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小姐你没事吧
作者:晗七七  |  字数:3181  |  更新时间:2019-05-27 12:59:13 全文阅读

俯身瞥了一眼蹲在墙角的小家伙,发现对方歪着个小脑袋,一双水灵灵的琥珀眼,此刻正一瞬不瞬的瞧着自己时,悠蝉终是面红耳赤的别过了眼去。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本王子可是堂堂蟾蜍族的嫡系血脉,岂会在意你这小妖?”

“口是心非!这是你教我的!难不成你这只癞蛤蟆真的西瓜我?”

原本以为这小家伙蠢笨的厉害,没想到有一日也能被她逼得没了说辞,悠蝉不禁一阵烦恼。

转了转眼珠,半晌过后,悠蝉还是决定继续嘴硬下去。

“你该不会是在白狄睿那儿受了挫,跑来本王子这里找平衡吧?切!就你这模样,还想入本王子的法眼,难不成本王子会比白狄睿眼光差?”

话刚一出口,悠蝉便有些后悔了。

貌似自己的话实在是重了些。

但当其瞥见某乖那一脸受伤的神情时,内心也不免自责不已。

可话已出口,再想收回,也已经晚了……

“你……你什么意思你?我……我难道长得很丑吗?”

殿下瞧不上她倒也罢了!怎么这只死癞蛤蟆也这般羞辱她?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那你方才所言,到底何意?”

张了张口刚欲辩解,悠蝉便忽然感知到有人朝这边来了,来不及提醒某乖,掐诀闪身便溜走了。

“哎呦?这是谁啊?怎么躲在这儿哭呢?嗯哈哈哈!!”

“轩辕荔……你……”

在认清来人是谁时,某乖浑身的毛都跟着竖起来了,一双眼睛里满是怨恨。

“怎么?你以为,将那碟点心送到太子殿下面前,殿下就会治罪于我吗?一只毛都毛长齐的小妖,竟然胆敢与本小姐斗?真是自不量力!”

“殿下是瞎了眼睛,才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被轩辕荔的话成功激怒后,某乖气得浑身发抖,豁然自地上站起身来,一只手的手指颤抖地指向了面前的绝世美人。

美人却仿若未闻一般,自顾自道:

“哼!我与殿下自幼一同长大,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殿下那么喜欢我,岂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宠物,便就惩处于我呢?

何况,我本便与殿下便有婚约在身,日后若是嫁入这白宸宫内,你最好小心些!当心我一个不高兴啊!就让殿下法灭了你!嗯哈哈哈!”

某乖一双眼直直的蹬着面前嚣张的女子,被气得胸口起伏。

奈何她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武功修为,都远不及轩辕荔!

握了握拳,最终也只得无奈放下了。

只是被轩辕荔的一番话气得实在委屈,喘息了片刻过后,某乖竟生生被气得仰头大哭了起来。

“哇——呜哇——呜呜呜——哇——”

一想到这个女人将来要嫁到白宸宫来,某乖的哭声便再难停止了。

声势浩大,竟是生生震的令轩辕荔的双耳嘶鸣了起来。

很快,白虎之泣也令周遭的殿宇都跟着猛烈的震了震。

轩辕荔一双手捂住耳朵,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面前放声大哭的小家伙,还要不住的稳住身形,以防止摔倒。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动静赶来的湘儿也是跌跌撞撞的到了轩辕荔的身边,但在瞥见面前张着嘴巴失声痛苦的小乖时,也是骇了一跳。

尚不待轩辕荔开口回应,便自白宸宫内飞出一衣袂翩然的白衣人来,细看来人面容,莫不是妖界太子白狄睿。

“小乖!!”

听到身后某睿的呼喊声,某乖总算是停止了哭声。

方才她闭着眼睛放声大哭,并未察觉到周遭的异样,只顾着心痛了。

待其骤然睁开双眼,看到了白宸宫宫墙破碎倒塌之处时,哭声立即戛然而止了。

“殿下……”

扫视了一眼小乖面前姑且还在愣神之中的轩辕荔,白狄睿终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大手一挥,便将某乖自地上施法带入到了自己的怀里,转瞬间,二人便消失不见了。

待将小乖重新带回到自己寝殿时,白狄睿忙施法探测了下其元神。

当其证实了小乖白虎的身份时,某睿的面色不禁白了白。

“殿下……我……”

“从今日起,你不得出此房门半步!更不许哭闹!否则本宫便将你送回到你爹娘那里,永远都不许你再入妖宫!”

不晓得发生了什么的某乖,在听到白狄睿带有命令的语气时,作势又要落下泪来了。

却在其尚未发出哭声前,被白狄睿一把揽入了怀里。

“小乖!听话!本宫知道,今日之事,不是你的错!可是荔妹妹背后是整个轩辕狐族,本宫明知道是她的不是,但却不能罚她!

你要知道,本宫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希望你能理解!”

靠在白狄睿结实温暖的怀抱里,有那么一瞬间,某乖竟就以为,殿下是她的了。

但是很快,她便清醒了几分,伸出一双小脏手,推开了面前的男人。

“小乖知道了!既然殿下都如此言说了,小乖遵命便是。”

闻言,某睿不自禁勾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来。

“好啦!快去洗洗吧!瞧你脏的!本宫尚有事需要处理,便不能陪你了!”

伸出大手轻轻在其脏兮兮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后,白狄睿便兀自朝外去了。

“喏!”

说不出心中是何种滋味,明明她不该对他有非分的念头,可不知为何,每次一同殿下独处时,总能被他细微的举动撩拨,被他温柔的话语沦陷。

“殿下啊!既然你不喜欢小乖,为何还要对我这样好?你叫我如何洒脱放下?如何……眼睁睁看着你娶别人为妻呢?”

从前她不懂情爱时,只知道她对殿下,是依赖,是喜欢,是见到时很想,见不到时更想。

现而今,她懂了,可有时却又不懂了……

既然殿下不喜欢自己,为何还要这般对她好?这般宠她,这般让她在放下与放不下之间徘徊?

她知道,殿下是喜欢轩辕荔的,因着他看轩辕荔的眼神,是与看向旁人全然不同的。

每当殿下望向轩辕荔时,眼神便会变得极为痴恋,极尽温柔。

像是看到了这世间最最美好的事物一般,心悦无法自拔。

但每次殿下在望向自己时,眼神中又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疼爱和宠溺。

她到底算什么?如果说殿下对轩辕家三小姐的感情是喜欢,那么对她的感情,又算是什么呢?

难道就只如轩辕荔所言那般,在殿下的眼里,自己永远都只是个宠物吗?

好怀念从前,怀念那时候的什么都不懂,至少那样,她会活的快乐些。

该死的悠蝉!都是他,让自己懂得了那么多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才使得她这般痛苦不堪!

自从知晓了小乖白虎的身份之后,某睿便始终惴惴不安。

身为妖界的大殿下,他岂会不知,一旦小乖白虎身份暴露,将会是怎样的后果?

白虎之骑,妖帝独享。

且不论父帝是否会怀疑自己的不臣之心,单只被父帝知晓小乖是白虎之后,便会立即让小乖去做他的坐骑。

如此一来,小乖日后,可就再无出头之日了。

一旦选定成为了父帝的坐骑之后,怕是她这辈子都别想再幻化成人形了。

不仅如此,身为坐骑,还要整日被一根三百斤重的铁链锁于石柱旁,只有父帝出宫时,方可解。

“殿下!属下已查出,数日前自宫中谣传出的传闻,是二殿下的人放出的!”

“这个白狄丘!还真是一点儿都不顾念与本宫的兄弟之情啊!”

原本之前小乖与他说起过,每次出白宸宫时都会遭人白眼之事,他便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了。

直到他亲耳听到宫中之人盛传,有关他和小乖之间关系匪浅的诋毁之言,这才暗地里派人前去调查。

想来荔妹妹也定是听闻了此传言,才会将那加了化肠散的点心,赐给了小乖。

“殿下,此事人证物证俱在,要不要……禀报妖帝陛下?”

“不!不急!”一只手搓捻着衣袖,白狄睿一副笃定的模样。“他放出消息去,本就是想离间本宫与轩辕家的关系。

既然其目的并未达到,想来他还会再次出手的!到时候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只有等到父帝对其彻底失望了,才好下重罚!

否则这不痛不痒的惩处,终归不可能一举将其扳倒!”

“殿下英明!”

既然白狄丘如此算计自己,那么他也便不必再顾及什么血肉亲情了。

只是现在有一事麻烦的是,荔妹妹似乎已经知晓了小乖白虎的身份。

若她将此事禀报父帝,可就难办了!

思来想去,白狄睿还是决定,先去轩辕家走一遭。

嘱咐好手下人看好小乖后,某睿掐诀闪身便朝妖宫外去了。

轩辕狐族,乃妖界贵族之一,居于妖界正南方向轩辕山一带。

儿时的白狄睿常常偷跑出妖宫来,去轩辕山后山寻轩辕荔。

那时候的轩辕荔,聪明可爱,美丽温婉。

每每见到白狄睿来了时,都会羞涩的低下头去,浅浅的唤一声“大殿下”。

而今千年光景,弹指一挥间。

他待她还是那般心性,可她,却再不似从前般善良大方了。

原本他只是猜测,但当经过了点心一事,他才真的证实了心中的猜想。

千年前,妖界青戌大佬便曾断言,说荔妹妹千年之内必有一劫。

他当时有心问个明白,但奈何青戌大佬似乎并不愿当着众人的面言说。

无奈事后,他便再度拜访了青戌大佬,方才得知了,荔妹妹的千年大劫,竟是改变其心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