黎在不经意间凑成一对。

黑恕依然守在白黎身旁,他就不明白,为何白黎能看出别人有奸/情,他对她的心思怎就始终不能领悟。难不成,是他太过含蓄,需要明面表达自己。黑恕思前想后,他明面做过的事情也很多,白黎照样跟一个瞎子一般,转移话题的速度比她眨眼睛的速度还快。

重溟山有许多弟子,他们并未被安排上大殿,只留在殿外守卫,是以从天而降的白黎他们未曾见到,因为白黎像光点一般落下,谁能注意。随后赶来的黑恕也没见着,他是龙族,他们是人族,区别太大。

守在殿外的弟子听到里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就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那个老妖婆到底输了没,有没有被虐的哭爹喊娘,发誓再也不来重溟山耀武扬威。

由于藏金瓜总是自恃能力出众,她出行一人足矣,这次来重溟山她以为还是和过往一样,岂料再也回不去。

白黎要走,洛澄死活不让,她抱住白黎的小腿,跪在她脚边。“你别走,带我一起,我不要留在这里。”

“这多好呀,山清水秀,俊男美女,够你看几百年。”白黎可无语了,这些人怎么都喜欢抱她小腿,就这般可怜,想要卖惨嘛!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要回家,我想念我爸妈。”洛澄哭哭啼啼,完全糟蹋了妃莲在重溟山的威武形象。

“我都说无能为力,你找我,我也没办法。”白黎不好强硬的把洛澄甩开,这块胡萝卜精有些脆弱,经不起她的武力摧残。“你快看,你爸妈找你了。”

“我爸妈?”洛澄听话扭头一转,在她的身后根本没有其他人。再回头,白黎消失不见。“喂,别走啊!我要回家~”

结果天空的浮云飘来三个字“谁理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