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呜呜呜都怪你
作者:晗七七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19-05-19 08:06:38 全文阅读

只是越是这样,她心中的失落感便越发作祟了起来。

“殿下对小乖这样好,小乖都不舍得离开殿下了……怎么办?”

本打算用仅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出这句话,可却还是被耳尖的某睿听了去。

“好好的,为何你要离开本宫?难道白宸宫哪里不好吗?还是说……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你?”

“没没没,白宸宫的婢女姐姐们都很照顾我,没有人欺负我。”

“那你便不要总想着离开!本宫不许你离开!”

望着面前白狄睿那坚定的眼神,某乖没来由一阵感动。

在心里叹了口气,强挤出一抹笑容来,点了点头。

“嗯!小乖不走。”

……

七日后,终于迎来了白狄睿三千六百二十二岁的诞辰之日。

动辄妖界大半族群皆派了首脑前来为其庆贺。

“小乖,这是夕瑶族的大佬送的碧眼坤顷扇,收好。”

“好的,瓜瓤姐姐。”

“小乖!这是水域的族长送的翠玉夜明珠十九颗,收好!”

“知道了络晴姐姐!”

“这是仙界送的……”

“好的……”

“豺妖族送的……”

……

如往常一般,各个族群和与殿下有交情的,都纷纷送来了不少的宝贝。

一直忙活到了晌午,某乖方才喘着粗气从清风阁中猫着腰颓废而出。

“小溪姐姐,瓜瓤姐姐,你……你们先回去吧!我……我想去膳院看看,有木有好吃的东西……”

“嗯!好吧!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告辞。”

一入膳院,某乖顿时察觉到了殿内的异样,开妖眼一瞧,果然见到某只乌漆嘛黑的贼在偷吃架子上的美味。

“悠蝉!!!你这只死癞蛤蟆!你居然还敢出现!!本猫找了你好几个月了,好小子!!看打!!!”

忘记了方才的一身疲惫,某乖张牙舞爪上前,一瞬间亮起了锋利的小爪子,直接朝着悠蝉的俊脸招呼了过去。

“唔?”

嘴巴里的东西尚未咽下,不顾得许多,悠蝉忙闪身躲避了起来。

“喂!你这小妖,发什么疯啊你?”

“还装?上次在白夜宫要不是你笑那么大声,怎么会把白狄丘那只臭麒麟招来?害我整整被他关了两个月!!两个月啊!!看我今天不挠花你的脸!!!”

不管能不能挠到,气势必须要有!

这也是殿下教她的!

化为猫身,某乖自认为表情狰狞上前。

四个爪子更是张开如莲蓬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朝着角落里的某只蟾蜍飞了过去。

意料之中的,只听“啪叽”一声,整个猫身都跟着直接“bia”在了墙上。

“喂!小猫咪?”

伸出手轻摇了摇某乖长长的的大尾巴,在望见其下意识动了动的耳朵后,悠蝉才稍稍松了口气。

随即待某乖的小身子滑落到了地上之后才发现,那张大脸又被卡破了。

片刻后,直到晕晕乎乎的从地上爬起来,才感受到了脸上传来的疼痛之感。

“呜呜呜呜~疼~呜呜呜~~”

“哇!不是吧!都流血了?”

随手扔掉手上的饼子,悠蝉忙表情夸张的将脸凑上去道。

“呜呜呜~都怪你,都怪你!!呜呜呜~哇——”

尾音结束的那一刻,殿内的糕点架子皆跟着颤悠了一下。

“我的天!小乖乖,你……你满五百岁啦?”

“对呀!你怎么知道?”

吸了吸小鼻子,哭声戛然而止,某乖轻轻眨巴了下那一双琥珀色的小眼眸。

“嘿嘿!不告诉你!”

打从一开始,悠蝉便知道,这小妖是只小白虎,自然也知道,只有满五百岁以上的白虎哭泣或是发怒,才会生出白虎之泣和白虎之啸。

轻者毁灭房屋建筑,重者甚至会生灵涂炭,杀万物于无形。

不过瞧墨小乖的样子,也才刚刚满五百岁,修为尚浅,就算是扯着脖子喊,最多也就是吼塌两三个建筑而已,不会对生灵有多大的危害。

“呜呜呜呜~哎呦~我的脸好疼啊~呜呜呜~”

见一旁的悠蝉一副得意的样子,某乖的一张小脸便又开始疼痛了起来。

眼看着不远处的水缸已经开始摇晃了,悠蝉忙伸出手来,捂住了小乖的嘴巴。

“喂!你别哭了!不就是撞破了脸嘛!我帮你疗伤就是了!”

确认小乖不再出声了,悠蝉才又松开了手。

“你帮我疗伤?那还不是会落下疤的!呜呜呜呜~”

“哎呦小祖宗,放心吧!本王子会用一种特殊的法子帮助你疗伤的,保证不会有任何疤痕留下!只要……你闭上眼睛~”

望着对方那狡黠的神情,某乖半信半疑。

但是貌似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也没法见人,姑且信他一次吧!

“你……你不许骗我!”

“放心放心!很快就会好的!闭眼!”

点了点头,某乖最终还是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不许偷看哦~”确认小乖是真的闭上了眼睛,悠蝉才终于背过了身去,开始撒尿了。

直到手中瓷瓶差不多满了,才又系好了腰带,转过了身来。

手上简单掐了个诀,瓷瓶便被定格在了空中。

“怎么这么久啊?好没好啊?”

半晌不见动作,某乖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快了快了!就快好了!”

施法将瓷瓶中的“液体”直接滋到了小乖的脸上,随即又运用法术帮助其慢慢恢复了面容。

不消片刻,某乖脸上的伤痕便都消失不见了。

伸手收回瓷瓶后,悠蝉终于满意的翘起了唇角,道了一声“好了”。

再睁开眼时,某乖忙冲到了一旁的水缸边上,通过缸里水照出的影子,终于确认自己的猫脸恢复如初了。

掐诀幻化成人形,墨小乖满是兴奋的冲到悠蝉面前,拉起对方的袖子不断摇晃着。

“太好了,真的恢复如常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还是不要说了吧!”

偷笑了下后,悠蝉难得微微红了双颊。

某乖一见他这副样子,顿时好奇心爆棚了起来。

“哎呀!告诉我嘛!人家很好奇啦~”

“你真想知道啊?”

“嗯嗯嗯!!”

伸出舌头将空中飞来飞去的小虫子吃到了嘴巴里后,悠蝉顿了一顿道:

“其实……我是用我的千年蟾蜍尿给你治好的,哈哈哈哈!”

感受到某乖的脸色逐渐阴沉了起来,悠蝉忙幻化作了蟾蜍真身,蹦跶了老远。

“你这只死癞蛤蟆!!!你是故意整蛊我的吧??看我不挠死你!!!”

“小乖!”

还不等她亮出爪子,膳院外忽然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络晴姐姐?”

片刻后,声音的主人便已自院外疾步而入了。

“小乖,轩辕家三小姐说,想要见你,还带了点心来,要你去前院呢!”

“三小姐,可是那个轩辕荔?”

“正是。”

这好好的,轩辕荔怎么会找自己呢?

她们似乎不大熟吧?

犹豫了片刻,某乖再抬头时,还是换上了一张笑脸道:

“我知道了!这就过去!谢谢络晴姐姐告知。”

“不必客气!那……我就先去帮忙了,你待会儿自己去前院吧!”

“嗯!”

乖巧点头过后,目送着络晴离开,某乖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

“喂!待会儿去见那个轩辕荔时,小心些,她可是你们殿下未过门的妻子!当心下毒害你!给你的点心,千万不能吃!”

络晴走后,悠蝉不知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不过他所言不错。

自己确实不能小觑了这个狐族的三小姐。

也是前两日时她方才偷听到,别的宫里的人都在悄悄议论着自己和殿下之间的事。

她在妖宫中听到的这些传闻都尚且这般难听,那么想来远在狐族的轩辕荔听到的,自是要比宫中盛传的更加不堪入耳了。

一想到此,某乖的脊背不禁跟着一凉。

“知道了,放心吧!我自会小心的!”

即便没有悠蝉的提醒,她也不可能轻易吃轩辕荔给的点心的。

膳院距离前院不过片刻的路程,却硬是被小乖磨蹭了大约一杯茶的功夫方才赶到。

老远瞧见廊下容姿华发而立的人儿。

一身锦罗缎加身的轩辕荔,微昂削尖的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房上的一角出神。

在身边婢女的提醒之下,方才将目光瞥向了小乖的方向。

一双紫眸灿烂若星辰般,唇角含笑,眸光似是闪耀着星辉一般的望向了小心翼翼朝这边碎步而来的墨小乖。

苏绒缎面的衣裙,脚蹬一双微微沾染了些许灰尘的包底小布鞋。

水灵灵的琥珀色瞳眸下,小巧的鼻,玲珑的唇。

果然是个美人胚子。

难怪传闻殿下会移心于她。

看来这小猫妖,不简单啊!

“小乖见过三小姐。”

盈盈下拜,礼数倒是周正,只是那微微颤抖的小肩膀告诉她,这小妖在心虚。

她心虚什么?难不成她和殿下真的有什么?

黛眉微微蹙起,轩辕荔心猛地一跳,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想就这样直接将这小妖碾碎在当场。

可她不能这般直接。

尽管太子扬言心属自己,可再怎么说,这小妖也还是殿下的妖从,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动手。

“起来吧!你就是殿下身边新晋的妖从,墨小乖?”

轩辕荔语气清冷,声音倒也动听悦耳。

只是不知为何,那声音总令某乖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颤抖着抬起头来,某乖小心翼翼的递过去了一双怯生生的眼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