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猥亵?你还没那个资本
作者:卿九初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19-04-05 22:29:21 全文阅读

而㝎不附却很习惯性的屏蔽她的话,只是俯视那在浴缸里娇小的身子,然后他再次怀疑起来,湘琪到底多大啊?怎么会如此瘦弱娇小,难道所有的女孩都是这样的吗?

不可能啊?他见过的很多上流名媛,或者是云逸集团里的女经理、女白领和女秘书很少会有像湘琪一般的身子,看似瘦小,行动走路倒是不知道有多轻快?

“蓝天儿童福利院克扣你伙食?”

“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身上除了你胸膛,没几两肉。”他看了两眼湘琪还没怎么发育好的胸部,认真道。

“你个死变态!又用眼睛猥亵儿童!”

她迅速双手护胸,脸上的一丝羞涩和无数丝的羞耻,爆红了脸颊骂道。

“猥亵?你还没那个资本。”

他实话实说,毕竟还没有发育好,看起来就是小豆芽菜。

说完,他转身后,再踩了一下地上的温水踏板开关,已经半满的浴缸水,已经够湘琪洗的了,他径直走出了门,动作很轻的关上门。

“什么资本?!”

还没反应过来的湘琪,她眼睛瞪大,眸子极快的浏览了一下自己还没发育成熟,但算是已经开始发育的身材,“等等!㝎不附!你丫给我回来说清楚!说谁没资本了!好歹我还是发育了的,你才没资本!你全家都没我这么好的资本!”

而在门外的㝎不附,听到后,他停住脚步想起以前还是在大学时和韩锦年做同桌,韩锦年和他说过夸湘琪最多的一个词,嘴角发自内心的笑意,“你说的没错,她果然,很有趣~”

深夜,一个电话直接打到穹都城教育局局长的家里,深沉低哑的声音命令:“从明天开始,全穹都城无论小、初、高学校,学生放学,作业加倍!”

电话里以为是骚扰电话的局长,他年迈的声音:“你谁啊!”

“㝎不附,云逸集团少总。”说完,男人果决的挂断电话。

而穹都城某地,以前与㝎不附打过点交道,被他恩惠过顿时睡意清醒的某局长神色不安!

僵老的眼神颤抖的看了一眼自己手机中特殊的一串电话号码数字,他跑到电脑前开始编辑最新的教育局规定给自己的秘书,明天一早就发布!

【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起,为了学生们更加注重学业,培养祖国栋梁,穹都城内各小学、初中、高中等学校,课后业余作业,一律加成一倍,即刻实施!】

......

而在这一夜下来,湘琪还是很服服帖帖的自行找了件女性的衣服,利落穿上,也不管什么漏不漏,就记着下楼的路出了房门。

二楼楼道里,暖色的灯,西式复古的格式,十分温馨,她看了眼落地窗外,那黑压压一片的雷声大作的暴雨,千粒万粒的滴打在落地窗上,“这穹都什么鬼天气啊!”

那轰鸣的雷声像是打的不费力似的,天空一道道的闪电,利用起来,都不知道可以开多少个发电站了!

不过现在因为下暴雨,所以雷声消停了一会儿。

她抑制自己心里对雷声的恐惧,赤脚一步步走向楼梯,然后下楼。

一直走到一楼,脚掌有点冰凉,心想:‘这什么鬼地方啊,那么大的房子,如果想跑,身上没带个指南针,简直是找不着东南西北啊!’

当她的脚掌跨下最后一步楼梯,“湘小姐,您怎么下来了,我刚想上去找您呢。”

她眼前那个大概四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也算慈眉善目,就与她打招呼:“我就是到处走走,熟悉一下地方。”

“哦,那这样正好,㝎少刚让我请您下来吃晚饭呢。”这个女人自来熟应道。

“哦...”

“那湘小姐您跟我来吧,饭厅这边走。”

那个女人在前面带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湘琪尴尬一笑:“瞧我这记性,都忘记和您介绍了,我叫兰芳,您以后称呼我兰嫂就可以了。”

“嗯。”她简洁应声,然后跟着兰嫂的脚步过去。

另一边,已经在饭厅等了一段时间的㝎不附,和自家的下属周闫庄说集团中的私密要事。

“㝎少,湘琪小姐到了。”

“好。”

兰嫂十分恭敬的和㝎不附弯腰鞠躬,然后自行站到一边。

可在饭厅门口的湘琪却迟迟不进去露面。

正当某少总看着饭厅门口,就要耐心耗尽的时候,忽然光着脚丫的湘琪小步在门口出现,站在众人的面前。

她穿的素净的白色长裙,门口的微风吹的她裙摆飘扬,纤长黑色的长发有点凌乱,一张越发清纯的小脸,有点惨白,光着的小脚,一副犯错误待审批的模样,可爱的桃花眼咕噜噜的转着,然后定睛看向㝎不附和周闫庄碗里满满还没动筷的米饭。

“对不起,我迟到了。”

湘琪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她向在座的两位男人道歉,看见那一身正黑色西装的周闫庄,她眼眸一定,那是带她来穹都,路上和她聊过天的男人。

“闫庄。”

“是!”

周闫庄不知道为什么㝎不附要叫他名字,他先出于礼貌回复。

只听㝎不附下一句,“起立,向后转!”

“是?”

周闫庄很庄严的起立走出餐位,向后转,动作很流畅,一气呵成!

而这个命令,一旁站着的湘琪也听着发愣。

“湘思意。”㝎不附念这个名字时,带着隐忍的怒气。

“啊?你叫我?”湘琪青葱小指指向自己,问道。

“这里还有第二个姓湘的?”

“我怎么知道,可能就有...”她能看着㝎不附眼神内示意的明知故问,反嘴一句。

“别贫嘴,回答我,为什么又不穿鞋?”㝎不附冷厉的语气。

“我忘了。”

“请找个更合理的借口。”㝎不附冷眼看她。

“就是忘了穿鞋!”

“好,那你说,你是要向谁展示你的身材,穿白长裙?里面内衣没穿吧。”㝎不附说的很直白,他的眼睛是十分犀利的,不过幸好这个饭厅只有兰嫂、做饭的林嫂、周闫庄和他在,没人占她便宜。

“你!”他这人怎么老往她胸部看?!

不过被他这么一说,她也低着头看了一眼这长裙透不透,略长的齐刘海遮盖了她精灵剔透的双眸。

而此时,不知道是何原因被叫起来,立正向后转的周闫庄是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我裙子不透!”

“穿上!”

㝎不附此时身上穿的一件黑色类似西装的外套,一把脱下扔给湘琪。

“...哦。”湘琪愣了一下,看着他的衣服穿上。

她两三下就穿好衣服,身上大了许多码的外套,散发出的干净带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让她有一丝羞涩,侧身走上前在㝎不附侧边坐好,对面正好对着站立背对着的周闫庄。

这张桌子是欧式的风格,虽然看起来很简洁,也没什么装饰,椅子和桌子都是标准的白色,很干净的餐桌,餐桌上的菜色才是让她惊奇的,全部都是带辣椒的,红红绿绿的,她认出了一款尖嘴朝天椒...

而她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与福利院的孩子同吃清淡的汤汤水水,很少吃辣,“谢谢你的衣服...”

她小声道。

“你也会道谢?”

“嘴里说不出好话。”她瞟了他一眼。

“闫庄,坐下吃饭。”

“是,㝎少。”一旁周闫庄转身坐下吃饭,但内心却很汗颜。

站在边上服侍的林嫂帮湘琪添了饭,她很不确定的把手中的筷子伸向了离她较近的菜中。

筷子夹了一块看起来像肉的东西上面,然后小心翼翼夹起放到了自己的碗中,配合着碗里的白饭,端碗尝了一口,可一口下去脸都憋红了,抿着嘴忍住没喷,“咳咳——”

随之伴着难忍的咳嗽声,湘琪放下碗筷,就直接下了餐桌留下一句“我吃饱了!”

转身离开了。

虽然很没有礼貌,但是听着饭厅外匆忙的脚步声,走的很急。

在饭厅外,疯狂找洗手间的湘琪,看着这个偌大没有人烟的大厅,她不知道往哪走,就只有跑上二楼自己的房间,去了浴室洗手盆,打开自动感应水龙头,大口大口的往自己嘴里呼水!

而暂时缓解口中的难以估量的“痛苦”,便把水吐出,反复的做着吞吐水的动作,可辣味却并没有减弱,反而蔓延到耳根,把湘琪折磨得想挠墙!

就连眼泪都逼出了!

可想起刚才餐桌上,她吞下去的那口不明物体,让她的肚子又热又辣,又是漱口又是吐,那股味道真是无法形容!

“这是要用菜辣死我吗?”

好不容易消停一下的她,嘴唇已经辣红的要流血一般,“这超级变态辣,闻名不如亲嘴尝啊!”

早就听说穹都的大部分人都是吃辣的,如今,她是真的见识到了!

晚点以后,她吐的胃酸都要出来,稍微舒服点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蕾丝公主床上躺好,先休息。

“吱——”不知何时,她的门被打开。

进来的是㝎不附,他见没有睡相的湘琪直接一个‘大’字就躺在床上,顺便再来了个葛优瘫。

卿九初
作者的话

求各位了,来个收藏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土拨鼠尖叫!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