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怀疑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19-05-27 13:45:23 全文阅读

一直到数学老师叫醒了他“牛今成,你起来跟大家说一下怎么证明这个三角形是等边三角形”。

牛今成立刻站起来了,虽然他没有听讲,但是记忆中老师好像说了这个等边三角形,定睛看了看黑板,满满的一黑板,上面只有一个等边三角形,应该就是这道题了。

快速的看了一遍,然后他说道“从题目中我们能够判断角MCN是60度,要判断三角形CEF是等边三角形,只需要判断两边CE和CF相等就可以了,或者判断......”这人也是很厉害了,虽然没听见,但能够在几秒的时间内一边分析,一边将题目解答出来,不得不说,学习,勤奋固然重要,但智商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硬件啊!

听了他的解答,老师也很是满意,但是“上课还是要好好听讲啊,万一有一个知识点是你不会的呢,这不就错过了吗,坐下吧”。数学老师也是挺郁闷的,好不容易抓到一个不认真听讲的,结果人还是会的。不过,会总是比不会的好。

听了老师的话,羡慕的有,讥讽的还有。王小杉趁着众多目光齐聚在牛今成身上,偷偷的也将自己的目光投放到他的身上,只不过,她想的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她想知道这人没有听课,那之前都是在想什么。好像忽然之间,王小杉发觉自己距离那个人有些遥远,她所看到的,好像只有这个人的外在。

被老师这么一激,牛今成也收回自己的思绪,认真的听起课来。

“我看一下就还给你了,要不要这么小气啊”倪佳显然是对王小杉有些不满,她就是借过来看一眼,看看她比自己多出来的两分是在什么地方,更何况,现在都上课了,她又不至于像上次那样去找老师改分。更何况,最后还不是被数学老师夸奖了一番吗,这还不是她的功劳嘛!

事实上,王小杉对于那一次数学老师的表扬真的没有太大感觉,对于分数改少了,也没有太大感觉,让她觉得不好的是,她再一次被人剖开放到了众人的面前。简单点讲,就是她宁愿做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安安静静的普通人,也不想被人拉到台前,被众多的人,注视着,即便那个人也会注意到她,她依旧不愿意。

王小杉不忿,心里不愿意给,但是一想到不给她又要多说许多话,最后还要被她冠上一个小气的名头,只能十分不情愿的将试卷递给了她。

结果更让她不忿的是,这人看了很久都没有还给她,就好像她根本就没借过自己的试卷一样。一边盯着台上讲的正投入的老班,一边对着同桌说道“把你的试卷借我看一看”。

正在神游的刘跃听到这话,有些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否则,他怎么会听到这句话,这句他经常对她说的话。“你的试卷呢?”有些好奇,还觉得很有趣,他们两个的角色似乎完全颠倒了呢!

“在倪佳那里,你先借我看看吧”王小杉似是第一回做这种事,第一回寻求别人的帮助,她的声音更小了,还有些不自在的窘迫感。

刘跃将自己的试卷朝着王小杉的位置挪了挪,然后又转过头朝着倪佳的位置上看了一眼,这人正好好的听老班讲课呢,很端正的坐着,手里拿一支笔,一会低头看试卷,一会抬头看这老师。难道她看的是王小杉的试卷,那她的试卷呢?自己没有了,就借别人的看。

偷偷瞥了眼自己的同桌,这人莫不是跟傻子吧,自己的试卷借给别人看,现在又来看自己的试卷,“你问她要回来”刘跃当即觉得有些不爽,她这么好心,他还没有那么好心呢!

王小杉抬起头看了看刘跃,当即就有些脸红了,她是真没想到刘跃居然会这么说,顿时尴尬异常。好吧,这也是她不太喜欢问别人借东西,寻求帮助的原因,一旦被拒绝,那真的是不只是面子上过不去,心里也或多或少的受到点影响,就好比现在,她怕是以后都不会在问别人借试卷看了,即便她一整节课都什么都不听。

王小杉将自己缩回墙的一侧,然后稍稍偏过头对着倪佳小声的说道“你看完了吗?”

“不就看一下吗,催什么催啊?”倪佳有些不耐烦,将压在自己试卷下面打算慢慢看的试卷抽了出来,然后手一伸,越过王小衫的肩膀,将试卷摔在了她的脸上。

看着试卷慢慢从脸上掉落,期间碰到桌子,许是与桌子的接触面太小,又接着向下滑落,一直落到了王小杉的腿上,才停止。

眼睛直直的盯着黑板,想看清班主任在上面写的字,可她发现自己怎么都看不清,明明那些字迹很清晰,自己也不近视,可眼神就是无法聚焦。紧握着的手松开,又再次握紧,王小杉沉默了很久才将心底那股暴虐给压了下去。

且不说现在是在上课,她不能爆发,单说说倪佳这个人,她肯定会倒打一耙,反过来说她小气。不论是哪个理由,王小杉都知道今天的事必须这样过去。更何况,她不想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和别人闹不愉快,更不想被那么多人看着。

伸手将试卷从腿上拿了起来,放到桌上,铺平,用手掌将倪佳弄出来的褶痕抚平,然后握着一支笔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王小杉在心里默默的想,如果以后倪佳在这样,她一定一定不会在搭理这个人!

事不过三,事不过三!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吧,接下来,要开始准备期中考试了,到时候,还要开家长会的,所以,大家都积极点,认真学习”老班做了最后的总结,然后卷起他发在讲桌上的试卷和书本,离开了。

王小杉可以说一整节课都处于神游的状态,她什么都没听,还有点茫然,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了,她是不是真的有些地方让人看不惯啊,不然为什么她的同桌,还有倪佳总是拒绝她。

看着刘跃对着别人有说有笑,明明很和气的人啊,别人问他借东西,他也很爽快,为什么一到她了,就决绝的这样直白。

没等王小杉继续怀疑人生,倪佳那只手又开始在她后背上作怪了。“你能不能不要拿笔戳我的后背啊,很疼的”也许是被打击到了,也许是上课的那股愤愤之气还没完全消散,王小杉终于将这句憋了快两个月的话说了出来。

倪佳一愣,那支笔依旧戳在王小杉的背上,只不过失了力道,反倒更像是贴在上面的。“啊?对不起”愣了有几秒,就在王小杉忍不住问她究竟有什么事的时候,她却突然冒出了一句道歉的话,再然后才有些委屈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然后低垂着头,不在说话。

王小杉看她那有些失落的神情,一时间又有些懊恼,她有些不明白,自己这么说错了吗,身上被戳出青印,她不应该说吗?她道歉不是应该的吗?为什么这人现在的表情,反倒像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倪佳的事一样。张了张嘴,想要给她解释一下,或者道个歉,但是那些酝酿了很久的话,却一直在肚子里徘徊,一旦有想要挣出的意向,就会引起全身细胞的反对,以至于一直拖到了最后,然后不了了之。

王小杉坐着休息室的椅子上,有些羡慕的看着外面那些人,拎着行李,准备回家。

是的,按照学校的校历,今天的确是放寒假的日子,只不过他们这些研究生可就没那么好命了,虽然只是研一,还没开始自己的课题研究,但是实验室可不是一个学生的实验室,不是你不做实验,别人就不做的,即便是在这里无所事事,也要大家一起放假。

好在的是,他们也就比这些本科生晚了那么一个星期,谈不上最早,但也决不算晚。

想到倪佳这个人,王小杉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连这个人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更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虽说那个时候,因为她的自私,王小杉不怎么喜欢她,但至少表面上两人的关系还算过得去。她倒也没想到她和这人居然这么有缘分,两人绕了八百圈居然也能扯上那么一点关系。

这件事,还是那一次期中考试之后,家长会上王小杉才知道的。

那一天,是周五,家长会也被安排在下午,至于为什么会安排在这一天,也是因为学校考虑到,家长会开完,学生和家长也能一起回家。

下午一点半,家长们陆续到了学校,王小杉在校门口翘盼了半天,终于见到那正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刚刚踏进校门的人,一周没见,说实话,还是挺想的,尤其这个人,她在上初中之前都不曾离开过一天的。

想想王小杉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明明她从一出生起,就不曾离开她老妈超过一天,但是上初中住校后,那些脆弱的女孩子都想家想哭了,甚至还有几个男生也跟着偷偷流眼泪,而她却很反常态的没流一滴眼泪。倒不是不想,只是?

好吧,这就牵扯到另外一段陈年旧事了,在她的记忆里,从上一年级起,她就再也没有哭过。至于为什么没有在哭过,她想这可能和她老妈经常跟她说起的,那件六岁时发生的事有关。每每说起这件事,王小杉总觉得像是在听另外一个人的故事,如果不是那残留在她记忆深处的一抹影响,她可能真的会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