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又见故人
作者:怂怂的大白菜  |  字数:3223  |  更新时间:2019-05-07 20:32:04 全文阅读

十月秋雨缠绵,气温骤降。

一日,江心蕊在花园赏花,又见于伯匆匆跑过。

赶紧道:“于伯,又是什么要紧的事?”

“这……许家的人来闹了!这次连大少爷也一并过了来!”

“许家?”

“少夫人,我跟您说了,您也不知道,是少爷在外面的事,我赶紧去找少爷了!”

江心蕊是不懂外面的什么恩怨,但是“许家”她知道,朱雀城许家只有一户,就是生前自己嫁的那一户。

“翠儿,跟我去看看。”

“去、去看看?少夫人,咱们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少爷要干什么,这么冒然去看,不好吧?”

其实江心蕊也觉得不好。

按照本份,她是不应该去的。

但,于伯说大少爷也过了来,大少爷……不就是生前自己的夫君吗!

那个最后把自己推到池塘里的暴躁男人!

江心蕊在重生后的这一段时间,已经清楚地告诉自己,不会与生前的那个男人有任何瓜葛了!也不想见到那个男人!

但是再次听到那个男人的事情,她还是想去看看。

想去看看他的嘴脸!

如果可以,真是恨不得把他也推到池子中,让他感受一下窒息的绝望!

“翠儿……陪我去看一眼吧,在远处,不靠近。”

在涂家大门的门口,一众人闹闹轰轰。

涂云轻也赶了过来,身旁依旧只有于伯和一个小厮。

他拿着小扇子,不急不缓,道:“我今天好像说了,不见客。”

那一众人的身后站着一个身形微壮的男人,沉着脸。

江心蕊远远地看去,他化成灰自己都认得!

这就是许家的大少爷,许天雄!

江心蕊攥紧了拳头,此时的许天雄还未太过发福,棱角也还算分明,从里到外透着一股霸气。

“涂少爷,见不见客,由不得你了。”

“怎么讲?”

“要在这说?这么多下人,你不怕丢人吗?和我耗了三个多月,最后也没耗过我,二层布庄,我建定了!至于你的茶馆以后是否门可罗雀,那要看你的运气。所以还是去正厅一叙吧。”

涂云轻“哼”了一声,叫小厮搬把椅子过来。

自己就坐在椅子上,还特别得意忘形地一脚蜷起,踩在椅子上,往旁边一歪。

“我不怕丢人,就在这说。”

许天雄绷着脸,道:“给脸不要脸,小兔崽子也想跟我斗,自不量力。”

他上前一步,“你茶楼前面的门面房,霍老汉已经住不下去了!生意也没法做!听说昨夜就已经带着妻儿暂离那里,去客栈暂住,今日更是连踏入那里都不敢,怕是已经放弃了。我就等着接手那里,建起房屋。”

“强取豪夺你还有理了?”

“没强取豪夺,打砸损失的钱,也都赔偿给他了,就算报官,还能管得住我以后往那溜达吗?”

无赖的嘴脸。

江心蕊听了个大概,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

许天雄在她生前的时候,也是这般无赖!

“你管得住我躁动的心吗?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常理!”

“是常理,但你不能因此而侮辱我!”

彼时江心蕊努力地付出,他夸小妾饭做的好,她便也去努力学习做饭,只是端上去之后,却被他立即打翻。

“荒唐!少夫人像个丫鬟似的去学做饭!这什么玩意!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他抓着她的头发,指着地上的饭,“那么喜欢当丫鬟,就跪在这里把你自己做的饭吃完!不吃完不许回房!”

他走后,还特意留下一个小妾,坐在凳子上看自己吃。

江心蕊赤手抓着饭,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做的饭如针一般难咽!

想到这里,江心蕊猛地冲了出去。

翠儿吓了一跳。

“少夫人,少夫人您不是说就在远处看着吗!别去呀!”

“这个时候,您怎么能去呢?!”

江心蕊却压根没有听到翠儿的话,提着衣裙下了台阶,指着许天雄道:“你简直就是个无赖!你就是个伪君子!渣子!”

“你根本就不像个男人!”

“为了自己的私欲,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你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叫嚣!”

她其实想说更难听的话!

把生前他对她说过的话都原封不动地还给他!

但她又清楚地知道,她重生了,那些事,对于现在的许天雄来说没发生过,就算说了,对方也不会觉得怎样!

根本伤害不到他分毫。

于是只能就门面的事,借题发挥。

“许天雄,你这是变相威胁人家,你让人家怎么生活?!还有脸拿出来炫耀?我都替你臊得慌!一个大男人,欺负老弱病残,你不要脸,你爹也不要脸了吗?”

许天雄一愣!

这个江心蕊,之前许家提亲她没接受,偏偏选了涂家,现在又突然对自己破口大骂,没有一点妇道人家的样子!幸亏自己没娶她!

倒是涂云轻,听到江心蕊一声大喝的时候,撑在椅子把儿上的手就猛地滑了下来。

他吓了一跳,差点摔了。

于伯见状赶紧扶住。

“少爷,您慢点!”

“我慢的了吗?她怎么突然跑出来了?!”

“这……这……”

涂云轻赶紧站起身,收了小扇子,“行了,这个女人,偷听都成习惯了!”

江心蕊却还不罢休,“你在大街上带着家丁干出这种事,你爹和你弟弟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早就听说许家大少爷人品不行,道德败坏!变着法的从自己爹手中谋取钱财,还霸占胞弟的店铺,现在看来,这些根本不是传闻!也难怪你能干出这般不仁不义的事!”

“你这个女人!我不跟你计较!滚一边呆着去!”

“滚?”

对呀,这个字,他曾经对他说了多少遍!

几乎成了他的口头禅!

只要见到自己,不管自己做什么,他都叫自己滚。

江心蕊握紧双拳,低吼一声:“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该滚的是你!”

这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

涂云轻从未想过江心蕊会这样说话。

许天雄更是突然被骂,心里不爽!向来都是他骂别人,还没有别人敢骂他呢!

如此待遇,他当然不能接受!

上前扬起手就要扇江心蕊巴掌。

“你想打我?”

许天雄看江心蕊一双眼睛带着血丝,恐怖吓人,还真有点胆怯。

“我……你出言不逊,我要教训教训你!”

巴掌还得硬往下落。

哪怕他已经有点惧怕。

蓦地,手掌被另一个人抓住。

“在我的宅邸,打我的人,不合适吧!”

江心蕊抿了抿嘴,回头去看那少年。

他一脸冷肃,看上去一点也不羸弱。

抓着许天雄的手也很用力,都能看出指节在泛白。

“那就管好你的女人!”

许天雄正好借坡下驴,也算作罢。

嘀咕道:“幸亏我没娶她,一个家人都不要的悍妇,能好的了哪去?”

江心蕊咬着下唇,她之所以成为这样一个悍妇,那是谁造成的?!

自己也曾只想温婉地待在闺房里,等待着自己的夫君!

也只想好好侍奉夫君,然后生下一个孩子,就那么平稳地过一生,老去、等着孩子成长,再成亲。

这一切,要求一点也不高的梦就被许天雄这个男人毁了!

这口气她无论如何咽不下去,猛地就冲出去,直接给了许天雄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的响亮,仿佛用了她所有的力气。

打的手都疼了,而许天雄的鼻子也被打流了血。

他身后的小厮都愣了一下,赶紧冲了过来,涂云轻也不知道这女人哪来的这么大的脾气!竟然冲过去打人!

一下子事态就紧张起来。

于伯拉着身边的小厮道:“赶紧、赶紧去叫一些壮丁过来!”

“你!你这个贱人!你还敢打我!”

涂云轻把江心蕊拽到自己的身后,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不过是被女人打了一下,就这么斤斤计较,这样的心胸你怎么开门做生意?”

“我用不着你教我!涂云轻!门面房我已经可以拿下,你就等着茶楼关门大吉吧!”

“我会把今天这个女人的态度,全算在你的头上!”

江心蕊一愣,是她不冷静了!

是她……一时间被生前的仇恨迷了双眼!在涂家干出了这种事!

现在这里是涂家,不是许家。

江心蕊看了看自己发红的右手,低声道:“对不起……许家大少爷……我……”

“道什么歉!他该打!”

涂云轻拍上江心蕊的肩膀,让于伯甩出张纸。

“你看清楚了,门面房的房契地契都在我手里,现在那间房,是我的了。你跑来我家,谈我的房子归属问题,还信誓旦旦地说你要拿下我的房子,我想报官的话,官老爷会怎么评判,你自己清楚。”

许天雄大惊,已经顾不上脸上的疼痛。

按着自己的鼻子,大吼:“你什么时候买的?!”

“我明明……”

“你明明一直打砸闹事,让人家卖给你,逼人家走,我一直没出面,人家却卖给了我,你特别想知道其中缘由对吧?”

涂云轻笑了一声,像是得逞的狐狸。

但他可比狐狸好看多了。

“在我刚买茶楼的时候,我就和霍老汉谈过,想把他的门面房买过来,人家不卖。不卖好啊,不影响我!”

涂云轻开心地看了许天雄一眼,“你帮了我!你那么闹,谁呆的下去?人家终于肯卖了!前夜在客栈刚谈好的,多谢啊!”

江心蕊一脸惊奇地看着涂云轻。

心中是小小的诧异,却有大大的佩服!

十七岁的少年,能想到这一层面,不简单!

涂云轻回头冲江心蕊使眼色。

“过来啊!”

江心蕊不再呆愣,走到涂云轻的身边。

“你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夫人要打你,有什么不对?难道看你叫嚣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