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乌托邦的天空 > 正文
第二章 初吻被夺
作者:孚尔  |  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19-05-01 16:19:23 全文阅读

事实上,我不知道的事情还远不止此。

我只知道29号晚上的元旦文艺汇演,顾冉汐炎辰他们的节目很成功。

看着顾冉汐在舞台上那种肆意挥洒的姿态,就连我这样不懂舞蹈的人,也会觉得被她感染,整个人都变得特别燃。

有些人天生属于舞台,但对于顾冉汐而言,舞台天生是属于她的。

我在台下为她们尖叫鼓掌的时候,感觉有人在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开始我没有在意,以为是大家看节目都比较激动不小心碰到了。

直到我发现他的手没有移开的意思,才转过身。

我还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一个吻落在我的唇上,如蜻蜓点水一般。

可能是因为灯光太暗,可能是因为我原本就处于一种激动的情绪当中,所以有那么一瞬间,我分不清楚自己心跳加速的真实原因。

反应过来之后,我像是触电般推开那个人,破口大骂:“你有病啊!”

然后下意识地扬起了我的右手,准备扇他一个耳光,却被他拉住手给带出了体育馆。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被拖出去的,因为我一路上都不怎么配合。

他把我拖到操场塑胶跑道的时候,我才看清楚他的脸,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好了:冷峻。再加上他凌厉的目光,看得我心里直发寒。

可是转瞬,他又笑得很阳光,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这让我有一种错觉:刚刚出现在他脸上的冷峻都是错觉,因为那样的表情实在与他的外表格格不入。

“你……看够了吗?”他的话把我惊回现实,我才缓过神来。

一想起刚刚就是他夺走了我的初吻,我又立马扬起了右手。

当时我的脸涨得通红,这还是苏牧安后来告诉我的,他后来还告诉我,这个“温暖”的笑容,他练习了很多年。

他眼疾手快抓住我的手,脸上仍旧是暖暖的笑意,语气中带着一些无奈说道:“又来,想让我牵手就直说啊。”

我本能地想挣开他的手,却愈发被他紧握到发疼:“你是不是脸皮太厚了?”

他不置可否地放下了我的手,同时凑近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喜欢你。”

我不由得往后退,他却扶住了我的肩膀,把我禁固在原地。

“你是不是脑残偶像剧看多了?”既然挣扎不过,我索性就不挣扎了,微微抬起头直视了他的眼睛,“但是很可惜,我这个人,除了虚伪的爱情,什么都信。”

“照你的意思,我说的话你应该都信才对啊。”

“你理解错了,我确实什么都信,但你的话什么都不是,不值得我相信。”虽然我总是在逻辑上面吃自己的亏,但是自认为嘴炮的功夫还是不弱的。

“总有一天你会相信的,相信这一切。”他缓缓说道,然后松开了他的手。

“警告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真的不客气。”在他面前动手占不到任何便宜,这一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转身就走,再和这种无赖纠缠下去,吃亏的也只会是我自己。

“宋瑾顔,我是苏牧安,后会有期。”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令我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素未谋面,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愤愤的想,如果后会有期,我就一巴掌扇飞你。

越想越觉得憋屈,明明是我被占了便宜,最后还因为害怕而率先退缩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要有死穴这种东西的存在呢?不管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我们对一些东西充满美好的幻想是本能的反应,如果幻想提前毁灭,这种东西反而会变成一种谁也不能触碰的死穴,于我而言,爱情这种东西就是死穴。

走到体育馆门口,我就碰到顾冉汐他们。

“正准备找你来着,”顾冉汐看见我气冲冲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没事,刚被一头猪踹了脑袋。”骂完人之后,我觉得舒畅多了。

“和我们一起去唱歌吧,刚好发泄一下。”

面对一群不认识的同学的邀请,盛情难却,我和他们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麦奇KTV。

我想我今天是可能是点儿背,和大家唱完歌一起准备离开的时候,在走道上无缘无故就被人撞了,还被那个人手中的一杯开水烫到了手。

“哎呀,真不好意思。” 侧身望去,是张云桑。

她根本毫无歉意,或者说她是故意的。

在我忍着痛意正准备和她理论的时候,就听见“啪”的一声,重重的一声,她的左脸明显红起来了。

顾冉汐大概是想都没想就直接甩了个巴掌给她,走上前轻声对她说:“我第一次打人脸,这份荣幸你可以记一辈子。”

后来在麦奇紧急处理了一下,顾冉汐就带着我到她租的公寓。

炎辰说,其他事他来处理,我不知道他怎么处理这件事的,只知道,从那天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再也没有在麦奇的任何一家店里见过张云桑了。

和我猜想的一样,顾冉汐一个人住。

她帮我上药的时候,还跟我打包票,说这是她用过最好的灵丹妙药,一定不会让我留疤。

我说了声谢谢,她用‘谢你妹’三个字回敬我,瞬间她就发现有什么不对。

“好妹妹,叫姐姐。”我忍住笑。

“一世英名,栽在你手上了。”

“说起来,我也算是代你受罪了,你叫我声姐姐不亏,不过明明你在场,那个女生为什么不直接找你麻烦,而要针对我?”

“她还敢?”

“有道理……”我点点头,转而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不对啊,合着她觉得我是软柿子?”

“她可能感觉你是个软妹子,但我觉得她眼神不太好。”顾冉汐一本正经地损我,“要是她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眼力见儿,应该也不会去招惹你。”

那天晚上我们还敞开心扉聊了很多话题,比如她的男神炎辰怎么样,比如我见光死的暗恋,比如她的初恋多么的伪君子……

我们两个人都有一个默契,彼此的对话中间,都避免了谈论各自的家庭,可能因为都有心结吧,所以会在这个话题上很在意对方的感受。

最后两个人的结束语也是很俗套的对话:

“我好久没有这么跟人谈过心了。”

“我也是,谢谢你,宋瑾颜。”

“秉烛夜谈”的结果,就是我们俩第二天都迟到了。

我不知道她受到了什么样的处罚,反正我是被班主任拉到办公室训了将近半节课。

直到第一节课下课铃响,他才放我回教室,还在我这儿预定了八百字的检讨兼保证书。

“哦对了,宋瑾颜,今天咱班有个插班生,我让他临时坐了你的位置,待会儿你带他去旧礼堂领一套课桌。”

当我无精打采,顶着两个有些明显的黑眼圈走进教室时,发现我的座位上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是他,苏牧安。

我瞬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进入到一种亢奋的“战斗”状态,班主任是特意安排他,来刺激我的神经的么?老班是不是知道,我昨天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我还要带他去领课桌?

我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还在做梦,但是八百字的检讨书却提醒了我:这就是非常残酷的现实。

我走到座位旁边的时候,还有几个小花痴和他在说话,我直接把书包重重地扔在了我的桌子上。

苏牧安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赶紧起身:“同学,你就是宋瑾颜吧?你好,我叫苏牧安。”

他给我装失忆?看着他满脸无邪的笑容,我怒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可是我现在还不能发火,因为同学们都不知道我和他的恩怨,如果我发火,大家只会觉得我不可理喻,他就又得逞了。

“你好,刚刚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我堆着笑说道,“心情不好,请别见怪。”

“没关系,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只是千万别憋着,对身体不好。”苏牧安故意刺激我。

“谢谢关心,我带你去领课桌吧。”我决定要转移我的战场。

带着苏牧安走远了,我才放心地怼他:“装失忆好玩儿吗?”

“还行吧,最主要还是得感谢你肯配合我演。”

“希望你以后也这么假装下去,不许跟任何人说昨天的事。否则我告诉周老师咱俩早恋,谁也别想再留在这儿。”

“咱俩早恋了吗?看来,你已经认可昨天的事儿了?”

我拒绝再和他沟通,一直到旧礼堂,我让他去挑课桌,然后我在登记处写了班级和他的姓名。

“你看这把椅子怎么样?”苏牧安把椅子往我面前一摆,我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他就知趣的闭上了嘴。

到了教室,他把新挑来的椅子和我的椅子换了,我懒得和他多说什么,也就随他去了。

刚坐到座位上,那几个小花痴就又围过来了,说想和我换位置,我像小鸡啄米似的一个劲地点头,真不晓得他哪里值得这些女生为他疯狂了,当然我承认,他是有点姿色。

苏牧安用笔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和谁在打着电话,忽然冒出一句:“你不知道我讨厌主动的女生么?”

我回头瞪了他一眼,他似笑非笑的望了我一眼,等我再转过身,那些女生已经各归各位了,却还在用花痴特有的目光看着他,如狼似虎,我真是念去去,千里烟波,泪湿千里云,无语凝噎,神经完全错乱了。

今年的最后一天,都要让我这么倒霉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