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丞相
作者:清酒旧歌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19-05-13 14:50:23 全文阅读

抬手摸上额头满是汗水,略带无奈地摇头。撑起身子下了床榻,进了净房。

守在门外的小狸听到房间里传来细小的声音,端着手里的东西推门朝着屋内喊道“公子,你起身了吗?”

“进来吧”已经洗漱后穿戴好的花眠从内室走出来。

依旧是一身月白长袍,玉簪束发,肤若凝脂的脸上还带着朦胧的睡眼,多了些慵懒的味道,只是这白皙的脸上横亘的疤痕还真是煞风景。

“公子,这药是昨晚楚公子走的时候,交代让您起床后用的药,已经有一会儿了,这会儿入口正好,先喝药吧”小狸将手中的小碗放在花眠面前。

花眠闻着刺鼻的药味,忍不住的皱眉。

该死的辰溪,明明可以制成药丸的,非要喝这难以下咽的苦汤子。

犹豫了一下,端起碗一饮而尽,苦涩的中药充斥着整个口腔,忍不住的低咳了起来。

小狸连忙抚上画满的脊背,一下一下的帮花眠顺着,轻叹一声,他们的公子啊,让人心疼的很。

花眠朝小狸挥挥手道“不碍事的,用膳吧”

花眠吃着简单的清粥小菜,抬起头朝小狸问道“辰溪呢?”不是说今日启程的吗?

小狸连忙答道:“楚公子吃过早饭去了药房,说是给公子配药”

“公子”门外响起风潇的声音。

花眠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朝小狸道“是风潇来了,让他进来吧收了吧,你先下去吧,帮我收拾下行李”

小狸收拾了东西,朝花眠躬了躬身退了下去。

“公子,您要出远门,带上我吧”风潇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他不想留在花阁处理事务。

花眠淡淡的瞥了眼风潇,摇头。

开玩笑,把人都带走了谁干活啊,这花阁大大小小的事务不是一般的少。

风潇闻言丧气的耷拉着脑袋。看着花眠一副不可商量的表情,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花眠好笑的看着风潇的背影,无奈的摇头。

拿起桌上的面具起身走出了房间。

院子的银杏树上,鸭掌般的叶子,泛起了些许金黄。阳光轻洒,金光熠熠,花眠一身白衣站在院子中间,像满身洒满金光,微微仰头,看着眼前的银杏树。

楚辰溪刚走进院子便看见一个白衣少年背对着他站在银杏树下,美的出尘。

花眠她听见响声,微微回头。

有些惋惜,若是这少年的脸上没有那道骇人的伤疤,这该是多好看啊。

楚辰溪可惜的摇了摇头喊道“阿眠,我们该走了”

花眠看向一身红衣的楚辰溪淡淡一笑,将手中的面具戴在脸上“走吧”

谁也没带,二人一驾马车,一路向南朝着苍云国而去。

花眠被楚辰溪下了重药,一上马车便倒在马车上昏昏欲睡,揉着发昏的脑袋对着驾车的楚辰溪道“你这药下的越来越重了”感觉自己真成了废人了。

楚辰溪熟练地驾着车朝着里面扬声说到“放心,这药不会让你睡太久,小爷有分寸,毕竟已经深秋,天气越来越冷,不能掉以轻心。你睡着了我才能放心”

花眠无奈道“我们先去那里?”

“去苍云国都杭西城,那人是苍云国赫赫有名少年丞相的妹妹,患有眼疾,不能视物,倒是像你之前做过得白内障的手术,我治不了,只能找你了”

花眠和楚辰溪两人就是江湖上传说的神医圣手,花眠是外科医生,但是没有药品的辅助,花眠不敢也不能动手术,但是楚辰溪却是用药的好手,只要花眠说需要的药效,楚辰溪就可以制出来,有些堪比现代的针剂水剂什么的。

两人是搭档,最默契的搭档。

花眠歪着头想了想,“我好像听过这少年丞相的名号,听说十八岁入朝为官,二十二岁便是一朝丞相,四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花眠感叹这升官的速度赶上坐火箭了。

楚辰溪驾着马车,有一下每一下的挥着马鞭“听说这苏泽为人正直,气质不凡,才高八斗,样貌俊俏,可是闺中少女倾慕如意郎君啊”

花眠倒是没有丝毫好奇,能年纪轻轻坐上一国丞相都不是什么平庸之人。

只是道“辰溪,等到了下个驿站,找个人来驾车吧”

楚辰溪则是一副受宠的模样,将头探进车厢,笑嘻嘻的露出忽闪忽闪的两颗虎牙“小爷就知道,阿眠舍不得小爷吹冷风”

“驾车的技术太烂了,我快晕车了”花眠淡淡的声音打破楚辰溪的笑容。

“花眠你等着,小爷跟你没完”楚辰溪跳脚的大叫。

该死的花眠,总是拆小爷的台。

淡淡的笑声从车内传来,表示花眠此时心情不错。

楚辰溪朝着车内挥了挥拳头,算了好男不和女斗,小爷不合你计较,哼。

楚辰溪傲娇的说道“哼,小爷放过你”

就这样一路晃晃悠悠,到一处暗桩,两人换一个车夫,花眠睡觉,楚辰溪发呆,花眠醒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或者就像现在。

花眠和楚辰溪正在下棋,花眠执黑,楚辰溪执白。

棋盘上白子对黑子步步紧逼,连连堵截。

楚辰溪乐不可支,得意的朝着花眠扬扬眉。

花眠对着楚辰溪轻飘飘的瞥了一眼,手起棋落,淡淡一笑。

楚辰溪脸黑了,哀怨的看着花眠“你就不会让让我,都输了一路了”

花眠嫌弃的看了眼楚辰溪,下个五子棋,黑子白子都快下满棋盘了,要是不让他,早就结束战斗了。

“不下了,不下了”楚辰溪丧气的往车厢上一靠,真是的他果然不是下棋的料。

一晃十多天,两人终于到了杭西城。

楚辰溪坐了十几日的马车早就憋屈坏了,一进城便将行李丢在客栈,拉着花眠去逛大街找美食。

花眠这些天几乎都在睡着,并没车马劳顿的疲惫,反而精神不错。

正值中午,宽敞的街道两侧,所有的店面都在迎客,一些摆摊的小商小贩不停地朝着过往的路人招呼着,热闹非凡。

楚辰溪和花眠走进一间装潢大气奢华的酒楼,此时的两人都是易了容的,楚辰溪觉得花眠的面具都到哪儿都太扎眼,便特制了一张鹿皮面具。

楚辰溪做的面具能以假乱真,戴在脸上完全看不出来,只是平时用的面具都很薄,戴在脸上不容易看出来,但是却遮花眠不住脸上疤,鼓鼓的很假。

楚辰溪特地做了一张比较厚的面具,近距离的看的话,很容易就看出来了,不过比之前好很多。

两人在二楼寻了靠窗的位子坐下,楚辰溪叫来小二。

“客官想要吃点什么?”小二恭敬地说道。

楚辰溪也不去翻菜谱,“给爷介绍介绍你们这儿的招牌菜”

“这位爷,本店的银鱼豆腐,八宝糯米团,上汤时蔬,烧花鸭,卤羊腿哎呀这好吃的太多了,小的一时半会也说不了那么多”

“就你说的这些吧,都上些来给小爷尝尝”楚辰溪大手一挥全要了。

小二笑的见眼不见牙“得嘞,爷您就瞧好吧”

花眠扶额,他能说他不认识对面坐的乡巴佬吗?好像平时没让他吃饱似的。

楚辰溪脖子伸的老长朝着窗外看去“阿眠,刚刚听这楼下的人说他们的大将军去剿匪今日得胜归来,苍云国的大将军,会不会是他啊”

花眠抿了口杯中的茶,点头“应该是吧,他不知道我们来了吧”

楚辰溪抖抖肩,毫不在意道“我没告诉他”

忽然一阵嘈杂引得二人齐齐朝着街道望去。

宽敞的街道两边不知何时挤满了人,空出了中间的道路,人们都朝一个方向翘首以盼。

一阵浓重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只看见黑压压的一大片,大约有五六百人,每个人都是一身黑红色的战甲,手里端着长枪,步伐整齐,气势凛然,这正是剿匪归来的将士,只是每个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地欣喜,好像都成了常事。

队伍的正前方有三人各骑着一匹战马,一人在前两人随后,威风飒飒,三人一脸严肃,目不斜视的端坐在马上,好像迎接的并不是他们。

花眠朝那方向看去,看到正前方一身暗红色的铠甲,英姿飒爽,俊俏非凡只是“不对”

楚辰溪不解“什么不对”

花眠示意楚辰溪看那人“表情不对,不是说胜仗吗?”

楚辰溪一拍脑门“对啊,我说今儿怎么看这厮都觉得怪异,难道是当了将军转性了?要不吃过饭,下午去他府上瞧瞧?”

花眠摇头“别去了,我们还有正事,这会儿他估计是进宫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晚上再去吧”

这会儿小二将菜上齐“两位爷慢用”

楚辰溪一下就被这冒着诱人香气的菜色勾了魂,完全将刚才的事置之脑后。

一边吃还不忘给花眠夹两筷子“阿眠,尝尝这四喜丸子,真的太好吃了,比李叔做的还好吃”

想必楚辰溪的大快朵颐花眠就优雅多了,他并不挑食但是谁会对好吃的东西嫌弃呢。

两人吃过午饭,准备便逛逛这热闹的皇城,然后再去丞相府。

谁知楚辰溪瘫坐在凳子上大呼“完了完了,小爷吃撑了”

花眠低头捂脸,这人是谁,他不认识。

楚辰溪一见花眠的模样,哀怨道“阿眠,你个没良心的”

花眠别过脸,优哉游哉的品着茶。

坐了一会儿,两人溜达着朝着丞相府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