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九章 班规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282  |  更新时间:2019-05-08 08:00:01 全文阅读

王小杉跟在徐静和宋薇的后面,低着头,脚踩在徐静走过的地方,一步,接着一步,这是她仅能想到的唯一一种可以不用抬头看路,也不会碰到其他人的办法。

王小杉有些想不透,她心里的那股失落感究竟来源于何处?明明那个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也才那么一周而已,可他一出现,却占据了她大部分的目光,仅剩的那一点点,还都用来学习了。

她想,她的成绩一直不上不下,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虽然花费的时间很多,但其实只有那么一点点的精力被用到了学习上。而那剩余很多从前都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了的精力,此刻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小杉,给,这是给你买的”徐静转过身朝着王小杉递过来一根棒棒糖。

王小杉愣了愣,似乎这一个多月来,从来都没有人给过她任何吃的东西,本能地想拒绝,可不待她说出一个字,那人已经粗暴的将剥好的糖塞进了王小杉的嘴里。

这一下,小杉同学是彻底的呆住了,连路都不知道改怎么走了,就这样硬生生的站在教室的门口,堵着个门,直到一声清亮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不好意思,你能让我进去吗?”

声音不大,如果王小杉此刻能镇定一点的话,应该是能听到那人极力平复却依然有些起伏的语气。只可惜,徐静,以及那声音的主人带给她的震惊,早就让她无法思考了。

“王小杉”牛今成轻轻的叫着她的名字,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敢大声和他说话,据他这几次有意无意的观察,这个人给他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弱,太弱,柔弱不堪,就好像他大声一点点,她虽不说像瓷娃娃一样碎掉,但总感觉,下一秒她就能掉出金豆子来。

以至于现在,他被堵在门口,身后还有几个刚刚拽住自己的哥们,急等着进去,而他却不敢理直气壮让她让开。

他想,现在站在这里的只要不是她,哪怕是一个老师,他都能嬉皮笑脸的让老师让一让。

现在,他还真的有些憋屈呢!

“王小杉?”牛今成再次小心翼翼的叫着她的名字。

一次可能是自己的幻听,毕竟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她就没想过自己会和这人有什么交集,但是现在,那人的声音还在自己的耳边徘徊,总不可能是假的了吧。

只是有一点,王小杉没想通。

“哎,老牛,你堵着个门干什么,快进去啊,不知道要上课了吗?”一个同样被堵着的人拍了拍牛今成的肩膀,虽说他前面有个人站在那里吧,但是那人根本就不占地方,稍稍侧个身,完全可以直接进去的。

被叫做老牛的人,却全然不理会身后人说的话,他依旧老神在在的站在这里等着,等着她的反应。

显然他也没有白等,因为这个人下一秒,慢腾腾的转了下头,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他就看到那人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在然后,快速低着头走了进去,一直到她在她靠近窗户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那头都没抬起来一下。

原本还有些担心自己可能吓到她了,但看到这番景象,不知道为什么,牛今成莫名的想笑,当然只是单纯的觉得她好玩的那种想笑。

好吧,那个的他还是太小,根本就没想到那个更形像、更贴切、名叫‘可爱’的词汇。在他十四年的认知里,这个词就从来没出现他的词典中。

即便面前没有人堵在教室门口了,牛今成依旧等到晚自习的预备铃声响起,才踏进教室,以至于那堵在他身后的几人纷纷在对牛今成的碎碎念中,匆忙走进去。

没办法,按照往常的经验,只要预备铃声响起,班主任就会在立刻从办公室里晃晃悠悠的走来,那悠闲的姿态就好像晚饭过后的散步一般。

只不过,晃悠归晃悠,速度却很快,当然那'二十秒传说'和班主任的办公室与教室在同一层也有关系。

很不幸的,尽管所有的同学速度都很快,但依旧有一个倒霉蛋,被堵在最后面,有很不巧的,一只脚踏进教室门地时候,被那个从办公室里晃悠出来的老班看到了。

二十秒正正好,老班准时的走到讲台上,看了眼布满粉笔末的讲台,已经被扔的乱七八糟的粉笔头,习以为常的动手,一个接着捡起来放到粉笔盒里,然后又拿起旁边的抹布,将桌子上的粉笔灰擦了擦。

随后,他才抬起头来看向这群不让人省心的小孩,清了清嗓子,然后接着说道“今天就说一件事,下周五月考,今天是周一,还有两周的时间,都给我抓紧复习,尤其是你,张尧,这会月考,给我好好考!”

好吧,张尧就是那个最后一个走进教室,还被老班看到的那个倒霉蛋。

只不过现在的他有些懵逼,被点到名字,成为重点观察对象,他非但不觉得有什么,反而问道“凭什么啊,老班你不能这么偏心,不能只关照我一个”。说着还超老班挤眉弄眼,那模样就差挑明了说:还有其他人,一起关照呗。

只可惜,带过不知道多少届学生、早对这些小动作免疫的老班直接否决了他,并且给出了理由“刚刚只顾着往教室里奔了,根本没注意到我看到你了吧!”

张尧一噎,撇撇嘴,说不出话来了,他刚刚都跑的这样快了,没想到还是被逮住了,也不知道老班是什么眼神,虽说在同一层,中间也隔了三个教室,他居然还能一眼就看出来是自己。

好吧,初二四班有一个规定,这是从一入班,老班就反复强调的班规:只要预备铃响起,所有人必须立刻回到座位上,如果有人不幸距离座位较远,那也没有关系,只要不被老班发现就没什么大问题,然而只要被他看到,那这个人就会成为下次月考之前,所有老师,尤其是老班的重点关照对象。

这也是铃声响起,所有人都着急进教室的原因。毕竟,没有哪个学生愿意成为老师的重点关照对象的。

因为成为重点关照对象就意味着,上课会被所以老师提问,一节课还不止一次的那种。所有的作业,也都会被课代表放在最上面,然后被任课老师用最严格的标准来盘查,稍有一点不好的地方,第二天就会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真的是,要多惨有多惨,不过成绩也的确会提高不少。

“哎张尧,你要想开一点,毕竟这可是你提升成绩最好的机会啊,这样的待遇可不是所有人都有的”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在那边幸灾乐祸。

“你还好意思说啊,老牛,这还不都怪你,要不是一直站着挡住门,我能那么晚才进教室吗,还好死不死的被老板看到了”张尧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你特么该不会在报复吧,我怎么记得上一次月考前,你就被所有老师关照”。

“怎么可能,我不是那样的人好吗?”牛今成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然后略有些心虚的反驳道。只不过从他这不足的底气中,就看的出,张尧真相了!

“我信你才有鬼,你个老牛坏的很,心眼多着嘞”不说这个,他有一件更好奇的事想打听一下“你和那个王梓璇,你俩到哪一步了”。说着说着,好像怕被别人听见一般,张尧扒着牛今成的肩膀,小声的八卦道。

牛今成耸了耸肩膀,将扒在他肩上的手抖掉,然后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是好好学习吧,别忘了明天一大早就是老班的课”。

说着,他起身返回自己的座位,他避而不答,一方面算是他给王梓璇的尊重,不想她被人议论,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现在极度反感自己的名字和她一起出现,明明他和那个王梓璇什么都没有,他也从未说过,偏偏却被班上的人传遍了。

想到这里,牛今成毫无自觉的看向了窗户那边,也不知道是想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风景,还是看那个正趴在座位上认真的学习的人。

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听到这一八卦了,应该是听到了吧,即便再怎么两耳不闻窗外事,也不能阻止窗外事钻进耳朵里啊。

无由来的,牛今成觉得有些烦躁,他小声的咕哝着“怎么天黑的这么快,外面连个毛线都看不到了”。

“啊?老牛你说什么?”听到他咕哝,同桌许诺问道“距离这么远,毛线那么细,本来也看不到啊!”显然他听到了,只不过出于习惯,还是问了句。

牛今成没有说话,朝着窗户又看了一会,才收回目光,而后看到了手边放着的数学练习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居然反常的翻开做了起来。

王小杉正在认真的写着数学题,这节是数学晚自习,专门让学生复习数学的。数学老师布置的作业并不多,只半节课的时间,王小杉就写的差不多了。

随后她翻开数学书,准备复习一遍老师上课讲的知识点,却不想被身后的人打断了。同样的地方,被倪佳用同样的一支笔使劲的戳着。

“王小杉,把你的数学练习册给我看看”同样的,连头都不抬一下,本应该客客气气的话,被她说的理直气壮,就好像王小杉欠她的一般。

王小杉看着自己手中摊开还不到一分钟的数学书,觉得倪佳还真的是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每次她都可以在自己写完作业的一分钟的时间内,戳自己的背,向自己借作业。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王小杉拿起自己放在桌角的练习册,一只胳膊架在自己的课桌上,另一只压在倪佳放在桌沿的书上,转过头看向倪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