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处分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376  |  更新时间:2019-06-12 10:37:58 全文阅读

原本笔直很规则的圆柱形被他一嘴下去,咬扁了,似是还不够,他又咬了一次,这一次更狠,直接咬下来了,嘴里的那一块被他用手拿出来丢在桌上,剩余的一块,上面还留着很清晰的牙印。

王小杉气急,伸手就要去抢“你干嘛!”即便如此,而那只被她用来压着白纸,确保和封皮上的画保持一致的手,她依旧没有松开。

她的动作很快,但有个人的动作更快。在王小杉快要够着的时候,他猛的收回手,将拿着笔的手,背向了身后,同时转身,后背靠着墙,面朝着王小杉。

“你把它还给我”王小杉再次郑重说道,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它对你很重要吗?”牛今成第一次见她这么严肃,她竟然为了这支笔要跟他翻脸闹矛盾吗?

王小杉点了点头,这支笔是跟着她时间最长的一支,当然重要啊!

两人互相对视着,周围的空气渐渐凝结,这严肃的气氛持续了几秒,牛今成最终还是落败了“给你吧”。

没有得到她关于这支笔更多的消息,心里有点堵,这不会是哪个男同学送给她的,居然这么宝贝,连看一下都不行了!但他却不曾想过,他这哪是单纯的看一下,这都被他看成什么样了!

王小杉接过笔,先是有些心疼的看了看,上面塑料那一块的确少了一部分,更为甚者,上面的牙印清晰可见,惨不忍睹。这支笔算是彻底毁容了,这一下是彻底变不回原貌了!

嘟囔着脸,王小杉埋怨的看着他,她以前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这短短的一天,这一天的刷新认知里,这一刻算是达到了顶峰。伸手按了按那只笔,有些硌手,但勉强还能用,心里这才稍微舒坦一点,开口道“这支笔质量好,用着不容易坏,我都用了快六年了,它当然很重要了。”

这算是解释吗?这应该算吧!牛今成因为她的这一句话,心里通畅了不少。更何况,算一算,六年,也就是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都是七八岁的小孩,懂个屁啊,这也就是说,这支笔重要,纯粹是因为她用了很久!还好自己刚刚没下狠手,彻底毁了它。

“那这支笔呢?”牛今成随手拿了另外一只她的笔,问道“用了多久?”

“两年”王小杉只撇了一眼,张口就来,对于那个笔袋里的东西,她清楚的很。

“这个呢?”牛今成又拿出了一支,这个很新,看上去还有点眼熟。

王小杉定定的看着他,面色有点古怪,没有说话,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这人果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吧!

“怎么了,这个不记得了,看上去挺新的啊”牛今成坏心眼的打趣道。

“要上课了,不和你说了”王小杉将笔和笔袋一起从他手里抽了出来,转过身去,不理他。她这只手压着的描了一半的画,还没描完呢,得赶紧弄完,不然,还指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如果他再来捣乱,她就直接将这半成品给他!

所幸的是,牛今成也没有再去打扰她,估计再去找她说话,她得烦的透透地!更何况一想到她现在那么认真的画的画,是要给他的,他更没有理由了。

接下来的晚自习,两人倒是相安无事。每节晚自习,王小杉都是先是将自己的作业快速写完,然后就继续接着描,作业压在上面,倒不会使画的位置错位。就是描的时候有点心虚,她生怕老师突然就开门进来,然后她被逮个正着。她可是乖学生,从来没有因为这种事被老师责骂过。越想越多,越想,王小杉的心里越虚的慌。

战战兢兢,心惊担颤的描了两节课,终于在最后一节课还剩十分钟的时候,完美收笔。然后,她担心了一晚上的事,也终于发生了。

临近放学,紧绷了一天的学生,终于有些安耐不住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再加上下午周耀庭的事,这一回,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在学习。大家也都叽叽嚷嚷,和自己周围的人小声的讨论着,交流自己知道的最新的消息。随着时间一点点接近下课,声音也越来越大。

就在大家已经忍不住将小声变为正常音量,在变为大声的时候,紧闭了一个晚上的教室的门,突然就被人推开了。教室里就好像被人按了暂停键一般,所有的画面都被定格在此刻。

此刻的王小杉在为她的画做最后的修容,牛今成侧着身子,正和他后面的一位男同学说话呢!

这暂停键只持续了一秒,然后下一刻,所有的人就好像被加速了一半,快速的恢复成好好学习的模样,即便不学,也要摆好架势,充充样子。王小杉快速的将作业本放到最上面,牛今成则慢慢转身,就好像刚刚他不是在和人闲聊,而是讨论什么十分重大的问题,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羞愧。

按照往常,看到这个场面,老班肯定会针对纪律这一问题,念叨个十几分钟,甭管是不是已经下课了他非得把这些话念叨完不可。但今天,却出乎意料,他轻微的叹了口气,而后接着道“都闭嘴,然后听我说,咱们的班长,周耀庭,今天被他家长带回去了,虽然没有真的动手,但这种行为莽撞,后果很严重。但是大家放心啊,学校酌情考虑给他记一个留校察看处分,回家反省两个星期后,在回来接着上学。”

“至于你们的物理老师,也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件事对他产生什么误解,上课的时候还要好好听讲。赵老师人挺好的,教书教的也很好,就是脾气冲了点。记住,你们是来上学的,不是打架的,再出现这种情况,大家都回家休息好了。”

叽里呱啦,老班即便没说纪律的事,但别的事,也是相当的啰嗦。就围绕周耀庭这一件事,他就说了足足有十几分钟。这期间,放学的铃声早就响了起来,现在恐怕都淹没在学子们回宿舍睡觉的脚步声中了吧!

放学晚了,但是谁都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别说周耀庭还是和班里每个人都有接触的班长了,就算是班里的普通学生,大家也都挺关心。

这没什么勾心斗角的班级氛围,也算是那个年纪特有的特点了吧。这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又不小,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其实也都差不多知道了,只是还没那么懂而已。但也因为如此,他们会在一起探索,一起体会,从而产生深厚的友谊,这是人生中无可取代的一段时光。

老班的实锤,将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打败了,事实就是现在,班长回家了,他们班现在没有班长了。有点小失落,感觉一个班级的中心人物都没了。

紧接着,老班再次发声“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咱班的班长就由许岩负责好了,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跟他说。好了,最后在强调一点,这样的事情以后不准再发生,否则直接开除处理。大家都安分点,好好学习,下课吧。”

前面的那一大堆的话,王小杉不知道别人听进去多少,但这些话,显然没有老班的最后三个字来的重要,一听到'下课吧'三个字,班里顿时热闹起来,翻书的,合书的,拉板凳的,蹭到桌子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小小的针对对老班的话讨论的声音,一直到老班走出了教室,这讨论声才渐渐大于其他声音。

王小杉捏着自己手中的画,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在想她要什么时候将画给他呢?今天吧,感觉有点晚,他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要回宿舍了,而他的那些朋友肯定已经朝着他走过来了。如果此刻给他的话,铁定会被那些人看到,到时候指不定要传出什么八卦消息来。

但若是明天给他的话,谁知道他今晚会不会闲来无事,将那张纸翻来覆去的看个仔细呢!再或者,他明天换个衣服,他忘记将纸给她带过来怎么办。

纠结着,纠结着,很快有人帮他做出了决定。

王小杉有些懊恼的看着那几个人,他们的动作可真快,老班前脚走出教室,他们后脚就跟着来到了牛今成的身边,几人并排站门口,催促着他快些。手中转着的笔,终于停了下来,随后便被被王小杉一巴掌给排到桌上。顺带说一下,这支笔就是牛今成问了而王小杉没有回答的那只笔--牛今成给的。

这声音有点响,一点也不符合王小杉蝇子大的说话作风,也成功的将那句话'你明天别忘记把纸带回来'给淹没了。

牛今成是一点也没听到,更不要说其他人了。而王小杉也不知道因为她的那一巴掌,没能把这句很重要的话传递出去,以至于第二天在看见牛今成的时候,就发生了这件她担心的事。

第二天,牛今成果不其然换了个外套穿,见状,她还什么都没问,他也还什么都没说呢小杉同学的心就凉了一半,这事可能要不了了之了。张开口问道“那张纸你带来了吗?我画好了,你把它给我,我就把这画给你”。

“什么纸,你什么时候给我纸了,不过你这么快就画好了啊,我以为还得好多天呢”牛今成自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但知道未必要表现出来啊,此刻的他就有些装傻充楞。

“草稿纸,你昨天装你衣服兜里了啊”只剩余一半的心,又凉透了一半。

“哦,你说那个啊,我昨天洗衣服的时候忘记拿出来了,不小心给泡坏了,然后就被我随手扔了,你这画画的比之前好看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是牛今成第二次对她撒谎,第一次是因为一支笔,这一次是因为一张纸。

第一次跟她说她借他的笔丢了的时候,天知道他有多紧张,在这之前他可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根本就不曾撒谎过,也没那个必要。因为那支笔并没有丢,它现在好好的在自己的笔袋了躺着呢!而现在,那张纸,也是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