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赛车女王:总裁不太冷

正文第一章 凌岳

[更新时间] 2019-04-16 15:01:33 [字数] 2029

东市,翠城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你还当你是晏家的大小姐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周蔓儿指着晏茴,破口大骂,“你们晏家已经倒了,我给你脸,你能继续在这比赛,不给你脸,你连条狗都不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隔着纯黑色的头盔,晏茴盯了周蔓儿几秒钟,猛然将头盔拽下来狠狠砸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头盔狠狠的砸到周蔓儿的眉骨处,血流如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蔓儿捂着出血的伤口,咬牙切车的朝着晏茴冲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就站在距离周蔓儿不足一米的位置,看着她冲过来,眼底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是深深的鄙夷和不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他的赛车手和观战的人赶紧上前拉住周蔓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不断撕扯着其他人,犹如疯狗一般的周蔓儿,晏茴凉凉一笑,纤细葱白的手指撩了撩额前的长发,清冷的声音透出一股子能让人胆寒的狠厉劲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记得过去像狗一样跪舔晏家的时候了?怪不得有句说,人不如狗,因为狗永远是狗,而人,不一定一直是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蔓儿死死的盯着晏茴,眼里喷火,似是要在她身上盯出两个透明窟窿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观晏茴,老神在在,不慌不忙,目光淡淡,根本没被她的情绪感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你快走吧,你现在还指着比赛养活呢,要是周蔓儿不让你出赛,你以后怎么办?”一直和晏茴玩赛车的韩亮善意的提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淡淡的勾起嘴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个月前的今天,晏家破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从高高在上的晏家大小姐变成只能用夜晚赛车来维持生计的黑市赛车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墙倒众人推,晏家这只老虎倒台,山上的猴子们纷纷过来踩一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眼前的周蔓儿就是其中之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过对方昔日趋炎附势,巴结讨好的嘴脸,晏茴怎么会怕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慵懒的靠在自己那辆巨型奥古斯塔摩托车上,晏茴冷笑,“她周蔓儿的手伸的再长也够不到东市所有地方,你们放开她,我看她今天能吃了我不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韩亮一边拽着周蔓儿一边看向晏茴,低沉的道,“现在晏伯伯已经走了,没人能护着你了,你还要这么任性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闻言,晏茴觉得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的确,父母亡故,但这就要让自己任人捏圆搓扁,让她在夹缝中生存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抱歉了,晏家的家训可不允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骄傲,抬了抬下巴,轻轻的道,“我爸生前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自己的领土自己护卫,如果我连人的底线,尊严都护不住,那真是丢了他老人家的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她冷冷的看向满脸鲜血的周蔓儿,“回去告诉季春城,你们两家欠晏家的,我迟早连本带利的收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的注意力只集中在周蔓儿身上,丝毫没注意到,就在翠城汗赛道的拐角处,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稳稳的停着,一双漆黑犀利的眼眸正透过茶色玻璃看着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嘘!”男人修长的手指压着薄唇,狭长深邃的狐狸眼始终都没从晏茴的身上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今天一身黑色劲装,那不盈一握的小腰被束的紧紧的,长发披散着,随着微风摆动,不施粉黛的俏脸上都是冷漠和孤傲,真像个自由又潇洒的妖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齐城无语的看了凌岳一眼,道,“大哥,如果晏老头撞到你这么看他的女儿,你信不信晏老头没准会乐的从棺材板里蹦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弘历在死前威胁凌岳,如果不娶晏茴,那他便把手里关于凌岳父亲的负面证据散播出去,就算他死了,这话依旧奏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忽然觉得,也许和晏茴结婚,也不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前面刚喝了一口矿泉水的差点喷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被逼婚的人该有的态度么?”齐城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没说话,放在膝盖上的手非常有节奏的敲打着,慵懒的眼眸好整以暇的看着晏茴,就在此时,一群骑着摩托车的人将晏茴团团围住,凌岳眉头一紧,这样她是要吃亏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方要下车,只见晏茴修长的大腿迈上摩托车,正发动只是随着嗡的一声响,摩托车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人群中的周蔓儿冲了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今天谁把晏茴弄死,我就给谁1000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发疯似的周蔓儿犹在大喊大叫,黑市赛车手像打了鸡血一样叫嚣着将晏茴围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蔓儿原以为晏茴会跪地认错,可没想到,她片刻没犹豫,直接朝着加速朝自己冲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周蔓儿尖叫着后退,同时将身边的赛车手拉倒自己面前想挡住晏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的黑色摩托在黑夜里风驰电掣一般,完美绕过几个被周蔓儿拽到的炮灰,一个神龙摆尾似的大转弯,办着火星和青烟冲向周蔓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蔓儿吓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眼惊恐的盯着晏茴在自己周围打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飞驰的车速激起地上的尘土,呛得周蔓儿剧烈的咳嗽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咳咳,晏茴,你想弄死我倒是动手啊!不过我告诉你,要是我有事,春城是不会放过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提起季春城,晏茴心底恨意难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和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居然为了名利和周蔓儿狼狈为奸坑害父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握着车把的手指用力收紧,晏茴越恨,脸上的笑意就越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春城?叫的可真亲热!他对你好的已经让你忘了你自己是谁吧,当初他也是对我这么好,周蔓儿,小心成为第二个我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晏茴,你少挑拨离间,我不会中你的圈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回去问问季春城,他当初有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弯腰给我提鞋?周蔓儿,你以为你在季春城眼里是什么?不过是他获得名利的工具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晏茴发动摩托,犹如闪电一般飞驰而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些东西就像炸弹,埋下了,总有一天,契机到了就会爆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等着这颗炸弹爆炸的一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凌岳给齐城比了个前进的手势,齐城很默契的追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到山脚下,晏茴忽然挺住车,转头看向身后的无比黑夜,笑道,“兄弟莫非是见光死?所以不敢当面赐教,只能背地里跟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