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盛世凰女有点甜

正文第2章 反击

[更新时间] 2019-05-12 00:16:51 [字数] 2965

“起来!“珂珂伸出手温声说道。看着面前的泪流满面的女子,珂珂心里有着和原身一样的心痛,什么粗活,累活都被逼着去干,吃不好,睡不好不说,还不时的被打骂,即使这样,眼前的小姑娘还想着来照顾保护原身,明明如花般绽放的年龄,此时眼中饱含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小姐温和的眼神,像是有吸力般,小绿不由的伸出手搭在了面前那只瘦小的手上,根本没来得及想现在的小姐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叫着郡主的女子不敢相信的看着珂珂,自己的丫鬟居然被这个灾星打倒在地,这还是那个胆小懦弱的哑巴吗?是的,因为凌妍菲出生时遇上天灾,又因为其母的去世,平时府里的人都称呼她为灾星。接着又看着她径直走向小绿的时候,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这种被人忽视不理,让她变得更气愤,于是在小绿被拉起来的时候,扬手就要向珂珂打去,口中说道:“我让你装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着巴掌就要落下,珂珂抬手抓住落向自己的巴掌,看着女子,这个和原身同父异母的妹妹,名叫凌诗语,虽比原身小一岁不到,可已被封为郡主,而原身贵为王府嫡长女却什么封号都没得到。现任王妃以及她生出的儿女能得其宠爱也是有一定的原因,因同时生得一男一女一对龙凤胎胞,刚好凑成一个“好”字,吉利又有寓意,故深得王爷喜爱,又恰逢惠王带兵围剿山匪有功,被皇上嘉赏。如果凌研菲的出生是被喻作灾星的化生,那么此双胞胎就是惠王的福星,故此惠王极是宠爱这一对儿女,连带着其母由侧妃也破格提升为王妃。看着凌诗语,漂亮的脸蛋上配着精致的妆容,一袭天蓝华贵的衣裙无风自舞,更是衬托的凌诗语有些飘飘欲仙,可是此时明亮水润的眼中满是狠劣,生生的破坏了这一张漂亮的脸蛋。如果用美人来形容眼前的女子,那么蛇蝎美人最为合适不过了,美则美矣,只是有毒!凌诗语经常无端的来凌妍菲所住的院子欺负主仆俩人,连同府里其他的弟弟妹妹也在她的和他那个双胞胎哥哥的带领下一起欺负着原身主仆俩,原身主仆真真是一对小可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小年龄,就如此凶狠,小心以后没人爱,你走吧!以后别来这里了。”在松开抓住凌诗语的那只手时,微微的把凌诗语往后推了下后说道。即使面对这样刁蛮凶狠又无理的女子,明明心里也很是不爽,但作为一个遵纪守法接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人,怎么杨也做不出和眼前女子一样的动则就打骂,哪怕现在自己胸中满腔的怒火,也只是深吸一口气,暗道: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毕竟自己一个二十八岁的成年人,虽然现在也只是楚楚可怜的小妹子一个,可是奈何心里年龄大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凭什么不让我来,我就要来!”说完又吩咐已站起来的春红狠声说道:“给我打死这个灾星!”凌诗语不但没打着人,反而还被人捏住手推开,已觉得极为没面子了,本来想再次挥手过去,可又想到刚刚她捏住自己的手时,曾试过想要挣开,可奈何那灾星力气大得很,没挣开来,于是只得吩咐一旁被推倒后又站起来的丫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春红被刚刚突然的一掌打蒙后,回过神来后心中也诧异不已,居然被这个自己平时欺负后连一句话都不会说的人打了一掌,诧异的同时又心有不甘,于是在听到主子的吩咐后,也想为自己刚刚挨哪一巴掌报仇,于是气势汹汹就冲上前来要动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珂珂看着冲上前的春红,有些不确定自己现在这副小身板能不能扛得住面前身高体壮的婢女,但一想到自己身体内窜动的那股热流,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劲,不管了,拼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记漂亮的过肩摔,被叫着春红的婢女在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情形下,就被华丽丽的摔倒再了地上,只是这一次倒下后,再也没能自己站起来!震惊的不止是凌诗语和一旁跟随的丫头,就连珂珂自己也是不敢相信,自己是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就是原身自己也是弱不禁风,现在这一身洪荒之力可真是太让人吃惊了,管它呢!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我也不管这一身蛮力从何而来了!看着被摔在地春红,眼睛突出,嘴角处不断的有鲜血溢出,内脏估计是被被摔坏了,然并没有多少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这也算是为她曾经做的恶,得到一些报应的惩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凌诗语在震惊之后,反应过来自己的人被打,可一看倒在地上的人又被吓的尖叫起来,连声叫着跑了出去,边跑边喊道:“打死人了!灾星打死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地上的春红口中不断的涌出鲜血,就连鼻腔里也流出一些血来,眼睛惊恐的突出,嘴巴张大想要说话确发不出声来,看着甚是吓人。无怪呼,凌诗语被吓得跑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可怎么办?“小绿看着躺在地上的春红,看着平时威风八面的春风,现在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虽然很解气,但更多的也是和凌诗语一样的害怕,一张本已苍白无华的脸上,此时因为害怕变得更是毫无血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虽然心里也有些担忧,这一来就闹出人命,是非自己所愿!但是面上还是镇定下来安慰着焦躁不安的小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紧接着一大群人鱼贯而入,领头的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妇人正是现惠王府现任王妃冯静媛,旁边跟着的是刚刚从这跑出去的凌诗语,两人不亏是母女,眉眼不只是长得相似,就连眼中哪一抹狠劣也是如此相同,两人后面则是跟着一群婆子丫鬟和侍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惠王妃进屋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春红,竟是理也不理,只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把她给我拿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身后的丫鬟婆子齐声答道,随即两个丫鬟,两个婆子齐刷刷的出列并向珂珂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慢着!”珂珂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人顿了一下,回首看向惠王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四人停下来的时候,珂珂又说道:“不知道继王妃一来我这院子就叫人来抓我,这是为何?还是说继王妃看我从小没了娘亲,又不被王爷爹所喜,便可随意的欺凌虐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惠王妃听着珂珂的话,又惊又气,惊的是平时哑巴一样的人,今天竟是如此的牙尖嘴利,怪不得诗儿今日在此吃亏,气的是,自己坐上王妃的位子十余年,虽最开始也有人不服,暗地里嘲笑自己小妾上位,可是到最后被收拾下来,还不是对自己服服帖帖,并常常的来巴结着自己。现在居然有人这样当众说自己是继王妃,揭露自己曾是一个侧妃,一个小妾而已。如何不让自己气愤,于是说道:“即使你是王府的大小姐,但是随意打死下人,也是要收到律法的处置,小小年纪就做出如此凶残的事,不但不知罪,不悔改,还敢顶撞长辈,我现在就是抓了你,把你送进京兆尹,相信你父王和皇上也是赞同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去京兆尹,不用你送,我自己去!“珂珂说道,说完看着躺在地上的春红又说道:”可怜的奴婢,我打你本是为了保护自己,既是下手重了点,但也是情急下自卫过当而已,再来一次,我依然会这样做。可你看看,你为了帮自己的主人行凶,落得躺在地方一动不动的等死,而自己曾经悉心伺候的主子竟是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大叫着跑出去,去而复返后虽叫来了一群人,可还是看也不看你一眼!可怜可悲说的就是你这种人。”说完,又看着其他的丫鬟婆子继续说道:”这就是你们平时伺候的主子!究竟谁才是凶残之人?你们可看仔细了,指不定哪天就是你们躺在地上等死了。”快速的说完,不给惠王妃任何插话的机会,说完后又走到春红面前,蹲下来,又说道:“即使防卫过当,也是我造成你现在的伤害,我现在就扶你起来去医馆!你忍着点,我只能扶你走去,想要软轿抬着你去我是没办法的,你也知道,虽然我是嫡出正经的大小姐,但是奈何母亲去世,爹爹不爱,要不然也不会让你们这些眼中无人的下人给欺负,过的比你们这些奴仆还不如的生活。哎!也就心软,即使你平时经常欺负我,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一条命就这样死在我面前。“自顾自的说完后又对着一旁的小绿喊道:“小绿,过来帮忙,把她送去医馆后,我们就去京兆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