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将军是个女娇娥

正文第七十六章 戒备!

[更新时间] 2019-09-11 16:36:03 [字数] 3110

云弋上次闯入秦王府,现在再想避开暗卫进去已经是不可能了,更何况还在这种重重守卫之下。?~!%~首-发www.zongheng.com$^@*|

最后只能惴惴不安地敲门,敲了几次也无人开门,云弋正要再敲,只听“吱——”的一声,厚重的暗红色大门拉开一个门缝,李伯面无表情地问道:“什么人,什么事?”面上是难掩的疲惫。?~!%~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弋自报家门,称有要事求见叶云翎,门再次关上,云弋被隔绝在门外,秦王府这样的样子,让他很不安,不是担心叶云翎,而是叶云翎现在就是移动的解药,慕止修的性命可以说一多半儿系在了叶云翎身上。?~!%~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云弋还在担忧的时候,门再次开了,这次出来的是谢听白,谢听白不耐烦地看了一眼云弋:“我说过,秦王府不欢迎你,你走吧。”说要就要重新关上大门。?~!%~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弋眼疾手快,伸手推住大门,与谢听白僵持在门口:“我此次来真的不是来闹事的,实在是有性命攸关的大事,才会再次拜访秦王,请你让我见她一面!”?~!%~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听白抬眸看了一眼,不屑道:“秦王说了,任何人都不见。”说完飞起一脚,虚晃一招,云弋没有防备一时松手,谢听白趁机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弋恼怒地在门口跺脚:“我真蠢!”云弋看了看紧闭的大门,眼中满是坚定,就这样站在王府门口,他不信,王府没有人出入。?~!%~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样一等就是一天,天上挂的虽是十五满月,却孤单而凄凉。冬天的第一场雪,下的也断断续续,仿佛迷途的孤儿,下着下着,便寻不到来时的路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弋的身上覆上了一层白雪,大门两边的暗红雄狮也染了白发,显得苍凉而悲怆。?~!%~首-发www.zongheng.com$^@*|

门里门外,同一片天,同一个情景,也是同一种氛围,只有那串小红灯笼还在寒风中执着地发亮。?~!%~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谢听白赶走云弋回了书房后,叶云翎抬眸看向谢听白,谢听白随口道:“不是墨睿轩的人,已经打发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点点头,继续低头写着调度信,边写边说:“我女儿身的事情他们定然确信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我身份特殊,他们不好当庭验明正身。”?~!%~首-发www.zongheng.com$^@*|

说着把写好的信装起来递给谢听白:“你拿着这封信去寻蔺远,请他协助掩饰无心阁和我的关系,还有这些日子里无心阁的调动,不然怕会引起江湖猜忌。”?~!%~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听白有些怀疑,出口问道:“云翎,蔺盟主为人我自信得过,但如果知道你就是秦王,他还会站在我们这边吗?”这几日谢听白直接叫了叶云翎的名字,叶云翎也看得出谢听白的心不在她这儿,只是他自己心里不清楚罢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沉默了一下,最后点点头:“会,江湖重义,他即使心有怨言,也会等此事结束后与我清算。”?~!%~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信的谢听白也无条件相信,把信揣起来:“无心阁全面收缩的命令已经下了,京城里除了这几日严密护卫王府的人以外也都在陆续撤出京城。”?~!%~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点点头,蹲在炭盆前搅了搅炭火:“这天愈发的冷了。”说要顿了顿道:“这几日墨睿轩的人极有可能硬闯王府,切记不可放进任何人来,等无心阁完全撤走,你便跟着他们一起离开。”叶云翎的眸子里倒映着盆里的炭火。?~!%~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听白想也不想,直接道:“不可能,要走一起走,要不就一起死。”?~!%~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一把掷了搅炭火的木棒,在火里发出滋啦的声音,怒道:“你倔什么倔,我走了让墨睿轩四处迁怒他人连累无辜吗?我有军工傍身,他多少还会忌惮些,你呢?你那条命早就被盯上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这些天也不知怎么了,焦躁易怒,心里乱的很。谢听白明白,自然也不恼,叶云翎也自知理亏,隔了好一会儿才出声安慰道:“小白,你要是留下,那我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你明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听白当即白了他一眼:“你把无心阁的人都调走,根本没打算让我们和朝廷硬碰硬,也就是说,你压根儿没打算再活着出来,第一次你骗我离开,这一次,你说什么都没用。”?~!%~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听白异常坚决,叶云翎也无可奈何,只得转移话题,日后再想办法。二人又商量了些无心阁撤退的事项,天色才暗了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望着窗外飘雪的风景,又看着那一轮满月,心道:修,你在做什么?那封信,你信了吗?我们是不是真的有缘无分,只能望着同一轮清月,却此生不见??~!%~首-发www.zongheng.com$^@*|

而叶云翎女儿身败露,还得从云弋说起,那天他杀进王府,给有心人钻了空子,正是墨睿尘的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睿尘一直以为叶云翎是个断袖,又因为叶云翎护住了谢听白,遂把断腿之仇记在了叶云翎的头上。?~!%~首-发www.zongheng.com$^@*|

便派人一直守在秦王府周围,趁机混进去,设计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叶云翎要么抗旨,要么只能娶了宁古阿诺,先磨一磨他的锐气,等成婚后,宁古阿诺还指望一个断袖和自己妻子情浓蜜意??~!%~首-发www.zongheng.com$^@*|

到那时候,自己再稍加引导,宁古阿诺还不是会乖乖走到自己麾下,断腿之仇,他墨睿尘非报不可!?~!%~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睿尘派来的人一进王府就先溜到了没人的地方,打算弄一套下人衣服,再想办法做别的,等着等着就看到一路打斗过来的谢听白二人,便暗中跟了上去。?~!%~首-发www.zongheng.com$^@*|

恰好听到谢听白与云弋的对话,又敏锐地捕捉到了谢听白说的“此生不嫁”四个字。直觉告诉他自己知道了大秘密,犹豫再三,便火急火燎地回了安王府。?~!%~首-发www.zongheng.com$^@*|

被叶云翎掉包了的冷怀,至今跟在墨睿尘身边,墨睿尘也丝毫没有生疑。恰好此人回报时,“冷怀”就在一旁候着,心中之惊骇,丝毫不亚于墨睿尘。?~!%~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睿尘屏退了所有人,惯例与冷怀讨论起来:“怪不得叶云翎会与男子卿卿我我,又不肯迎娶公主,亏的本王还以为她是断袖!”?~!%~首-发www.zongheng.com$^@*|

“冷怀”略显疑惑道:“属下觉得有疑,先不说凭她一个女流之辈,带兵打仗能有什么魄力,就算她不逊色男儿,这些年,秦王府又是怎么瞒过两代皇上的。”面上的不屑毫不掩饰。?~!%~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睿尘被“冷怀”的样子,激起了好胜心,最后满脸透着阴邪一笑:“不,她能,秦王妃擅医,叶云翎从小到大,大伤小伤从不假手他人,当时传言是因秦王妃或许疼爱这个小王爷,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胡扯。”?~!%~首-发www.zongheng.com$^@*|

墨睿尘当即安排了马车入宫,墨睿轩现在对墨睿尘算是毫无防备了,因为墨睿尘一腿已废,残疾之人,那有什么资格继承大统,这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首-发www.zongheng.com$^@*|

二人谈了很久,“冷怀”觉得事情有变,趁着墨睿尘离府的时间去了秦王府,便把这一切都告知了叶云翎,叶云翎惊骇之余,只觉风雨欲来,当机立断,吩咐谢听白全面封锁王府,转移无心阁,墨睿轩对她一定会有一次彻头彻尾的调查。?~!%~首-发www.zongheng.com$^@*|

又对“冷怀”道:“你还需要在安王哪儿待一阵子,若本王无事,你便不动声色继续待在他身边,一旦本王出事,立刻想办法脱身,明白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冷怀”应是便回了安王府,他不能离开太久,免得生疑。而谢听白却是磨蹭着不肯执行叶云翎命令,最终还是想不通问道:“云翎,咱们现在这么做,岂不是在变相承认我们心虚吗?我觉得我们应该静观其变,这样墨睿轩定会生疑,不敢有所动作。”?~!%~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凝视着前方,叹口气道:“这是秦王府必经的劫难,综合种种,墨睿尘定已确信我的女儿身,即使墨睿轩生疑按兵不动,墨睿尘也不会就此停手。”顿了顿又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秦王府的破绽太多,一旦被有心人潜入,彻底掌握证据,那后果不堪设想。”?~!%~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听白这才明白了原委,秦王府也自那时起围成了铜墙铁壁。?~!%~首-发www.zongheng.com$^@*|

雪总是趁着夜深人静狠狠地下着,仿佛是在陪着空中的皎皎孤月做伴嬉戏,一不留神,便铺了一层雪白的地毯。?~!%~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弋还站在原位一动未动,天边已经吐出鱼肚白,云弋略有些僵硬地抖了抖身上的积雪,看了看天边,又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心仿佛也埋进了雪里,冰凉冰凉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吱——”云弋一个激灵,开了!门开了,云弋激动地上前几步,谢听白率先出来,紧随其后的便是身披深蓝色大氅的叶云翎。?~!%~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弋连忙冲过去拉住叶云翎,跪倒在叶云翎面前:“求夫——求王爷救救我家主子!”云弋上次打心底承认了她的身份,一时还没改过来,差点说漏了嘴。?~!%~首-发www.zongheng.com$^@*|

叶云翎再见到云弋那一刻,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扶起云弋:“是他出什么事了!?”眸子是难掩的焦急。?~!%~首-发www.zongheng.com$^@*|

云弋来不及细说:“王爷请跟属下走,路上属下再与王爷细说。”叶云翎想也不想就跟着云弋而去,回眸看了一眼谢听白,满是——失望。?~!%~首-发www.zongheng.com$^@*|

二人一路轻功飞驰,突然齐齐停下,背对背站在一起,警觉地看向周围。大氅过于厚重,影响行动,叶云翎便扔在了一旁,里面一袭淡蓝色长衫,配上叶云翎锐利的眼神,竟有些让人不敢直视。?~!%~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