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水
作者:跳水的猫  |  字数:4140  |  更新时间:2019-04-29 17:39:08 全文阅读

漂浮在满是水草和浮漂的小池塘上,她背脊朝上,整个脸都被浸入了寒冷的水中。

  混蛋,她真的落水了!

  周小好觉得自己的耳膜被压迫得满是轰鸣的嗡嗡声,由于冬天的衣服穿的太厚,她费力的挣扎几乎毫无起色。

  “咕噜……”一口水猛地呛入喉咙,周小好因缺氧而变得难看的脸色更加艰难几分,怎么回事?她怎么觉得脸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扇了,难道是鱼尾巴?

  “是老娘!”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震耳欲聋,周小好只觉得身子一轻,感觉被人拦腰提起。蓬松的头发湿淋淋的搭在额前,她咳咳两声,还没缓过一口气来,就听见尖锐的声音不绝于耳。

  “周小好,你长本事了,单枪匹马敢杀到池塘里啊!”

  周小好迷糊的抬头望,只见眼前的女人身上的黄衣服在眼前晃荡,稍显浑浊的池塘的水淹没到她的腰间位置,一条朱红色的皮带扣得死死的。

  “妈……”周小好喊了一声,再抬眼皮就看见不远处正在观望的两个小男孩,脑中这才想起她妈刚才说的那句话,顿时一口气上去下不来,她哪里是自己栽倒池塘里的,分明是和这两个臭小子追猫的时候给挤进来的。

  “一天都不让人省心的,要不是陈文陈武跑过来告诉我,我看你这小命就得交待在这里了。”女人的声音一刻也未断,喋喋不休,最后把她像拎小鸡一样给拎到岸上。

  初春,天地间的寒气还没有褪去,周小好身上穿的棉袄起初还有浮力,可是被雨水这么往领子里一灌,简直就是透心凉。

  她抱着湿淋淋的膀子瑟瑟发抖,可是却倔强的盯着爬上池塘堤的女人,说:“妈……不管你信不信,我是被挤下去的。”

  “那活该你自己挑食!”

  “……”

  旁边的陈文陈武憋不住笑了两声,不过,当看到周小好意味不明的眼神时,笑容像一下子被扼住了一样僵硬。

  果不其然,赖与周小好和陈文陈武他们爸的好关系,当天晚上,几乎全村的人都听到了两兄弟杀猪般的惨叫。

  这年,周小好整六岁。

  自此以后,周小好认清楚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口头上的好朋友在打屁股面前都是虚的,第二件是自己的吨位不够,等自己胖过那两个臭小子之后,一定也要让他们尝尝被挤到池塘冷冻的滋味。

  在她们福木村,小孩子都是满七岁才去上小学,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根本没有幼稚园这种说法。家里的大人没有做工的时候才有时间来管管家里的小孩。

  像周小好这种的,平常情况下都是棍棒教育,纵观她干的那些事儿,她爸老是说要是男孩就好了,这样,他收拾她的时候才好放开膀子干。对于这件事,她妈也很忧虑,生怕她以后长大了威名远扬,老早就开始为她筹划婆家,趁着她现在长得还娇小可爱,赶紧牵线搭桥。

  本来以为,这种时节掉入池塘回来肯定得感冒发烧,可是周小好不仅半点咳嗽也没有,这口粮还越来越多了。她妈心中欢喜,心想着自己找亲家的时候又多了一个优点,身体健康!

  这天,周小好刚从外面溜达完,她妈就在家里喊,“小好,快点回家来,你陈伯来了!”

  陈勇,顾名思义是陈文陈武这两人的爹,他一心想要一个闺女,可是两胎都是儿子,因此对自己邻居家的周小好异常疼爱,就差拉横幅说这是他亲闺女了。

  一进门,周小好险些被两个亮堂堂的大脑门吓一跳,定眼一看正是陈文陈武那两个小子,此刻正眼巴巴的跪在大屋里。两个人灰头土脸的,看来这两天没少被教育。

  “小好,这大冷天的你出去溜达啥?!”她妈说道:“还不快劝劝你陈伯让陈文陈武起来,这都跪了半晌了,非要你发话。”

  “发啥话啊?”周小好歪头问道。

  “当然是让他们起来了!”

  “为什么要让我发话啊?”

  “你故意装傻是吧,是不是又要我家法伺候?!”刘月华垒起袖子就要上前,却被陈勇拦下,“小好妈妈,孩子心里有气,让她发发就好了,还不是我这两个小子惹下的祸。”

  周小好听得连连点头,说道:“妈,你别生气,我也就是说说嘛。”

  陈文陈武不敢出声,不过听到她说这话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刘月华呼出一口气,心里的气消了些,都是邻里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为难别人孩子确实不好。周小好能明白这个道理还稍稍宽慰了一下她的心。

  只见周小好踱步走到陈文陈武跟前,正当他们以为快得到一道特赦令的时候,周小好咧嘴一笑,牙间蹦出一句话,“我咋觉得跪得有点不直呢?”

  “周小好!!”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爸就看见周小好的左边脑门上冒起一个大包,睫毛上还倒吊着几颗晶莹的泪水。

  “怎么,又惹你妈生气了?”

  “爸,我这次真的冤枉,我啥也没干。”

  “谁让你嘴欠。”刘月华把碗筷砰的一声放在桌上,“害得我右手都养成了抽你的习惯。”

  周小好抽噎了两下,用手背勒去泪水,很是委屈,低声说:“爸,你媳妇这个习惯不好,得改。”

  她妈瞅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行啊,下次我尽量用左手试试,不过头回的话恐怕控制不了力道,你忍着点……”

  “……”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好几天,陈文陈武终于走出了被揍的阴影,主动跑到周小好家来找她,约着去山上抓麻雀。周小好满心欢喜的答应,三个人重归于好。半日,三人两手空空,只有手中仅剩的几粒米和一根长长的绳子。

  “这方法不太行啊。”周小好郁闷的揪着绳子,说道:“这麻雀吃了米一下子就飞走了,这绳子根本就套不上它的脚。”

  陈文沮丧的趴在一棵歪倒的梨树的枝干上,无聊的扣着树皮,“那也没办法啊,我们又没有麻雀快。”

  陈武说:“要是麻雀吃了米飞不走就好了。”

  听他这么说,周小好忽然眼前一亮,“哎呀,我有办法了!”

冬去春来,在北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树多数已经开始萌发出新绿的嫩芽,枝丫伸展开来,正是沐浴阳光的好时候,然而,现在这里却来了三位不速之客。

  周小好麻利的爬上一棵梨树,娇小的身子在树杈之间来回穿梭,竟然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折了几根略粗点的树枝,低头向下望了一眼抛了下去。

  “接着。”

  陈文陈武捡起,朝她比划了个手势,周小好嘿嘿一笑,滋溜一下从树上滑了下来,稳稳着地。

  在这福木村里,爬树这一项她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就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上辈子是猴子变的。

  不远处的地上放着白色的床罩,这可是他们偷偷从周小好家里获得的战利品。好在现在大人全都做工去了,没人打扰。

  三人忙手忙脚的把床罩四角固定在插在地上的树枝上,等床罩中间隆起一块封闭的空间之后在里面撒上米和谷子,收工之后他们连忙躲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静悄悄的等着麻雀的到来。

  这个地方他们可是选了又选,最后一致决定此地是捕麻雀最好的地皮。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米和谷子的香味就招引了几只来,陆陆续续的越来越多,它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地步,仍旧在啄食。

  陈文一拍肩膀,大叫一声:“收网!”

  陈武连忙拽动手中的绳子,一头连着绳子的两根枝桠瞬间栽倒在地上,床罩内唯一的出口被封死。本来开心啄食的麻雀听得动静一下子慌乱起来,拼命的拍打着翅膀,可是现在已是亡羊补牢为时晚矣,兜兜转转却还是困在里面,只有不听的叽叽喳喳的叫着。

  三人大笑着跑过去,迅速掀起地上床罩一角窜到里面。

  麻雀们的惨叫声更加凄凉了……

  正是做工的时候,柠檬地里正在铲土的刘月华忽然抬头朝着一个方向看去,眉间闪过一丝疑惑。

  “怎么了?”周靖看着她立起身来问道。

  “总觉得怪怪的。”刘月华说,“她爸,你有没得觉得今天的鸟叫声怎么和平常不一样?”

  周靖愣了一下,抬头超周围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老婆,你想多了吧,哪里有什么特别的。”

  刘月华又听了一会儿,心里悬吊吊的还是不放心,就把手上的铲子往土里一插,边拍手上边说:“不行,我不放心,我得回去看看,别是有外人跑进村里打鸟了,家里没大人照看可不成。”

  “那成,你先回去吧,我铲完了这块土就回来。”

  一会儿的功夫……

  “啊!招贼了!!”刘月华面如土灰的站在卧室里,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她咋想也没料到像她们这种简朴的家庭也有贼人乘虚而入,并且把床铺的被褥翻得如同狗窝。

  等周靖回来,还看见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屋坝子的台阶上。

  “小好她爸,咱家被偷了……我藏在床罩里的钱恐怕被小偷发现了,连咱家床罩都被洗劫了……”

  “床罩?”周靖忽然一顿,所有所思的望向某处,半晌后才指向坡脊处犹如群魔乱舞的白色区域,道:“老婆,你看那像不像咱家的床罩?”

  “……”

  “周小好!!”

  当晚,周小好不仅顺顺利利的吃到了香喷喷的麻雀肉还附加了一道催人泪下的竹笋炒肉,抱着自己红彤彤的手掌,周小好潸然泪下。

  “说,知道错了吗?!”刘月华恶狠狠的把竹节往桌上一拍,坐在板凳上瞪着地上跪着的某人。

  “知……道了。”周小好吸了吸鼻子老老实实的回答。

  “知道错就好,以后才好长记性,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死于麻雀话多。”

  “……”

  “……”

  “唉,小好,妈觉得以后恐怕要咱家倒贴嫁妆你才嫁得出去了。”

  “妈,我才六岁。”软糯糯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周靖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老婆,连忙坐在她身边拍着背安慰,偷偷在刘月华耳边说了两句,见她没吭声这才转头朝周小好说,“小好啊,要不你先去爷爷家住几天,这两天你妈气得够呛,让她缓一缓。”

  就这样,第二天中午周小好就跟着一个乡亲出发了。

  说起来,她家和她爷爷家的事情前几年闹得人尽皆知,是出了名的不和睦。并且早早的就分了家,要不然周小好在中间夹着估计早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关于这件事儿,周小好还是略知一二的。在她爸和她妈结婚之前,她爷爷就在村里给找好了如意的儿媳妇,两家人匆匆忙忙见了一面就把事情给定下来了。可是当时周靖还在外面打工,耽搁了人家姑娘四年时间,回来的时候却带着刘月华,那家人上来讨说法,可是周靖死活不同意,两家故人结成仇人。

  所以,这么久以来,她爷爷心里一直添堵。加上她妈是外村的,田地都没划分好,所以她爷爷更是不高兴。周靖夹在中间非常为难,最后还是和自己老爸闹翻了,分家的时候互相都放了狠话,搬出去也只分得了七八担粮食,最开始住的房子还是别人看着可怜给廉价租给他的,不过奋斗了几年,新房子也着落了。

  不过中间吃了多少苦,着了多少白眼只有自己知道。

  这么多年,只有周小好出生和满月的时候她爷爷和奶奶才到她家去过,男孩女孩他们倒是没偏见,现如今一个独孙女,可知有多疼惜了。

  不是一个村的,村里的小孩周小好也相识不多,所以自然收敛很多,每天都在无聊的捉虫子喂鱼缸里那两条鲜红的锦鲤。看着它们每天成双成对耀武扬威,她就撑着脑袋想它们的肉是不是也像乌鱼那样嫩滑。

  “小好,乖孙女,快来吃饭啦!”客厅里传来慈祥的招呼声,周小好连忙把虫子一股脑扔进去。

  爷爷笑眯眯的喝着小酒,看着周小好的脸蛋忽然有几分诧异,“小好,你是不是长胖了。”

  “嗯……现在是长胖了一点。”她心不在焉的回答。

  可是一直到最后她才发现,她长胖了不止一点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