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家爱人失忆了 > 往昔之风
断曲 (15)
作者:古禾  |  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19-07-27 17:47:31 全文阅读

“进去吧。”

尹阙僵硬单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还是说你想一直站在这里?”

未等尹木柘回过神来,她便自顾自的走上前,推开了虚掩着的大门。

“可是,你——”

“有什么话等会再说吧,站在这里……人多眼杂。”

尹木柘环顾四周,本就冷清的街区此时更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但是看着半眯着眼盯着自己的尹阙,她的心里却不由得升起一丝寒意,犹豫了一番后,她跟上尹阙走进了家中,门在身后轻合了起来,夹断了弥漫于暮色中的冰冷。

未有任何动作,客厅的吊灯便由内至外一层层地放出了柔和的光明,蛰伏在角落的黑暗顷刻间便渺无踪迹。

尹木柘清了清嗓子,想随便说点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的氛围,又怕过于明显的问题会引起尹阙的戒备,

“咳咳……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凌晨。”

“这么早?”

在尹木柘惊讶之际,尹阙已经翘起腿端正的坐在了沙发的一角。顺着她的目光,尹木柘才发现桌上还摆着取出不久的茶具,袅袅白雾正从玲珑剔透的茶盏中缓缓升起。尹阙抬手捏住了其中一杯,干练的制服随着她的动作,拉扯、勾勒出一副曼妙的曲线,轻酌一番后,她终于正脸面对起站在不远处的尹木柘。被那双猫眼一般的瞳孔注视着,尹木柘眉头微皱,她明白这位养尊处优的姐姐与自己不同,她可不会亲自去干沏茶这类的“粗活”,所以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可能性,

“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对吗?”

尹阙的嘴角终于泛起了一丝笑意,她不置可否的将杯子放回了桌上。

就在这时,像是要印证尹木柘的猜测,她的身旁传来了一个声音,

“欢迎回来,小姐。”

这个腔调,就像是窖藏的佳酿从封藏的木桶中流出,滑入薄如蝉翼的高脚杯时传出的声音般,带着些许醉人的气息。尹木柘突然屏住了呼吸,她偏着脑袋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在大脑彻底反应过来前,余光便已将声音的主人囊括其中,尹阙也适时的介绍了起来,

“你应该是第一次见他吧,我的管家。”

“呃……”

可能是由于地位的差异,尹木柘如今才真正见到所谓的管家是个什么样子。干净飒爽的礼服,贴身的附于修长均匀的身躯,他的年龄似乎不大,光滑白皙的面孔上一双淡绿色的瞳孔正笔直又不失礼貌的注视着自己,

“那个,敢问阁下……”

“您只需要叫在下澄澜便可。”

尹木柘感觉全身兀的抖了一下,虽然这人并没有杂志封面上的男模那般帅气逼人,但他的言谈举止始终散发着一种很令人舒适的气息,尤其是声音……再回想起来,尹木柘只觉得头皮发麻,耳根也不知何时红了起来。

“啊,那……有劳了。”

“哼哼。”

突然沙发的方向传来了一阵笑声,尹木柘没好气的转过头去,没来由的羞愧中她的语调也比以往高了不少,

“你——笑什嘛!”

“还真是个小孩儿啊……”

“什嘛?”

“没,没什么。”

说罢,尹阙站起了身,一步步走到了距离澄澜半米的距离,

“正如你所见,澄澜并不是百分百的国人,他的外貌或许与你我有所不同,但是……”

尹阙刻意的将“外貌”两个字念的长了些,

“……他的专业技能绝对过硬,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管家,同时也精通应用心理学,对尹家的衷心也毋庸置疑,我想在我暂住于此的这些日子里,他会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的起居的,对吧?”

“当然。”

一直沉默不语的澄澜向着尹阙微微欠身,语气里满是掩藏不住的自信。看着他们唱戏般一问一答,尹木柘却担心起了更实际的问题。

“可是……他住在哪呢?”

“为了方便调遣,就让澄澜住在这里。不过当年建这座别墅的时候并没有留给佣人休息的卧房,那他晚上就睡在……那个人的房间里算了。”

尹木柘明白尹阙指的一定是父亲,他们二人的关系一向不好,她还以为在姐姐去公司的这些年里这份敌意会有所削减,不过现在看来……

“小姐。”

似乎读懂尹阙话中意思的不只是尹木柘一人,澄澜的眼睛里碧绿色的光芒闪烁着,

“请问令尊的居室是哪一间呢?”

“啊,二楼的走廊尽头挂着字画的那间就是了。”

说话间,尹木柘突然对尹阙和澄澜的关系有些好奇,难道现在管家也要关注主人的心理状态了吗?

“那你先去好好收拾一番吧,澄澜,你知道规矩的,我一向对你很放心。”

澄澜刚转过身,在听到尹阙的叮嘱后脚步猛的顿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了原先的从容,

“当然,大小姐。”

澄澜轻不可闻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了盘旋阶梯的尽头,这时尹木柘才对尹阙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让外人住在父亲的房间里,真的没问题吗?”

“外人?”

尹阙低头看着表情认真的尹木柘,竟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别开玩笑了?他还巴不得让澄澜住在他的房间里呢!”

接着她把嘴凑到了尹木柘耳边,哑着嗓子,声调小到连尹木柘都无法完全听清,

“别忘了我是因为什么才被赶到这来的!”

这突如其来的提醒让尹木柘狠狠打了个寒战,她差点忘了,身边这个看上去略显亲切的姐姐可是几天前差点让公司记忆的市值蒸发的人!

难以言表的惶恐从她的心里穆然涌了上来,就在她抬脚打算后腿半步的时候,尹阙突然死死擒住了她的肩膀,

“柘!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要站在我这边!”

“为……为什么”

尹木柘发现自己的喉咙窄了许多,大口的呼吸此时显得无比奢侈,

“别问,你只要记住,我不会害你的,可是他们不一样。”

攥着满是汗液的拳头,尹木柘一时不知如何答复,

“大小姐,房间收拾好了。”

澄澜的声音硬生生地插进了尹木柘纷乱的思绪间,她陡然发现自己之前丝毫没听到他的脚步声。

尹阙最后轻轻捏了下尹木柘的肩头,直起了身来,

“怎样,家父的房间住的习惯吗?”

台阶上的澄澜沉默了几秒,

“当然。”

他再次迈起沉着的脚步,走到了尹阙面前,

“大小姐,在下先去整理洗浴的工具了。”

“麻烦了。”

“这是在下应该做的。”

然而就在澄澜刚转过身的瞬间,尹木柘突然喊住了他,

“澄澜,等一下!”

“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小姐?”

澄澜站在原地,扭过头静静的等着,微闭着的双眼也张大了几分。然而尹木柘气息还未调匀,尹阙却抢着替她回答了,

“没什么,你快去收拾吧,还有——”

她眯起眼睛,

“下次主人命令你的时候,转过来好好听着!”

说到最后,尹阙甚至吼了起来。听到这番斥责,澄澜也立刻回过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抱歉,是在下的疏忽,大小姐切勿动怒。”

“唉,别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澄澜。好了,去干你该干的吧。”

“是。”

还弯着腰的澄澜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倒退了好几步后才重新站直,闪进了浴室的门内,不一会儿,里面就穿出了哗哗的流水声。

尹阙把手搭在尹木柘头上,安抚着她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情绪,

“别再这样了,柘,求求你,这次一定要相信我。”

在看到管家澄澜的异常举动后,尹木柘心里也有了些底,她调整好呼吸,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澄澜,他是不是父亲派来的……”

然而尹阙飞快的捂住了她的嘴,焦急的看了圈除了她两外再无旁人客厅,

“别去猜测,柘,永远不要,你只要记住,我是绝对可以信赖的,将来我会把这件事所有的来龙去脉都一一告诉你的。现在,该休息了,柘,不早了。”

说着,尹阙的目光瞟到了尹木柘还未来得及卸下的书包,

“呃,你是不是还要那个,写作业?”

“嘶——完了!”

虽然尹木柘没有回答,但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楼上的样子表达了一切。

“学生啊,哈哈。”

尹阙叉着腰看向尹木柘消失的地方,眼神里有些怀恋的味道。

“大小姐,准备好了,小姐她去哪里了?”

尹阙没有回头,她知道澄澜此时肯定正恭敬的站在浴室门口。

“她……可能要晚一点,我想你肯定不会等不及吧,对吗?”

“……当然。”

不远处的一家酒店内,谭萱失望的把耳机甩在桌上,

“真是,这个孩子,真是!”

她厌恶的耸着鼻子,很快就不耐烦的大吼着把桌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

“没用!你们都这么没用吗?!什么都问不出来就早早的被察觉了!废物!”

她喘着粗气,瞪着门口站着的一排西装革履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把头埋的很低。

“咳咳,您可省点力气吧,自己的孩子还不了解吗?要是您在年轻个几十岁,或许就去没这么麻烦了。”

谭萱正在气头上,听到这种嘲弄的话语,立刻便把睁的浑圆的眼睛挪到了坐在窗前的人影身上,不算明亮的灯光刚好描摹出那人一身白色的大褂,和惹眼的金发。

“琦琅!我劝你少说点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尽管谭萱这次控制住了先前的失态,但额头鼓动的血管还是说明了她的心情。琦琅苦笑了一声,伸手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但手触到袋底她才想起自己所有的家当都被突然叫她来这的谭萱收走了。为了避免尴尬,琦琅只好插着袋,看着屋外的残月,摆出个忧伤样子,肯定,这让谭萱更生气了。

“好,琦琅,既然你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那就让我帮你找找位置!”

琦琅却毫不在意的整个人靠在了窗台上,

“怎么?绑架我?还是发推特骂我啊谭女士?”

谭萱把持着自己最后的理智,控制着脸上略有老化的肌肉,让自己可怖的笑容显得更灿烂些,

“我自有办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