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拜成婚:我的杀手萌友

正文第五章 恶搞

[更新时间] 2019-04-30 09:52:34 [字数] 3923

晚饭的时候,周靖一边用筷子拨弄着碗里的红烧肉,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说,“小好啊,你们班主任谭老师说你的身体有点超重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喔。”周小好一边扒着饭,一边答道。看样子果然不在意,周靖甚至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跃而出的光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的啊,女孩子不都是爱瘦身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靖沉思片刻,心想着可能她没明白,但是为了她的自尊心,所以决定旁敲侧击,道:“嗯……这两个月你好像长了快七八斤肉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听完若有所思,结合了一下自己这些天学到的数学知识,忽然笑道,“对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对,完全不对!周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突然把筷子猛得往桌上一拍,“周小好,你到底想做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靖终究得知了真相,狐疑的盯着她好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最终叹了口气,“小好啊,你还不知道吧,村里为了田地水产改造已经把池塘给填了,并且……你这个思想要不得,得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谭老师让你去办公室。”数学科代表抱着一摞数学练习册走进教室,眼神里分外有种幸灾乐祸,分外有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应了一声,看着他奇怪的神色有些犯嘀咕,难道是她昨天做的作业效果好得太过让老师惊讶,竟然要特例把她叫到办公室公然表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办公室里,谭欣蕊蹙眉看着手里头的练习册,寥寥几道习题里竟然几乎满是红叉,她无声的叹了口气,将习题册轻轻的放到手边的桌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噔噔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进。”谭欣蕊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周小好,唇边礼貌的挂起一抹浅笑,现在这孩子还小,一时间找不到学习的方法也是有的,她一定要委婉而又不伤害她自尊的把问题指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好啊,你的联系习题册在我手里,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吗?”谭芯蕊轻柔出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周小好咧嘴一笑,一副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的模样,胸有成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肯定是我做得太出色的了,老师你想要奖励我是吧?奖品是什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噗……”周小好刚说完,邻桌的一个中年男老师就喷了对面老师一脸茶水。感觉到周围的视线一瞬间聚集到他脸上,他连忙边咳边摆手,歉意道:“你们,继续……继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面的老师表情有点难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谭欣蕊同样有点尴尬,嘴角微微抽搐,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好啊,有时候我们自己的评估和实际的情况是有差距的。”她只得这么说,“这样……咱们举个例子,有可能……是你昨天的作业没有发挥好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愣了一下,乍有其事的点点头,一偏头忽的想到刚才数学课代表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喔……原来是在看她笑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谭欣蕊见她沉默了,以为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便将习题册翻开摊在桌上,纸上布满了几条大红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小好,咱们先说说这个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办公室盘旋了大约七八分钟,周小好就回去了,刚到教室门口教室铃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抬眼偷偷暼了一下坐在不远处位置的数学课代表,果然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连带着周围几个男生都饶有兴趣的望着她,显然串通一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眼球咕噜噜一转,心里忽然有了主意。在踏入教室门的那一刻故意装出开心的样子,迈着小短步一跳一跳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几人愣住了,不约而同的看向同样一脸懵逼的数学课代表,不是说她被老师叫进办公室训话了吗?怎么看起来反倒像是被表扬了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晃晃悠悠的憋了一节课,其中一个男生实在忍不住了,刚下课,屁股一挪坐到周小好旁边的座位上,问,“你怎么这么开心啊,明明不是……”他忽然嘴巴一闭,不开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瞅了他一眼,装作不知,“明明什么?我进办公室吃糖当然开心啦,谭老师可温柔了,说我昨天的习题完成的不好,‘特别’的鼓励了我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把特别两个字咬的极重,一面又漫不经心看着他的反应,果然有点像上当了,但是表情依然怀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微笑,故意在他鼻子前哈一口气,笑道:“你闻,是不是过了一节课还有水果糖的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耶!”那男生眸光一亮,流露出羡慕的神色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看着他的模样洋装不知,神神秘秘的朝他招了招手,让他附耳过来。看着他这样,这男生也压低了声音靠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过一个月就有一个考试,我打算再考差一点,你想,这样的小习题谭老师都这样鼓励我,要是一个大考我忽然考砸了……”后面的话已经不用多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男生眼中的亮色更闪,像周小好做了个感激的手势,示意他懂了,而后偷偷摸摸的回到座位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微微一笑,洁白的一口牙亮了出来,想看她笑话?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摸了摸兜里的糖,今天早上出门揣进去的,现在果然排上了用场。想着,她撕开一个包装袋,把水果糖抛进嘴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个小小的仅有二十来人的班上,周小好与秦澜成了朋友之后对马建宇的了解也多了起来,听说他家本来在城里,但是因为父母忙着上班就把他带到了乡下老家来上学,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城里的上学政策管得严,入个学就和皇帝选妃子一样麻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澜是他乡下邻居,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络了,分到一个班上三个人立马组成了个玩耍三人小组,成天形影不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课间操之后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三人坐在校园后的一个小山坡上,一人手里攥着一包辣条吃的津津有味。马建宇财大气粗,每次都是他请客,另外两人也不推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好,你这样会不会太损了啊……”秦澜一边啃一边问,望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什么不好的?”周小好左手一摊,“他们可是在背后笑话我,何况随便带个脑子也知道有诈,他们要是自己笨也就怪不得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错不错。”马建宇十分赞同,“这种人就是不能忍,你越是忍他们就越猖狂,那些城里的小区里的小孩就是这样,非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要不然指不定以后怎么欺负你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去去……同学之间勒。”秦澜捅了捅他的手肘,后者却吐舌头朝她吐了吐舌头,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澜无语,“你们两个还真有的一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完后,周小好一脸满足,拍拍手站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去了,那小子肯定已经把这个消息带给了那几个男生了,咱们就等着一个月之后看好戏吧。”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周小好心情不错的吹了个口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放学的点。秦澜看着校门口两个比她们高一两个年纪的男生撇了撇嘴巴,“诺,小好,你的护花使者等你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嘿嘿一笑,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朝他们摆了摆手,连忙跑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澜看着她奔跑的方向,意味深长。正出神,耳旁忽然传来一声男音,“哟,母老虎也有烦心事啊,想要护花使者的话求我啊,你求我我就考虑当你的护花使者咯,要不然没人要啦,哈哈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建宇,你找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在路上,陈文忽然开口说,“刚才在你后面嚎的那个男生是从城里回来的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奇怪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没跟你说过这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武撇了撇嘴,两只手撑在肩膀上拉住他的书包带子一晃一晃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是在村门口那个大院子里面呆上半天,相邻几个村子的谁家打死了一个老鼠你都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是那些奶奶和姑婆们说的呐。”周小好了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乡村里,一个乡的,甚至是相邻的几个乡多是一个姓氏的,谁家发生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很快就可以风靡全村,若是庆祝寿辰或是其他请客吃饭的事情,几乎整个村的人都会到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得有一次周小好去刘大伯家吃婚席,一连串过去她奶奶给她介绍了半个小时的亲戚。这才没完呢,让周小好感到奇怪的是明明那些人没有见过她几次,可是一看到她奶奶连她啥时候出生,喜欢吃什么都一清二楚的,情报的准确程度简直可以和间谍机构相提并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知道她们说了些什么吗?”陈武又凑了上来,一张嘴笑得咧了起来,尤为可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周小好点点头。马建宇是她的好朋友,她当然想知道他的事情了。到现在为止,她只知道他是从城里来的,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在城里读幼稚园,亏得政府对幼稚园的管理还没有太完善,要不然也得跟着他回农村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武也没卖关子,开口说:“他们家以前是咱们旁边那个村的,后来他爸出门打工赚了钱就搬到成里去了,现在好像在家具来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听得连连点头,偏头一想。马建宇他爸是木匠,那明天的手工课要不要让他代劳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马建宇哭笑不得坐在课桌上,面对周小好诚恳的目光简直无语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我爸是做木材生意的不是专业的木匠,不过就算他是木匠那关我什么事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你爸。”周小好双手撑着脑袋伏在课桌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瞅着周小好坚定的目光,秦澜心有余悸,拍着胸口道:“天呐,幸好我爸不是挖煤的,照小好这个说法,如果我爸是挖煤的那我岂不是要女承父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转头看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子女继承父亲或者母亲的事业。”秦澜知道她要问什么,开口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喔。”周小好又把头偏了过去,撑着脑袋一脸认真,“你帮不帮,你爸可是木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建宇很无奈,“我也想,但是我真的不会啊,你不能逼我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周小好很怀疑,蹙眉想了想,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空白的小本子,用铅笔在上面一条一条的划线,最后连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建宇,你认识这个吗?”她把本子提起来面向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她画的方中带圆的东西,马建宇的脸色当即像是便秘一样,在他的记忆中,着实找不到这么……额……诡异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是……遥控器?”他试探的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很失望的放下本子,说:“错,这是推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罢,她又哗哗几笔,抓起本子问:“那这个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马建宇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未果,不觉悲从中来。“小好,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知道,我长这么大,我爸也没教过我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澜没理他,伸出手指指了指那画,问:“小好,这是什么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号推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把本子放进书包里,表情怪异,半晌后才吱声,“马建宇,怪不得你被你爸撵到乡下来,你的天赋也太差了,我估计他是对你失望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建宇无言以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澜蹙了蹙眉,瞅了一眼她书包里的本子,很是中肯的说:“小好,不瞒你说,就你方才画的东西,连我都没认出来,你的美术可真该好好学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啊,我对我的绘画水品很满意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小好,你脸皮还能再厚一点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午的那堂手工课周小好想的让人代劳的计策是失败了,上课老师洋洋洒洒的大黑板上写下两个字,‘玩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学们,要充分利用大家的脑力和智力,制作出你认为的最有意义的玩具,明天还有一节课,到时候大家一起展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