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涅槃重生:一代权后 > 回忆往昔篇
第一章 杜若笙仍是皇后的那些年(1)
作者:南藤  |  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20-02-18 22:13:59 全文阅读

万朝七年,仲夏时节,杜若笙和亲至此。

两国同庆,万民齐欢,只是两个新人却无一欢喜,无一触动。

颜卿寒在接过杜若笙手的那一刻,他的心中没有感到一丝波澜,而杜若笙却对眼前这个男子微微动了心,她自是从没想过,世间还有如此好看的男子,立挺的五官,分明的棱角,尽管他总是面无表情,说话也是冷冰冰的,但她还是觉得他十分好看。

这样想着,竟还觉得能做他的皇后也还不错,起码不是个丑八怪,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而颜卿寒见到杜若笙的第一眼虽然没有什么触动,但同样觉得眼前的女子神态天真,虽小他三岁,但容色清丽、皮肤白皙,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瞧着倒是让人心生愉悦,不过因着是母后安排,对她顿时没了什么好感。

他们大婚礼成的当晚,杜若笙在华清宫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她的未来夫君。

她来时,母亲就对她再三叮嘱,东川不比万朝,规矩礼仪种种,既到了万朝断不可何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更何况是做了一国之母,一代皇后,就更加要行事小心谨慎,言行举止都要端庄大方。

其实当她在东川收到了万朝太后吕岚的密信时,她就知道自己此番定是不能胡闹的,若不是此人用她整个王族性命作为要挟,她又怎会和亲远嫁至此,她本来可以在她的东川找一个心爱的男子嫁了,快快乐乐的过完一生,如今却只能如此。

她更加想不通,为何这个太后偏偏指名点姓的让自己来,不过如果真的让她姐姐来,她倒是更不能放心了,姐姐那副柔弱可欺的模样到了这里还不任人宰割,还是她稍微聪明机灵些。

杜若笙在这儿坐了约莫半个时辰了,该想的不该想的也都想了一遍了,可颜卿寒还没有来。

她最后还是等的不耐烦了,索性自己揭开了红盖头。

身旁的女婢见她这番动作,也是惊得不轻,忙拿起了盖头,提醒道:“皇后娘娘,这盖头要等皇上来才能拿下来,您怎么能自己拿下来呢!”

若笙哪里有心情理会她,她跑出内殿,直奔殿门而去,准备看一看这个颜卿寒究竟来了没有?

“娘娘,娘娘您不能出去啊!”刚才的女婢追着她跑了出来,边追还边喊道。

杜若笙来到殿前,停在了门口,果然这里宫院空无一人,追上来的女婢连声道:“娘娘,还是快跟奴婢回去吧,皇上,皇上晚些时候便会来了。”

若笙转头看向她,疑声问道:“你家皇上真的会来吗?我看他娶我的时候都不乐意得很,估计今夜也没打算来吧!”

“娘娘胡说什么呢,皇上怎能是奴婢的呢,那自是…自是娘娘的才对啊。”若笙自是没想自己无心说的一句话竟然会让这个女婢红了脸,一脸羞涩的对自己说到。

看这个女婢根本就没想着回答自己,她一脸无奈的又向内殿走去。

谁知道肚子却在这个时候“咕噜噜”的响个没完,“唉,这个时候你就别这么不争气了好不好!”若笙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抱怨道。

回到内殿坐回了床榻,她抬眼望向身旁的女婢,突然不怀好意的笑道:“既然皇上也不来,那你能不能给我找点吃的呀,我的肚子真的快饿死了~”

结果那个女婢说出的话差点儿把若笙气晕过去,她说:“娘娘,皇上没来,您什么都不能吃的。”

她现在快讨厌死这个颜卿寒了,他不来自己连饭都吃不上,做个皇后有什么好,到头来还不如寻常百姓,想饱餐一顿都不行。

“那麻烦请问一下,你家…哦,不对,皇上,皇上什么时候可以来呢?”若笙这次还特别注意了用词,再次问到。

女婢向窗外看了看,低头算了算随后认真的答道:“大概亥时左右。”

“亥时!现在才酉时三刻啊!”若笙提高了嗓音道。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从午时起就已经一粒米都未进过肚了,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不说,现在还要让她再等上两个多时辰,这不是要了自己的小命吗!

不行,她绝对不可能让自己来这里的第一天就饿肚子的,很快,一个鬼主意就从若笙的脑子里蹦了出来。

她再次掀起了刚才婢女帮她盖好的盖头,一脸可怜相的望着身旁的婢女:“婢女姐姐,你应该也不忍心看我饿肚子吧,要是皇上还没来我就已经饿死了,那你岂不是更不好交代了。”

婢女一脸为难的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四五岁的皇后娘娘,也是十分无助。

“婢女姐姐,求求你了~”杜若笙的乞求声再次传来。

“皇后娘娘,您还是快些盖好吧,这要是让旁人见到了,奴婢哪里还有命活。”女婢说着环顾了一圈四周,这说不准那里正有双眼睛盯着这里呢。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盖,你到底答不答应吗?”杜若笙干脆耍起了赖,反正这个女婢说到底还是害怕的。

女婢被她磨得实在没了办法,只好点头应了下来。

“那娘娘您在这里乖乖等着我,奴婢去给您找点吃的。”女婢临走时千叮万嘱到。

“放心吧,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若笙保证到,女婢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大概在若笙就快要饿晕的时候,这个女婢终于拿了两盘糕点回来了。

看到她手里的糕点,若笙的眼睛都放光了,她快速拿起了两块,开始吃了起来,谁知刚吃了一口,就“呸呸呸”的吐了出来,“怎么这么甜呀?”慕笙怨声道。

女婢随即拿起了一块尝了尝,道:“还好啊,娘娘,娘娘不喜甜食,那女婢再去寻寻别的。”

女婢刚准备端走,若笙就拦下了,“行了行了,等你再找回来我都饿死了。”

虽然不喜欢吃甜的,但是如今处境窘迫,也别无选择了,只能先填饱肚子再说了。

结果吃了还没两块,殿外就传来了见礼声:“参见皇上。”

“娘娘,快别吃了,皇上来了,快快把盖头盖好!”女婢慌慌张张的拿过了若笙手中的碟子,把盖头重新盖回了她的头上。

“不是说亥时吗,这才过了多久,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倒是来的挺快。”若笙嘟嘟囔囔的说了个没完,好在自己还多拿了两个点心,趁他还没进来,先天填进嘴里再说。

“奴婢参见皇上。”身旁的女婢看着若笙没有丝毫反应,有些着急了,偷偷拍了拍若笙,但还是没有反应。

颜卿寒抬起手示意让她离去,女婢只能一脸堪忧的看着若笙,然后离开了。

颜卿寒看着床榻上坐着的这个人,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还未等他走近,两个老姑子便闯了进来。

“老奴参见皇上,这是奉太后娘娘的命送来的合卺酒,还有”还未等其中一个说完,颜卿寒便打断了她,“还有什么,都给朕出去,没朕的吩咐不准进来!”

那两个老奴见他动了怒,下的放了东西就急忙出去了,而坐在床榻上的若笙也是被他这么一吼吓了一跳。

待屋内又只剩两人后,颜卿寒徐步走近,拿起了桌上的玉如意将她头上的红盖头挑了下来。

没成想杜若笙嘴里塞满了点心,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被点心噎的连连咳嗽,可想而知,嘴里的点心渣滓四散,正好喷了颜卿寒一身,颜卿寒的脸顿时不知道拉的有多黑。

他一定也想不到,堂堂一国公主竟然会如此这般的失仪,他打了打喜袍上的食渍,目光冷冽的看向杜若笙,道:“你们东川就是这样教授礼仪的?你这般作态哪有点一国公主的样子?”

听他三句不离东川,什么都扯上东川,杜若笙就不爱听了,说她就说她,干嘛带上自己的母国,直接顶撞道:“说我就说我,少带上东川,我一天都未进食了,好不容易可以吃点,你又突然跑过来,现在倒好还怪起我来了,莫名其妙。”

亏的颜卿寒当时还觉得她清雅高华,现在看来根本就是顽劣可恶。

见他不说话,杜若笙也懒得理会,见到桌子上刚才放下的合卺酒,问也不问拿起来就直饮而下,刚才的点心不仅甜得发腻,而且还噎人得很,没想到就连这水也是如此辛辣,她哪里知道自己喝的不是水,而是酒。

颜卿寒本来就觉得她够荒唐了,她的这般举动更是让颜卿寒对她“刮目相看”,看来她母后选她也是煞费苦心啊。

“我说你们万朝的水不仅难喝,怎么喝完了还让人转圈呀?”若笙晃晃悠悠的站也站不稳,颜卿寒就是在不喜她,也不可能让她倒在地上,将她横抱起,直接放到了床上。

下一秒,杜若笙就沉沉的睡了去,颜卿寒看着她的睡颜,果然她还是不说话的时候,看着清雅素丽许多,颜卿寒本来是准备向她宣示主权的,却没想到是这样滑稽收场。

等到第二日杜若笙醒来时,发现自己还穿着昨日的凤袍喜服,除了头发凌乱,睡莲惺忪,与常无异,看来昨天她和颜卿寒什么也没发生,那自己又是怎么睡着的呢?

想着,只觉得头阵阵发痛,却不知是为何,她哪里会想到,昨日自己给了颜卿寒一个多么深刻的印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