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雨君决 > 正文
第一章 虞醉珑,半生欺瞒
作者:隋襄  |  字数:1810  |  更新时间:2019-11-04 09:33:09 全文阅读

画音院里翠竹横生,箜篌之音从院内传出袅袅娜娜 。

小学童随着乐声,推开画音园的大门,手里拿着良缘阁的话本,急匆匆的跑到大敞门主屋,一进屋内,只见身姿娇弱的珑小姐穿着黑明纱所制的衣裳,面色苍白的坐在书案边抚着箜篌。

书案上的香炉升起白烟其味极暖,学童将手中话本交于珑小姐。

珑小姐接过,眨巴着纯净的眸子,问道:“安国公府何时来迎娶?”

学童看着柔柔弱弱的珑小姐,的说:“不来了。”

“为何?”

“安家的世子爷早过世了。”学童眯着笑着说。

像这样的对话,学童一月至少要说上百余回。

对于这个疯了的珑小姐,虞家的下人们皆是当祖奶奶来供着的。珑小姐不同于虞家的其他小姐。

那可是虞家年轻族长虞暮宸唯一的义女 ,谁惹得起?

若说起这虞暮宸,那可算是个传奇一般的男子,本是当朝丞相次子,被京城人称为“不良公子”

大抵是其母为江湖女子,虞暮宸生来极其厌烦官场之道,高中举人之后,做了几天的官,便受不得官场的尔虞我诈,辞官回了祖籍灵州城,靠着他那丞相父亲的颜面,一回来便当了如今的虞家族长。

尽管虞家之人皆对这位年轻的族长颇有微词,但碍于其父的势力也不敢多言。至于他和虞醉珑之间的流言蜚语,虞家人亦是充耳不闻,只当从未听说过。

虞暮宸头一次见虞醉珑,便是在虞家的家宴上,那时的醉珑身着酒红色锦纱齐腰襦裙,戴着已经泛黑的梅花簪子,喝醉了酒,坐在伶人演奏的高台上,毫无顾忌的放声高歌,曲调婉转凄艾,那时虞暮宸便想,这女子究竟受了何种委屈,歌声才会如此凄凉。

打听之后,虞暮宸才知,原来这虞醉珑并非虞家嫡系,她家祖上与灵州虞家同姓,不过是连了宗,到了虞醉珑曾祖父那一辈,又和灵州虞家合了府,虞醉珑这才住在了如今的虞府。

到了虞醉珑的父亲这一辈,虞醉珑这一家人,皆是好吃懒做之辈,全靠灵州虞家看着往日的情谊养着,

后来族长找了个由头,便将其赶出了虞府,虞父临走时,将女儿虞醉珑留了下来,不为别的,只为与那自小与安国公世子定下的好姻缘。

后来国公府前来退亲,虞府应了下来,虞醉珑觉生而无望,日益消瘦。那次家宴,正是虞醉珑生而为人,最为无助之时。

虞暮宸生得富贵,所见女子,不是笑脸相迎的青楼娇女,便是世家大族与皇亲贵中的温雅贵女,如虞醉珑这般敢在高台高歌的女子,他是头一次见,只觉新鲜。

虞醉珑自小身子羸弱,高台高歌之后,便病倒了,虞暮宸借此机会前来画音院探望,在得知之画音院旁的画竹院久无人住,便借故搬了过来。

自此便开始了荒唐,虞醉珑一再拒绝,虞暮宸却不识趣,最后虞醉珑找去了虞家掌管礼法的长老。

长老改了族谱,将醉珑写在了虞暮宸名下,说日后醉珑便是虞暮宸的义女,有了这层名分,虞暮宸便不敢再做什么。后又替醉珑寻了一门亲事,虽说对方是个跛子,但总比虞暮宸这花花公子强许多。

但虞暮宸这不良公子却还不肯放手,硬生生的仗着自己的义父之名,将醉珑亲事退了去,还当着全族人的面,说要娶醉珑。

醉珑只觉自己被退婚已是遭到奇耻大辱,如今又被虞暮宸如此纠缠,更觉无脸面对世人,自此便足不出户,虞家大小宴会,概不参与。

虞暮宸依旧不死心,每日厚着脸皮伴在醉珑身边,但却从不与醉珑红眼,也不用强,醉珑想要什么,他便会倾尽全力为其寻找,醉珑说什么便是什么,日子久了,醉珑焉有不心动之理?

虽心动,但毕竟隔着礼法,醉珑向来遵守礼法,加之父母兄弟皆不在身旁,寄人篱下多年,战战兢兢许久,万不敢做出违逆大道之事。

久而久之,醉珑积郁成疾,直至一日,再也受不得自己心里那道坎,来到灵州城外的一片无名湖畔,扑通一声,投湖自尽了。好在那日虞暮宸察觉到醉珑的异样,便派人跟着,这才救下醉珑一命。

这命虽救下了,但人却疯了,每日只会问一句:“国公府何时来迎亲?”其余的一律不记得,虞暮宸见了,倒也不似古往今来那般的寡义才子将醉珑抛之脑后,只是一直未娶,说是等到醉珑病愈之日便会迎娶醉珑。

如此,寒来暑往,日子便到了今日……

“那虞暮宸呢?”醉珑又问学童。

“您说什么?”学童不可置信的向醉珑。

醉珑道:“虞暮宸呢?”

学童的心都卡在了嗓子眼。许久,结结巴巴道:“族长老爷在大堂与郦元教的唐家老爷商议事情。”

醉珑觉学童面色不对,却未曾多问:“你去把他叫来,只说珑儿习了新曲,邀义父前来品鉴。”

“是!”小学童得令之后兴奋地奔向大堂:“好了!好了!醉珑小姐好了。”

学童跌跌撞撞的奔向大堂:“族长老爷,醉珑小姐记起了,记起了。”

坐在主位的虞暮宸蹭的一下站起:“你说什么?”

学童的胸脯上下起伏,沙哑着嗓子说:“醉珑小姐记起了 她说要邀您到画音院赏箜篌新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