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十四班

正文旅行

[更新时间] 2019-08-02 22:32:25 [字数] 9515

而我们的这个计划就是旅游,我们计划了等卜水放假后,大家一起出去玩一次,等玩回来我们也就都要陆陆续续的开学了,所以借着这个暑假的尾巴,大家一起出去开心一下,算是一次毕业旅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八月二十八中午,我们一行七个人开始我们人生的第一次穷游。那就是奔赴天下第一险:华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集合永远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所有事情只要超过两个人以上,就必定会有掉链子的,我不知道梁洛同学是怎么想的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她竟然带着皮箱来了,我当时看了就震惊了,我们早到车站的人没笑趴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梁洛你是去爬华山旅游还是去华山体验挑山夫的辛苦去,这什么意思啊?不打算回来了?住华山了。装什么了?这么沉!”卜水赶忙帮吕方接住梁洛的行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有,也没什么东西,拿换洗的衣服,还有羽绒服,洗面奶,牙刷,牙膏,花露水,手电筒,绳子,喷雾剂。还有点零食,那个不是必须的啊,还有好多东西都没地方放了,这不你看我还背了登山包呢。”梁洛因为跑,气上不来,说话开始奶声奶气的。听到这,剩下的人目瞪口呆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来,洛宝宝。”皇甫一把把梁洛揽在了怀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带刀了吧?”梁洛很显然没听出皇甫的调侃。一脸认真的回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带了,不过是把小水果刀。可以杀水果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大家都笑了,左希难得冷幽默的接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梁洛,我们我们是去玩,你看你带的东西,是不是像杀人越货的常用工具。你那绳子是干什么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万一,我是说万一,那有什么,我们还可以用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梁洛,我给你说个事儿。”卜水是夏静不在,使劲的逗梁洛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是去景区逛,不是去原始森林,这绳子你是不是为吕方准备的,防止这小子图谋不轨好绑起来。”卜水突然悄悄压低了声音。气的梁洛恨不得用眼神灭了他。吕方立马补话:“卜水,我看你是夏静没来真闲的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恭喜你,说对了。所以这次看好你们各自的人啊,我光棍一个,不挑食,就一个字,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个臭流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卜水立马被梁洛奶声奶气的骂声逗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到人都到齐了,我们几个男生便拿出了我们特地为旅行准备的专业装备,NBA球衣。一人一件,这是我们早都约定好的,送这几个女生的毕业礼物,算是留作纪念吧!暑假里我们几个男生一直偷偷在往上联系自己定制的,每件衣服上都印上了对方的名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为左希准备了科比的24号球衣,弥天为皇甫准备了麦迪的3号球衣,吕方为梁洛定制了加内特5号的球衣。卜水为夏静准备了詹姆斯的23号球衣,只是很可惜只有他自己穿上了,因为夏静没有答应跟我们一起去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女生感动之余,没有片刻的犹豫,立马套在了自己的短袖上,吕方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总算是跟梁洛穿上一件算得上情侣装的衣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水并没有因为夏静的缺席,而影响他出游的心情,大概是因为这是他高四唯一的一次娱乐了,所以尽管夏静没有来,但他还是异常兴奋,一路上嘴就没有停过一次,跟皇甫,夏静还有左希三个女生聊各种大山里的鬼怪传说,听得我都替他嘴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除了梁洛的超大号行李,好歹其他人都遵守了旅游约定,轻装简行,这是杜颖高考前给我们减压时经常挂在嘴边的,被我们用在旅游上感觉天衣无缝。我只带了一件冲锋卫衣,体积不大,也方便携带,夏日的华山夜里应该不会很冷,左希,还有其他人基本都带了厚点的外套,只有梁洛特怕冷的小孩,选择了在炎炎夏日背上了一套羽绒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赶天黑,我们到了华山底下,开了一间钟点房,让几个女生先休息,我们几个出去采购上山吃的喝的,因为很早就听人说了,山上的东西不是我们消费的起的,而且我们来带的现金不是很多。所以我们必须在保留回去路费的情况下,尽量减少开资。七个人我们买了七大桶水,另外再购买的就是火腿肠,压缩饼干,卤蛋,面包之类的,方便携带又可以补充体能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查了登华山指南,定的是凌晨开始登山,花六个小时左右,先到东峰看日出,然后再去北峰,最后依次转完其他主峰后从西峰开始下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没有过任何的旅游登山经验,就是完全接着网上看来的旅游攻略自导自由,想着如果可以碰见旅游团,顺便就跟着蹭团了,因为时间还早,我们就让几个女孩先睡会,积攒些体能。我们几个买完东西,顺便也前去探探道,因为我们从下车到买完东西,还不知道登山口在哪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在外面的游荡了半天,看到玉泉院广场上支帐篷的外国友人,瞬间就感叹自己还是准备不足了,要是我们也带上几顶帐篷那就完美了。这种山清水秀下,一顶帐篷,跟自己喜欢的女生一起躺在里面,她枕着我的胳膊,看着满天星辰,聊着有关于我们的曾经,聊着我们期待的未来,那情景想想都浪漫,可是转念一想这东西这么大,带来了上山还得有人背着,吃的喝的都没人带,哪还有体力带这玩意,这么一想我们瞬间就觉得也没想象的那么美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看日出,也为了上山时,时间不是特别赶,所以我们决定提前半个小时出发,这样登山时累了就可以随时休息一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十一点我们在山脚下匆匆吃了饭,就准备开始登山。为了保证吕方能完好无损的下山,我们把梁洛的皮箱放在了酒店前台,让帮我们保管,只带了羽绒服跟手电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进了山门,刚开始还好,都是上坡山路,没有到台阶那里,可是由于天刚放晴,山上潮气特别大,再加上原始的那些灌木杂生,满山的雾气,蛐蛐加上各种动物的叫声,给人一种特别阴森恐怖的感觉,而且刚进山门,路灯之间的距离都很远,我们也没有碰到一起登山的人,就单单的我们七个,皇甫紧张的抓着弥天的背包带,一直把弥天往前推,梁洛都快被吓哭了,那还顾得上矜持,早拉着吕方的袖口了。左希当然也害怕,所以我从一进山门就拉起了左希的手,她害羞了那么一下后,也就默许了我的放肆,为了不让左希尴尬,我们走在了队伍的最后,卜水是打头阵的,捡了跟破棍子当登山杖,不停的发出各种怪声,制造着恐怖气息,这倒让吕方跟弥天心底暗喜了,这样保护女孩的机会可不是经常有。可是弥天的开心并没有持续过半小时,因为皇甫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山林气息,自己也捡了根棍子,伙同卜水一起,吓梁洛开心,梁洛反正是只要开口就是骂卜水,因为她不敢骂皇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越往上走,温度越低,可我们是耗氧运动,所以穿外套都感觉有些多余了,梁洛早把她的羽绒服收进包里了。每个人热气腾腾,要不是有女生在,真想光膀子爬山,弥天头顶都冒着烟了。我体力还行就是左希,到了开始上台阶的地方,体能就下降特别快,一会我们就跟不上队伍了,后来这群人商量好了,每跟我们拉开一段距离,他们就停下了休息休息,补充体能,等到我跟左希刚追上他们时,还没容左希缓口气,他们就出发了,如此几次,直接就把左希给气哭了,委屈的坐在台阶上哭,她还不像梁洛,一不开心就臭骂卜水,她只能气自己体力差。我想笑但是看着左希生气的样子,我又不敢让她看出来我想笑。结果她自己憋不住的先笑了。顺便还给我来一句:“你想笑就笑,我就这么没出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打开一瓶红牛给左希喝,安慰她没事,就让他们嘚瑟一会,我陪她慢慢爬,没有到不了的山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提前出发的,时间绰绰有余,所以你累了就多休息会,不,会影响我们看日出的。别急。”我朝山上望着,只能听见他们喊我们的声音,人是根本看不见的,听声音拉开我们很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卜北,我真的好累,我感觉自己真的走不动了,我是被你坑惨了,现在都这样了,你说明天我还能下山吗?”左希大概是真累了,整个人显得有气无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实在撑不住,明天你们几个女生可以坐缆车下山啊。又不是非得你走着下山,傻不傻?”听到这话的左希,眼睛立马亮了,就好像身体里立马充满了能量,立马拉营拔寨招呼我出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啊,卜北,那我们快走吧,你累不累?累的话,我帮你拿包吧。”我瞬间被她的举动震懵了,恍惚觉得她从进山门开始都有装累的嫌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庆幸的是我们提前到达了东峰观日台,不幸的是我们提前太多了,整个东峰别说鱼肚白了,连个分界线也没有。黑洞洞的一片,除了呼啸而过的山风,我们能感受到的就只有冷了,登山还好,没怎么觉得冷,可是一停下来,差距可就大了,没几分钟就感觉自己跟过冬没什么差别了。一个个冷的直哆嗦,这时候皇甫跟梁洛早裹起自己的羽绒服,一脸的洋洋得意。在避风石下,跺脚取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度太低了,我怕左希着凉,我就一狠心一跺脚,租了件大衣给左希穿,而我跟剩下的这三个哥们,挤来挤去,拿着手电来回跑。因为停下来实在太冷了,左希让我跟她一起裹着,可是我为了防止这几个臭小子回去乱扯,我就把左希裹严实,我跟他们一起,满山顶的乱转,碰到刚到山顶的,不论认识的不认识上去就跟人闲扯,因为这样可以分散注意力,不让我们觉得那么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跟左希调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刻,让我想到了泰坦尼克号上,杰克跟萝丝告别的那一刻。要不左希我们也告个别吧?”左希笑着打我。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就被卜水跟弥天开始的表演给打乱。他对着空山一人一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JACK ,ROSS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JACK,ROSS.”@#-*?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you jump,Ijump”@#-*?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吓得正在专心登山的人,全把手电光打了过来。梁洛调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喊,小心人把石头扔过来。人家还以为闹鬼呢。”皇甫就没那么客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疯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只在课文里,领略过日出跟云海,现在日出就在眼前,云海翻腾,千丈光芒,瞬间穿透了山林,峡谷,有一番“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壮阔奇观。皇甫手里的相机,没舍得停一刻,将这幅奇观尽收她那小黑匣子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阳冒头后,天气慢慢就暖和一些了,我们吃了点东西,稍微休息了一会,就开始了我们的合影之路,沉香劈山救母处,华山论剑界碑,天下第一洞房,知名景点我们一个不落,唯一遗憾的就是我们只带了两块电池,而我们拍摄的速度太野,很快就换上了第二节电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希平时确实不怎么爱动,可是一出来,一脱离大众视野,这就玩疯了,拍起照来上高下低的,我一点也看不出来她体力不足。在西峰那条道上,他们几个是来来回回,一点也没看出来像一夜没合眼的人。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主峰逛的差不多了,该拜的都拜了,我们就准备开始下山,因为晚上登的山,一路上很多风景乌漆墨黑的也欣赏不了,所以下山我们就准备慢慢的边下边欣赏,准备好好的一饱眼福,其实就是为了照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考虑几个女生体力情况,问她们要不要坐缆车下山,先找地方休息,等我们几个步行下山后汇合。可是兴致当头的左希第一个怼了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来玩来了,坐缆车有什么意思啊,卜北你要是累了,你自己坐吧,顺便给我们把行李带下去,我们轻装简行下山。还是不是年轻人啊?”其他人恨不得把牙都笑掉了。我只能无奈的跟着她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金锁关时,我们决定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下山,左希一路上只顾着跟皇甫,梁洛拍照,都没怎么理我,所以这会才凑过来找我,用胳膊碰了碰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还生气呢?我跟你开玩笑呢,好了,你跟我来个地方?”左希一副很神秘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干嘛?”我虽然疑惑,但还是跟了上去。只见她从她的小包里拿出了一把锁,上面刻着我跟她的名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在这里锁上一把锁后,被锁的人就会一直在一起,就像被锁在了一起,不会分开,也会带来好运气跟福气。你去锁在那边去。”我把锁锁在左希指定的地方,然后把钥匙给了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真够迷信的,从哪里听说的,这个也信。”尽管我嘴上嘲弄着左希,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你管。”左希白了我一眼,就把钥匙扔下了悬崖,我愣神的功夫,她说了一句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愿意吗?”看着左希伸在我面前的手,我这次没片刻的犹豫,牵起了左希的手,我还没来得及说愿意呢,后面就传来了异口同声的“愿意”,伴随着同时而来的快门声。弄得左希很不好意思的躲到了我身后,皇甫他们则很鄙视的穿过了我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让我意外的是,这群家伙,在我们的锁旁边,着急忙慌的锁上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锁头,并挨个拍了照,我被震惊了,就连卜水也掏出了一把锁了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TM的怎么都知道啊?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左希拉在我手心里掐了一下,暗示我又爆粗口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我被集体鄙视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你知道,那还了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金锁关就到了我们要面临的第一个险峻之地,“苍龙岭”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结果女生抓着铁链死活不敢下。无奈只能由我在前面给他们挡着,我们几乎是挨着下山的,真不敢想象要是谁脚下一滑,后果会如何,当然,不恶搞是不可以的,我蹭蹭的快速下去,拿起相机,就记录下了这几位女侠人生怂到家的英姿,在我各种嘲笑下,她们当场就爆着粗口一致决定:下山非扒了我跟卜水的皮不可,因为一个上山时吓唬她们,一个下山时嘲笑她们,此仇不报她们无颜见江东父老,回去了面子往哪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下了苍龙岭,左希差点没把我打死,对我提出了严重警告。再敢吓哭她,要我好看,所以剩下的险峻之地,只能看剩下几位大哥的发挥了,因为左希命令我不许离开她超过一米的距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到“百尺幢”了,卜水,跟弥天两人商量好了,在梁洛,跟皇甫身边各种恐吓。直到梁洛眼泪都下来了,才被吕方劝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做的直接的后果就是,我们下完台阶后的山路,三个女生把我们除了吕方的三个男生,围殴了一顿,然后扬长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路上的打打闹闹,加上一晚上没休息,我们体能下降的特别厉害,而且包里早就身无长物了,翻遍所有的包里,也没发现哪怕一根香肠。所以这会体能几乎都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一个比一个焉的坐在旁边的石凳上,趴在桌子上,后面是那块“战胜华山,一生平安的”假山,只有卜水还饶有兴致的用仅剩的电量再记录着大家疲惫不堪的状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以为我们年轻体壮,征服华山毫无问题,没想到的是我们严重估计错误了,想起在山顶七块钱一瓶的矿泉水,十五块钱一桶的泡面,我们这会就特后悔自己在山顶的豪华消费,逞一时之快,这会个个基本都囊中羞涩了,别说没有商店,就是有,也只能咽口水了,而且这会天已经开始慢慢黑了,放眼望去,根本看不见一家买东西的小摊,就算想买,也得坚持到有卖东西的地方才行。而反观三个女生的状态,她们是死活也不愿意再走一步了,非要睡上一觉再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北,你不是要JACK,ROSS上演经典吗?来,现在机会来了。”趴在石桌上的皇甫还在废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打算理她,而是继续下山,因为上山时我隐约记得距离不远的地方有卖水果之类的,我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顺便买点吃的,要不以这群人的意志力,估计真的睡一觉了。左希别说卜水吓她了,她直接放话:这会就是鬼坐她旁边,她也坚决不挪窝。梁洛直接跟话:“最好鬼来给她带点吃的,生的都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行百里者半于九十”了,都等着我啊!”我说完这句话,后面就是他们的齐声附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知道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距离不远,我很快我就到了地方,腾空我身上所有的现金,才发现勉强够买三根黄瓜,一瓶矿泉水,而其他的钱都在银行卡里,这里又不支持刷卡,这会真的有点悔不当初了,谁让我们在山顶喝的是三十块的红牛,吃的是十五块的泡面,腐败的最终结果是七个人,现在饥肠辘辘,寸步难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我回来时,他们的眼睛里绝对是放着绿光的,皇甫大喊着:卜北,我爱死你了“就冲了下来,迫不及待的拿出一根黄瓜,啃了一口。左希还是远远的趴着看着我,样子委屈的让我心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分一根黄瓜,水一人两口,这是我定的分配方案。可是生活是从来不缺少感动的,弥天他们几个只喝了水,而把黄瓜留给了三个女生。他们竟然不约而同的表示出自己扛的住,扛肯定扛的住,我信,但是说不想吃那绝对是假的,为了避免皇甫硬塞给自己的半截黄瓜,弥天早早走到了前面。只是皇甫也不是那么善罢甘休的人,她直接咬了几口,就递给了弥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咬的,你吃不吃?”那份霸气,不容拒绝。梁洛早就扳了一半给吕方,自己小心翼翼的吃着属于自己的那半截,边吃边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水尽管不要,但是我还是扳了一根,分给了他和左希。都只有半截黄瓜,所以大家再怎么慢慢吃,也过不了十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完,就更饿了,梁洛直接就哭了出来,满腹的委屈,我们又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好歹有了一节黄瓜的体能,我们可以继续出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七个人的队伍活生生的拉出了三四十米的长度,一个比一个懒散。再也没人多说一句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拉着左希,虽然也饿,但我还是感觉很踏实,很幸福。可是左希突然站住就哭了,还好她的哭,不像梁洛那样地动山摇,只是默默的流泪,我被吓傻了,我还以为她那里不舒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了?是不是饿的受不了了,走不动的话,我背你吧。来。“我弯腰扎了马步在左希前面,等左希上来,说真的,我不知道我当时还能不能背的动左希,只是看到她哭,下意识的就蹲了下去。我觉得我可以,只是她轻轻的趴在了我背上,在我要起身时拖住了我,没让我背起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我把那半根黄瓜都吃完了,我现在才想起来,你还没吃呢。你肚子都叫了。”我站直了身体,转身替左希抹了她脸上的泪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够傻的,你知不知道,你秀色可餐啊。要不让我吃你好了?看到你,我就饱了。走吧!别多愁善感了,我们都快看不见他们了。再不走就真的走不动了。”我揽过左希,开始追他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北,我现在是不是特别丑啊,头发没梳过,脸也没洗过。肯定形象特别邋遢吧!”看她惶恐的样子,我有点不懂她的意思,一整天不都这个样子嘛,这是闹那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啊,好端端的干嘛这样问?不刚说了你秀色可餐吗?夸你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你说见了我就饱了啊,我现在的形象真的很倒人胃口吗?”果然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你脑袋里想的是什么啊,看到你,我饿的都快不行了,好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敷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左希,快走吧,我问你,你是不是不饿了,还是被饿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饿,可是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你很漂亮,虽然你没梳头,没洗脸,但依然很漂亮。平时你是一种端庄美,现在是一种凌乱美、自然美。两种美,都很有韵味。”我不知道,违心说话会不会造雷劈,可是我要说你现在的形象跟一疯婆子一样,你们三个女生一个比一个糟糕的话,我怕左希当场坐着地上不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我庆幸她没听出来,我的凌乱美不是夸人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山底,我们第一件事就是强盗般的涌进了最近的一家面馆,老板差点没把我们当成抢劫的报警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没想过什么价格,什么味道,我们只有一句话:“老板,七碗面,那种快,要那种。”老板愣完神,就赶忙去了后厨给我们报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饭一上桌,还是得先紧着女生吃,这会可没有见到往日吃饭时的不好意思跟谦让。没有一个人有多余的废话,全都安安静静的跟着碗里的面条在斗争,唯一的声音就是筷子扒拉扒拉的声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碗面了。”梁洛擦完嘴,顺便又端起了面汤碗。“老板,给我加碗汤”老板看着小美女喜滋滋的就提着壶上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错吧,小姑娘,咱这面卖了有十几年了,味道那是绝对的正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恩恩,谢谢老板,你这面确实好吃,比我以前吃过的任何一家面都要好吃,特别劲道。”这让我们所有人震惊,这还是那个平日里羞答答的梁洛嘛。这是皇甫吧?当然皇甫真身才没空搭理这些事呢,她忙着在碗里继续奋斗呢,一边吃面一边喝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板,我们总共多少钱?”我吃完早,就想让老板,算算账,我好去附近的银行取点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碗25,七碗175,看你们都是学生给150吧。”老板很利落的都给我们打完了折,梁洛手里的碗静止了一秒,立马就放下了面汤。泪汪汪的看着老板,委屈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板,这也是我吃过最贵的面了。这汤不会还要钱吧?”我们再不笑就对不起,她跟那碗汤的共同表演了。不过那委屈是很有作用的,老板直接再给少了二十。梁洛开心的恨不得给老板一个拥抱,老板大概比较同情梁洛的形象,就再给她加了一碗面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我取钱回来,皇甫又跟老板不知道在那瞎侃什么呢。左希跟梁洛还在那端着碗面汤,慢慢的喝着,跟品红酒一样,结完账,千恩万谢的出了饭店。已经快十二点了,回到酒店拿了梁洛的行李。就赶紧找最便宜的旅馆解决住宿。因为我们的钱已经支配不起我们住酒店了,所以只能以旅馆为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刚躺床上,女生那边就传来了杀猪般的嚎叫声,我们鞋都顾不上穿的赶了过去,就只见她们三个缩在一起,指着自己的床,大喊有老鼠。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看来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这几个人,死活要跟我们挤一个房间,换房间也不行,拗不过她们,我们几个只能和衣而睡了,我们把床并在一起,七个人横着好歹算是挤下了。因为累了一天了,我们没来的及洗漱,就睡着了,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顶着弥天的呼噜睡着的,只是紧挨我的是左希,我能听见她的呼吸声,因为累,早早的就起了轻微的鼾声,我轻轻牵她手时,她还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见是我,微笑着说了句:“快睡”就又闭上了眼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一晚我睡得特别香,连梦也没有做,大概是因为梦就在身边的缘故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当我还在酣睡中时,我就听见了左希的叫喊声,吓得我鞋都没穿,就窜了出去,结果只是她对着镜子里那个满脸污垢的自己乱喊。扭头看见我,眼睛里快要喷火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北,我恨你,我脸都脏成这样了,你竟然让我顶着这样的发型黑着脸那么久,我竟然还在睡前都忘了洗脸。我恨死你了。”左希跑过来,非打我两下才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那下山,你一出汗,就拿着手套擦汗水,那手套上全是铁锈,大家都一样,你看皇甫,梁洛还不跟你一样,人家都还睡着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卜北,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我要洗脸了,等我收拾完了,我在跟你好好算账,哼。”看着跟小孩自己一样的左希,我就回房间,继续睡了,她抱怨自己现在的形象,那是因为还没有看到相机里的自己。 等到我们陆陆续续都起来,都已经中午了。可是天公不作美的又下起了雨,我们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开心的是幸亏没有在我们登山时下雨,否则被困山上那就惨了,难过的是我们该如何去汽车站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发愁着,就看见弥天从外面兴奋异常的奔了进来。手里挥舞着一坨塑料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来来,一人一件啊,便宜又实惠,我特地给大家淘的宝贝!”弥天为我们采购了三元一件的透明雨衣。薄的我真怕吹口气给吹破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我们去昨晚吃饭的那家饭馆,匆匆吃了早点,也可以算作午饭,就穿上雨衣准备往车站奔袭,可是吃饭前还是蒙蒙细雨的街面,这会已经大雨滂沱的可以看海了,卜水刚冲进雨中,雨衣就被冲刷的沾在了身上,只能退了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奈我们就只能在人家饭馆里打着扑克,等雨小了,顺便给昨晚忘记充电的手机,相机都充些电,梁洛跟老板一直聊到了她下次来华山的计划。从这一点我们基本判断出了梁洛也有爱吹牛的毛病,因为早上出门时,她们三个腿疼的都快哭了。都喊着腿肿了,我们不信她还会有故地重游的打算,但是她自己一脸的虔诚,跟老板说的很认真,描绘的很美好,大概是不好意思一直蹭人家的电,跟老板说说话也好缓解一下这种尴尬的局面,可以让我们心安理得的在里面避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雨稍微小点的时候,老板就提醒我们可以走了,我们赶紧披上那层薄膜塑料,就准备动身。可是我刚起身就被凳子挂烂了一大块,皇甫出门时,又被门把手给挂烂了一块。雨中是披着雨衣,跟没批一个效果,被雨浇的都快湿透了。气愤之余,我跟皇甫的相视一笑,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弥天,吕方,卜水,梁洛还有左希的雨衣,被我们统统扯烂,无一幸免,雨中的一群人来回追闹,互相拉扯着身上残缺的雨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彼此身上破败不堪的雨衣,我们笑了好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保护好相机,我们就勾肩搭背的踩着雨水,唱着那首已经爆红网络的《北京东路的日子》往车站走去。玻璃窗里面的人们,大概理解不了这种欢乐,雨水顺着我们的发梢,滴在了球衣上,又瞬间被甩进了雨中。雨中模糊的不只是我们的身影,还有我们那已经结束的青葱岁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首歌很难想象是跟我们一起毕业的同龄人创作的,感叹他们才气的同时,我们迫不急的学会了这首包含高中点滴的歌,因为那旋律可以一瞬间就把我们的思绪重新拉回到高中生活,我们的三年虽然不是一楼到三楼的距离,但是却是实验楼,逸夫楼,明德楼三栋楼的距离,几百米的距离却用了我们三年时间来书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华山回来后,我们无一例外的泡在了药罐子里面,继续每天互发丑照的问候着。等到感冒差不多好点了,大家就又开始陆陆续续的去报道了。左希比我早去了两天,她哥哥去送她,所以我没有一起同行,她们开学早点,因为要军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走之前特地见了一面夏静。因为这是我能为卜水做的唯一一件事情了,大家一起陪伴走过了三年,只是最后剩了他一个人,比起我们对他的鼓励,说教。一样的话,换夏静说出来效果会大很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