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将军是个女娇娥 > 正文
第九章 秦王霸气上线
作者:夏木婼  |  字数:1562  |  更新时间:2019-05-07 16:01:14 全文阅读

这是摆明了刁难,但侯正明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自己哪儿惹到这尊大佛了,只得哆哆嗦嗦地用袖子擦了擦汗,回道:“下官不敢。”

谢听白变脸堪比翻书,他微微弯下腰,看着从始至终没敢抬头的侯正明歪了的官帽笑道:“不敢就好,不过县令大人,官帽歪戴、官服擦汗。”谢听白说着一甩袖便背过身怒喝:“如此失仪,是本世子不配让你跪迎吗?嗯?”

侯正明吓得当即就咚咚咚地磕头,他可顾不得什么面子,命更重要,围观的有几个小孩子,竟笑的很干净的鼓起了掌。

谢听白不理会身后的人,亲切地笑着走向小孩,旁边的妇人正要行礼谢罪,就被谢听白摆摆手制止了,他蹲下身问其中一个小孩道:“丫头,能告诉哥哥,你为什么要鼓掌吗?”

小女孩脆生生地说:“因为他抢我们东西,还抓走我爹,哥哥是好人,能让他不敢再欺负我们,我爹就能回来了。”谢听白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没有多说,笑着走了回去,对侯正明说道:“起来吧,你的命还有用,况且本世子站累了。”

说完阔步走进了县衙,围观的百姓看着那一袭红衣,突然有一种看到希望的感觉,正因如此,他们都很自觉的没有散去,等着那个红衣世子出来,也有人是等着自己被冤的亲人和自己团聚。

谢听白坐在后堂主位,敛起笑容问道:“这几日可有贵人到你这县衙?”

侯正明跪在地上,额头上已经出血了,小心翼翼答道:“世子您就是贵人,让下官倍感荣幸,下官——”

侯正明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云翎打断:“收起你那一套,有时间拍马屁,不如想想怎么保命。”

谢听白是接到无心楼的消息说,这里收到了楼主的传信,这才马不停蹄赶来,来了就听说叶云翎被抓进了县衙,还背了官司。他猜测叶云翎可能有什么计划,就暂时没有寻他。

明里他出入风月场所,实则那里都是无心楼的暗桩,暗中查着侯正明的罪证。

“爹,爹,那个姓叶的乞丐怎么还没押去刑场?”侯耀从外面吵吵着就进来了,谢听白来的突然,他还不知情。不待谢听白说话,侯正明一把拉住侯耀跪下行礼。

“带本世子见那个你们口中姓叶的死囚!”谢听白一巴掌拍在桌上,吓得县令父子一个哆嗦,忙不迭的带路过去。他们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侯正明已经开始盘算多少钱买父子俩的命了。

一进大牢,谢听白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叶云翎没死,他就要见到了,什么都护着他、宠着他,也会惩罚他的哥哥。没错,谢听白至今不知叶云翎的女儿身。

很快到了叶云翎所在的牢房,叶云翎一抬头就看到了谢听白泛红的眼圈和焦急的神情,她微微一笑,不待狱卒打开重枷,身上的重枷便已落地,区区这样一个破烂,还困不住叶云翎。

谢听白撩袍跪地,激动的声音都在发抖地说:“安乐侯府世子谢听白参见秦王殿下,臣救驾来迟,请殿下严惩!”谢听白此言乃发自真心,当叶云翎的死讯传来的时候,天知道他多恨自己,为什么要听他的话离开战场,为什么不护在他身边?

县令父子已经呆滞当场,机械地跪倒在地,身体已经不听控制,说不出话来。

叶云翎身上正着着囚服,上前扶起谢听白,许是原主自身情绪的原因,叶云翎的心情也十分复杂,似乎自己真正经历曾经的叶云翎与谢听白生死与共的日子,声音也因压抑着那份激动而有些沙哑,开口道:“小白,听话,我回来了。”

谢听白依言站了起来,眼眶有些湿润,又退后两步,从属下手里接过托盘,双手呈上:“臣恭请王爷沐浴更衣。”随后便带着叶云翎离开了大牢。

而县令父子则被压在县衙公堂跪着,围观的百姓还不知所以,纷纷议论着,胆大的叫好呼喊,胆小的心里也乐的不成样子。“威——武——”侯正明和侯耀第一次觉得杀威棍敲在地上这么吓人。

伴随着声音谢听白从后堂率先出来,却未曾上座,反而是站在堂下,恭敬地等着。

就在百姓们好奇之时,叶云翎一袭黑色蟒袍,上以金线绣四爪金龙点缀的王爷朝服从后堂阔步走来,扬袖便坐在堂上正位,威仪万分。

谢听白在叶云翎一出来时就在堂下双膝跪地,朗声道:“臣参见秦王殿下,秦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先皇曾降恩——历代秦王有同太子之尊,享千岁之殊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