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微拂
作者:黛琛颢颢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2019-06-15 20:42:19 全文阅读

夜晚,月光皎洁,映的街道有几分清冷,可是还有几家没有灭的灯光又使的这夜晚有丝温暖,不知谁家狗吠几声,惊的鸟儿起飞,叽叽喳喳的叫着飞远。

“嗖嗖嗖”几抹黑影从夜空中划过,随着砖瓦掉落摔碎的声音,那几道身影闪进了一片树林里,随后又一道白影闪过也进了那片树林。风夹着树叶肖肖吹落,顿时阴云密布,一股冷意笼罩在这片树林之上。刚刚那几道黑影此时正站在那里,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那个身影。那个白衣男子已经立定跟前,一袭白衣衬得他更是神秘。

“把东西给我吧,我还能放你们一条活路。”白衣男子转身对着他们开口说到,“但我劝你们还是放弃吧,连累无辜的人就不太好了。”

“哼,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

“我?哈哈哈,我配不配你管不着了,但是东西我拿定了。”一瞬间,白衣男子向前扑去,未等黑衣开口,只见刀影闪过,白衣男子手里多了个锦囊。风退了,树林又归于平静,远处的几处人家还在灯火通明的喜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夜又是一平静的夜。

清晨的霜露还未消散,那天上还有几颗没来得及走的星星,百姓早已起身忙碌,今日是万花节,也是百花齐放的日子,更是春天到来时万家庆祝的时候。这天万花齐开,大地复苏。万花节一般从三月初一到初七,不曾间断,什么庙会,祝会,市会……也不曾断过一天,如同过了第二个年。这天所有花朵竞相开放,各地的名花开放采摘,花农们要做花龙(用花编织的龙),花凤,祥鱼等吉祥之物,以求上天赐福,来年花种收获各家平安。

皇家也会定制这等吉祥之物以做贡品。也有一些王公大臣需要用来献给各国使者,各国大臣之类的。然各家各户会准备做花饼,织花包,放烟火,放河灯等等的活动。

而那些年轻人之间就会有一些小的集会,大家聚在一起看戏,吃饭,品茶,交友,谈古今共享,说奇闻趣事……长辈们也不反对,说不定那家姑娘和公子一个看对眼就在一起了呢!百姓都以各种方式庆祝节日,所以花楼戏院,酒楼赌场都是人满为患的样子。历代皇帝会在这天举行祈福大典向上苍祈福,百姓平安,万事和睦。大赦天下,除罪行极重者。各国之间也会休战过节。

“让开,都快让开……快点儿让开……”几个士兵在大道上喊道。

众人迅速避让,都感到惊讶。只见几队人马整齐有序的从道路上走过,百姓们正议论着这队人马从何而来,突然有人惊呼:“看,这不是叶将军吗!,是叶旗军,他们回来了。”

顺着众目光寻去,一个身穿紫金蛟蟒黑甲的男人,骑一匹赤色宝马上,金纹枭龙高束辫,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精致的五官,气场强大一副威武将军的模样,甚是好看,一眼便叫人无法忘怀。周围的百姓都在议论着这位将军,他又打了几场胜仗,又和哪位将军比武赢了,那姑娘们则在议论这位将军又和那家姑娘说过话,可能什么时候娶妻。

“你听说了吗?叶将军和刘家少将比武了,那场面可好看了。”

“哎,我听说了刘家将的儿子也不行啊,输的很惨,脸面都丢尽了。”

“就是说嘛!”……

“哎,你们知道叶公子喜欢谁吗?”

“好像是柳府二小姐吧”

“不对,应该是凌郡主,她长的好看又出身高贵,琴棋书画也精湛,应该是她。”……

而这位将军听着下面的议论依旧是面不改色的前行,好看的眉微微上扬,显出一抹轻松儿又无谓的样子,真是叫人惊叹。这世间为何有他这般让的着迷的男子。

然而这队人马之中,有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金丝流苏帐,锦纹龙毯,耗盖顶,四匹宝马拉车,好不华贵。但周围的侍卫穿着不太一样,不似寻常的侍卫。这看外表华贵的样子,不知道里面坐的是什么人。人们左右张望拥挤不堪,都想知道里面的人是谁,也都在猜是某个王爷质子回来了,或是世子公主回来了。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走在前面的将军在路过“岐忆院”的时候,眼镜看向楼上的窗户,眉头微紧,后而又嘴角微微上扬,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只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在“岐忆院”的楼上,一位女子正倚在窗旁,目光紧随着那位将军移动。那女子姿色怡然,似芍药一样妖艳大方,艳而不媚,妖而不惑,身上有种那与生俱来的气质。头上的银制流苏步摇随风摇动,额上的炎色印记时隐时现,半点红唇诱人心扉,五官精致,只一眼便让人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一只手支着下巴,似漫不经心,又似欲盖弥彰,直到那位将军行尽街道拐角,消失在视野里,她嘴角还是一抹柔和的微笑,那脸上尽是欢悦的神情。

楼下,一群人中,有几抹丽影正对着军队队伍议论着什么,其中就有这“岐忆院”的老鸨,老鸨对旁边的女人说了什么,便转身上了楼。

“咚咚咚,衡芜,你在吗?”复敲几下,见无人应答,就推门而入,见她正倚窗观看,轻笑一声,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再猛地一拍,实着是下了她一跳:“你干什么呀!进来也不敲门!”

“我敲了呀!你没听见吗?”老鸨扶窗往下看,“是看上那家公子了,这么入迷啊!”后而神秘地看着衡芜,她红着脸不在和老鸨说话反而转身看向街市,

“不说话我就当你承认了,说说看是谁啊!我帮你撮合撮合。”老鸨不死心的问。

衡芜转头白老鸨一眼,说:“嫣柳,有时候关心我,不如想想你自己,都这么大了,成了老姑娘了,怎么还没有公子呢?”见嫣柳不说话了,转而又看向人群街道,嫣柳也像她一样倚在窗前看向下面。

别看这妓院老鸨说是这么说,可人家也只是个二十有小九的黄花大姑娘,年轻轻的当老鸨是因为继承了她老娘的产罢了,只靠她一人撑起整个岐忆院不容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