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乌托邦的天空 > 正文
第五章 干“坏事”被抓包
作者:孚尔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19-05-03 20:16:08 全文阅读

站在街边目送苏牧安离开之后,我当然也没有那么听话直接回酒吧,而是沿着街一直走,因为我需要冷静。

其实刚刚我明明可以把他推开,然后非常生气地指责他,可是我没有。

潜意识里,我也并没有对他亲吻我额头这件事有多大反感,甚至还会有一种内心慌乱的感觉,我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喜欢上他了。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乔南广场,我停止了一切的胡思乱想,自嘲地笑了笑。因为看着满天绽放的烟花,我明白它们再美丽也都不属于我。

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去年那个女生轻蔑的眼神,和那句“你始终是后到的插足者,是第三者。”

一瞬间,我泪如雨下。

“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正当我蹲在那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旁的一棵小树下,哭得正欢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女生带着哭腔如是说。

我慢慢停止了哭泣,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就在不远处的小路上,有一男一女。

女生朝向我这边,路灯的光照在她的脸上,我虽然看得不那么真切,但也可以发现,她哭得妆都花了。

男生背对着我,于我而言,光洒满了他身后的每一寸地方,可是于那个女生而言,看到的他,大概是黯淡的。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隐约能够听到他的语气淡淡的:“别闹了。”

挽留的话语被说成是闹,大概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如果爱一个人可以爱到如此卑微,那么这样子的爱,注定是很容易被某些人轻视,被某些人嘲笑,被某些人可怜,被某些人心疼。

在这个女生和男生的爱情里,我作为旁观的“某些人”,属于最后那一种“某些人”。

我一直以为那个男生是第一种人。

只是我没有想到就在一年后,在相同的地方,那个男生告诉我,虽然不爱那个女生了,但是他当时的态度其实也并不是轻视,而是心疼。

女生在听到男生让她别闹了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心如死灰,但仅仅只维持了一秒,她勉强笑着擦干眼泪:“我不闹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下学期学校再见。”

女生转身走了,期间没有回头,我猜想她应该还在抽泣吧,她的背影显得那么柔弱,而男生站在原地目送着她,一动不动。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经不对劲儿,看到男生的背影,瞬间火气就上来了。随手在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头朝男生扔过去,然后半蹲着跑到了旁边一颗足以遮挡住我身体的大树后面。

或许在某种关键的时候,人的潜能就是可以完全被激发的吧?谁能想到在家里扔垃圾百发九十九不中的我,这次运气爆棚就真的一次命中,砸到了那个男生呢?

看到他被砸中,我立马把头缩回来,祈祷他快离开这里,听到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我打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走。

然而气氛紧张不到十秒,就在我做好了百米冲刺的准备时,隐约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铃声。

原来我的手机掉在刚刚那棵小树旁边了,我探出头望过去,发现那个男生已经弯下腰把手机捡起来了。

两个人的目光相接,我瞬间打了个寒颤,刚刚还不觉得冷,现在却感觉自己身处冰窖般寒冷,大概这就是做了亏心事的后果吧。

他手里拿着我的手机,也没有朝我走过来的意思,就那样一直盯着我的脸,用一种深不可测的表情。

没办法,谁让他手里拿着我的把柄呢?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指了指男生手中的手机:“不好意思,这个……是我的”

“那么这个呢?”男生把左手举到我眼前,大拇指和食指腹部之间,是那块石头。

“那就都给我好了。”我很是尴尬,打算从他手里拿走石头。

他忽然把手收回去:“诶,还是要先警告你,以后可别太贪玩啊。”

他的语气非常柔和,就像是一个兄长在对一个犯了错的小朋友说话一样。

我非常难为情地点点头,也不觉得冷了,反而感觉脸上热辣辣的,我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这样冷热交替会患上感冒。

他冲我笑了笑:“手拿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就像有魔力一样,我有些怀疑,但是依旧伸出手摊开在他面前:“你想干嘛?别打我……”

令我意外的是,他并没有为难我,只是把手机和石头都轻轻放在了我的手中:“喏,都还给你了,不要再弄丢了。”

虽然他语气一直温温柔柔的,但是我知道,他最后那一句话有一种警告的意味。

我拿到手机和石头之后,讪讪的笑了:“刚刚不好意思,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没等他说话,我转身就溜了,很快逃离了那个“烟花之地”。都说烟花之地多是非,今天这一番坎坷经历,证实了这句话果不其然吶。

我心想着,一回家就得把石头放书桌供着,警示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出这么大的糗了。

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那个未接电话是顾冉汐打来的,我按下拨号键,却久久没人接。

于是我很快跑回酒吧,我怕她出什么事情,尽管有炎辰在,这种担心是不可避免的。

我到酒吧的时候,气氛很诡异,本应该非常嗨的酒吧,却异常的安静,而且灯光也亮堂了许多,不似之前那般昏暗闪烁。

看样子,我似乎错过了什么,当务之急是先找顾冉汐。

我扫了一眼酒吧,顾冉汐不在原来我们坐着的位置,而是站在了一个离舞台较远的位置。

而原先我们坐着的那一片离舞台很近的区域,只能用一片混乱来形容。

有两个穿着很像混混的人被放倒在地上,女主唱坐在舞台上,话筒也倒在了地上,外套好像被人划破了,这也就证实了那两个人就是来捣乱的混混。

啤酒撒了一地,还有一些酒杯的碎茬儿,在灯光的下,折射出晶莹耀眼的光芒,其中那些若隐若现的纯洁的白光,和酒吧格格不入。

服务员忙着收拾。我走近顾冉汐,准备叫她的时候,她先看到了我。

“你总算来了!”她好像等了我很久。

“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我着急地问起顾冉汐。

顾冉汐摆摆手:“我没事,倒是你错过了一场好戏。”

那时候的顾冉汐用的是好戏这两个字,如果她当时能预知到这场“好戏”带来的结果,她一定不会选择用这两个字来形容当时发生的事情。

我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就听到炎辰喊了一声“请大家稍微安静一下”,顺着声音的源头望过去,看到他就站在舞台下方的位置,那片混乱的区域把他和人群隔开了。

“刚刚的小插曲给大家扫兴了,我代表soul向大家赔个不是。另外,既然快过年了,今天全场三折,大家接着玩。”炎辰走上舞台扶起话筒,字句清晰地说出这些话。

“阿维,阿诺,把他们带走问清楚。”他指着那两个混混,对押着他们的人说道。

看着地上被收拾干净,他才示意恢复灯光和音乐。

人群渐渐散开,酒吧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就这样被炎辰的三言两语平息下来。

看到这里,我也才意识到,原来炎辰和这家酒吧的关系不一般。

顾冉汐带着我回到之前的位置上,只见炎辰面无表情地对那个女主唱说:“你跟我来一下。”

顾冉汐立马冲他招了一下手,炎辰看着我俩,点点头:“想来就来。”

那一瞬间我才明白,为什么骄傲如顾冉汐会喜欢炎辰,大概是因为在炎辰的面前,她的气场会被碾压,但她仍然会不自觉地想要去靠近他。

“带你长见识去不去?”顾冉汐询问我,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自问自答的设问,因为下一秒她就拉着我跟过去了。

“你这是带我长见识,还是自己有私心?”我知道她肯定很紧张,因为在炎辰叫那个女主唱之后,她开始着急了,以前的她不会这么急切地想要跟着炎辰的脚步。

我也开始回忆起那个女主唱,好像确实长得很不错,但我个人觉得炎辰对美色是几乎免疫的,因为顾冉汐在前他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你是不是被苏牧安牵手开心过头了没缓过来,还跟我贫?”顾冉汐一下子怼得我不敢再去说她内心的小九九。

我只好转移话题:“所以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冉汐跟我解释,我才明白,原来我走后不久,就有两个人去调戏那个女主唱,女主唱反抗,而后炎辰出马才摆平局面。

“我估计接下来就是去审问那个女主唱,这是不是她和那俩混混预谋已久的计策。”顾冉汐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而我一脸茫然,根本就不懂为什么这个看上去明明是受害者的女生,会有可能是那两个混混的同伴。

顾冉汐没有继续跟我再解释,因为我俩跟着炎辰七绕八拐地进了一间小型办公室。

“酒吧的办公室都会这么隐蔽吗?”我不禁发出了疑问。

结果顾冉汐嘲笑了我的纯洁无知:“傻孩子,一般比较……灰色的集团,经营的这些营利性酒吧,KTV等场所,都会有像这样额外的“办公室”来进行各种临时的谈判交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