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独角戏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胆小
作者:蓁蓁叶  |  字数:3366  |  更新时间:2019-06-13 08:00:01 全文阅读

“真的丢了?”王小杉有些不相信,虽然知道他没有骗她的必要,但是怎么说,那张纸上也装有自己的小秘密,没有亲眼看到它被丢的过程,心里难免还是不太敢相信。

“嗯”牛今成从鼻腔里出声,连嘴都没敢张开。随后在王小杉愣神的过程中,将那张画从她的手底抽出,顺带说道“谢了,我很喜欢,这可是我最近一直在追的动漫,你也看过。”

“嗯”学着他刚刚的样子,王小杉也跟着从鼻腔里出声,嘴都懒得动。

牛今成嘴角一抽,这人还真是小心眼,多说一句话会死啊!不过,看在这张画的份上,他就不跟她计较了。不过,这画还真的挺符合他心意的。然而当他想起王小杉是怎么画这幅画的时候,觉得无语的同时又觉得好笑,这人,还真有她的,难怪今天这个比昨天好这么多呢!将画收好,牛今成罕见的没有迷迷糊糊,也没有趴在桌子上补交,而是精神十足的翻开语文书小声的背着。

上学时候,老师总是让他们大声的背书,牛今成却不喜欢这样,但他同样也不喜欢默背。声音太大,会很累,不出声,又容易走神,所以他总是以很小的声音背着,这声音小到可以和王小杉的音量相比了。不过,她应该不是不想大声吧,这就是她本来的音量吧!余光偷偷瞥了一眼,他同桌还真是认真啊。

“哎,你一般都几点来啊?”胳膊肘悄悄碰了一下王小杉曲在桌上的胳膊,隔着厚厚的衣服,他也没用力,应该不疼,但是她皱起的眉是为何?

“哎呦我的天”连手上拿着的书都没拿稳,差点倒在桌上,王小杉不自觉的皱眉轻呼。很明显,小杉同学再一次没出息的被吓到了,从昨天和这人做了同桌开始,她都不知道被吓了几次了,感觉这次数多到让她有一种自己一直处于惊魂不定的状态。

听到她这句话,牛今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他笑道“你胆可真小”带着浓浓的笑意,却没有一丝嘲笑的意味。

王小杉转过头瞪了他一眼,这能怪她吗,她还不是被他给吓的,他要是没和她说话,她能被吓到吗,更何况“我胆大的很”。的确挺大的,从小,王小杉想跟着她的哥哥姐姐一起玩的时候,他们总是嫌她小,不愿意带她,即便被大人们压着不得不带,也总是将她别在身边,让她自己玩自己的,而他们接着玩他们大小孩的游戏。

百无聊赖的小小杉,一个人倒也不哭,因为她总能在周围找到好玩的小玩意,比如说一只蚯蚓,一只癞蛤蟆,再比如一只蚱蜢。小的时候她胆是真的大,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怕不怕的,不管是小的如同针丝般细的红蚯蚓,还是大的差不多有她小手指那么粗的黑灰色蚯蚓,她都敢直接上手抓,或者将它放到地上搓着玩。而那些癞蛤蟆,小手一伸,两根细爪子一捏,一只蛤蟆就被她拎着后腿倒立了起来。

然而,这些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她小时候,小时候胆子大的人,不代表长大以后胆子也会大,王小杉就是这样的一类人。看到那些东西,倒也不觉得有多吓人,但是前提是那些东西不在她身边,哪怕只离她一个脚远,她也能面不改色,但小于这个距离之后,她就无法在保持自己的淡定了。

“呵呵,是吗?”牛今成冷笑道,他要是相信她说的话,那他之前说的关于那只笔和那张纸的事就都是真的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爱信不信,骗你,我有好处得吗?”王小杉还嘴硬,还有点心虚。感觉她真的是越大越胆小。

那一天晚上,就初二刚开学不久,天还有点热,她们放学早,回到宿舍,收拾完毕,宿舍也熄灯了之后,她们这个寝室,还是会加班学习。那个时候,她们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有一个东西那是必备的。小电筒,几乎是人手一个,专门用来晚上加班学习的。

王小杉自然也不例外,她这人有一个毛病,看别人学习,而她不学习,她心里就会难受,总觉得自己早睡会对不起她老爸、她老妈、还对不起她自己,于是乎也跟着那些人一起学习,后来倒也成了习惯。

晚上坐在床上,王小杉正在认真的背诵历史,当然是默背,她不睡还有别人睡呢。突然她对床的一个女生问道“王小杉,你床头的墙上是什么东西啊?”

王小杉有些意外,虽然她们会加班学习,宿舍里也会灯火通明,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默认不说话。而那个人今天居然说话了,还叫了她的名字“嗯?怎么了?”,王小杉问道。

那人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她床头的位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

顺着她下巴的方向看去,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正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趴在墙上,还是她一躺下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所幸的是,她还没有躺下,还没有睡着,这不明物体距离此刻的她还有点距离。慢腾腾的将手中的书和手电筒放下,然后慢悠悠的下床。动作悄悄地,不能打扰已经休息的人,当然也不能打扰那个还很安静的趴在墙上的黑体东西。

走下床,王小杉这才小声的说了一句“这是什么啊?”

那个之前提醒她的女生还在看着这个方向,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距离远了,王小杉胆子也跟着大了一点,她拿着手电筒,照着那个东西,头离近点看了下,感觉软软的,好像也没那么吓人,自己应该可以将它扒拉下来,然后扔到宿舍外去。在近距离点看,上面好像还有其他的东西,像是斑点,像是褐色的,好像还有点凹凸不平,顿时那点勇气被吓没了,连看都敢看了。她刚刚就不应该距离那么近,距离近也就算了,她不应该观察这个不明物体这么仔细的!

哦,这个不明物体,她好像知道是什么了。好像,大概是一种叫罕蜗牛的东西,就是和蜗牛很像,但是没有蜗牛壳,还有就是比蜗牛要大。反正甭管是不是,在王小杉这里,这个不明物体就是罕蜗牛了!至少,未知东西和已知的比起来,还是已知的让人不那么害怕!虽然这只罕蜗牛的长相比她记忆中的罕蜗牛大了不知几倍。

但,即便已知,她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又不能让它陪着自己过夜,这样的话,估计明天就见不到她王小杉了,而是一只名叫王小杉的熊猫了。

转过身,王小杉用她那又大又亮,无辜而又可怜的眼神看着刚刚提醒她的那个女生,这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

那女生很无奈,她说道“你随便用一根木棒将它拨下来,然后在下面用一张纸接着,再给扔出去不就行了”。

王小杉眼前一亮,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随便找了一根木棒,别问在哪找的,他们这所学校,很破,但是有一点,就是树多,这木棒还不是张手就来。然后找了一张纸,将纸的一侧紧靠着墙,准备实施那人跟她说的操作,但这一通操作,有一个要求,她必须距离那只罕蜗牛很近,近到她不想看,也能一眼看到那让人发冷汗的褐色斑点,密密麻麻,甚为可怖。

东西准备齐全了,姿势也摆好了,只差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了,王小杉怂了,不得不承认,她现在胆小了,她不敢,敢看不敢做!想象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

哭丧着脸再次望向那个女生,王小杉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企图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那女生更无奈了,她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挪腿,穿鞋,几步走到王小杉身边,将她手上的装备拿过来,爬到了王小杉的床上,转过头对着她说道“你帮我照着点。”王小杉自是欣然点头,她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只要不碰那个东西,什么都好说。

只见那女生皱着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伸长自己的胳膊,将身体距离那个罕蜗牛远一点,再远一点,然后撇过头,用余光看着那罕蜗牛,以确保自己的操作不会失误,那只罕蜗牛不会落到其他地方,比如王小杉的床单上,再比如她自己的手上!

好吧,看着她这一通动作,王小杉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那个女生,她明显也是怕的,可是在面对自己害怕的东西,她却没有退缩,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个东西解决掉。

废了一番功夫,女生的操作准确而又无误,那罕蜗牛也丝毫不差的落在了纸上。落上去的一瞬间,王小杉明显能看到那纸弯了下去,差点就要在继续往下掉,好在那个女生一个用力,将它的背怼在了墙上,止住了它的降势,也制止了一场悲剧。然后快速的将那只木棒扔掉,两手并用,捏着纸的四角,然后将纸卷了起来,在快速的下床,开门,将那只罕蜗牛连带着纸扔的远远的。

再然后关门,落锁。这紧张的心,终于渐渐平复,而王小杉也没了继续学习的念头,她转过身,对着那个女生说了声谢谢。这句谢谢,那是真意十足,如果没有她,可能王小杉要一整夜都不能入睡了。当然,如果没有她,小杉同学可能也会睡的很好,在不知道那只罕蜗牛存在的情况下,在那只罕蜗牛一整夜都注视王小杉的情况下,在那只罕蜗牛随时可能爬下来,爬到王小杉身上的情况下。

此刻,光是想想那最后一种情况,王小杉就冒出一身冷汗,浑身打了个冷颤。最后那只蜗牛去了哪里,王小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根本连看都没勇气去看一眼。

这件事,她当然不可能跟牛今成说的,也是通过那件事,王小杉才深觉自己不是小时候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不点儿了,真是越长大,但越小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