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乌托邦的天空 > 正文
第八章 苏牧安借着酒劲做了件事
作者:孚尔  |  字数:3221  |  更新时间:2019-05-07 17:09:21 全文阅读

虽然气氛被弄得特别暧昧,但是苏牧安的行为一点儿也不浪漫,甚至还有点恶心——因为他吐了我一身的酒。

“你他……少喝点能死啊!”我的脏话差一丁点就脱口而出。

率先发出爆笑的是顾冉汐,虽然她一直在嘲笑我,但是还是第一个把桌上的餐巾纸递给我的人。

紧接着炎辰他们把苏牧安给挪开了,也帮着他处理了一下。

“你快把外套脱了,不然里面的衣服……等下也弄脏了。”顾冉汐笑得喘不过气来,提醒着我。

我想都没想就脱下了外套,然后我那套胸前画着一只硕大米奇的珊瑚绒睡衣就这样接受了大家目光的洗礼。

“宋瑾颜……你真幼稚。”顾冉汐咯咯地笑,从那一刻起,顾冉汐在我心里的女神形象彻底崩塌。

“幼稚怎么了?这是睡衣!”我着急地解释。

她又凑近摸了一下才确信,依旧笑得灿烂。

我看了一眼苏牧安,虽然我很想揍他一顿,但是让我陷入尴尬的他此刻什么都不知道,睡得跟头猪一样,我又能拿他有什么办法呢?

“我今天刚好买了一件外套,借给你穿一下吧?”尹放从一个购物袋里拿出了一件纯黑色的外套,递给我。

我很感激,但是并没有接过来:“谢谢,可是我感觉我身上有些酒味儿,怕给你的新衣服弄脏了。”

“真的没关系。”尹放说着把购物袋也递给了我:“你的外套就放这里吧,不然你回去的时候也不好拿。”

我被尹放的细心给感动到了,再推辞反而显得我太小气了,于是欣然接受了她的好意。

后来我在洗手间的时候,又碰到了尹放。

“谢谢你啊,这衣服……我下次买一件一样的还给你。”毕竟我和她只有过一面之交就穿了人家新衣服,还有些酒味儿,说下次再还总觉得太不好意思。

“不用这么麻烦,待会要是我们回家顺路的话,你到家门口给我就行。”

其实她说的也是,毕竟我们不熟,下次,都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见上面。

我仔细看了一下她的脸,其实她很漂亮,但是和顾冉汐不同,她属于那种空灵纯洁的美,像一张未经染色的宣纸。

或许是出于私心,我还是觉得顾冉汐是我见过的所有女生中最漂亮的那一个。

那算是我第一次和尹放的聊天,我带着非常复杂的情感,有对她的感谢,有为了维护顾冉汐而对她产生的莫名的敌意,还有对她的神秘充满好奇。

一般我对这种看上去就很有故事的人,都特别好奇。

回到包厢,他们把联系苏牧安亲人的任务交给了我。

我坐在沙发上拿着苏牧安的手机鼓捣了半天,对他的解锁密码实在无能为力了,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一年前我喝醉是他救了我,这次就变成了我要帮他,天道好轮回。

正当我准备放弃,让炎辰带他去醒酒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了,看到来电显示有一个“哥”字,我想都没想就立马接了。

“喂,你在哪儿?”

“喂,您好,我是苏牧安同学,他在麦奇总店喝醉了,麻烦您赶紧来接他回家。”我一口气把早就想好的台词说完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传来几个字“嗯,马上到。”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我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谁打来的?”顾冉汐冲我挑挑眉。

“应该是他哥。”

“应该……你不怕到时候别人把他给卖了?”

“他人品没这么差吧……”

十五分钟左右,他哥打电话说到楼下了。

炎辰他们把他扶下楼,送上了车,而我见到苏牧安哥哥的时候,像见到鬼似得躲到了顾冉汐身后。

乔南市明明不小啊,可是为什么在哪儿,都能碰到那个负心汉。没错,就是过年那天,那个在乔南广场甩了那个女生,还被我用石头砸了的负心汉先生!

“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更何况只是他哥哥而已。”顾冉汐调侃我,把我推到‘负心汉’的面前:“这大概是你未来的弟媳妇儿了。”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不是不是,她瞎说的,快点送苏牧安回家吧,拜拜。”

他带着意味深长的笑看了我一眼:“究竟是不是,以后就知道了。谢谢你们,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请你们吃个饭。”

我始终觉得那个笑很诡异。

我怎么都感觉自己像是打了一仗,而且结局是惨败,而把我推向失败的,正是现在笑得花枝招展的顾冉汐。顾冉汐根本不知道我和苏牧安他哥哥的事,所以她不明白,我为什么给她一记怨恨的目光。

更可恶的是,她在无视我的怨恨之后接着打击我:“啧啧,不要苏牧安一走就变得像个怨妇一样好么?”

“顾冉汐,我现在特别想掐你!”

……

那次聚会是我们几个人,在高考前的最后一次聚会。

苏牧安得知那天的事情之后,对我报以万分的歉意,我们小打小闹地很快就和好了,有时候遇到放假的周末,还会约着和顾冉汐三个人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顾冉汐在学校追求者真的不少,她一个也看不上,并且再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和我聊关于炎辰的事情。还有人想通过我给她献殷勤,因为我是她在这个学校唯一的朋友。后来我才知道,当时的我,不仅仅是她在这个学校,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炎辰在学校依旧保持着他的神秘感,大概是因为他的迷妹们觉得他高三了,就意味着他很快要离开学校了,所以很多人给他送情书,但他从来没有收过。

要说学校发生的一些其他的细微变化,确实是有的。

某些大人们,总是喜欢把高考成败与未来好坏挂钩,所以有因为压力过大,而患上抑郁症的同学,让人觉得又心疼又可惜。

却也不乏有一些冷血无情的人——因为少了竞争对手而暗地里高兴,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沾染上这种冷漠的习气,或许是家庭,又或者是学校在某些方面的偏心与不透明。

我有点儿庆幸,我出生在一个开明的家庭里,爸妈都没有给我压力,唯一的那点压力也是自己给的。

我爸单位有几个同事的小孩和我同届,我爸在单位又是属于那种老好人,不会拒绝别人的要求。

记得初二有一次我忘了带钥匙,去我爸单位找他拿钥匙,本来我爸工作都做完了,他准备跟我一起回家。

杨叔叔走过来:“哟,瑾颜也在啊……老宋啊,我家里有点急事,这还有一点文件没弄完,你看你要是方便的话……”

“没问题,你快回家吧。”我爸接过杨叔叔手里的文件。

杨叔叔客气了一番就走了。我爸让我先回家,我撅着嘴走了。

很不巧,我在肯德基排队的时候,听到队伍前面的杨叔叔在打电话:“三缺一当然要等我啊……小孩在没关系,我买吃的回去就搞定了。”

那个时候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活得真是很可笑。从那天起,我再也没叫过他。

我只是单纯的想高考成绩如果好看点,也能让我老爸骄傲骄傲。

事实告诉我,我当时的想法太过天真。

有些人根本不会在乎这些对他不痛不痒的事情,甚至如果知道你过得比他好,他还会有更多的敌意。

高三下学期的时候,我总是会上楼去找顾冉汐聊天,我始终适应不了班上那种浓厚的学习氛围。有些事真的是天生的,很难改变。

我记得那时候的我们,总是会讨论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题,无关沉重。

唯一一次与学习有关的,是在我和我同桌吵架之后。我甚至都忘了当时是因为什么我们吵起来,总之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我一直都不觉得像那样的小事能引起多大的争吵,可偏偏就发生在我身上。

我指了指楼下正在努力背书的赵妍琪,对顾冉汐说:“她就是我同桌,平时她脾气超好,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

顾冉汐想了想:“你这次二模考多少名?”

“27”

“那她呢?”

“84,可是她以前一直差不多考八十左右的啊,不可能因为成绩跟我吵……”

“扪心自问,你有她付出的多吗?”

我摇摇头。

“有的人一直很努力、很认真的做一件事却始终都做不好。而有的人,却可以不必费尽力气就可以轻易做好,这就是一种天赋上的不公平,谁也改变不了。”

其实在这之前,我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是比较公平的,可是当顾冉汐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一句合适的话来反驳她。

很多时候我们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却得不到任何回报,反而有可能被折磨得筋疲力竭,甚至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生活不会在意这些,还是逼着我们去奋斗。

有人选择放弃选择堕落,有人选择继续前行,有人说自己没得选。

可其实生活给了我们选择的权利,只是它不急于在某一时给,而我们却急于在当时需要。或者又仅仅只是因为,你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头脑并非是清醒的,种种原因,你才会觉得自己没得选。

总之,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有没有做好自己的选择,高考都如期而至了。

也许很多人都觉得高考存在着一些不足,但是在我们没有找到一个更好的形式来替代它的时候,它是能够最大限度彰显公平竞争的方式,所以我们才会接受它,并为了它而在美好的青春里努力,尽管有时候不那么心甘情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