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见天日
作者:顺利丽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19-05-10 13:38:51 全文阅读

夏至,护国寺门口,香客不绝。

入得院中,列在两旁的树木上挂满了许愿绳子,红艳艳的一片,乍眼看去,宛若鲜血喷溅在树颠。

伴随山顶的那口巨钟被敲响,阵阵悲鸣,宛若猛兽在叫嚣。

谁能想到,这慈悲地的大钟里,会困着个枉死的冤魂,那一声声响亮的钟声,正是她歇斯底里的叫喊!

可惜,却没人能够听懂。

李安茹半透明的身影被困在这大钟里,看着前来祭拜的百姓,悠然浮现厉色,情不自禁的握紧手心。

五年了!

犹记得五年前,她也如同这帮善男信女一般,过着正常的日子,身侧有良人,幸福到忘乎所以。

可是后来呢?

皇帝一声令下,命令她父亲为相国寺铸造大钟,却毁了她的幸福!

犹记得被自己的丈夫高鸣羽亲手推入熊熊的铁浆之中,他的声音一如那年娶她之时那般柔和动听,却又极其残忍:“大钟铸造不成,我被罢官不说,更是难逃死罪,为了我,你就再帮我一把吧!”

而后,毫无防备的李安茹,就被推落下去,那时候她已经怀有八个月身孕,眼看就要生产了。

可就这一下子,她的孩子,在没有了见到这人世间的机会!

她真的好恨!

为什么~!!!

那个时候,李安茹红了眼睛,布满血丝,狰狞的眼神在回头的瞬间看向那岸边上的人,除了高鸣羽,居然还有一个人!

她的父亲,她的骨血至亲,在旁看到,却不为所动,眼睁睁看着高鸣羽送她去死!

“铛铛铛!”一连串的敲钟声,猛然惊回了李安茹的思绪。

却见,原来是来了熟人。

“李秀儿!”李安茹低唤了一句,却没人能听到她的话。

下方站立的女子,更是不为所动。

李家是铁匠世家,到了李安茹父亲这辈,她母亲来不及再生个一儿半女就撒手人寰了,旧人尸骨未寒,父亲便再娶妻,没多久就给她添了一个妹妹,正是这个李秀儿!

“呵,姐姐,妹妹过来看你了呢!说起来,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怪罪妹妹没有早点来看你,不过,我身怀六甲,有那么一些不方便呢。”大堂里这剩下李秀儿一个人,她也不用再掩饰,而是讥诮开口,目光怜悯又嘲讽的望着那口坚定的大钟。

身怀六甲?

李安茹愕然……

下一秒李秀儿就主动揭晓答案,勾起朱唇,眸子里发出胜利者的光芒:“是呢,姐姐在九泉之下,怎会知道我肚子里孩儿的父亲是谁……是姐夫!不过,很快就是我李秀儿的夫君了。”

“说起来,我要谢谢姐姐,五年前大钟迟迟铸造不成,皇上眼看降罪,你这么一跳,以血肉之躯铸造大钟,令其声传万里,高郎也被加官进爵,更受司马大人的欢心了,而眼下能够得到这些,全都靠姐姐你啊!”

说完这一句,李秀儿又开始得意的炫耀:“不过啊,这些荣华富贵你是享受不到了,而这高家的女主人,也早就注定是我!”

得知真相的李安茹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就是真相吗?

当初父亲反对她嫁给高鸣羽,她不嫌弃高鸣羽贫寒,以死相逼,终于如愿以偿得到父亲的点头嫁给了他。

为了供他读书,没日没夜的刺绣,几乎熬瞎了眼睛,换来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还有啊,姐姐你知道大娘是怎么死的吗?你在九泉之下也和她相遇了吧?可千万不要来找我们索命,谁叫你们都不长脑子,蠢得只配当我的垫脚石!”

李安茹更加惊愕,原来当年母亲不是病逝,而是被毒死的!

“不过现在,你已经死了,而我,将要继续享受你用命挣来的一切呢!哈哈哈哈!”李秀儿狞笑着,可察觉到了有人往这边疾走的脚步声,急忙收住声音。

不多会儿,寺庙的门被人重新推开,跑进来的是一个脸色惊慌的少女。

虽然少女的身上只喜欢着素色的衣袍,头上也没有任何的装饰物,但光是她的容貌,就叫人忍不住倾倒。

实在是太漂亮了,眉如远山黛,眼如水波横,鼻子秀挺,樱唇不点自红,如若凝脂,哪怕现在少女浑身上下都被惊慌失措的气息包裹,也不损她丝毫美丽。

李安茹自问颜色不差,也是这一带有名的美女,对上眼前这个少女,她立马觉得自愧不如,但是这个少女,为什么会这么惊慌?

这个疑惑很快就得到解答。

因为下一秒,半开的木门就被几个男人粗暴的推开,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猥琐的奸笑,看到少女无路可退的时候,更是心猿意马的摩拳擦掌。

“哎哟,小美人,你就不要跑了,你还能跑到哪儿去呢?还不如乖乖的从了我们?嗯?”为首的男人兴奋的说道,眼睛已经被淫邪填满。

“不要,你们不要过来,你们可知道,我父亲是大司马?”少女的声音亦如黄莺百灵鸟般动听,她紧张的揪住自己的袖口,大声的宣布。

“哈!看来她还不知道呢!”另一个男人笑嘻嘻的说:“有钱收,还能玩小美人,真是一桩不错的买卖啊!看在你命不久矣的份上,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是有人出钱要买你的性命呢!”

“什么?”少女不可置信的抬眸。

那几个男人却继续淫邪的笑着,朝她步步逼近。

“哪怕死,我也不会让你们这些禽兽玷污!我会化身冤魂向你们索命,我凤惊鸿在此发誓,你们的余生,将日日被冤魂折磨!”少女忽然握紧拳头,下定决心,目光坚定的扭头看着大钟。

李安茹和少女的眼神直接对上,看懂了少女的想法,惊恐的瞪大眼睛,伸手想要阻止少女的动作,总归她们都是苦命人。

“不要!”

“砰——”

可惜李安茹的手还是穿过了少女的身体,而少女也如李安茹所想,狠狠的撞到大钟上。

少女很快就晕了过去,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她的脑袋滑下,染红了整个大钟。

李安茹为凤惊鸿不值,从灵魂发出了哀鸣,在毫无外力撞击的情况下,大钟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震动。

“该不会是真有鬼吧!”其中一个男人颤抖着说,毕竟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邪气了,让人不相信都不行。

为首的男人剜了叫唤的男人一眼,径直走过去,探了探凤惊鸿的鼻息,又摇摇头:“没气了,该死的!浪费了这么一个大美人。”

男人愤愤不平的说道,还啐了一口唾沫。

明明害死了凤惊鸿,却依旧只关注这些问题,怎么叫人不愤怒?

下一秒,男人的手腕却是被死死的拉住。

“啊!!大哥!诈尸了!真的诈尸了!”站在男人身后的几个人惊恐的惨叫起来,而被拉住的男人也觉得脊背一寒。

怎么会这样,明明就已经没了呼吸……

难不成真的是……?

拉住男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安茹。

在凤惊鸿撞死在钟前的时候,李安茹只觉得一个眩晕,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凤惊鸿的体内,同时也接收了她全部的记忆。

原来凤惊鸿是大司马凤卫华的三女儿,当年因为被算命先生诊断是带来厄运的扫把星,才被送到护国寺祈福净化。

可因为凤惊鸿的容貌,哪怕到了尼姑庙还是会尼姑们嫉妒了,何况还有大夫人在背后收买这些人,她们虐待凤惊鸿就更加欢快了。

就连这些登徒子,也是大夫人吩咐尼姑找来欺负凤惊鸿的。

可是,当年凤惊鸿分明亲耳听到,算命先生说的灾星指的是她的嫡姐,也就是大夫人的亲生女儿凤云惜,大夫人只不过是将她推出来当替罪羊。

明明只是附身在这具身体上,李安茹却觉得自己是亲自经历了凤惊鸿悲惨的一生,也包括感受了她所有的怨恨和不满。

放心,凤惊鸿,我李安茹既然能借着你的身体重生,就一定会替你报仇!

从此以后,我不再是李安茹,而是连同你那份一起活下去的凤惊鸿,我定会叫我们的仇人后悔招惹我们,也要让他们的余生都活在恐惧当中!

“你们刚才说,是想要欺负我?”凤惊鸿慢慢站起身,握住男人的力度却是不曾减轻半分。

她的半张脸都被鲜血染红,配上这个被仇恨覆盖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先前的凤惊鸿就是个软包子,任人搓圆捏扁,都不敢反抗,可现在这个凤惊鸿,不仅敢直视他们,周身还散发着一种无比危险的气息。

“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不就是一个娘们吗?兄弟们,我们一起上,夺了她的处子之身!”

男人忍住害怕,对身后几个同伴呼喊,却不知道他们几个人已经退到了门边,下一秒就要跑出去了。

“呵,好呀,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动手,只是要了我的身子,你就该一起来地狱陪我了,夫君!”

凤惊鸿故意拖长尾音,搭配这张被鲜血染红的脸,怎么看怎么诡异,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凤惊鸿还发出了渗人的笑容,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啊!不要!贱人!你放开我!”男人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其余的人见状,纷纷逃窜,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鬼啊!”

哼,果然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废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