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风已起,雨未落

第一卷指点江山第二章

[更新时间] 2019-04-03 00:31:53 [字数] 2032

过了两周程庚秋终于是被调到了我所在的城市,而他理所当然的住到了我这里,毕竟正好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人,平日里打发一下寂寞,最重要的是庚秋为了省房租。--#?&首^发www.zongheng.com!-?@=

虽然他的工资支付起房租来没有任何压力,他想的什么,我想的什么我俩都知道,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已经是晚上了,他刚下班回来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频道,正好播出非洲打仗的新闻。我刚洗完澡穿着睡衣陪他一起看。--#?&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忽然道:“你说咱们怎么没有生活在一个乱世。”--#?&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笑道:“怎么说?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粪土万户侯?还是搞争霸?”--#?&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犹豫一会,认真道:“做一个好人!”--#?&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突然间不想搭理他了,很无聊这个人,他好像是觉得有些尴尬又对我讲他的工作。--#?&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现在在一家杂志社做一名编辑,这是他中学时都向往的工作,如今他实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呢,是一个作家,不出名的作家,混吃等死的作家。--#?&首^发www.zongheng.com!-?@=

从他的工作开始侃侃而谈,一直到深夜我发了个哈欠,他突然问我还要不要锻炼锻炼?--#?&首^发www.zongheng.com!-?@=

可把我吓坏了,这都快十二点了,突然问我这么一个惊悚的问题,我从初中时就打不过他,虽然我一米八,他一米七五。我还是打不过他。--#?&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告诉他等到周末好好打一架,他答应了起身去洗澡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回到了房间,窝在被窝里,关上了灯,夜里漆黑一片。--#?&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突然想起小妖,就是宋乔,我们都这么叫她。--#?&首^发www.zongheng.com!-?@=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她是在我初一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当时见到她第一眼就感觉很熟悉,莫名的熟悉,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突然双双失忆之后再见到。--#?&首^发www.zongheng.com!-?@=

但是我俩绝对没有失忆,可以用人格担保的。--#?&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是一个夏天,我最讨厌的夏天,我即将来到一个新的学校,中学!--#?&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将会认识几个人,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是男是女,但是我知道他们将是我一生的珍贵。--#?&首^发www.zongheng.com!-?@=

班主任姓杨,是我们的副校长,一个五十多的知识分子。--#?&首^发www.zongheng.com!-?@=

他讲我们历史,是个很有趣的老男人,继承了领导发言的精髓部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班有同学上历史课的时候特别的数了一下这个男人说了多少个“啊!”记得一个大约数字,似是六百多,而且那个同学是唯一一次上课没有捣乱,也是唯一一次极其认真的听课,所以说杨老师也是一个好老师。--#?&首^发www.zongheng.com!-?@=

我认识她是在一个很莫名的情况下,我坐在第二排最右边,而她坐在第二排中间靠右的第一个位置,中间隔着两个人。--#?&首^发www.zongheng.com!-?@=

作为一个暑假里看了很多书的少年人我是不会主动接触女生的,因为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首^发www.zongheng.com!-?@=

也或许是书生气太重,我更偏向于第二个理由。--#?&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第一次说话好像是她问我一道数学题,我很轻松的解答了,她一脸的崇拜看着我,眼睛里都有小星星在一闪一闪,毫不掩饰的夸奖我。--#?&首^发www.zongheng.com!-?@=

我诚实的笑道:“上节课数学老师刚刚讲过一个类似的题,所以举一反三就出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哇塞,你居然会举一反三,好厉害,你学习一定很好吧?”她很惊讶,但是也很浮夸。--#?&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刚开学的时候嘛都会有点学习激情,谁没有啊?--#?&首^发www.zongheng.com!-?@=

关键是问我成绩,让我怎么回答?帮扶对象?作为一个诚实的少年我不会骗人。--#?&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有些羞涩的说:“我成绩,勉强凑合吧。”我挠了挠头,还是夸大了一些。--#?&首^发www.zongheng.com!-?@=

谁知道我这句话放在她的眼里就是谦虚,:“你可别谦虚了,你学习那么好!我都没你学习好呢!”--#?&首^发www.zongheng.com!-?@=

说实话,我飘了,我真的以为我学习比她好,直到第一次月考之后我发现她是第五名,我是十几名。--#?&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知道了,她在骗我,我给她证明道:“你看见了吧,我肯定没你学习好!”--#?&首^发www.zongheng.com!-?@=

她眯着眼睛,笑道:“肯定是你没好好考,你太低调了!切!”还有些不满。--#?&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很喜欢她这个态度,没错我就是没好好考,我很虚伪的没有承认,我还是一个比较中意大男子英雄主义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渐渐地,我不想学了,那个兴奋劲已经过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她和我后面的女生换了个位置,只是为了找我说话,聊聊天,我从她口中得知她会弹电子琴,我很开心,也会弹。--#?&首^发www.zongheng.com!-?@=

她很开心,我就跟我讲她在电脑上下载个软件在键盘上弹。--#?&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渐渐的理解了,她说的会弹指的是会按键盘,并不是真的会弹。我告诉她我学习过琴,对了,我是在实在的琴上弹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告诉她一些理论,她就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我脖子很难受因为她坐在我后面,我得侧过身子和她说话。--#?&首^发www.zongheng.com!-?@=

面对面的话我俩都接受不了,很尴尬,不好说,毕竟众目睽睽之下,不好明生情愫。--#?&首^发www.zongheng.com!-?@=

她一直鼓励我,一直安慰我,我成绩下滑的她说没事,我也下滑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看成绩了,她确实滑了,只是倒着滑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她的演技很拙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冷漠,很冷漠,冷漠到自己都不想搭理自己,觉得生无可恋。--#?&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两个月没有说过话,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任何人!--#?&首^发www.zongheng.com!-?@=

最终她还是找上我,我耐着性子听她说:“你这是抑郁症!”她面目严肃,斩钉截铁!--#?&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毕竟我不怎么上网,消息闭塞,她告诉我她也是抑郁症患者。--#?&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不理解,问她什么是抑郁症,她苦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世界都是灰色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一愣,看了看四周,黑板是绿的,桌子是黄的,螺丝是黑的,粉笔是白的,同学们是五颜六色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回答道:“不是啊,我眼睛没问题啊!”--#?&首^发www.zongheng.com!-?@=

她一笑,有点嘲讽,和庆幸,我不懂很难受,我看着她,第一次在她眸子里看到灰色,也是第一次在人的眼睛里看到灰色。--#?&首^发www.zongheng.com!-?@=

很讨厌的颜色!--#?&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告诉她, 她告诉我我的眼睛中也有灰色,我不信,借了她的镜子一看,还真有。--#?&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瞳孔的外围,我认为那是灰色,或者是棕色。--#?&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