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三十章 暴揍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205  |  更新时间:2019-05-29 08:00:01 全文阅读

好不容易,药水打完了,针也拔了,老妈的胳膊和腿,也都麻了,更严重点说,是全身都僵硬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将王小杉放到旁边,歇了好一会,才堪堪站起来。

一夜毫无所知的王小杉好似沉沉睡了一觉,终于在天亮了个彻底的时候,醒了。眨巴着大眼,好像还没完全从睡梦中醒过来,也好像是在大量这个陌生又有些眼熟的地方。总之,看上去,面色红润,精神头也不错。

“还难受吗?”老妈一见她醒了,又不说话,以为是还难受,有些心疼的问道。

王小杉好像真的对自己半夜作出的幺蛾子一无所知,可要说难受吧,她只要一动不动,是真的不难受。要说不难受吧,她只要稍微摇摇头,晃晃脑,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像进了水一般,还是只进了一半的那种,咣当的难受。

半天不说话,老妈自然是以为她还不舒服,所以才不说话的,于是道“咱今天不去上学了,回家歇歇。”

这句话,好像给了王小杉一个启发,她只觉得自己脑中灵光一闪,那几天被她压在心里的歪心思,又开始活跃了起来,她本想装的有气无力,虚弱万分,奈何,她一开口,发现这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比她想象中的有气无力还要有气无力,比计划中的虚弱,还要更虚弱,简直到了气弱游丝的地步“阿妈,我不想去上学!”

许是这件事真的吓到了老妈,也许是老妈也觉得王小杉还小,更许是老妈意识到了王小杉真的是不想去上学,反正不管是哪个,那之后,王小杉一直就没再去上过学,她终于达成了自己的小小心愿,又成了那个每天吃啥啥香,喝啥啥甜,无忧无虑的小不点儿了。

晃眼一年过去了,王小杉又长了一岁,可这一年和上一年比,这小不点儿,愣是只长骨头,不长肉,都快六岁了才30斤。

又是秋季开学报名的一天,虽然立了秋,但天气还是有些炎热,绿叶一点没少,今天因为开学,孩子的怨念,大人的费劲心思,跟这原本很平常的一天增加了些许的燥热和生动。

而王小杉的心思耽误较之一年前也变多了,她知道今天她老妈肯定也会送她去上学的,所以她打算故技重施。

“走吧,上学去”她老妈简单明了,也没给她来点好听的话,更不知道什么是委婉,这也是她一贯的作风,直来直去。

“阿妈,我不想去上学”王小杉皱着小眉头,抿着小嘴,脸颊一用力,显得更小了。好吧,因为脸小,没什么肉,她的一张嘴显得大了很多,这么一抿,差点没贯穿整张脸。

“你又难受了吗?”老妈一听,果然又说了和之前一样的话,这样一来,她多半是不用去上学了的。

学着之前的样子,不说话,让她以为自己是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可惜,王小杉还是太小了。她忘记了她这一年吃好喝好,虽说家里穷了点,但也没缺她什么。随着她长大,身体也好了不少,不在像以前那样那么虚弱。

老妈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正常,一点都不烫,于是问道“怎么了,哪里难受,不说话,我就送你去上学了。”

“我,我不想去”王小杉心思虽多,但显然还是太简单了,两句话,就被老妈套出了实情。

本就急性子的老妈,看着她那一脸的抗拒和委屈,耐下心来,好好和她商量。奈何,此刻的小不点,却倔强的像头驴,好说歹说,死活不愿意去。

老妈气急,当即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一只手拉着王小杉的胳膊,另一只手举起树枝就要朝王小杉屁股墩上抽。

好吧,对于这件事,这个画面,是王小杉唯一还记得的画面。也许是被老妈的勃然大怒给吓到了,也许是真的太疼了,以至于这件事过去了很久,这个画面还异常鲜明,很有可能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忘了。

这一场突如其来,也是王小杉自己作死换来的暴揍,毫无疑问,让她的那眼泪哗哗直流,挡都挡不住。更可怜悲催的,一顿揍之后,王小杉还是被老妈别在自行车后座上给送进了学校,还是直接越过幼儿园,直接步入小学的那种。感叹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被送进学校的时候,老师一看她这副明显不足六周岁的样子,显然不太乐意收人,耐不住老妈以熟人的姿态,对着那老师极力的夸赞王小杉的聪明,比如什么能数数,数到一百;小学一年级的语文课本能背一半。再加上左一句大姐,右一句大姐,好听的话张口就来,终于把那老师给说动心了。

然后王小杉就在老妈和老师同样开心的好心情下,悲允的走进了教室,坐在了一群不认识的小屁孩中间,感叹自己屁股疼的同时,还不敢吭声,撅着小嘴,当真是委屈到了极点!

说来也奇怪,从那一天以后,这小娃就好像喜欢上了学校一般,每天也不需要老妈催促,自己到了时间就主动去上学。据她老妈说,那个时候的她,可真的是睡得比狗晚,起的比鸡早,每天天还没亮,自己先醒了,然后直嚷嚷,让老妈起来做饭给她吃,然后早早的到了学校。

这一点,估计老妈一边开心的冒泡,孩子上学积极,哪个家长会不开心啊。另一边,又气的吐血,这孩子就像是在报复她那天打了她一顿一样,反正从那天起,她老妈就没有6点以后起过床,稍稍晚一分钟,王小杉都能叽咕半天。

王小杉本来对于老妈的陈述还有怀有疑虑的,但是当她大一点,记住的事情越来越多的时候,她对她老妈的话深信不疑了。因为,她真的是这样,天天连闹钟都不用,一到时间,自动睁眼,比设定好了的机器人还准时,机器人还有可能因为没电而歇工,王小杉却是从不出错!

即便是现在,她天天也是同一时间醒来,然后每天同一时间踏进教室,除了某些人突然抽风去的很早之外,每天她都是第一个进入教室的人!

几步走上前去,伸手拉住她老妈的胳膊,王小杉对于那最后一次有记忆的嚎啕大哭,丝毫没有介怀,反而觉得小时的自己,太作,幸好她老妈即使果断地下了狠手,否则,她这一辈子,怕是要完了。

至于为什么那是最后一次大哭,她想,应该和她上学后,变得懂事一点有关吧。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化,说实话,王小杉也不知道,但神奇的,她就是能感受到自己某些地方和以前不同了!

“阿妈,咱进去吧,我们班在这里”领着她老妈走进教室,王小杉本来还想在座位上跟她老妈多说会话的,但是,抬眼望去,教室里的人平均年龄都在三十以上,她位置也都被已经到来的大人们给包围了。顿时,觉得自己好像不太适合在这里呆着了。

王小杉指着那个靠窗的位置,让她老妈过去坐。然后自己到外面站着,两人一错开身体,王小杉突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她在外面傻站着干嘛,还不如将老师布置的作业拿出去谢谢,早写完,早了了心思,回家还能多玩会。于是,跟在她老妈身后走了过去。

“哎,你娘家是不在刘家村啊,我看你有点眼熟?”老妈还没坐下来,就对着王小杉后面的一个妇女说道。那位置是倪佳的,那坐着的应该是倪佳的妈妈!

倪佳妈妈点了点头,仔细端详着王小杉老妈,然后说道“你怎么知道的,我看你也有点眼熟”。

“我娘家就是刘家村的,你是几队的啊?”两个同乡的人就这样搭上了话。

王小杉看着自己老妈这熟稔的搭话方式,心想自己怎么就没遗传到这健谈的本事呢,明明她姐姐也是个活泼的人,就她闷的要死,突然想起总是闷不吭声的老爸,王小杉认命了,她,应该是遗传到她老爸了吧!

本来还想从位置上拿作业的,看着老妈聊的这么开心,过道旁的她同桌的位置也被以为阿姨坐下了,王小杉默默的走开了,还是回家在写好了。

走到教室门外,走廊里站的都是同班的同学,牛今成也在。或者说,是王小杉一出教室门,就好像自带雷达一般,目光准确的捕捉到了那个站在人群中,依旧显眼,明亮的人。那人双臂架在走廊的围栏上,随意慵懒的倚在上面,和身边的人,说说笑笑,甚是鲜动。

看了有两秒,眼见那人就要张望过来,王小杉很是淡定的将目光从那人的身上撇过,就好像看他只是一场意外,她看遍了所有站在那里的人。

寻到一处没什么人的地方,王小杉走了过去,无意识的将自己的双臂也架在上面,轻轻倚靠在围栏上,这一番动作定格,王小杉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连忙将双臂拿了下来,然而目光还是不自觉的透过那扇窗户,看向那个人的座位。

那位置上坐着一位很是端庄,优雅的人,不是自己脑中想象的那个人的影子,王小杉这才有些失落的收回目光,又透过教室前门,看到自己老妈和倪佳的妈妈聊得正热。

又突然转回了目光,她似是才想起那人是什么身份,多看了两眼,然后直直的低下了头,转过身,双手扒在围栏上,看着不远处的没了杨树叶和横生杂草,更显荒芜的土操场,心思飘了很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