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龙君请乖乖听话 > 正文
第五十三章☆回不了家
作者:蓝羽荻  |  字数:3226  |  更新时间:2019-05-20 22:29:47 全文阅读

洛澄哭丧着脸,配上她清秀的五官,显得十分楚楚可怜。即使她不能回家,也不想留在这个地方。原因不为何,面前的这些人太诡异了,她怕。

认错人之前……

韦红雪温柔的替洛澄梳发,挑选适合她的首饰,那副贤淑模样洛澄看着都心动。邵云贺张口闭口祖宗奶奶,魔性循环,洛澄差点被洗脑成功。陆俊庭是重溟山公认的大直男,脑子里永远一条线。高梁清的职位说是小厮,不如说是总管,面上笑嘻嘻,背后扎人一刀。由于他们不让洛澄离开正殿,重溟山内洛澄只认识他们几个。

了解真相后……

温柔贴心的婢女都是假象,韦红雪威逼洛澄每日换十套衣物,妆容不一,格局多变,洛澄觉得自己是被人当成换装娃娃。

邵云贺还是和以前一样,唯一的变化只有称呼,但洛澄还是无法接受。邵云贺张口闭口“萝卜精”,洛澄愤恨,她是“胡萝卜精”,少一个字,意思完全不一样。

几人中洛澄原本最讨厌陆俊庭,现在看来他还算不错,至少从头至尾忽略自己,她不必感到差别待遇。

说到高梁清,洛澄就来气。前些日子她醒来身边必有两排俊男美女伺候,就是名头不一样,连服侍的人都变了,俊男美女变丑男无颜女,真是瞎了她的维生素大眼睛。

……

某天洛澄终于忍受不住,她拒绝接受从韦红雪那得来的新衣物,把它们往地上一甩,犟脾气地说道:“我要回家。”

韦红雪捡起衣物,伸手拍拍尘土,随口说:“乖,别闹,你没听见妃莲说你回不去了。”

洛澄没有仔细听韦红雪对白黎的称呼,仍然心怀希望,想要回到自己那个世界。

“她一定是骗我,之前说吃掉我,结果还不是没吃。哼,只会吓我。”洛澄想到自己胡萝卜形态被白黎放在锅里煮,小心脏砰砰跳不停,那时还以为自己要死呢。

韦红雪把衣物叠好放在一旁桌面,慢条斯理的拿起凉茶喝。她的长相属冷艳派,眉眼生得极好,眼型细长,不动声色时恍若女王之风。

“孩子,你可知我们为何对你的态度不一吗?”

“因为我不是真的妃莲。”

韦红雪放下茶杯,用食指轻触杯子边缘,缓缓说道:“是,也不是。”

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你可知我们为何称妃莲为祖宗奶奶,并且待她十分热情?”

洛澄给苍天一个白眼,问题都没解决又来下一个,“因为她是你们祖宗奶奶,所以叫做祖宗奶奶。”

天晓得她怎么会知道里面的渊源。

“我们不是重溟山子民,与它更无渊源,但是妃莲把我们聚集在重溟山,是以现在有了我们。”

这些古人是不是都喜欢兜圈子,就不能一次把话说清楚,她智商不够,不明白呀。

“妃莲见到我之时,我正以郡主的身份欺压百姓,她说与我有缘,二话不说把我从马上掳走,自此我未出过重溟山。”

这戏份不是压寨夫人的情节嘛!

“云贺曾是官宦之子,他太过大善,不及偏房所出的庶子,重伤之下为妃莲所救。”

邵云贺一身贵族子弟气质,像极了高门,倒也说得过去。

“陆俊庭是山寨王第二十六房小妾生得孩子,早年生活野惯了,不懂得换种角度思考,性子太过耿直。妃莲路过他家境内,陆俊庭向妃莲挑衅,最后以失败告终。”

他不叫耿直,应该叫做死脑筋。

“高梁清是最可怜的,他二十四岁娶妻,新婚不到三年,妻子就与村外的野男人跑了,留下他和一个未满两岁的孩子。那时闹饥荒,他们村没有可以下咽的食物,孩子最后被饿死。”

洛澄为高梁清悲哀,丢了老婆死了娃,难怪养成了古怪的脾气。

“高梁清通过一些手段找到了他的妻子与那个野男人,他变卖全部家产换了一把菜刀,趁着夜黑风高摸进两人的卧室,一把菜刀结束了两人的生命。”

洛澄听完口液滋生,忍不住咽回。这反转的猝不及防,令她汗毛根根竖起。

“他想要跳河寻死,被经过的妃莲一个手刃带回了重溟山。”说完一大堆话,韦红雪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

洛澄汗颜,听着韦红雪描绘的这些,她脑内竟然生出一种动态画面,令人匪夷所思。“外传妃莲知书达理,秀外慧中,擅长歧黄之术。”

来自灵魂的质问:“你信吗?”

“不信。”非常确定的回答,力道很足。

“是以,你的性格与她大不相同,我们自然也是不信。”

原来答案在这里,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假装没发现。

“你与妃莲长相如出一辙,我们与她有怨,自然得留你在身边整治一番。”韦红雪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很是镇定自若。

“邵云贺呢?我不信他也看出,否则演技未免太好。”洛澄站累,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韦红雪对面。

“他与我们不同,把你当成了妃莲本人。”所以说傻呀,傻得可爱。若没有她的照顾,邵云贺得愚蠢的过一辈子。

洛澄把手枕在桌面,不同于先前死板的表情,现在变得鲜活不少。“你给我说说,为什么一会儿妃莲,一会儿祖宗奶奶,到底该叫哪一个!”

“祖宗奶奶这个称呼是妃莲与陆俊庭打赌定下的,若是陆俊庭输了,他要改口唤妃莲为祖宗奶奶,若是他赢了,可以获得自由之身。”

结果可想而知。

“最后妃莲赢了。”

“错,是陆俊庭赢了,但那是妃莲故意防水,做不得数,陆俊庭好面子,便答应改口叫唤祖宗奶奶。他觉得一个人不公平,拉我们一起改口,这才有了后续。云贺习惯了那四个字,而我们其他人私底下仍然叫妃莲名字。”

洛澄终于弄清楚情况,原来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你今日为何对我说那么多?”

“妃莲让你留下,你自然得知晓我们之间的过往。”若不然,韦红雪也不用故意支开邵云贺与其他人。

“我要回家。”洛澄想起自己坚定的事情,始终不肯松口。

韦红雪调整坐姿,直勾勾盯着洛澄看。她面前这张脸是妃莲的,但妃莲并非面前人这般弱小。“听说你家在异世,如何回去?”

这是一个绝命问题。

“我……我……”对呀,我怎么回去!

小说都是虚幻的,说什么魂穿、身穿,我连回家的路在哪都不知道,怎么搞!

重溟山的一个角落,空地上画着一副让人难以理解的图案,大圆圈内有五颗五角星,一颗最大,四颗最小。洛澄拄着翡翠玉拐杖蹲在一块石头上发呆,她在沉思,应该念什么咒语。

——和平主义、法制社会,共建美好未来。

——中国五星飘,气运滚滚来,听我号令,让我回家。

重溟山的一口枯井站立一名女子,她便是洛澄。拐杖随身带,不用不习惯。估摸枯井摔不死人,她身上还套了许多厚衣,扔掉翡翠玉拐杖,扑通往里跳。在洛澄的设想中,她会用枯井穿梭到另外的世界,谁料摔落后底下传来声响。

“谁呀,打扰我睡觉!”一只巨型青蛙吐出长舌头卷住下降的洛澄,“妃莲,是你啊。几千年过去,你才记得来找我玩吗!”

洛澄想晕又不能晕,她除了怕老师,还怕青蛙,尤其是那么大一只青蛙,她怕对方把自己当虫子吞了。

最后是陆俊庭解救洛澄于危难,虽说井底那只青蛙并不会伤害洛澄,但她就是怕,那块地方洛澄以后是再也不去了。

重溟山的最高山峰,山顶迎风招展一女子,此女子身姿婀娜,却佝偻弯腰,手上拄着一拐杖,看起来十分苍凉。洛澄小步挪着伐子,眼睛不时还要看向山底,那一个个绿点皆是层峦的小丘,她摔下去得砸个稀巴烂。

哎,还有办法是她没试过的!

“你向创世神许愿,指不定能用。”高梁清给了一个馊主意,他可不认为洛澄真能求来创世神。

对耶。

洛澄接收消息,第一时间找来一块木牌和香炉,她让邵云贺在木牌上写了创世神三个字,把木牌放在香炉后,点燃三根食指般粗细的云香供上。洛澄虔诚的朝木牌三拜,希望老天听到她的愿望,即可显灵。

打开房门的韦红雪震惊,幽暗的室内,案桌上摆放牌位与鲜果,洛澄一身白衣跪在蒲团上虔诚的朝拜,她这是在祭拜哪个邪灵。韦红雪走近一看,斗大的五个字,创世神之墓,看错了,创世神之位。

韦红雪额际冷汗直流,这孩子究竟是要吓死谁!

“赶紧收起来,创世神乃大界神明,怎会搭理你这个小胡萝卜精。”韦红雪刚说完空气凝结,一个身影出现在她们面前。

“是谁召唤我!说吧,有什么愿望?”一身黑袍的男子手持一把巨型镰刀,气氛着实阴郁。

洛澄兴奋的高呼:“创世神,我,我要回家,回去我原来的世界。”

男子仔细确认洛澄身份,“是你啊!”

“您认识我?”洛澄惶恐。

他放下兜帽露出里面烫后的卷发,一副油腻的中年大叔形象毁了洛澄与韦红雪心中高贵的神。

“是我把你送进来的,我当然知道。”

“是您啊!呵呵,感谢您。”洛澄咬牙切齿的说。

忍住,他是神,打不得。

“请问我还能回去吗?”

“不能,因为我赶着参加化装舞会,再见了,小可爱。”创世神把兜帽戴上,留下一句话消失在原地。

韦红雪拍拍洛澄肩膀,语重心长道:“洗洗睡吧,明天醒来继续作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