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家有萌妻:总裁大人请稳住

正文第三章 总裁霸道露锋芒

[更新时间] 2019-05-23 10:32:40 [字数] 3418

S市,高新区帝焰集团公司大楼,27层大会议室,中午十一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身着剪裁合体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赫连权站在会议桌的主位双手撑着桌面,脸色并不多么森寒,话音却也绝对称不上和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六成,我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会议桌周围坐着的大多都是已经显出老态的中老年人,只有两个例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赫连权左侧坐了个眉目舒雅娟秀的青年,那青年发色褐金,左边耳骨上钉着几颗大红色的耳钉,穿着一件不那么正式的印花衬衫看起来时尚又叛逆,此刻正用手摩挲着下巴,闻言眉眼弯弯道:“三成,我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与那青年对面而坐的陈俊良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他隐含着怒气道:“赫连总裁、顾少,过了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穿着最为正经不过的黑色西装,此刻俊秀的面容都有些扭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想他今早刚接受过采访和甄嘉宝解除婚约,还没有和心爱的甄美雪腻歪多大一会儿就被自己的父亲一通电话给叫来和这两人开会,心情已经算不上美丽,更何况赫连权和顾睿宇两人一唱一和,几乎不给陈氏任何赚钱的机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还是一副冰山脸,微微勾唇,深邃黝黑的眸子里露出莫名的神色,没有说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倒是顾睿宇轻微的抽动一下嘴角,开口劝慰道:“陈少,人要学会知足,唉,你看我,我们顾家也只能在赫连手下捞这么点油水,我都没说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着,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哀怨的向着赫连权望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板着脸回看,脸上波澜不惊,仿似对他那假惺惺的作态已经习以为常。-~$*^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睿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死人脸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于是他继续转头去盯着那陈家的公子,相比之下,这位就有意思多了,喜怒哀乐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非常能够满足顾睿宇的恶趣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大早被从温柔乡里挖出来的陈俊良铁青着脸,面色憋屈道:“赫连总裁,当初说好的,这工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说过会考虑。”赫连权抬眼,声音里含着生铁也似,冷硬干脆,道:“这就是结果,要么签字,要么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刻他们讨论的正是旧城区的改造翻新工程,连同后面的公路扩建工程承包事项,这事原本是陈家先跟政府搭上的路子,但帝焰集团是海外注资,拥有的软硬实力都强过陈家,结合政府优惠外资企业的政策,于是这块大饼就落在了帝焰嘴巴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陈家为这件工程已砸了许多钱,投入了不知多少人力财力,结果赫连还没回国时就遥控这边的总经理跟政府洽谈,愣生生将陈家到嘴的肥肉撕扯了出来,眼看着连肉末也不会给他们剩下,端的十分凶残,人还未至,铁血帝王的冷血作风已在圈子里传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陈俊良鼻孔翕张,捏着鼻子认了这事,那支用来签字的笔都被他握的有些扭曲的弯,“赫连总裁,做人做事还是留一线的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在心底冷笑,就这样的东西,也敢来威胁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会议室里其他人也从泥雕石塑状态回魂,全都热络了起来,又开始三三两两的低声说话,大多是对这次合作的美好展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现在心情好,如一只吃饱喝足的鳄鱼一样,懒散地听着那些恭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会议散后,顾睿宇立马抛弃了自己的秘书,跟着赫连权就到了顶层的总裁办公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Nick也早已回来等在顶层的总裁办公室,见着跟在赫连权身后进门的顾睿宇,脸颊就是一抽,神色颇有些古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呦,Nick,你又被赫连扔出去干什么了?啧啧,瞧这小脸白的,辛苦了辛苦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总裁室的门一关,顾睿宇就神经兮兮的攀住Nick的肩,声音里都是调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少,请站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睿宇故作不解:“我站的不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Nick:“……你压坏了我的肩膀,请放过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我刚为你的总裁忙死忙活,这会腿还软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出去腻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睿宇马上又转了注意力,放过Nick,继而将视线投在了赫连权身上,道:“我可看见了,昨晚你很激烈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暧昧的视线游走在赫连权的脖子上,那里的扣子并没扣紧,露出的紧致胸口上有一丝极浅浅的划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睿宇是什么人,一点腥味就能闻见鱼又极八卦,凭着一丝半点的痕迹,就将昨晚赫连权的“失联”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已坐在了办公椅上,正捧着刚刚秘书给上的一杯热茶啜饮,闻言抬眼,道:“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八卦精顾总丝毫不介意兄弟的冷淡,他脸上依然含着笑,扯了一把旋转椅坐下,道:“干什么,过了河就不认人啦,刚收拾了陈家,尾巴都还没断干净呢,你就打算卸磨杀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是那种长相偏冷硬的俊美,整个人如一把出鞘的利剑,即便不说话,也透出一股凌厉的危险味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刻这齿缝间还沾着陈家鲜血的虎豹定定看着面容俊秀的顾总,声音里磨着砂石也似,又冷又硬,道:“八卦驴,必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睿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作为跟赫连权最好的兄弟,他觉着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被这棺材脸噎死,想着,这货又恶劣的笑了笑,道:“杀我?哼,你单身这么多年,你家老爹可早就急着想让你回去联姻,你最好尽快讨好我一下,兴许我心情一好就帮你顶一阵,不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没搭理他,径直朝着Nick看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Nick打了下腹稿,斟酌着开口道:“总裁,甄小姐没给我机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根本就没来的及将他家老板交代的第三件赔礼送出去,就被人请回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权眸子沉沉,示意他继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Nick开口惊人,道:“她说,要给你……夜度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S市偏北郊地区,一栋独立小别墅门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嘉宝站在那里,如同要上战场的女战士一样睥睨着面前的白色建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斑驳的阳光落在她脸上,十分温暖舒适,甄嘉宝深吸了一口气,猛然迈开步子,气势汹汹地迈步准备杀回宅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没走到那开放性庭院的白色电子栅栏前,就听“哎呦”一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气势汹汹的少女猛地趔趄了一下,又迅速站了起来,脸上仍是一派正经的端然神色,眼睛却灵动的扫了下四周,见没有人,才呲牙咧嘴的偷摸伸手去揉自己的脚踝,然后又偷摸.揉了下自己的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都怪昨晚那个混蛋,她现在走路都不能跨大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呜~脚疼,屁股也疼!腰也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都不重要!她今天回来是干架的,这点小伤小痛怎么能阻挡她除魔卫道肃清家族的决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于是,甄嘉宝又吸了口气,大拉拉的进了甄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还有脸回来!”甄富贵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个看起来就十分富贵的中老年人,听底下的帮佣说甄嘉宝回来,立马就发了大火,也气势汹汹的等在了厅堂里,方一见着她,就怒吼着摔了一盏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呜哇哇老爹啊!老爹啊!我,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嘉宝噗通一下跪下去,哭天抢地的哀嚎起来,抱着甄富贵的腿哭的打嗝,仿似连话都说不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要是不知内情的,光听着这哭声,多半都会猜测她爹是不是已经荣登极乐,是以哀恸如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富贵觉得自己快背过气去一样,粗壮的手指指着她,道:“你,你……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嘉宝的哭声一梗,心说这理解有偏差啊,难道不该看她可怜兮兮的脸就先疼惜的问她受什么委屈了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按套路出牌?!没关系,她最会见招拆招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嘉宝当即继续嚎起来,但好歹能听出几个字,道:“呜呜呜……爹啊,老爹啊,大姐说你病重,吓死我了!呜呜呜,昨晚有内情啊老爹,这是有人要借着我害咱们家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太太此刻就站在甄富贵身旁,闻言冷道:“你自己做了丢人的事,不要拿甄家说事!嘉宝,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是甄富贵的正室太太,从来就不喜欢私生女的甄嘉宝,平时没少给甄嘉宝脸色看,此刻面对甄嘉宝的卖乖自然不遗余力地落井下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嘉宝自己老爹向来糊涂,暗道他这会脑子还拎不清,再被甄太太说两句就更糊涂了,忙高声打断甄太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委委屈屈地解释道:“爹啊!我是被人陷害的!昨晚我是被陈俊良带出去的,是他联合外人陷害我,爹啊!陈俊良现在正跟大姐暧昧不清,他根本就是想直接吞并我们甄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富贵气还没喘过来,一个劲的抚着胸口顺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太太冷笑一声,道:“胡说八道!你现在是谁都敢随便撕咬了?美雪是怎样的人,我们都清楚,比说她不会跟陈少爷有什么,就是真有,那也是为了公司!你呢,自己睡了野男人也就罢了,说什么人家想害甄家,真是不像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嘉宝对这个逻辑十分佩服,她看了眼还在猛烈喘气的爹,估摸着是看不见她凄苦的表情了,当即从地上爬起来,声音里还含着悲愤激怒,道:“抢妹妹的男人,大姐她就是这么为公司的?我昨晚喝酒神志不清,但那要命的酒是谁递来的?阿姨就没什么想说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昨晚虽然是被陷害了一道,可与她一起参加老太太寿宴的甄太太和甄美雪绝对也参与其中,甄夫人昨晚也是帮她拿过酒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太太富态华美的脸上立时露出惊怒的表情,指着甄嘉宝,道:“你,你……血口喷人!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你跟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富贵终于喘匀了气,呵道:“够了!”又指着甄嘉宝道:“你,你这个孽障!陈少爷那是什么人?!他能看上甄家这点东西?还陷害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甄嘉宝有理有据的道:“蚊子再小那也是肉,陈家最近被帝焰压的抬不起起头,难保不打这种注意,陈俊良他弄这一下,让老爹把我手上10%的股份收回去,那他再跟大姐结婚,兵不血刃就能把甄家纳入口袋啊老爹!你仔细想想啊,敌人这是要从我们内部瓦解甄家!其心可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