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救了命
作者:风雨晴  |  字数:3225  |  更新时间:2019-05-05 23:43:08 全文阅读

是的,没错,老虎扑过来落地的时候,地面突然塌陷了,下面赫然是一个深坑,坑里面还布了削尖了头的竹子。

  还真是万幸,她走过来那么多回都没有塌,倒是在老虎扑过来的时候救了她一命,不过现在她该怎么下去才是个问题!

  那个深坑也足够大,,宋明微想要下去的话不用坑面上过,但是肯定要经过旁边,而现在这只老虎虽然浑身鲜血淋淋,却还在不断挣扎着,随时有可能跃起跳到地面。

  宋明微叹了口气,她这样抱着树也不是个事,事实上她已经快要力竭了,想了想还是先上了树再说。

  宋明微一脚抬起,再次要蹬在树干上的时候却踩落空了。

  啊的一声尖叫声响起,宋明微包括坑里的老虎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

  宋明微手胡乱地抓着,到底什么也没能抓到。

  坑底的老虎也不挣扎了,张大了嘴巴等着猎物送进自己嘴里。

  眼看就要凉了,宋明微闭着眼睛都不敢看,却突然听到簌簌声传来,后背传来一阵温暖。

  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落地了。

  老虎张着嘴巴,久久未等来美味的时候,睁开眼一看,什么猎物?鬼都没有一个?

  一声低吼的虎啸声传来,惊醒了宋明微。

  首先闯入她鼻尖的是一股清新的竹香,身后的温暖一触即离,宋明微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是你!”宋明微惊讶地喊出声,面前的可不正是自己的对门邻居。

  顾君兰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宋明微到嘴边的话顿时噎住了。

  虽然救命恩人表现得很淡漠,不过人家到底救了自己一条命,高冷一些也没什么。

  “刚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老虎还请公子收下。”

  人家救了自己一命,不,算起来应该是两条人命了,于情于理都无法轻轻揭过,但是宋明微又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唯有眼前这头老虎了。

  没等来猎物,还被当成谢礼的老虎:???

  顾君兰看了一眼那坑底的老虎,“这坑是我挖的。”

  言外之意是,这猎物本来就是我的。

  宋明微啊了一声,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好了,这下尴尬得就差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宋明微清咳了两下,打着哈哈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啦,一头老虎而已,您救了我们两条命,应该的,应该的。”

  一穷二白的宋明微打算先蒙混过去先。

  “那这样,您过来应该是有事要忙,我就不多打扰了。”

  宋明微步履慌忙,远离深坑走着,慌慌张张地提着篮子将洒落一地的野菜菌菇捡起来,落荒而逃了。

  顾君兰看着她大着肚子,步子倒是跨得比平常人还大,还匆忙,又想起昨天这女人过来提水,明明是个大肚婆,却一点没有大肚婆的自觉,自己一个人提起水就跑了,额角抽了抽。

  顾君兰收回目光,看向坑里的老虎,眼底泄露出来的幽深眸光让凶狠的老虎都为之一抖。

  宋明微脚步飞快地往山下跑,等到到了山脚才慢慢平静下来,抚着胸口,今天这一遭真是跌宕起伏,亏得她心脏强大。

  宋明微此时还心有余悸,心里对自己那邻居还是充满感激的,在山上的时候虽然那么说了,但是欠下的这个人情以后还是得还的,宋明微已经默默记在心上了。

  现在宋明微只想快点回家去,这牧羊山暂时她是不敢来了。

  宋明微加快脚步赶紧走,但是走了两步,总觉得有点奇怪,翘起耳朵一听,猛地一扭头,吓了一跳,“公子!”

  宋明微僵硬地笑了笑,这人是怎么回事?一直跟在她身后吗?走路都没声的吗?

  而且.....

  宋明微视线下滑,落到他身后被他扛着的老虎,心有戚戚,这老虎是他弄死的吗?不过想到刚刚这人救了自己,好像就是因为有武功,似乎也不出奇了。

  “怎么了?不走吗?”顾君兰抬了抬下巴示意她。

  宋明微脸上的笑更加的僵硬了,“走,您先走。”

  “你走前面吧,省得这股味道熏着你了。”顾君兰冠冕堂皇地道。

  宋明微一惊,遇到了两次,还头次听这人说出一句有点人情味的话来。

  没想到人家是这么为自己着想,她果然是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以为他跟在自己身后是要跟自己讨债呢!

  微微松了一口气,宋明微走在了前头,不过步伐可一点都不小。

  宋明微急匆匆的,却没办法不去在意身后跟着的人。

  两人一路无话,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了,宋明微推开门就要进去。

  顾君兰喊住了她,“这老虎怎么说也有你一半的功劳,明天你跟我一起上镇上去卖掉吧!”

  “啊?”宋明微明显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就当是偿还你的救命之恩吧!”

  宋明微尬笑着。

  “我留下的这一半已经算是你偿还的了。”毕竟是宋明微以生命为诱饵,这老虎才会掉进坑里。

  宋明微还要再说什么,但是顾君兰态度十分坚决。

  由此,宋明微也看出来了,对方也是一个说一不二,何况她确实也很垂涎这头老虎。

  宋明微摸摸瘪瘪的钱袋子,狗腿地笑着点头,“那真是多谢您了。”

  “那明天我过来找你,一起上镇上去。”顾君兰状似不在意地问了一遍。

  宋明微轻快地点头应下了,收了一半老虎,又有人可以免费扛去镇上,这么好的事,她不过去陪着上镇上一趟而已,而且她本来也还得上镇上去采购,自然是爽快地应下了。

  两人约定好就各回各家了,在宋明微没有看到的地方,顾君兰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之后,顾君兰将已经没了气息的老虎往厨房一丢,梳理了一番乱糟糟,还沾了一头蜘蛛丝的头发,一身清爽了,这才回到书房。

  从外面看,这房子和对面的房子没有什么两样,只有进来才会发现,这里面无一处不精致,包括厨房的用具,碗碟,案板,菜刀,一看就价值不菲,而且顾君兰一个大男人独居,这些东西全都洗得干干净净不说,菜刀在阳光下一照,还煜煜发光,刀刃十分地锋利,一看就是经常用的。

  顾君兰坐在书桌前,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纸。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是一张购物清单,除了食用的白面,大米,酱油,盐巴等吃的之外,冬天要到了还得买几身厚点的衣服,鞋子,用惯了的洛阳纸也早就用完了,这次得多买几刀。

  纸上猎了长长的一串,看得出来这不是一时半会儿攒下的了。

  宋明微在因为得到了半头老虎而高兴的时候,丝毫不知道顾君兰也同样因为她答应一起上镇上而舒了一口气。

  宋明微心情愉快,一路上又是忐忑又是意外惊喜的情绪让她早把在山上受到的惊吓抛之脑后了。

  在厨房里翻找出一个缺了口的锅子,宋明微兴致勃勃地开始做起了酱油炖蘑菇,将熟了的鸡蛋一并放入,心里还预计着明天上了镇上去买点五花肉和豆腐回来一起大杂烩。

  将唯一剩下的一瓢水用去煮了蘑菇,宋明微现在知道顾君兰在家了,提着水桶过去打水。

  顾君兰刚将采购清单收好,就听到外面的动静。

  走到门口看到一辆谄媚地笑着的宋明微,心里十分看不惯,这女人笑得还真虚伪!

  “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们那边水井还是没水,能过来这边打些过去吗?”宋明微客气礼貌地笑着。

  当然一般人对这样的笑容是很受用的,但是不包括顾君兰。

  顾君兰皱了皱眉头,粗声粗气的,“要打就进来打。”

  顾君兰自顾进去了,宋明微心里有些忐忑,当然是有些不舒服的,默默想着,看来得尽快找人过来看看院子里的水井能不能再通水过来了。

  宋明微往水井边去,进了里面,角落处突然想起了一阵鹅叫声,心里有些惊讶,搭讪道:“您家里还养着鹅呢?”

  “嗯,鹅的排泄物能防蛇。”顾君兰虽然有些不喜宋明微假笑的样子,但是想到明天的事,到底还是应了一声。

  宋明微微微惊讶了一下,没想到是这个理由,不过她确实也有听说过养了鹅的地方蛇一般都不会靠近。

  同时,宋明微心里也更加好奇起这人来了,这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她怎么没听说过村子里有这么一号人?

  长得又好看,学识也很好的样子,除了脾气臭了一点,应该是村里七大姑八大婆八卦的对象才是。

  想到这,宋明微就问出声来了,“你是刚搬来我们村的吗?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话一问出口,宋明微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她先前被卖离家也有大半载,这人有可能就是这段时间过来的。

  顾君兰的回答也如她所想象的一般,不过他住在这种地方,看着性子也是个孤僻的,也难怪前世她都没有听到村里搬来这么一号人物。

  宋明微很快就释怀了,“我看着你今天救我的时候好像有点身手,你是我们镇上的镖师吗?”

  顾君兰正舀了一瓢粟子喂鹅,听到宋明微这个猜测,手抖了一下,嫌弃地瞥了宋明微一眼,“我是你们村的夫子。”

  宋明微这下是真的惊讶了,宋家村什么时候请得起夫子了,宋明微还想继续聊,顾君兰却打断了她的话头,“我帮你提回去吧!”

  “诶,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这人脾气那么差,她哪里敢让对方帮忙。

  宋明微惯用式的微笑推辞,微笑是假的,推辞倒是真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