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乌托邦的天空 > 正文
第九章 纪子翌的鸿门宴
作者:孚尔  |  字数:3527  |  更新时间:2019-05-07 17:10:51 全文阅读

考完之后,我和大部分人一样,不管结果如何,首先陷入一种狂欢的状态。接着那种状态迅速冷却下来,我开始估分、思考填志愿的备选方案,又和大家的步调差不多。

成绩出来了,算是意料之中,虽然没有惊喜,但也幸好不至于有惊吓。其实说实话不是特别满意,总觉得自己不管这里还是那里……总之哪里都不应该丢分的,据说这是所有考生看到成绩后的同一特征。

可是顾冉汐却不同,她是我见过的最淡定的奇葩。

在成绩出来的第二天下午,顾冉汐睡意朦胧地接了我的电话,当我问起她的成绩时,她居然告诉我,老师没有告诉她成绩。她说的这叫什么话?有这么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吗?

我带着满腔怒火杀到了她家,猛按了将近一分钟的门铃,她才开门,浑身酒味,站都站不稳,我隐约有种不安感。

我本打算扶她在沙发上坐下,但看着满地瓶瓶罐罐和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实在下不了脚,只好把她扶进了卧室。她出奇的安静,一开始什么都没对我说,只是静静地靠着我的肩膀,我也没有去问她发生了什么,如果她愿意告诉我,我一定会当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如果她不愿意说,我也不想去逼她回忆那些让她颓废至此的事情。

后来我等她睡着了,给她盖好被子,对她的客厅进行了大扫除,满地散乱的酒瓶和零食袋回归到了它们本该待着的地方,然后我又用冰箱里为数不多的食材,照着网上的食谱做了几道不那么熟练的菜肴。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极其负责任的家政,看着顾冉汐还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我拿着她放在床头柜的钥匙,带着垃圾出了门,在她楼下买了醒酒药和一些水果。

等我回去的时候,她正默默坐在餐桌旁吃饭,我把药放在了桌上,又给她倒了水,有些生气地说:“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很危险?”

“这菜的味道……你是第一次做吧?”顾冉汐假装没有听到我的话。

“今天幸好是我来了,如果换作是别人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别人要是看到你那如花似玉的小脸蛋起了贼心怎么办?”我继续数落她。

“你放心,别人我不会开门的。”她面无表情,筷子停在了半空中。

“你喝得醉醺醺还分得清东南西北呢?” 我不依不饶,因为她一个独居女子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昨天去吃肯德基,看见炎辰对尹放告白了,”她沉默了两秒,缓缓开口说道,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千斤重的大石头,“我怎么就刚好选了尹放打零工的那家店去吃东西呢?”

究竟是“刚好”,还是特意,恐怕也只有顾冉汐自己才知道了,或许这是她在这段暗恋里小心翼翼维护的骄傲和自尊。

她说她目睹了自己的男神承诺要给另一个女生幸福,要陪另一个女生完成她的愿望。

那时候总感觉顾冉汐就像一个超人,可是我忘了超人也有青春期。

那个时候的我们虽然看似都敏感脆弱,可其实内心坚不可摧、强大不已,只要给我们一丢丢阳光,我们就可以马上原地满血复活。我知道,我能做的,就只有好好守着她,做那个带给她阳光的人。

也是从那天起我才知道她有多么喜欢炎辰,就像炎辰有多么喜欢尹放。她之前表现出来的不在意,全都是假象。或许炎辰真的是她的死穴,一直到后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是。

当天晚上我就一个人去soul找了尹放,想试探一下她的想法。虽然她是顾冉汐的情敌,可是我却很难讨厌她,大概是因为她的真诚、不世故。

我假装不经意地问起她和炎辰的进展如何,她很坦然地告诉我,她还没有接受炎辰的告白,有些事于她而言,没有办法不去考虑后果,就简简单单的去做。

“其实有时候我挺羡慕你们的肆意洒脱,羡慕你们至少很多事情都能随心去做,可是我……不能。”尹放和我说完这句话,就又去台上唱歌了。

我看着舞台灯光下的她,就像看到那天在灯光下看到的玻璃茬儿折射的纯白光芒,清亮干净。我不知道她在担心害怕些什么,但我能做出基本判断,她是喜欢炎辰的。

顾冉汐在我的悉心照顾下,不出两天就恢复正常状态,拉着我一起逛街,还一个劲儿地嫌弃、鄙视并打击我的审美。

这货还特别臭屁的说:“至于志愿么,我和你填一样的学校就行,我是艺考生,成绩要求没你们高,而且反正不管去哪个学校,都掩盖不了我与生俱来的光芒。”

我无语的尊称她为“雅典娜女神”,她居然还说她比雅典娜的光芒要多那么一点点。

雅典娜女神,如果你真的存在,请来收拾收拾这个无法无天的人类吧。

我和顾冉汐、苏牧安、炎辰在同一天,收到了乔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苏牧安说乔北大学有个学长请大家一起聚一聚,吃个晚饭。

等我赶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苏牧安说的那个学长,就是那天那个负心汉先生,我万分后悔自己没有问清楚状况就来了。

不久顾冉汐和炎辰两个人也先后到了,见人都到齐了,负心汉学长让我们点了菜,然后开口道:“之前一直没机会认识大家,今天正式认识一下吧,我是纪子翌,苏牧安表哥,乔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比你们大两届,以后在学校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今天请大家吃饭主要就是表达两点,第一是庆祝大家即将成为乔北大学的学子,第二就是感谢你们对我弟的照顾。”接着他忽然看向我,“特别是……宋瑾颜,我没叫错名字吧?”

纪子翌忽然开口cue我,我第一反应就是照实回答:“啊?没错。”

等我反应过来,才知道才意识到他其实真正的目的不是问我的名字,而是在强调“特别”两个字,我就不应该接他这个茬儿。但是我反应太慢了,大家都做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我也就没好意思去驳回纪子翌的话,只是默默瞪了他一眼。

这家伙好像是故意给我找不自在来了,但对于顾冉汐他们而言,纪子翌这一出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个平易近人的学长形象。

那时候我还没有办法做到客观地去看待纪子翌这个人,有时候在人的思想里,先入为主是一种很可怕的执念。

主菜差不多上完之后,纪子翌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虽然很抱歉,但今天我就不陪大家吃饭了,我怕我在你们会拘谨。钱我已经付完了,需要加菜算在苏牧安头上就行。”

“我们都挺自在的,你就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呗。”顾冉汐看看炎辰又看看我:“你们说是吧?”

炎辰给出了肯定得回答,尽管心里在拼命摇头。但毕竟是纪子翌请客,如果我说不自在,那么该走的人是我而不是他,况且我又不是不会看人脸色的人,别人笑脸相迎,我也不好意思打脸。

“听到这样的话很高兴,不过实不相瞒,我今天确实还有点儿事。”纪子翌语气淡淡的,说着就起身和大家道别,“你们慢慢吃。”

纪子翌都这么说了,顾冉汐他们也不好再开口留他,我目送他离开,心里也舒了一口气。

纪子翌离开之后,我们几个吃起来,打算干杯的时候,顾冉汐和炎辰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相视一笑。

“你俩还是别喝了,尤其是苏牧安……不过幸好今天宋瑾颜没有穿睡衣来。”顾冉汐憋着笑说道。

“睡衣是什么梗?”苏牧安问道,之前我和他说起他喝醉酒的事儿,直接把我穿睡衣的那段给省略了,因为我自己都觉得丢人,没想到顾冉汐在这儿直接一股脑把细节全告诉苏牧安了。

我以为他们早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今天纪子翌的“鸿门宴”,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奇怪的开关,让他们又开始提起这件事情。

更过分的是,苏牧安还一脸惊讶地表示:“什么?我居然错过了你穿睡衣的情节?太可惜了。”

他的话一出口,本来是炎辰和顾冉汐笑我和他,最后变成了他们三个人一起笑我。

“你们最好是都不要被我抓到小辫子。”我气哼哼地说道,转头又盯着顾冉汐,“尤其是你,喝醉过的人可不止苏牧安。”

顾冉汐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马上站到我这边:“好了,差不多得了,都别笑她了。”

“你什么时候也喝醉了?”炎辰一下子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问顾冉汐。

“我……成绩出来的时候就愁了,多喝了两杯。”

“好歹也是艺术系第一名,请问你的成绩还愁个什么劲儿?”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她临时编出来的拙劣谎言。

“我愁我太优秀找不到男朋友还不行吗?哪像你们,一个个都心有所属。”顾冉汐一下子就把话题绕开了。

“诶,说到这,你觉得我哥这人怎么样?”苏牧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

“不行,这门亲事我不同意。”我想都没想就接茬儿了,纪子翌那天晚上的言行还历历在目,我不允许这样一个负心汉和顾冉汐在一起。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和纪子翌的纠葛,所以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顾冉汐看了半晌,用一种“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感慨:“我明白了,宋瑾颜,你是不是不希望以后我在辈分和称呼上压你一头。”

“是是是,我可不想被你欺压一辈子。”我顺着她的玩笑开下去。

“诶,我可没说我对纪子翌有感觉,但是听你这言下之意,似乎和苏某人有不正当的关系。”顾冉汐又一次把我卖了,还特别强调了不正当三个字。

我们几个人就这样吵吵闹闹地吃了一阵。

不久之后,炎辰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

顾冉汐说要收敛收敛自己的光芒,也闪人了,她是以为她是星星吗?还一闪一闪的。后来我才慢慢悟出她的意思,原来她是说她不愿意当电灯泡。

原本好好的一餐饭,吃到最后就剩下我和苏牧安了。苏牧安的胃口好像不太好,就放下筷子看着我吃了一会儿。

“我吃好了。”我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

“要不要出去走走?”苏牧安问。

“也好。”我摸了一下自己吃撑了的肚子,好像是该起身走动一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