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婚当日
作者:怂怂的大白菜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19-04-30 11:04:51 全文阅读

“跪下!”

酒气熏天的男人指着江心蕊,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想不到竟是看上去老实的你,犯下如此大错!”

花园里,石子路上,一个女人哭哭啼啼,也指着江心蕊,“我好心请你去参加寿宴,你不赏脸,竟然还推我下石阶,摔坏我的腿!你就是嫉妒我!嫉妒相公宠我而不宠你!嫉妒相公夸我的腿而故意让我成了残疾之躯!”

江心蕊狠狠地握着拳,这是她第一次没有下跪,表情带着执拗!“我没错,不是我推的,我不跪!”

“不是你推的?难不成还是她自己摔的?管家亲眼所见,小院里只有你们两个人!你这个正妻当的竟如此善妒!你还有什么资格当正妻!”

江心蕊受够了!受够了夫君的指责和偏袒妾侍!

原以为自己真心待他,他也会真心待自己!

没想到过门没一年,他就娶了几房妾侍!根本不正眼看自己一眼!

江心蕊想,忍忍吧!忍忍他就知道我的好了!

可忍让换来的只是无情的践踏!

“我有什么资格?那要问问你,有拿我当过一天正妻吗!”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弟弟,自小和我弟弟青梅竹马!你心里没有我,我又何必拿你当正妻看?”

说出来了……江心蕊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对待自己!

她拍着自己的胸口,泪流满面,道:“未成亲之前,我是喜欢你弟弟,但是爹把我指给了你,我就一心一意地对你,从没有二心!反倒是你,连这个贱人陷害我都不管,你对我何来对的真心!?”

男人气的一巴掌打在江心蕊的脸上,借着酒劲儿,又揪着江心蕊的头发。

“你骂她是贱人!你自己又是个什么东西!”

他揪着的她的头发不断地向前,“我今天就要教训你!”

蓦地,他推她掉进池塘中,眼看着她挣扎呼救。

却是不理,搂过身旁的女人,道:“为夫替你出气!你好好看看!”

“救我……救我啊!”

江心蕊不通水性,水大口大口地灌进口鼻,她不能呼吸了!

好不容易挣扎到边沿,抓住一个人的手,道:“救我……求你救我……”

那人却一甩手,彻底舍弃了她。

江心蕊没了力气,挣扎了一会儿,便再也支持不住,渐渐没入池底。

窒息的绝望充斥着她的脑海。

最终她不再动弹,任由思维剥离身躯。

“小姐!小姐!”

江心蕊微微动弹了一下身子,而后猛地坐起,“救我!救我!”

丫鬟赶紧来到她身边,“小姐?做噩梦了?”

江心蕊看了看四周,不是夫君的府邸,是……自己的卧房?自己娘家的卧房?

“小姐,今天可是要见媒人的,您得赶紧梳妆打扮!”

“媒人?!”

“对呀,许家和涂家来提亲,您得选一家。这两家是老爷看中的,说是家世好,嫁过去,受不了委屈,受不了苦。”

江心蕊拍拍自己汗湿的脸,她还未平复心情。

又看了看自己手,下床照了镜子,镜中的自己略显青涩。

“现在是我爹生意败了,入不敷出的时候?需要我的嫁妆,来填补窟窿,好把我卖了,带着弟弟去外省生活?”

丫鬟低下了头,“您别这样说……老爷可能是不想您跟着一块受苦,给您找一户好人家。”

江心蕊终于明白了!

她又活回来了!回到了这个未成亲,却要选择的时间点!

真是迫在眉睫!

拒绝成亲,跟着这样的爹和弟弟,根本没有亲情可言!

爹拿自己的性命,拿养育之恩威胁她!

嫁的话……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吗?

“你刚才说,是许家和涂家来提亲?”

“是!”

对!生前是有两家来提亲,因为只有这两家聘礼给的多,能满足爹的需求!生前的自己一直有一个青梅竹马,那就是许家二少爷,原以为嫁进许家,便得一良人,结果是爹骗了自己,许家是为大少爷提亲!就是那个酗酒风流的大少爷!

想到这里,江心蕊赶紧梳妆洗漱,出得门来。

没的选择,唯一能和生前不一样的选择就是,接了涂家媒人递过来的金镯子,嫁进涂家!若不然爹和弟弟都将流落街头!

“涂少爷是独子,比我小?还比我小三岁?!今年只有十七,弱冠都没到!”

媒人笑着道:“涂家老爷在外省谋事赚钱,每月都会给家中丰厚的财物,而且就想找比涂少爷大三岁的小姐,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吉利!你们俩的八字也合,找人算过了,大吉大利!朱雀城里符合年纪的都嫁人了,但江小姐您不是因为照顾幼弟而耽误了嘛!这好事就轮着了!”

江心蕊可不觉得是好事。

舔了舔嘴唇。

却终是在自己爹爹的期待下,接了金镯子。

绝对不能重蹈覆辙,绝不能再嫁进许家!绝对!

到了大婚那日。

江心蕊忐忑又不安地坐了轿子,进了涂家。

点着喜烛的房内分外安静,盖着大红盖头的人一动不动。

蓦地,门“吱呀”一声开了。

江心蕊更是紧张地攥紧了手。

“喂?”

清脆的声音中带着点少年独有的软糯。

江心蕊坐直了身子。

一双穿着白靴的脚便出现在床边。

白、白色?!

今日大喜,他怎么能穿白色?

“喂!”

红盖头被直接拽了下来,江心蕊抬头一看,带着未褪去青涩稚气的俊美面容就在她眼前。

这、这家伙……长得未免太精致、太好看了吧!

好看到她忍不住往后躲了躲,有些不好意思。

“你叫……江心蕊是吧?没听到外面已经消停了吗!离开我的屋……现在、立刻!马上!”

俊秀的男子说着还将手中的小扇敲在了桌面。

“啪”地一声。

他的屋?那么他就是自己的夫君,涂云轻本人了!

涂云轻冷笑一声,“娶一妻纳一妾,这是我爹的主意,我阻止不了!算是我尽孝了,但我绝不会和你圆房,也不允许你从明天开始,踏进我这个房间一步!”

“我不喜欢女人!也……”

涂云轻上下打量她,“也不喜欢女人坐在我的床上!起来!”

他年纪不大,手劲儿不小,直接把江心蕊给拉了起来,自己穿着一身绸缎彩衣,往床上一卧,道:“出去!”

出去?!

江心蕊觉得自己真的有够倒霉!生前嫁许家是红颜薄命,现在好不容易重新选择,难道大婚之日就要被当弃妇?

当然不可以!她已经不是生前的她了!

这要是生前,一定会懦弱哀求!

但是现在!

江心蕊深吸一口气,面色如常,“不管怎么说,我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你总不能让我露宿街头。不让我在这屋待,我可以去客房,那么大户的人家,客房总有的是吧?”

涂云轻原本带着笑的俊脸慢慢变的冷淡。

“客房当然有。”

“那便好,我还不稀罕待在这屋呢!”

涂云轻坐起身来,瞪着江心蕊。

他想过江心蕊会哭,会哀求,会跪在他脚边,那时候,他会更厌恶女人,更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去赶她走!

但是这个女人没有哭,没有哀求,不惊不慌!

涂云轻舔了舔自己艳红的薄唇。

“来人!”

门一下子就开了,恰逢初秋,微风拂面。

“少爷,有何吩咐?”

丫鬟在门口恭敬地道。

“把江心蕊,带去客房,好好安顿!”

“这……今日可是您、大喜的日子,老爷之前说过……您成了亲就不能像以前一样……”

“一样怎么着?现在在涂家的是谁?是我!与那糟老头有何干系?!”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把江心蕊给我带去客房!”

“是……”

丫鬟低着头,不敢不从。

江心蕊一点都不生气!暗自生闷气,没有意义!

不如说见招拆招,看他还能怎样!

这大晚上的,她肚子还饿,瞥见小桌上的酒壶和点心,赶紧拿了一块,吃起来。

“唔,挺好吃的,我能把这个端客房去吗?”

涂云轻压着一口气,总有一种被对方反客为主的感觉。

“拿着点心!去你的客房好好吃吧!”

江心蕊拿着点心和酒壶,跟着丫鬟出了门。

路过偏房的时候,只穿了粉色衣裳的女人唤了一声。

“姐姐!这大喜的日子,你就这么出来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可怜!”

江心蕊停下脚步,看那杏核大眼的女人,她是一同过门的妾,小商贩的女儿,叫黄云儿,今年只有十六岁。

按照现在的岁数算,自己比她大了四岁。可加上生前的岁数,自己比她大了近乎十岁!

见过自己那生前丈夫的无数小妾!

受到了无数的讽刺以及阴谋算计!

黄云儿刚说了一句,江心蕊便已经心里有数。

“怎么过?不就这么过吗!”

“我……”

“妹妹,也就今晚你能称我为姐姐,明日,该给我请安就请安,该称呼我为夫人,就称呼我为夫人,礼数一个都不能少!”

“你!”

待江心蕊走后,黄云儿气道:“她一个被轰出来的正妻,还有什么资格摆出正妻的架子!?”

“一上来就得罪少爷,以后能有什么好结果!嘁……”

她翻了个白眼,故意制造出大的震耳的关门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