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傻子才跟你私奔
作者:歌久喵喵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2019-05-08 15:54:37 全文阅读

“娘,娘,你起来。你怎么了娘?你别吓虎子啊,娘。呜呜呜……”

昏昏沉沉间,桑明月听到一阵孩子的哭声。

紧接着,男人粗犷的声音压了下来:“起开!打今儿起,她就不是你娘了,是我宋明远宋大爷的婆娘了!回去告诉姓顾的,他的女人跟老子姓了!”

虎子?宋明远?姓顾的?怎么这么耳熟?

桑明月正积蓄力量想要起身的时候,忽然有人扯了她一把,疼得她痛哼一声,睁开了眼。

入眼,就是一张土兮兮的小孩子的脸。

“娘,你可算是醒啦!”小孩子二话不说扑到她的身上,带起一股尘土味儿,呛得桑明月咳了几声。

娘?

桑明月皱了皱眉,有些茫然,隐约想起自己正在参加一场国际时尚大秀。轮到她上台的时候,秀场直接坍塌,她硬是从升降台上掉了下去。

怎么一掉,居然来了这么一个鬼地方?周围一个人高的苞米地,尘土飞扬的土路,还有停在一旁的驴车。

一低头,赫然看见自己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粗布衣服,脚上踩着手工缝制的千层底布鞋。一抬头,两条胳膊晒得黑黝黝的,两只手更是粗糙得能磨刀子了。胸前还耷拉着两根又粗又亮的麻花辫,怎么看怎么像七十年代的打扮。

她直接愣在当场。这特么怎么回事?

没反应过来,脑仁儿一疼,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是放电影似的,在她的脑海当中轮番播放。

一个叫桑明月的姑娘从小在这个小山村里长大,前几年刚好有一批知青下乡,被分到这个村子里来了。

她晚上刚从茅厕里出来,就被一个喝醉酒的男知青给强上了,好像是叫什么顾凛。惨的是,还把人家闺女的肚子给搞大了。

时间不长,这件事就闹得十里八乡都知道了。只要他们一出门儿,就要被人戳脊梁骨。桑明月那个倒霉蛋儿更是吓得连家门都不敢出。

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最后没办法,桑家族长逼着顾凛娶了桑明月,最后生下一个叫虎子的男娃。

顾凛倒是个能干的,就是结婚后对桑明月很冷淡。坐在一个炕上,连几句话都不带讲的。时间长了,这姑娘也就心里有气了。偏偏这个时候生产队宋支书的亲孙送明远一个劲地撩骚人家,鼓动人家跟他私奔。

时间一长,桑明月就心动了。脑子一热,带了几块干粮和几件换洗的衣服坐上驴车就从跟着他走了。却没想到自己儿子跟了上来,一路哭着喊着要找娘。

桑明月心软了,让宋明远停下,宋明远却把驴车赶得越发快了。结果一个没刹住,车轱辘被一块石头给卡住了。桑明月愣是从驴车上栽了下来。

这么一摔不要紧,人家姑娘的头好死不死地磕在了那块石头上,直接磕死了。

桑明月一脸震惊地摸了摸脑袋,手上顿时染了血,瞬间不淡定了。

她居然,穿越了!穿到了这个也叫桑明月的七十年代的姑娘身上!据说这是一个连吃饭都要领粮票的年代啊!

苍天啊,她造了什么孽,让她来这种地方啊!

就在她欲哭无泪的时候,一个长相秀气的男人走了过来,一脸关切地把她扶起:“明月,你没摔疼吧?先用手绢儿包扎一下,等一会儿到了镇上再找大夫给你看病。”

他这副细声细语的样子,和刚才吼孩子的时候判若两人。

桑明月脑袋发昏,坐上了驴车。虎子见了,也跟着要上去。

宋明远又不好当着她的面把孩子拉下来,只能一脸为难地耐心劝她:“明月,你看咱们带着一个孩子出门多不方便啊。再说了,这是顾凛的种,咱没必要给他养孩子啊。咱们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总不能让自己孩子受苦吧?”

桑明月透过他虚伪的表情,将他的心思看穿。

合着这位爷只是想带原主私奔,却嫌弃她的儿子拖后腿?

虎子哭着拽住她的裤腿:“娘,你别跟他走。爹下地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桑明月看着孩子黑瘦的样子有些心疼,也不跟宋明远绕弯子,拿起手绢擦了一下额头上的血后,抱着孩子从驴车上下来,一本正经道:“我这次过来是跟你说清楚,我一直都把你当同乡看待,根本没打算跟你私奔。儿子我是不会丢的,你也别打什么歪主意。”

宋明远有些恼了,却又不好发火,只能循循善诱:“你跟着那个木头有什么好的?要吃没吃要穿没穿。哪像我,爷爷是生产队的支书。你要是跟着我,天天吃香喝辣,哪还用种地啊?你说是吧?”

说话间,他一把摸上桑明月的臀,很不安分地摸了几下。

桑明月彻底恼了,一脚将他踹开:“不就是个支书吗?谁稀罕呐!有本事你自己混个支书当当!居然碰老娘的屁股,活腻歪了!”

宋明远长这么大还没被谁这么打过,就算耐心再好,也绷不住了。一边脱衣服一边咬着牙冲上来:“我就是碰你怎么了?老子不仅要碰你,还要睡你!你长了这么个漂亮脸蛋儿,不就是让男人睡的吗!”

桑明月也不是吃素的,直接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劈头盖脸地朝他抽了过去:“特么还想睡老娘?谁给你的胆子!还真以为这里是你的天下,让你为非作歹了!老娘不抽得你哭着喊妈就不姓桑!”

宋明远被抽得吱哇乱叫,胳膊捂着脸着急忙慌地往旁边躲。最后实在躲不过了,只能抱着头落荒而逃,还不忘回头骂上几句:“桑明月你等着!我迟早要把你弄到手!”

“人渣!”

桑明月朝他的背影狠狠骂了一句,牵着儿子就往回走。还不忘叮嘱几句:“要是你爹问起来,你可千万别瞎说,听到没有?”

“娘,我晓得。”

虎子应了一声,桑明月点了点头。原主的印象当中,这儿子乖得很,嘴也严实,不怕他乱说。

还没走出几步,就远远看见几个人骑着大梁洋车过来了,咋咋呼呼的。

这个年代,能买起这种玩意儿的人也不多啊。

桑明月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