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乌托邦的天空 > 正文
第三章 苏牧安书包里的秘密
作者:孚尔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19-05-07 19:01:01 全文阅读

中午,我没胃口,而且因为熬夜也没有什么精神,就留在了教室,直接趴在课桌上休息。

“哎,宋瑾顔,你怎么不去吃饭?”苏牧安大概是用书本在我的背后扇了一下,因为我感觉背后有一阵阴风。

“多管闲事,跟你很熟吗?”我把椅子往前挪了挪,发觉这把新椅子果然比我的旧椅子要结实多了。

“我个人认为挺熟悉的,至少比普通同学要熟悉。”他明显就是在提醒我昨天晚上的事。

“你闭嘴!”

他沉默了,不一会儿起身,经过我身旁的时候,随手放了几块巧克力:“先垫垫肚子。”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我转身把巧克力放在了他的桌上。

“宋瑾颜。”门外是顾冉汐的声音。

顾冉汐也没有什么胃口,拿了一罐咖啡和一袋干脆面递给我:“我就知道你没去食堂,肯定在教室补觉。”

“你还说,今天我们老班罚我写检讨,800字,高考议论文的要求。”我想想就觉得生气,然后问她,“你呢?”

“我也没比你好哪儿去,不过念在我刚转学不久,班主任没有太过分。”

和顾冉汐闲聊了一会儿,趁着走廊上没有人,我把我和苏牧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顾冉汐。

顾冉汐一脸坏笑,这种反应是我意料之中的。

倒是苏牧安提着两份外卖出现在我面前,并且把一份递给我的时候,说了句:“宋瑾顔,你的外卖。”这就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也不晓得是哪根筋搭错了,微笑望着他,没头没脑的回了句:“不,是你的外卖。”

顾冉汐和苏牧安都不是那种笑点低的人,气氛有点尴尬,我只好解释:“可是我没有订外卖。”

“那我把它放到你桌子上,你待会吃。”苏牧安好像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走进了教室。

“我很少夸男生长的帅的,不过他算一个。”顾冉汐看着我,“行啊你!魅力够大的。”

“你说,他图我什么?”我疑惑地望着顾冉汐。

顾冉汐上下打量我一番:“你认为呢?”

我仔细想了想,苏牧安这种人,长得又帅,又不缺钱,我……应该是没什么值得他老人家惦记的吧。

于是我转而望向顾冉汐,盯着她看了好久,然后顿悟:“我明白了,他一定是看上你,想通过我认识你。”

顾冉汐无奈的摇摇头:“我看你是没救了,拜托你以后少看点少女小说好吗?”

我多想为自己澄清,为了高考,我都有一年多没看过小说了。

可是还没等我说出口,顾冉汐就被别人给叫走了。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带着满腔的疑问走进了教室,当看到桌上那份外卖的时候,又瞬间清醒起来。

直接还给苏牧安,它的下场可能是被扔掉,我心生一计,决定直接把它变成现金。

我拿着外卖站到讲台上,咳了两声,就开始拍卖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吃腻了食堂的朋友们看过来,校外美食,由咱们帅气的新同学苏牧安亲自配送,起拍价15元,有没有要加价的?”

大概是大家都受够了被食堂支配的恐惧,大概是因为苏牧安的颜值,最后这份外卖以“高价”——32RMB成交。

接着我就把钱给了苏牧安,他没有接,我就把钱直接拍在他的桌上:“爱要不要!我跟你说,你还赚了好不好?”

他是真的笑出了声:“宋瑾顔,没想到,你……这么可爱。”

“有病。”我觉得我的脸有些发烫,于是转过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迅速把卫衣的帽子戴上。祈祷着快点结束这种尴尬的日子。

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节课,天却下起了雨。

我望着越下越大的雨,想起自己没有带伞,轻叹了一声。

苏牧安踢了踢我的椅子,我把椅子往前挪了挪,不想搭理他。

不久后,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他用一颗巧克力砸了我的头。

我愤怒地转身,他望着黑板,轻声对怒视他的我说了五个字:“我送你回家。”

我没有说话,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心里也在说着,谁稀罕啊。

下课之后,为了躲开苏牧安,我直接就走了。

没想到苏牧安死皮赖脸一路跟着我,拉着我的书包肩带,给我打着伞。

其实我非常别扭,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从心理上都很抗拒苏牧安的这种行为。

我试图往前跑的时候,他加大了力度,拽着我的书包让我动不了;

我直接放弃书包的时候,他也眼疾手快地放弃了书包,转而拽了我的卫衣帽子,我的书包就那样无辜地掉在了湿漉漉的地上。

由于我一路上都这样不稀罕他的关心,也极不配合他,最后在走出校门的时候,他把伞硬塞到我手上。

“你拿着吧,不要赌气故意淋雨了。”语罢,他走进雨中。

虽然这时候的雨其实已经小很多了,但是我却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愧疚。

可是只要一想起他昨天的行为,我又觉得他是活该。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内心非常矛盾,像个稻草人似的望着他的背影。

忽然间我觉得有什么不对:“喂!苏牧安,你书包呢?”

苏牧安好像想起什么,急匆匆地跑进学校。

我站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打定了主意,待会一定要把伞还给他。

即便对方做了让我很不爽的事情,但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愿意去亏欠别人。

曹操是“宁我负人,毋人负我”,我恰恰相反。

因为我觉得亏欠别人会让我感到内心别扭,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很难还得清。

“你怎么还没走啊?”他背着书包,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嘴角微微扬起,眼睛也弯成了很好看的弧度。

嘁,这叫什么话?

“少自作多情,你以为我愿意等你啊?”我把他头上的棒球帽摘下来,“帽子挺好看的,借我呗,伞还给你。”

“拜托,我是男生。”他没有接过伞,而是从我手中把帽子拿回来,自以为很帅地戴上。

好吧,我承认其实是挺帅的,如果没有之前的事情,我会对他很有好感。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苏牧安一直在咳嗽,大概是因为昨天淋雨感冒了。

我心里非常愧疚,也很后悔昨天没有坚持把雨伞还给他,有了愧疚感,人就无法心安理得的去忽视一些东西。

我趁着第二节课间操的时间,和班长请假去了一趟简陋的校医务室,买回来一些感冒药和两粒感康,在药盒上写下医生交代的服用时间和注意事项,给了苏牧安。

“看到你这么关心我,我好感动。”苏牧安一脸病恹恹,却还是不忘记贫嘴。

“以后咱俩两清了。”

“哦。”苏牧安的眼神有些黯淡,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看到他低垂的眉眼,总感觉他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怕我下一秒就心软,所以干脆转头不再理会他。

苏牧安在午饭后吃了药,结果他的午睡就是趴了一下午。

老师上课的时候叫他的时候,我就像他的小助理似的,一个劲儿地对老师解释,说他感冒了不舒服。

到放学,我收拾好书包,站起来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还趴着。

因为明天就是元旦假期,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不确定会不会有别人叫醒苏牧安,毕竟大家都和他不熟。

所以走到教室门口,我还是忍不住回头又去叫醒了他,才知道他压根就没看那些注意事项,还一次性把两粒感康一起吃了。

被我叫醒之后,他打了个电话叫司机接他,然后又接着睡。

其实我猜到了苏牧安家境很好,但我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专职司机,这让我感觉他接近我的目的,应该是很复杂的。

我望着睡着的他,很是无奈,我走也不是,留着陪他等也不是。

不一会儿,顾冉汐过来找我,她站在门口,问我要不要一起走。

我指了指苏牧安:“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好像有点不讲人道主义。”

“你可以出于人道主义关怀送他回家。”顾冉汐的表情,和QQ里那个无公害微笑着的再见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我总觉得那个再见的表情,其实杀伤力很强。

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开始给苏牧安整理假期作业,一到高三作业就特别多,试卷一大堆,尤其是在放假的时候。

对于大多数高三的学生来说,有时候大家宁愿周末补课都不愿意放假,就是因为一旦放假,就意味着,你将面对的是永远也写不完的试卷。

我最喜欢数学老师,因为她说你们做不完没关系,做了多少就交多少。只是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去交那张只写了几道选择题的试卷。

我给苏牧安整理好了所有科目的作业,写了一张作业清单,然后一起给他放进了书包里。

这个无意之举,让我在他的书包里,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看上去似乎和我有着莫大关系的秘密。

他的包里面,有一个吊坠形状东西挂在了拉链的位置,和我脖子上那个吊坠,是一模一样的。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他认识我,但是我却认不出他。

这个吊坠背后牵扯的故事,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孚尔
作者的话

也不知道该说些啥,希望读者宝宝有个好心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