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灵缘:轻颜细语 > 正文
章05 三个月零七天
作者:洛尔兰斯  |  字数:2663  |  更新时间:2019-05-05 19:15:19 全文阅读

  章05 三个月零七天

  这两天的心情稍稍有些糟糕,因为工作有些不那么顺心——如果说业余写手也算是一个职业的话,所以晚上便对着电脑稍稍多纠结了一会儿。

  早晨起来的时候,便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太对劲:嗓子干涩,脑袋发沉。

  早知道,就应该多喝点热水了。

  捏了捏眉心,久违的赖了几分钟的床,然后就摸索着打开手机,查看了一番天蝎座的星座运势。

  我的生日在十一月,恰巧赶在了天蝎座的星座日期之间,不过,我觉得我的性格跟天蝎什么的是完全不沾边,而且原本的我对于星座什么的更是完全没关注过。

  直到在大学期间经年偶遇了一个童年的青梅竹马,我才算是半强迫状态下被这个拥有“狮子”性格的双鱼女灌输了一大通的星座知识。

  虽然对于这些,我的对待方式一向是左耳进右耳出,不过耳边多多少少也算是挂上了些所谓的“星座常识”。

  长久以来的耳濡目染,每天起床查看一下当天的星座运势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

  这个习惯一经养成,就一直持续了四五年的时间,有说的准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却是完全不中。

  而今天,却久违了地准了一次。

  健康状况,两颗星。

  可是令人费解的是,恋爱运势五颗星是不是有些高了?

  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已经起床吃完了早餐,并且灌下了三杯热水。

  脑袋发晕的状况没有得到任何改善,电话铃声依然锲而不舍地响着,我几乎是半闭着眼睛接通了电话。

  我想,这个时候会给我打来电话的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几个人了,而我最希望听到的就是轻颜的声音了。

  可惜并不是。

  我在对面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就分辨出了声音的主人,因为她的声音算是我最熟悉的声音之一了,熟到即便在头脑发晕的状态也能轻松回忆起来。

  她便是苏语,那个给我强行灌输星座知识的双鱼女孩儿。

  我和苏语童年时期便认识了,完全可以算得上青梅竹马,后来多年不见,却又在同一所大学偶遇,不得不说,缘分确实是妙不可言的。

  只是,这个时候接到苏语的电话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们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联系了。

  因为我得罪她了。

  这么一想,才发现我似乎很容易会得罪某个人,怪不得我这人几乎没什么朋友了。

  得罪她的原因倒和轻颜的问题完全不同,也不可能相同,因为我从来不会认为我们之间会产生友情以上的联系。

  说起来倒也不算复杂,只是因为我辞掉了她给我介绍的那份工作,虽说绝大部分是因为我觉得那份工作并不适合我,但也不得不承认,与她爸爸是公司老总这件事也多少有点关系。

  于是苏语便出离的愤怒了,她觉得我是在将她的好意搓烂揉碎然后再扔在地上踩上了好几脚。

  总而言之,愤怒的苏语将我拉入了黑名单,三个多月没理过我。

  “你现在在哪?”

  苏语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许久不见,却依然的简单直接。

  我揉了揉鼻子,将一个喷嚏用力憋了回去,声音闷闷地回道:“在家。”

  “你感冒了?”苏语的声音微微上扬,带着几分关切,我甚至能想象到她现在皱起的眉毛。

  “好像是的。”因为没有测量体温,所以我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发烧。

  电话里传来了苏语的叹气声:“唉——真是的,我不在你身边,你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了吗?”

  我强自笑了笑,说道:“你还真有当妈的潜质。”

  “要你管?!哼!”苏语的声音有些恼羞成怒,“家里有药没?”

  我想了想,说道:“没有。”

  苏语再一次叹了一口气,说道:“把你的症状说一下,我等下带点药过去看你。”

  我腾出右手摸了摸额头,并没有感觉到太热,于是拒绝道:“不用了吧,我觉得我还可以,等下睡一觉就好了。”

  “少废话!快点!不然我就带个医生过去!”苏语用不容拒绝的声音吼道。

  我揉了揉耳朵,不由自主地苦笑,按苏语的性格,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没得选择,我只好尽可能地将自己的主观感受描述了一遍,苏语再三确认之后,留下了一句“在家等着”,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再次喝了一大杯温开水后,我便坐在了电脑前,登录作者帐号,准备捋一下写作的思绪。

  不过在那之前,好好考虑了一番之后,我还是给轻颜发了一条消息,大意就是:我好像有点感冒,过两天再去约会。

  我的本意是要表达“不想将感冒传染给你”这样的意思的,顺便能收获轻颜的爱心安慰那就更好了。

  谁知轻颜轻轻巧巧的一句“嗯,知道了”便将我给打发了,害得我颇有些郁闷。

  这也确实怪我当时脑子发热,思绪有些不那么通畅,要是平时,随便想想也能知道轻颜不是这么不近人情的人了。

  这也就造成了30分钟以后,我打开房门,看着站在门口的轻颜和苏语,一时间有些大脑短路了。

  容不得细想,我将两个人都请进了屋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客厅里显得有些沉默。

  而当两人几乎同时将包里的感冒药取出来后,气氛便逐渐由沉默转向压抑了。

  首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是苏语,她有些不自然地笑着说道:“阿澜,不介绍一下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看到轻颜的眉头皱了一下。

  “额,抱歉,忘记了。我来介绍一下吧,阿颜,这是苏语,我的好朋友;苏语,这是李轻颜,我的女朋友。”

  话音未落,苏语便猛地站了起来,表情很奇怪地问道:“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我愣了下,不知道苏语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下意识地跟着站了起来,说道:“最近才开始交往的,而且我的联系方式不是被你拉黑了吗,实在是想告诉你都没机会。”

  苏语眉头皱的更紧了,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你认识的人我都认识,可我并不认识她。你们认识多久了?”

  我真的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苏语为什么要问这些,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说道:“三个月零七天。”

  苏语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可思议:“这么短的时间?”

  我张了张嘴正要说话,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你好”的轻颜突然插口说道:“爱情可不是由时间决定的。”

  我想了想,觉得轻颜说的很对,于是便赞同地点了点头。

  苏语看了一眼我和轻颜,眉间的褶皱缓缓放平,语气也变得平静:“哦,说的没错,呵,三个月零七天的爱情吗?真是浪漫啊!”

  苏语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真没想到我就离开了三个月零十四天,你就成功找到了你的爱情。呼——算了,有你女朋友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我就先走了。”

  苏语说完,也不理会我们,转身便向门口走去,我脑子一片混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还是跟着苏语走到了门口,苏语在门口时又顿住了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药已经买了,留着备用吧,不想吃就扔了。”

  留下这句话,苏语不由分说便关门离开了,我甚至没来得及说一声再见。

  一脸懵懂地转身,走回客厅,便看到轻颜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轻颜眯了眯眼睛,给我到了一杯水,说道:“没什么,赶紧吃药吧,我看你脸都烧红了。”

  我呆呆地接过水杯和轻颜手里的药,仰头服下。

  轻颜夸张地赞道:“不错,很好。”

  我苦笑不已,说道:“吃个药而已,又不是小孩子。”

  轻颜伸过手来摸了摸我的额头,在我耳边轻笑着说道:“我是说那句‘三个月零七天’说的不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