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误听秘密
作者:怂怂的大白菜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19-05-04 16:56:53 全文阅读

涂云轻咬牙切齿,“江心蕊……闹要分场合!”

涂老爷却道:“子菁,这是你爹……我特意让人送过来的,你真的不尝尝吗?”

涂云轻愣住了。

双眼盯着那鸭蛋糕,蓦地,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到嘴里。

翠儿当真是捂着眼睛不敢看。

江心蕊在心中憋笑。

心想让你在昨日说我偷吃!

此刻腥的想吐了吧!

涂云轻的动作都变缓慢了,他回想起,昨日在厨房见到江心蕊,鸭蛋糕是切开的,也有咬过的痕迹,而之所以没有再吃,是……因为腥?

他立即瞪向江心蕊,江心蕊只是笑笑,挽着袖子,夹了笼屉里的最后一个,放到了黄云儿的碗里。

“妹妹,我不吃了,让给你。”

涂老爷一看江心蕊如此懂事,更是深感庆幸!

有一个如此识大体的正妻,那在今后一定能帮助涂云轻。

食物是让来的,黄云儿也不敢立即就吃,只是道谢放在一旁。

妾侍上桌,本就不合规矩,黄云儿还是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是不是你小时候吃的那个味儿?”

“不……记得了!”

涂云轻喝了一口酒,随即将两个鸭蛋糕都吃了进去。

这一次,江心蕊不知道为什么了。

只是感觉他吃的痛苦,不仅是脸,似乎还有心……

之后一顿饭无话。

涂老爷一直给涂云轻夹菜,涂云轻也吃。

只是回头看了看江心蕊,表情不善。

饭后江心蕊心情开阔,拉着翠儿去花园赏花,涂老爷却和涂云轻进了房门。

“少夫人,您明知道鸭蛋糕腥,还给少爷吃,之后少爷会不会怪罪您啊?”

“他怪罪不着我,礼仪上面,我没做错任何。”

然后边看着于伯急匆匆地路过。

江心蕊抓住于伯道:“怎么了?这么着急?”

“少夫人,少爷吐了!老爷叫我赶紧过去,我已经让小厮派人去请大夫了!”

江心蕊抿了抿嘴。

“莫不是真吃坏了?”

“娇生惯养……”

于伯已经跑远,江心蕊放心不下,道:“我去偷偷地看看,翠儿,你回去收拾收拾。”

涂云轻的房门紧闭,于伯似乎早就进去,里面有杂乱地声音,紧接着,“啪”地一声响,吓了江心蕊一跳。透过缝隙,江心蕊看涂云轻将茶杯摔在地上,脸色苍白。

“既然不认我,为什么还想着我?!涂风,你回去告诉那个人,我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和你也是如此!你不过是听那个人的命令做事罢了……”

江心蕊听着,心中忐忑不已。

涂云轻不是涂老爷的儿子?!

自己嫁给的涂家……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家啊?

原以为就是一个大户人家,同许家一样,但没想到,公爹不是真的公爹,涂云轻也不知道是谁的儿子。

“子菁……”

涂老爷唤了一声涂云轻,后者更是气急败坏地大吼:“涂风,你不过是那个人的下属,你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对外可以,现在只有三个人,你应该怎么称呼我,你知道!”

“少爷……”

“对,就要这样的称呼!你其实就是我的下人,你和于伯没有两样!”

于伯在一旁低唤一声,“少爷,别这么说!涂大人他……涂大人他这么多年,待您视如己出,您不能这么说他啊!”

“他待我视如己出?不过是那个人的命令罢了!没有那个人的命令,他上哪找我这个儿子去!没有那个人的命令,他会从京城过来看我?”

“涂风!回去告诉那个人!我不需要他的钱!也不需要他的假好心!既然让我在朱雀城扎根生活,那就不要再来管我,彻底让我们没有关系就是了!”

涂老爷握紧拳头,似乎是在隐忍。

然后终是呼出一口气,“你的意思我会转达,最近可还有呼吸不顺的毛病?送过来的药有按时吃吗?”

“我很好,朱雀城的药不差于京城的!”

“你先别动怒了,刚才还把吃的都吐了出去,赶紧躺着,等大夫来吧。”

“不需要大夫!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待一会儿!你们俩给我出去!”

“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涂云轻知道自己为什么吐!任凭谁吃了两个像臭鱼烂虾一样味道的鸭蛋糕,谁都会吐!那味道现在想起来都想吐!

仿佛无数苍蝇萦绕在一滩臭鱼泥臭虾泥上,徘徊不走。

“呕……”

“少爷!您……”

“起开!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们两个!”

他说着决定自己先走。

猛地开门,就见江心蕊要赶紧下台阶,慌慌张张地样子。

他一愣。

随即“蹭蹭”走下台阶,拽着江心蕊就往旁边的小花园带。

“放……放手!”

涂云轻不放,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不想增加更多的麻烦!

让涂风知道江心蕊偷听,说不定这会影响他回京的时间!最好是越快滚蛋越好!

江心蕊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这个小她三岁的夫君力道比想象的大多了!

根本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瘦弱!

“你放开我!”

“不许大喊!大喊的话,我会考虑更用力!”

“你!”

到了花园深处,涂云轻终于松开江心蕊的手,忍不住奚落,“你不光偷吃,还偷听?!呵,江心蕊,你这个大家闺秀当的可以啊!”

“我没偷吃!也没偷听!你不要误会我!何况,你也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信息,我只知道,涂老爷不是我的真公爹,你也不是涂老爷的儿子,至于你是谁,那个人又是谁?你没说,我也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你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涂云轻听完,却笑了。

“你还说没偷听?没偷听怎么总结的这么详细?”

“我……真不是要知道这些!我是……我是听于伯说,你吐了,怕鸭蛋糕把你吃坏,想过去看看。”

涂云轻更是轻笑一声,“那你还说没偷吃?今天分鸭蛋糕,你是当足了好媳妇啊!给我两个,给糟老头一个,给黄云儿一个,就你自己不吃,因为你知道,那东西很腥!”

提到这个,他就想反胃。

“对于偷吃这件事,我昨天就已经解释了,你八抬大轿把我娶进门,我是你的正妻,只不过去厨房吃点东西,算不得偷吃!”

“善狡辩的女人啊!”

“我不是善狡辩,我是说事实。”

“事实就是你明知道鸭蛋糕腥的像苍蝇都不吃的臭鱼泥,却还偏偏让我吃两个!既然你称我为相公,那么苛待丈夫的罪责你可要受着!”

“受……受什么?!”

江心蕊生前可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她有的是对付小妾,侍奉公婆的经验!

也知道身为一个正妻,应当如何挺起胸膛,不卑不亢的做人!

只要自己没有犯七出之条,就不会被休!

江心蕊在脑子里过了一下,道:“我不知道鸭蛋糕腥,脑子里心里都只有夫君,听闻夫君爱吃鸭蛋糕,自然要将双倍的好都给夫君!我这根本就是为妻之道!”

“为妻之道?”

涂云轻甩着小扇子笑了笑,“为夫也要好好疼爱妻子,你说是吧?”

他笑的宛如狐狸一般,慢慢凑近江心蕊。

弄得江心蕊心生忐忑。

“你……你要干什么!?”

“疼爱你啊!鸭蛋糕还剩下十盒,每盒四个,一共四十个。你去把那些都吃了吧,为夫要给你四十倍的好!”

江心蕊吞了口唾沫,看着涂云轻笑笑,从她身边离开。

走了几步,又道:“哦对了,听到的事,确实没什么要紧的,所以我不怕你对外说,你说出来也没人信,你要是想以这个事要挟我,自己掂量掂量。”

“谁要要挟你……你有什么值得我要挟的?”

江心蕊忍不住“嘁”了一声,“拿自己当香饽饽!”

涂云轻不是没听到这声低喃。

他顿了一下,压住一口气。

心里想着,迟早得把江心蕊这个女人给休了!

偏房的黄云儿却在为今日自己插不上话而生闷气。

一个人坐在小桌旁,喝着茶水,嘀咕:“本想阴差阳错,让那些狗把江心蕊咬了,结果江心蕊竟然把狗驯的服帖!她不是大家闺秀吗?怎么像个在杂耍班子里混的……”

黄云儿也是妾所生,但她自小看到的就是娘亲受宠,而正妻不受宠。

她娘还告诉她,其实当妾没有什么不好,男人的感觉都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何况江心蕊比涂云轻大了三岁,自己还比涂云轻小一岁呢!

想到这里,丫鬟拿着晾干的衣服进来,给黄云儿叠整齐。

“起风了,感觉晚上要下雨,我先把衣服给您收了。”

“您明天要是去花园,小心点,有个泥坑,千万别摔了!就在歪脖树的前面!于伯已经叫小厮去修,但得等这场雨过后。”

“泥坑?”

黄云儿眼珠转转,“老爷是不是说明天要去看池塘的锦鲤?是午后对吧?”

“你过来!”

黄云儿在丫鬟耳边说了一通。

丫鬟为难起来。

“这样……这样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是我撞又不是你撞!等我和少爷圆房,有你的好处!”

“可……”

“现在少爷没有和江心蕊圆房,那我要是抢在江心蕊前头,那以后我是什么身份,你会想不到吗?”

丫鬟还是有些担忧。

“少爷的脾气……”

“少爷发了脾气也是我担着,你怕什么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