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青春无限如蜜甜 > 正文
第33章 闲的无聊打一架
作者:江弄影  |  字数:3163  |  更新时间:2019-07-31 21:39:48 全文阅读

王虔恪他爸开了一个生产布料的全国连锁性工厂,总部设在北京,后来搬迁到了天津。

  来王虔恪家时,奶奶就跟我透露了他爸爸认我为女儿的意思。当然,这只是双方的一种利用。

  王虔恪家的公司不能只靠房地产这一个产业,虽然已经慢慢扩大涉猎范围了,但盲目跟风显然不理智。

  之前的几个项目赔了不少钱,现在的布料厂刚刚起步,完全是由王虔恪父亲信任的下属负责的。那个下属先前与UK有过合作,表示我们公司的服装非常有看头,与我们合作是个好选择。

  王虔恪的妈妈可不仅仅是个家庭主妇。她了解到我无父无母,而她和王近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家里又恰好需要找合作伙伴……

  我无疑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第一,我们有了布料厂,服装生产就有了质量保障,能够最基本的保证我公司生产的服装布料是安全的。而我们有了源源不断的需求量,布料厂才能有动力生产。

  第二,我既然是王董的女儿了,奶奶也就不用担心我的未来。奶奶可不是封建的人,认亲这种事情也不是不能做。这样的合作更能锻炼我的能力。

  第三,王虔恪的妈妈可是为王虔恪操碎了心。倒不是因为他不听话,而是因为他长相实在是卖弄,太多女孩子爱缠着他了。据说曾经有迷妹追到家里,开口就管王虔恪的妈叫“妈”……试想如果有我这个“猛虎妹”,还怕拦不住他的烂桃花?

  如此对双方都好的方法,依着奶奶与王虔恪家人的意思,再经过王虔恪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同意……在当天晚上,我就管王近叫起了“爸”,管李扶梨叫起了“妈”。

  我还是没管王虔恪叫“哥哥”,或许是因为有同学这层微妙的关系,突然间就是一家人了,有些叫不出口。晚上婉拒了他们提出的留下住一晚的建议,我回到奶奶给我租下的小房子,和奶奶一起睡,奶奶睡着的模样特别安静温柔。

  虽然现在她的白头发已经盖过了黑头发,模样也愈渐沧桑,但她年轻时的模样我还是能够想象出来。

  我有一张奶奶当年打战时,她和她的姐妹们拍的黑白照片。

  奶奶扎着两只大大的麻花辫子,笑得特别开心。

  我想那应该是部队打了胜仗后拍的吧。

  瞧那里面的人,个个斗志昂扬,兴致勃勃。那时的人啊,都在为活下去而奋斗呢……

  奶奶告诉我,我设计的各种队装都已经确定下来了。

  我很开心,因为公司里不仅只有我这一个设计师,很多时候奶奶或小叔让我试着去设计的式样,大多都抵不过那些有学历拿工资的正规设计师。

  这次公司开会居然选中了我的,真的是好兴奋!就连刷牙的时候都是嘚瑟得把牙膏掉到衣服上的……

  ***

  目前我还有一个大问题没有解决――我的舞伴。不知道是不是应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句话……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是王虔恪的妹妹这件事就在当天晚上被传了出去。

  当时潘勤如和蒋僖她们都已经离开,这算是我们“自己人”开的“内部会议”。不明白是怎么走漏的消息。各式各样的人有了各式各样的想法。

  例如:

  伤风败俗的花痴们:安琪儿是谁?她姓安,不姓王,怎么就成了校草的妹妹了?难道是言情小说里的情节?两人经过N种狗血剧情,最后走到一起了???

  我所谓的死党们:佳宜见怪不怪,她觉得我身上是有无数可能的;芊芊对这些看的很透,表示支持;清曲觉得我有个校草哥哥很酷……

  王虔恪的兄弟们:苏暲耿觉得我真是厉害;吕呇认为王虔恪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了;林飞表示王虔恪赚到了;钟天等人表示很疑惑,问这是什么情况?大概钟天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许多商业人士表示王董这是在断他们的财路,毕竟UK的服装生产量是巨大的……

  还有五六七八九十等想法,这就不列举了吧!我心里很清楚,这是牺牲自己保卫公司啊。当然,也在一定程度上帮了王虔恪的忙,至少那帮争抢着要做王虔恪舞伴的人都不再针锋相对了,而是一起来针对我了……

例如现在……

  “安琪儿!”我和佳宜刚从厕所出来,面前突然就冒出了几个气势汹汹的女生。

  我不想惹是生非,装作没听见,继续和佳宜走。

  离门最近的女生“砰”地把门关上。

  “安琪儿。”站在前面的女生一把抓住我的左手。

  “你干吗?”我努力挣脱,可那人抓得实在太紧,我怎么弄都弄不下她那爪子。

  “你快放开她,有什么话好好说。”佳宜有些激动,推了一下那个女生。那女生被突然推撞,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好几步。

  佳宜心疼地摸着我被抓红的手,却不料那女生边上的人冲上来,又狠狠地推佳宜的左肩,佳宜直接被撞到后面的墙上,我听到佳宜后脑勺碰到墙面发出的清脆的声音……

  那人还出言不逊:“沈佳宜,你少在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最好……”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也不顾左手还疼着,直接揪起她的头发推搡她到墙上:“敢欺负佳宜!老子弄死你!”

  她一个同伙上前帮忙,也抓住我头发,作势要挠我的脸,佳宜急忙把门打开大喊救命……

  离厕所最近的班级已经有人听到动静过来张望。要挠我的女生悻悻停了手,只是要帮助同伴摆脱头发的痛苦……

  “安琪儿你赶紧放开我!不然要你好看!”

  “呵!现在谁让谁好看还不一定呢!”边上还有女生想过来,她们中也有说赶紧住手的。

  “想打架是吧!我奉陪到底!”双方都没停手的,我感觉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了……

  “你们都住手。”

  冷淡的声音,我看过去,是杜依依。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边上的人有点不知所措。我松了手,被我按住的人气的不轻。别看我瘦瘦小小的好欺负,我力气可大着呢!

  佳宜想拉着我离开,厕所边上看热闹的人已经围了一圈。我可不要放过这个好机会,拍拍佳宜示意,整了整头发:“哎呀,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校花啊!堂堂校花亲自带人聚众欺负人,真是好德性!”

  我故意在“好德行”上加重了语气,杜依依脸色明显不好看起来。旁边围观群众叽叽喳喳热议起来,杜依依脸色又难看三分。

  “放学后我在‘慕思丽’等你,我想跟你聊一聊。”

  说完她就离开,围观群众自然是不敢拦住校花,纷纷自动让路。

  那帮子女生也动身各走各的,被我打的人还幽怨愤恨地瞪了我一眼……

  嘁――

  不过是对校花阿谀奉承的人罢了。人家校花自己可没动手,也没说什么,要是追究起来,也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罢了,真是蠢!

  慕思丽是全国闻名的高级糕点店,没有高级会员卡根本进不去,她这样当众约我,不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俩谈了什么嘛。

  我和佳宜赶紧向教室跑去,佳宜边跑边劝:“琪儿,你还是去吧,把话说清楚就好。”

  “哎呀,行了,行了,去就去,你很疼吧?”我摸了摸她那脆弱的后脑勺。

  佳宜温柔笑笑:“没事,过会儿就不疼了。”

  我和佳宜对视着笑。这么多年,有什么困难,我俩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对方。

“慕思丽……”

  这节课是田老头的物理课,芊芊有事要和佳宜商量,于是和清曲换了位置,我和清曲大胆地说着话。

  “对呀,这可是咱市里最好的糕点店了。”

  我把刚刚下课发生的事都告诉了清曲,不过这丫头好像转移了重点,顺带的我也被转移了。

  “那你就去。”

  “为什么?”

  “可以带点东西回来吃。”

  “……”

  她到底懂不懂我的险境啊……和一冰山女坐一块儿吃糕点,对方还是大名鼎鼎的校花……我可以去了让杜依依点了糕点后打包就走吗?

  王虔恪不知怎么的知道了这件事。放了学,我悠哉地走到校门口公交车站牌下。

  他将车开到我面前,帅气挥手解锁开门:“上车。”

  嗯?

  “去哪儿?”

  “慕思丽。”

  “你怎么知道的?”

  “少那么多废话,赶紧上车。”见他板起了脸,我赶紧跑到车里坐下。怎么能让校草久等呢!?

  “好,走吧。”

  “安全带。”他睨我一眼。

  哦!我利索系好,看着窗外,真不明白,他和苏暲耿都会开车,都是怎么学会的啊?都满18了吗?有驾照吗?大人竟然也不反对……

  他将车开进停车场,带着我过了马路。转过一条长街,街角拐弯处就是慕思丽了。

  他好像很熟悉这里,径直走到靠窗第三张桌前坐下。我缓了缓神,还好是圆形的桌子。要是方形的,都不知道是要和王虔恪坐一边,还是和杜依依坐一边。

  这么短的时间,杜依依还换了身衣服。淡粉色连衣裙衬得她肤白胜雪,配着精致的妆容,淡淡的表情。裙子尺码刚好贴合身材,线条流畅,光感自然,一看就是由专人设计出来的。

  不得不承认,他俩真的是全校师生公认的长得最好看的人了。再看看自己,嗯,还是不看了吧。我居然跟学校的校花校草坐在一块诶!天大的喜事啊!是得好好庆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