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上学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202  |  更新时间:2019-05-28 08:00:01 全文阅读

据说,王小杉小时候经常生病,因此又小又黑又瘦。个头倒也不算小,只是因为她太瘦,年龄又小,随便往哪个角落一蹲,都能让人找个半天,因为一蜷缩起来,就真的很不占空间。但是她有一个有点,这个有点还都被所有大人喜欢,那就是她不爱哭。

因此每次她老妈带着她出去玩的时候,那些邻居的大爷,大妈,叔叔婶婶,就总爱逗她,甚至还给她起了特可爱的外号‘小不点儿’,虽然那个时候的王小杉并不觉得这个绰号可爱,她甚至都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当别人一见到她的时候,就会说“小不点儿又来了啊,小不点今天长高了没,小不点今天哭了没”。好吧,因为她不爱哭,那些大人们反而有些恶趣味的逗她,想把她惹哭,当然了,这成功的次数真的少之又少。由此可见,这王小杉的好脾气,和忍受力,那真的是天生的,从小就具备的天赋技能。

咳咳,说的有点远了。话说回来,既然是小孩子,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毛病呢?王小杉最大的毛病就是她太依赖她老妈了。据说别的小孩很小就不吃母乳了,在王小杉出现之前,他们村吃母乳最大的孩子也才一岁半,而王小杉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记录,她,足足吃到了两岁多,快要三岁的时候,才被她老妈狠心给拒绝了!

这孩子也算好,许是觉得自己也吃的够久了,她老妈拒绝之后,她很淡定的接受了,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唯有一点,就是跟在她老妈屁股后面,不离步,即便是她老妈要下地干农活,她也要留在地头,留在一眼就能看到人的地方,自己跟自己玩。所以说,她那个时候没有被人贩子拐走,也算是命大了。

就这样一直晃悠到了四岁半,快五岁的时候,王小杉也到了该上幼儿园的时候了。事实上,这个年纪,即便是在当时,也真的有点晚了。

秋季开学,老妈骑着一辆自行车,将小不点儿王小杉别在车后头,踏上了求学的征途。那个时候,他们村里就有一个不大的幼儿园,村里适龄的孩子基本上都在这个幼儿园里,老师很少,就两个,要说学习,还真的学不到什么,顶多就能数个数,念念拼音。

“进去吧,到了里面好好和同学相处啊,放学的时候,就等你姐姐一起回家啊。”老妈将王小杉交给其中一位老师,还跟老师说叨了几句,王小杉也没注意听,傻乎乎的小人,还以为这是她老妈认识而她不认识的新邻居,像往常一样,她老妈和别人说话,她安静的呆在她腿边。

一直到,那人笑眯眯的弯下腰来,对着王小杉说道“走吧,小杉,老师带你进去,里面有很多小朋友的”。

看着那人伸出来的手,王小杉有些犹豫,茫然的看着自己老妈,看到她点了点头,王小杉才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放到了老师的手掌里,然后跟在那个自称老师的人身后,走进了校门。

然而,走了几步,好似预感到了什么,王小杉突然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她扭过头,看向身后,她老妈还站在那里,对着她笑呵呵的。安心了一些,她就继续朝里面走,一步三回头,回回都能看到自己想看见的人,她放心了,三回头变成了两回头,在变成一回头,最后不在回头了。

老师带着她进去和里面的人打完招呼之后,王小杉那有些迟钝的脑回路,好像绕了地球圈才回到她脑中,她惊觉这些人,这些和她差不多大的小人,她一个都不认识。趁着老师不注意,她一个箭步蹬蹬跑出了教室,朝着刚刚进来的方向看去,果然,那个一直站在那里的人,不见了!

茫然,无措,害怕,担心,谁也不知道小小的王小杉心里是什么心情,眼泪不自觉的就直直往下流,越来越汹涌,大有一种形成瀑布,遮住她原本就小的可怜的脸颊,然后飞速坠落的架势。这一次,哭的如此伤心,算是王小杉有记忆以来,第一回哭。以前打针时,别的小朋友哭的稀里哗啦,她愣是只抿紧了嘴唇。

教室里的老师,急忙追出来,然后就看到了这泪如雨下的恢弘场面,但是,这位见惯了无数波涛汹涌场面的老师,一点都不当回事,这,简直是小儿科。几步来到王小杉身边,蹲下来,拉起王小杉一只小爪子,一根根掰开,知道露出了很小的手心,才用一只手往自己的兜里掏了掏,蓦地,变戏法似的,摊开在王小杉的眼前,然后尽可能轻柔的问道“小杉想不想吃呀?”

只可惜,那轻柔,只是对这位女老师来说的,平时大嗓门惯了,在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小姑娘黄莺般的细语。不过出奇的,王小杉止住了自己的哭声,眼泪也被强塞回眼眶,要掉不掉。

这段往事,王小杉是不记得的,不过据她对自己的了解,她当时,既不是因为老师的温柔,也没有被老师手里的糖果诱惑,完全是因为突然想到了她老妈曾经这样跟她说过话,再然后她就挨了一顿揍,吓的!

后来倒是挺安静的,顺顺当当,等着自己放学,然后跟着自己的姐姐回家。

虽说王小杉比姐姐小了三岁,又经常生病,但是个头倒是没有差多少,走在路上跟上脚步啥的,完全不费力气。

走到半路,王小杉似是觉得那个地方不太得劲,她扭头对着她姐姐说道“阿姐,我觉得我这里有点疼,你给我看看。”又细又小的爪子,握成小拳,只露出一根没伸直的食指,指着自己后脑的位置。那模样看起来颇为滑稽,又十分可爱。

姐姐没有搭理她,这已经是她从放学见到自己之后,说过的第三次了,上一回指的是哪里来着,好像是胸口的位置,也好像是肩膀的位置,也好像都指过。

“阿姐?”许是没有得到回应,王小杉觉得有些郁闷,又叫唤了一声。

“难受,你回家和阿妈说”姐姐有些不耐烦,不想拆穿她,她非得逼自己拆穿她,是吧。

王小杉乖乖闭嘴了,她心里想,她明明就很疼啊,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她呢?郁闷,憋屈,疼也不说了!

本来离家就很近,王小杉也是跑惯了的人,十几分钟后,两人就到家了。

小小的王小杉心里憋着一股不小的火气,还十分的委屈,可上午大哭了一场之后,连眼泪都没得流了。想说自己疼,可刚刚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疼也不说了’。一时间,更难受了,脸也憋的通红。

“回来了,吃饭吧”老妈,毫无所觉,根本就没注意到王小杉心里的憋屈。

坐下来,乖乖吃饭,然后等着再次回到那个她不怎么喜欢的学校里。

下午,吃完饭,姐姐对着还在收拾残局的老妈说道“阿妈,我上学去了。”

“去吧,带着点小杉,把她送进去之后在去教室”老妈还算记得她,王小杉的心里稍稍安慰了一下。乖乖起身,准备跟着姐姐一起走。

“阿妈,她说她难受”姐姐想了又想,不管是真是假,多半是假,最终也还是指着王小杉,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老妈一听,当时就急了,问道“哪里难受?”

王小杉摇了摇头,表示不难受,然后跟着姐姐去上学。可实际上,只有王小杉自己知道,她觉得自己难受,哪哪都不舒服!

就在老妈以为王小杉已经适应了上学的生活,不需要在为这个担心的时候,王小杉又出幺蛾子了。

那一天夜里,她突然就开始发烧,一开始还只是低烧,吃了点药,烧也跟着退了,原本以为没什么事了,本来这样的小病,王小杉也是经常有的,通常来的快,去的也快,可这一天,到了后半夜,这人突然就烧的厉害。

这可把老妈担心坏了,急忙忙起来,给她穿好衣服,就抱着她跑到村里的医生家里,慌慌的怕开门,将院子里的守门大将都给拍蒙了,忘记了叫嚣。

这医生也算是熟人了,见王小杉也见的多了,三天两头都要过来挨上一针,好在的是,这小姑娘坚强,从不吭声。因此,平日里那群爱逗王小杉的大人里,这人就是其中一个,还是那个逗的特别频繁的,没办法,谁让三天两头就要见一回呢!

那医生,二话没说,就开了门,然后让她们进来,走进旁边的一间小房子里,拿出了体温计。还用手摸了摸王小杉的额头,烫的吓人!顿时也不管体温计了,再次走进那间屋子,在里面呆了会,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好多东西:酒精棉,针管,药瓶,还有......

等时间到了,体温计拿出来一看,果然已经烧到了39.3,当即不在犹豫,直接上针。

握着手中小小的一直爪子,上面还有上一回扎针留下的淡淡青印,还没消完全,现在又要重新扎一回。没办法,这小不点,人小,血管也十分细,能扎的地方也就那么两个,只能来回倒腾。

老妈将王小杉抱在怀里,一只手揽着她的身子,另一只手握住她扎针的那只小手,当真的是一夜无眠。她实在是不敢睡,连打盹都不敢,生怕自己打个盹,手松了,王小杉一动,扎针的地方就像上回一样鼓起来,然后又要重新扎一针。虽然王小杉从不哭,但她看在心里,也疼的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