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十八章 罚站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203  |  更新时间:2019-05-17 08:00:01 全文阅读

王小杉默默地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空间。

当时张楠,即便是察觉到了,他依旧毫无顾忌“哟,这是怎么了,不是说自己最高的嘛,怎么越缩越小呢,往哪躲呢小矮子。”

一时间,整个礼堂都静悄悄的,只剩下这人的声音在空中飘荡。

王小杉有些气愤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盯着自己的脚尖瞧。

而这寂静中的人,无论是台下的,还是站在台上的,都有些搞不明白,这,不是交友大会吗?在说的坦白点,就是大型的相亲会,五分钟,就这短短的五分钟,这两人是怎么从相亲,就聊到谁先死的话题的,连音乐停了都不知道。

尴尬的气氛,以王小杉和张楠为中心,不断的向周围蔓延。终于,两位主持人看不下去了,他们走上前来,站到王小杉和张楠的两边说道“看两位聊的很好啊,都聊到生死的这么高深的话题了,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两位是怎么聊的吗?”

这可真的是挣着眼睛说瞎话了,他们两个,王小杉和张楠,就差没有动手互掐脖子了,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他们聊的很好的。

两人沉默无声,谁也不说话,反倒旁边的吴妄看到没人理会他女朋友,有些心疼了,开口接着说道“那不如两位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王小杉表情严肃,完全发挥着沉默是金的美德,三缄其口,唇抿成了一条缝。

张楠笑着说道“好啊,我叫张楠,今年研二,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后来她劈腿,我俩就分了,现在还处于单身状态。”说道单身的时候,他稍稍偏过头,还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小矮子。然后接着说道“到你了”。

王小杉极力的想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奈何有人偏不如她的愿,硬是要把她提溜出来,完完全全的坦白在众人面前,现下已经无处可躲了。无处可躲,只能迎面直击“大家好,我来这里只是凑热闹的,上来也是为了陪我朋友的,所以我的名字根本不重要,大家只需要知道我是个打酱油的就行。”

“打酱油,那你是想大家以后见到你就叫你打酱油,那你是去帮人家打酱油呢,还是不去呢?”这话一出,全场,除了王小杉阴沉着脸瞪着他之外,所有人,包括她身边的那个拉她上来的小蚊子,都开始哈哈大笑。

王小杉气急,“关你什么事,又不是让你去打酱油”。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呃,大家好,我是她的室友,她呢,名叫王小杉,目前据我所知,她还是单身,而且从来没有过恋爱经历”,旁边的何文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拿着个话筒,率先将某人的身份暴露了,还是很彻底的那种“今年研一,手机号码是152……”。

“真是没想到啊,不过,也不算意外,看也看出来你没有过男朋友了。”张楠嘴上依旧不饶人,但他心里却像是发现了一个宝藏一般,有点窃喜。

当然,这人还是有点分寸的,他这话说的很小声,除了王小杉,估计也没有人听得见了。

王小杉又是一记眼刀送给那人,随后转身对着莫诗说道“不好意思,游戏结束了,我是不是可以下去了。”满脸的假笑,但即便是皮笑肉不笑,莫诗也只能点点头,毕竟,游戏结束,自然是可以下去的。

得到首肯之后,王小杉抬起一只脚,稳稳的踩下去,然后对着某个呲着牙的人说道“抱歉哦,真的不好意思”。嘴上说着抱歉,叫上却更加用力,随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道“活该”。

再然后才继续扯着嘴角,从他面前走了下去。

留下台上的人,尴尬着。

随即吴妄接着说道“张楠,你不下去追她吗?”

“哦,是的啊,我应该下去追她的,虽然手机号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不是她心口说的,我也不好直接打电话是吧,那你们继续”随后,张楠成了第二个走下来的人。

只是他走路却不看路,而是朝着台下四处张望。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他是在看谁。

这动作,在加上他刚刚说的话,任谁也不能不多想啊!

王小杉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气闷,这人怎么好意思的,脸皮真厚,想让别人关注他,但是别把她扯上啊!还有小蚊子,居然敢出卖她,这下好了,不仅所有人都知道她叫王小杉了,连手机号码都知道了!

这可不是一顿饭能解决的事了!

“我出去转转,这里太闷了”王小杉转头对着还在看戏的白敏敏说道。也没管她听没听见,直接走了出去。

里面是真的闷,不仅空气让她觉得头脑发闷,连心里跟着堵得慌。而这一切,都要归因于那个张楠,还有小蚊子,以后和张楠是不会见面了,但是小蚊子,王小杉决定要好好蹭她几顿饭,能多蹭几顿,这样才能把自己的心通畅了。

从礼堂中走出来,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冷风,这和里面的热热闹闹差距真的很大。而倒霉悲催的,王小杉还忘记将自己的外套拿出来了,但是让她进去,她又真的排斥。

冷就冷吧,又不是没冻过,想当年,她上初中那会,因为早自习背书的人少,班主任可是让他们全班的人都站在学校的升旗台上罚站,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是,那可是寒冬,十二月份的天气,又是在北方,那天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冷。

算一算,那个时候王小杉已经初三了,初中三年,分了三次班,而她和那个人其实也就只做了一年的同班同学而已,初三他们不是同一个班,连带着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不过,这一次,是王小杉第一次觉得庆幸的。

因为他和她不是一个班,此刻,也就不用站在这里受冻,顺便收到来自面前正在跑步的全校所有班级,看笑话的目光。只不过,他应该也会看到吧!

一想到这里,王小杉觉得浑身发颤,也不知道是天冷冻的,还是,那个可能性让她觉得心颤。

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这一刻,她无比庆幸她没有站在第一排,这样一来,她还能有个遮拦,只是他看到的是一群人,而不是她。

那一天,她只能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让浑身的肌肉紧绷起来,不露出一丝可以颤抖的地方。然而,无论她怎样控制,到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用处,甚至连她的牙都在打颤。

好吧,那一天,她毫无意外的感冒了,与她同时感冒的班上还有好几个,原因无他,被动的。

王小杉抱紧自己的胳膊,刚刚的心闷也一扫而空,似乎想到他,她的心情都跟着变好了,虽然那个时候她很窘迫。

在礼堂旁边的花园上坐了下来,今天这温度和当时比还真的是差远了,这样一想,似乎也没有那么冷了。

只不过,这里的空气质量还真的不好啊,白天时,整个天空都是那种灰蒙蒙的,即便是夜晚,透出的也不是那种完全的黑,空中只悬挂着一轮孤零零月亮,连个星星的影子都找不到。

就好像现在,她完全不知道他在哪里,在干什么,他那里是不是也同样的冷。不过,他应该不会像她这样在这里吹着冷风吧!也是,只有她这个神经病一般的人,才会大晚上的坐在这里享受冷风的吹拂,还有闲情逸致欣赏月亮。

张楠站在她身后,他几乎跟她前后脚出来的,好吧,是他看到她朝外面走去,他十分自觉的跟上来的。可是这王小杉却一直都没有发现他,他的存在感居然变得这么低了吗?

五分钟过去了,她开始抱着自己的肩膀了,这是冷了吧。既然冷,为什么还不进去呢。出乎他意料的,她非但没有进去,反而坐了下来。

张楠几步走上前,本想吓她一下,可在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的时候,他顿住了。即便角度不佳,他还是能看到这人的脸上挂着很浅的笑容,可为什么给他的感觉却让人那么难受呢。

难受到他都忽视了那人和刚刚不太一样的面容。

“月亮好看吗?”张楠几步走上前,和她并排坐了下来,也学着她的样子昂起头,看着天空。

即便张楠没有可以的去吓王小杉,但王小杉依旧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和人吓了一跳,差点没跳起来。

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心脏,好久那心跳才平复下来。然后说道“好看啊,至少比你好看,唉,不行,刚刚又看了你一眼,我要赶紧洗洗眼睛。”说着,她急忙睁大眼睛看向天空中的月亮,就好像刚刚的景象真的让她的眼睛污染了一般。

张楠看着她浮夸的动作和表情,有些苦笑不得,这人还记得刚刚的事情呢,真是小气。

不过他没有跟她一般见识,而是缓缓说道“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我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然后被她劈腿的事吗?”

王小杉莫名,有些想不通他说这个干什么,但是这不妨碍她继续报仇“我当然记得了,怎么可能忘,你被人甩这种事,我可是能记一辈子的,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只要一想到这个,我都能开心到跳起来。”

张楠无语,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反击的话,都到喉咙口了,他还是咽了下去,然后忽视她说的话,继续道“那是我的初恋,我本来是想和她一起毕业,然后一起读研,最后走一辈子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