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站在最后

正文梓哲危机

[更新时间] 2019-05-10 18:33:56 [字数] 3052

今天晚上又在下雨,雨水贴着窗户汩汩而下。出来吃饭的人少极了,一个屋子里,只有这一桌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咱俩和解吧。”牛阳已经喝了不少酒,不喝多点,他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长叹一口气,今天牛阳约自己吃饭,就是因为累了,如果没有郎林的事,牛阳是肯定不会有这样的举动。“牛阳的野心,终于被郎林消磨掉了吗?也有可能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心里想着,然后举起酒杯,和牛阳干了一口,说道:“牛阳,其实我们没有什么可和解的,我对你没有一丁点恶意,”高梓哲看着牛阳,然后苦笑了一下,“你是误会我了,那次我没有激你,我也很抱歉,没有及时拦住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陷入了深深的内疚之中,语言也随之伤感。“你是一个好同学,好兄弟,讲义气,重情义,这些我都自愧不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现在说那些还有什么用。”牛阳显得很豪放,对过去的事情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你是说对了,我这样的人,也就只是个莽夫,至于怎么领导别人,和你一比,我差得太远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牛阳这句话发自肺腑,他不止一次的和高梓哲作着比较,在识人用人和筹划方面,高梓哲都比自己高明很多。自己能聚集一批人,几乎全是靠着自己的个人魅力,而这个人魅力,时间久了,也会变得淡泊。而高梓哲,有个人魅力,但是他更有手段。一手拿着糖,一手拿着棍。敲打你以后,给你一点甜头……这样,人们反而更会生出感激之心。这样算什么?人的贱性?牛阳有些明白了,既然你是领导者,你就得有自认高人一等的觉悟,如果和他们平等相待……你凭什么说,自己是领导者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了这样的觉悟,牛阳有些想要放弃了,他没有那种魄力,也不想凌驾于众人之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牛阳,有些时候,我真的不想再在这位置上呆下去了,太累了,我还是怀念你当学生会主席的时候,”高梓哲端着酒杯,注视着里面的酒水,回忆道,“那时候多好,什么事都不用我做决定,我有什么主意,只要说出来就行了,成功了自然高兴,;失败了,我也不用担心,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不像现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碰了碰牛阳杯子,喝了一口,“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你这路还长着呢。”牛阳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说道,“我有那几个好兄弟,就够了。”牛阳想起了郎林,想起他为自己做的一切,他很知足,这样平平淡淡的上学,安安稳稳毕业,然后找个好工作,生活惬意,又有什么不好的呢?远离纷争,一身轻松……牛阳释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之间的话语,总是显得很少,他们各自体会,又各自欣赏。相顾无言,反而有种英雄相惜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喜欢下雨天的高梓哲,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还仿佛听到了外面的鸟叫,隐藏在树叶下的蝉鸣,还有蜗牛爬上墙壁的摩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饭馆里,两人推杯换盏,默默陶醉在各自融洽的氛围里,不能自拔……也不想自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该放肆一次了,心中的压抑应该得到宣泄,两人走在倾盆大雨中,任雨水拍打身体,仿佛这无根之水,真的能够冲走污浊,冲走烦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在校外租了一间小公寓,有些陈旧了。钥匙插进孔里,一拧一推,“吱”的合页摩擦声,就传遍了有些简陋又略显拥挤的小小的两室一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相互搀扶着,坐在沙发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哈,爽!”被浇了个透心凉,衣服黏黏地贴在身上,丝毫打扰不到内心的舒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牛阳…你,睡那屋,我…在这屋。”高梓哲有些大舌头,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这么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没喝多,我还有事呢。”牛阳抓着高梓哲的胳膊,晃来晃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外面下那么大雨…你能有什么事!”高梓哲认为牛阳是在推脱,也搂住了牛阳的肩膀,带着他走到窗户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推开窗户,凉风夹杂着滴滴雨珠,拍打在两人脸上,“看!还大着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事儿,这点雨能奈我何,我要去看看郎林……”牛阳关上窗户,把高梓哲扶到床上,“你还是赶紧睡觉,明天,还有你忙的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那你慢点儿啊!”高梓哲不再强求,本来嘛,下雨又能怎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牛阳转身走到卧室门口,拿出两只小橘子,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摇摇头,扔给高梓哲,“你要是嫌嘴里味道太大,就吃俩橘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你走吧,别忘了把门给我代上…我睡了。”高梓哲躺下,不一会儿就打起呼噜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牛阳离开了,也把门关了。走在小巷子里,牛阳有些感慨,至于的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有自己的喜悦和苦恼,这点小事都看不开…以后怎么活呀…哈哈哈,痛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牛阳彻底的想通了,这件事就让它落幕吧,“高梓哲,真有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女人太可怕了,以后还是不要再和她接触了。”想到刘佳怡,牛阳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看看漆黑的身后,快步走出了小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这套公寓,并不隔音,雨声清晰地传进来,屋子里还混合着高梓哲浓重的喘息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一件屋子里,大衣柜的门被悄然推开。刘佳怡已经在放家里呆了三个小时,对这里的布局了如指掌,即使伸手不见五指,也能感知到身前的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看时间,十一点十五,“时间差不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佳怡提着劲,闲庭信步似的走进高梓哲熟睡的房间,从兜里拿出一副厚厚的皮手套,还有一个mp4。^-&&@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蹲下身,又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十七。刘佳怡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床上摸索着。摸到了,橘子,一个大点儿,一个小点儿。她把大点的那个攥在手里,对着高梓哲的嘴。自己把p4叼在嘴里,打开了开关,心里默数了几个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佳怡猛地掰开高梓哲的嘴,把橘子塞进他嘴里,然后快速地把高梓哲翻过身来,左手把他脑袋狠狠压进枕头里,右手反剪着高梓哲的两条胳膊,右腿抵压在高梓哲背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梓哲的酒立马醒了,出了一身冷汗,他拼死挣扎,却一点也奈何不了身后之人。嘴里的橘子有点大,进不去喉咙,但是口鼻被狠狠挤压在枕头上,吸不上一丁点的空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身后传来愤怒的低吼,高梓哲听出是谁的声音了,他喊不出来,意识开始游离,挣扎的力量也缓慢消散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你居然这样恨我啊…呵,枉我还拿一世英名去做赌注…佳怡,看来…是我输了…”高梓哲没有了力气,渐渐停止挣扎,脑子里浮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自己在教妹妹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意识渐渐远离自己的时候,高梓哲的手机响了,“铃铃铃,铃铃铃……”清脆的铃声突兀的出现,惊得后面的人一激灵,手也松开了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救命的铃声,高梓哲出走的灵魂也瞬间归位,趁着那只手放松之际,大大喘了一口气,搏命的挣扎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终于响了,刘佳怡也长舒一口气,她还真怕把高梓哲憋死,还打算着是不是装一下没力气的样子。现在不用那样伪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佳怡不再按住高梓哲的脑袋,换左手绞住他的胳膊,右手向头发摸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噗,噗”两声。刘佳怡戴着手套的手,紧紧握着那细长、尖锐、乌黑的双刃刀片,快准狠地贯穿了高梓哲的身体。一处在左肩靠上,一处在肩胛骨下侧,没有要害,也避开了骨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高梓哲疼地叫不出声来,然后脖颈上就被砍了一手刀,昏了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佳怡快步在放家里重重走了两圈,然后夺门而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昏迷了一小会儿,高梓哲又被疼痛感拉回现实,咬着牙,打开了放家里的灯,拿起手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刘佳怡没有经过小巷,而是紧贴着楼房的背面,轻车熟路地走着,这里是泥土地,所经之处,留下了一拍深深的脚印。经过了小区里仅有的两个摄像头,刘佳怡回到了柏油路面上,走到不远处的垃圾箱,从里面拿出一只鞋盒子,然后自己换上。把那只大码的运动鞋装进鞋盒子,抱在怀里。然后,刘佳怡卷起裤腿和袖子,用那锋利的刀片,在四肢处各划了一道小口子,继续往前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细沙从裤腿和袖口缓缓流出,落在地面上,雨水一冲,消失于无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远离了高梓哲的小区,每走到一个垃圾箱,刘佳怡就会丢掉一件东西:一只鞋,又一只鞋,左腿的负重袋,又胳膊的负重袋……这些东西,明天一大早,就会被垃圾回收车全部收走,然后消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牛阳这个时候已经在宿舍里睡着了,带着满身酒气去看郎林,有点不太好…而且,都这么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