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汴京宫阙:阳关曲 > 第一卷 灯火阑珊
第一章 春光如炼
作者:槐木子  |  字数:3435  |  更新时间:2020-02-17 19:46:10 全文阅读

几日的连绵小雨,使得空气中也有了几分缠绵的意味,雾下笼罩的皇城,雄伟之中别有风情。

晨起,柴煕云着了一件蜜合色素花罗缎,披着翠水薄烟纱,配一套素净玉饰,娥眉淡扫,轻施粉黛,用过早膳,便乘步辇直奔文德殿。

内宫总管王继恩见她来到,匆忙上前施了礼,笑道“郡主殿下来得好巧,长庆公主刚刚进去,潘淑妃也在里面,正同皇上说话呢!奴才这就给您通报。”

“潘淑妃?”柴煕云反问,遂又道“可是同平章事潘美的女儿,刚入宫的那位。”

“正是,现在这位淑妃娘娘倒是恩宠不小。”王继恩颔首轻笑,因而并未注意到柴熙云瞬间凝固的笑容,只连忙道“奴才先给您通报。”

王继恩刚要转身,只听屋内传来男子低沉的一声问话,“是云儿来了吗?让她进来。”

王继恩连忙闪了身,笑道“郡主请。”

柴煕云带了贴身侍婢访琴入内,欠身万福,说道“儿臣给叔皇请安。”

“起来,自己坐。”赵光义摆摆手。

“谢叔皇”。柴煕云刚刚站直身子,就被长庆公主赵元薇拉到了身侧,那身着叶色宫装,秀雅俏丽的美人启唇笑道“早知你也来,我就绕到你宫中同你一起了。”

“这话该我说才是,我日日来给叔皇请安,你是三天两头的见不着人,这尚未完婚,怎么就只顾夫家顾不得娘家了呢!”柴煕云掩唇轻笑,赵光义也不禁笑了几声,唯有赵元薇娇嗔了一句,“父皇,快管管这丫头,尽会取笑儿臣。”

赵光义低下头,执笔写着什么,只笑答道“朕可不管你们的官司。”

赵元薇宛然轻笑,拉着柴熙云一同入座,只听耳边传来女子婉转的声音,含着几分笑意,亦带了几分迎合,“臣妾在家时,就听人说,永安郡主风华绝代,姿容非凡,奈何进宫日久,今日才有幸一见,方知果真名不虚传。”

柴煕云这才下意识看看站在赵光义身侧研磨的女子,穿着墨云色宫装,衣饰华丽,妆容娇艳,媚眼如丝,论起模样,倒是这后宫妃嫔中数一数二的,柴煕云观罢,心里便有了数,只怕这就是那位年逾双十方入宫、恩宠颇盛的潘淑妃娘娘了。思及此,柴熙云淡然一笑,回应道“淑妃娘娘夸奖了,本宫前些日子陪着太后娘娘礼佛,常居西宫,没来得及恭贺娘娘新晋之喜,是本宫失礼。”

“郡主这话言重了”不等二人寒暄完,赵光义就侧身问道“云儿久居深宫,鲜少外出,你倒说说,这坊间是怎么传言的。”

淑妃潘素蓉敛身一礼,眉色飞舞般说道“郡主时常出入南清宫,京中官员命妇倒也有幸见过,纵是妇人少女,一睹芳容也赞不绝口,何况是天下男儿,故而人人都说,永安郡主是这天下罕见的尤物美人。”

“哈哈哈哈”潘素蓉话音未落,赵光义就不禁笑出了声,目光又打量了柴煕云一番,带上些赞许般点头道“不错,这话她倒是担得起。”

“淑妃娘娘说几句也就罢了,怎么连叔皇您也不知道替儿臣遮个羞脸,竟同着淑妃娘娘一样也夸起儿臣来了。”柴熙云微微娇嗔着,赵光义忍俊不禁,连又笑了几声,继而招呼王继恩呈上了一个托盘,拿起上边的一份纸稿说道“颜真卿的楷书真迹《告身贴》,你舅舅从一位前唐墨客手中求得,前儿刚送来,朕都还没看,先给你一观。”

“舅舅当真找到了。”柴煕云不自觉起身,上前从赵光义手中接过墨宝,小心拿出来,轻展一角,与同样凑上前来的赵元薇相视一笑,称赞道“颜公真迹,果然非同凡响。”说完,又冲着赵光义屈身一礼,笑道“儿臣多谢叔皇。”

“你该谢你舅舅,素来见着这些文人墨宝你便移不开眼了。”说完,赵光义便移目注视着赵元薇,叹口气道“说来也怪,懿德皇后(晋王妃符妤谥号)颇通文墨,你怎么就学不上你母亲半点文雅之态。”

“母亲在世之时,也曾悉心教导儿臣,只不过儿臣提不起兴趣罢了。”赵元薇满不在乎的随口一提。

柴煕云把墨宝交给访琴,继而打趣道“元薇这样的性子,莫说作画写字,就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屋里品茶,她也是坐不住的。”

“嘶~”赵元薇轻呼了一声,责怨道“好啊你,近来总是招惹我。”话音未落,便已扬手做出打闹状,柴熙云忙闪到赵光义身后,笑道“叔皇,你瞧她没半分姐姐样儿,净会欺负儿臣。”

“是你嘴上不饶人,看我不告诉七王兄,让他不必和你打招呼,把你那些好东西全抢走。”赵元薇边说边近前追逐。

赵光义见状,忙一手拉住一个,劝道“好好好,别闹别闹,瞧瞧你们,都是大姑娘了,一个个还是小孩子脾性,白让淑妃笑话。”

赵元薇忍俊不禁,上前扯着赵光义的衣说道“我们如何就是大姑娘了,在父皇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啊!”

“嗯,就你会说话。”赵光义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尖,姐妹俩这才静下来互攀着手臂,只听赵光义转而道“三日后是元佐的生辰,既不是整寿,依朕之意,就不必在宫中开宴,你们去卫王府热闹一番便是。”

“既是三日之后,也不差这几日,儿臣想着,今日就先去八王兄那儿住下,给三王兄贺寿之时,来往也方便。”柴煕云借着空连忙说道。

“你就是变着法的想出宫。”赵光义轻声责怨了一句,随即点头道“去吧去吧!德芳午后会来给朕送折子,让他接你去。”

“谢叔皇。”柴煕云拉着赵元薇,二人一起道“儿臣先行告退。”

“嗯”赵光义淡淡应着声,直到她们出了拐角才收了目光。

刚出门,柴煕云便问道“你今日赶早跑来,恐怕不只是请安那么简单吧!”

赵元薇脸上突然覆上一层红晕,说道“夏临请旨早日完婚,我来给父皇提个醒,免得他忙起国事,就不把我的事放在心上。”

“婚期的事儿不是归圣人管吗?何至到了官家这儿。”

“圣人”赵元薇冷笑一声,“咱们那位皇后娘娘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一句‘公主尊贵,怕行事有差官家怪罪’,就把我给打发到父皇这儿了。”

“皇后性善,不肯在叔皇面前有半分行差踏错,总归太谨慎了些。”

赵元薇轻笑了一声“正是如此啊!你瞧里头那位潘娘娘,八面玲珑的样子,父亲又有功爵,皇后娘家无人,难享国丈之荣,听说…”赵元薇语气一顿,贴近柴熙云轻声说道“父皇有意让潘家承了这个尊号。”

“啊!”柴熙云略显诧异,“这国丈之名一直都是咱们外祖家承奉着,三姨娘西去后,叔皇已立新后,再封国丈并无不妥,可是皇后娘家纵然无人,也不该让一区区妃位妾室的母族来承此尊号,这置皇后于何地啊!”

赵元薇冷笑一声,抬起眸子打量着柴熙云的脸庞,无奈般说道“你我尚知为皇后鸣不平,但咱们的皇后娘娘至今可是一个不字都没说过,这样下去,哪天可真就有名无实了。”

柴熙云思量了一会儿,便浅笑起来,摆手道“后宫这档子事儿,乱的很,咱们就别操心了,皇后自有皇后的主意。倒是你,这着急忙慌的,是多想嫁出去呀!”末了,柴煕云不忘打趣了她一句。

赵元薇苦笑道“你是知道的,我的性子被母亲养的受不得半分拘束,日日规规矩矩地过活有什么趣儿,你瞧如今这君臣父子,勾心斗角,真不如从前在潜邸中自在,宫里若真欢愉,你也不会总往南清宫去了。”

“这倒是”柴熙云扯出个笑容,“这么高的宫墙挡住了多少良辰美景,也好,早些走吧!过几日寻常人的日子,这里,当真没什么好留恋的。”

赵元薇面色微缓,挎住柴熙云的臂弯,轻轻点了点头,“咱们去芙平宫里坐会儿。”

步撵停在文德殿正门,二人携侍女顺着宫道走着,迎面便见走进一个穿着侍卫服的少年,身姿英挺,款步而来,这人倒是大胆的很,眼瞧见主子,竟毫不避讳目光,愣愣盯着柴煕云看了好大一会儿,直到身旁侍从提醒,他才侧身行了礼。

柴煕云并未回应这等注视,待上了步辇,赵元薇才说道“深宫内苑,这个人倒真是胆大的很。”

“你可识得?”柴熙云遂问道。

赵元薇又回身看了一眼,回应道“应该是潘淑妃的弟弟潘龙,仗着姐姐得宠,他们倒一个个的也爬了上来,多半也是偎红倚翠之人,你看方才瞧着你,眼都移不开了。”

“若非我今日得以出宫心情大好,定要给他个教训不可。”柴煕云眸中闪过一丝不悦,赵元薇劝解道“为这种人,何必劳神呢!不理他便是。”

......

见柴煕云二人离开,潘素蓉才细细打量着赵光义的神情,见他唇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便投其所好的说道,“公主郡主姐妹情深,到底是两姨姊妹,感情与他人不同,倒也难怪两位金枝玉叶貌美非凡,臣妾听闻从前符家姐妹,各个风华绝代、倾国倾城,一时成为淮宁的一段传奇。”

“符家姐妹”赵光义一思量,轻叹口气道“一门三皇后,何等荣耀啊!可惜,除了先周宣懿皇后留有子嗣,其他两位均无所出,当真命薄。”

“先皇后也没有子嗣吗?那韩王与永乐公主是...”潘素蓉连声问道。

赵光义停住笔,不走心的解释道“元佐与元侃都是李氏所生,李氏早丧,先皇后又无所出,才让元侃认她为母,元薇生而丧母,自小便是先皇后抚养,这名字还是先皇后起的。”

“原来如此。”潘素蓉低头应声,又继而道“先皇后仁义贤德,将公主皇子皆做己出,令人钦佩。”

赵光义默不作声,只是低下头去继续做自己的事,潘素蓉正不知怎么接话,只见王继恩上前奏道“启禀皇上,潘将军求见。”

赵光义批完折子,将笔投入简筒,道“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