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那年青春备忘录 > 正文
第二章:沈予蓝的记忆(二)
作者:安宁的笔  |  字数:2065  |  更新时间:2019-06-10 17:36:35 全文阅读

从出生即日起生活在农村的沈予蓝,从还没学会走路开始就被奶奶带到晒谷场和邻舍孩子一起趴在地上玩耍,为了避免弄脏不需要经常换洗的厚衣服,整个冬天,她上半身几乎都套着一件薄薄的罩衫。那里,七八岁孩子的娱乐方式是夏天打赤脚在河边扔石子,冬天在空旷的晒谷场上玩几毛钱的爆竹。

然而,突然之间,沈予蓝被妈妈带到几乎是市里最好的(假设)幼儿园,周围的世界里突然涌现出丰富多彩的娱乐设施、陌生的环境和严肃的园长,以及面对一个城市小孩的正常市井心理——频频向她炫耀、对她做鬼脸还有一些她以前从未见过的,只有在城市环境下成长的独生子女才具有的那种稚嫩的骄傲和自豪的表情。面对眼前的这一切,她尚在发育的大脑一时间处理不过来。从质朴的罩衫到花花绿绿的城市幼儿园,这中间的过渡和缓冲,对于她来说是一片空白。

因此,当沈予蓝不能像一个正常的孩子那样哭闹着要求像那个小男孩那样,攀到高高的滑梯上面滑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因为,当时如果没有那个小男孩做示范,她根本不知道滑梯有何用处。她还太小,妈妈和园长短暂的谈话时间只够引起她内心的好奇,但还没到让她主动索取乐趣的地步。

就像一个从未尝过糖果的孩子,一天,一个大人给他一颗糖果,他可能会因为陌生或者害怕,胆怯的看着那颗诱人的糖果不知所措。但是,当有一天,他突然品尝到糖果的滋味,哪怕再也没有人会给他糖果,他也会主动向大人索取。

那时的沈予蓝,就是一个从未接触过滑梯的小女孩。

当然,沈予蓝也深知,其中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是她的天性。

这种安静的观望、不主动获取和渴望玩乐的个性,是她最初的、不受成长外部环境改变的、最终也将影响她成年以后的行为处事准则的天性。这种天性是极其符合她的气质的,只是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这种天性被人为和环境改变了。

所以,那天她只是保持一个合理的姿态,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小男孩独自玩耍。直到离开,她也没有向前挪动半步。

第一所幼儿园洽谈的结果不尽人意。沈予蓝不得不从那座童话般的彩色园地里出来,跟随妈妈的脚步,匆忙奔赴下一个地点。

第二所幼儿园的滑梯是另一副样子。它的外形不再像大肠一样是折叠圆筒状,而是像劈开一半的打斜横放的柔软弯曲的中空竹子一样,只是滑梯底部的缓冲地带下面还垫着一个垫子。

这次里面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这是沈予蓝第一次接触双胞胎,从此,她再也无须经过任何人的讲解去想象和理解双胞胎这个抽象的概念,她的亲眼所见胜过周围人告诉她的一切。

长大以后的沈予蓝是这么理解当时的自己的:小孩是一种有敏锐触觉的个体,他们靠生活经验可以获取很多答案,有时父母要求孩子严格准守的成长轨迹可能会改变甚至扭曲这种顺其自然的成长历程。

这间屋子的氛围不见得比上一间友好。

两个小男孩手上各持一把玩具冲锋枪,一个站在上面,拿圆圆的枪眼对准沈予蓝,喉咙里频频发出模仿子弹发射的声音,双手一前一后,持枪的双手频频抖动,像模像样。他的另一个兄弟,则耍酷一般,一只手高高举起那把塑料冲锋枪,然后身体顺着倾斜的滑梯滑下来,对着沈予蓝“啊啊”大叫,眼神和叫声中都带着一种挑衅的意味。

两个意气风发的小兄弟的警告再明显不过了,就像叛逆的中学高年级学生,对低年级的孩子无理的挑衅和恐吓。他们俩透过强烈的肢体语言示意沈予蓝:他们才是独占这片江山乐园的小霸王,让她别逾越雷池半步。

那个年代,孩子养得比较粗糙,家长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没费那么多周折。所以,绅士对于两个小男孩来说,简直是放屁。恶搞、欺凌柔弱的女生才是他们的乐趣所在。

沈予蓝被他们这么一吓,心里有些害怕,但她没有哭,而是回过头来看着妈妈。妈妈离她很近,但只是一味忙着和园长商谈她入学的事情,妈妈只是伸手将她拉到身边,然后继续和园长说话。

沈予蓝顺着妈妈的脸,看向园长。

园长是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妇女,年纪和沈予蓝的妈妈差不多大,说话轻声细语,脸上的笑容礼貌又客气,但嘴角微笑的弧度非常有限,斯文的姿态中又折射出一种隐藏的强势。从小靠直觉思考事物的沈予蓝觉得园长接待妈妈似乎是一种例行公事的态度,缺乏真诚。从她那涂了滋润红唇的嘴中,沈予蓝读到的却是她无法入读这所幼儿园的信息。

每当想到这个情景,沈予蓝就会联想到自己大四那年一个面试的场景。

当她带着纸质版的简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转地铁去到一间偏远的公司面试。一位极其好看、长发飘飘的女性面试官对她说:“你没有相关经验,绘图这方面又不懂,入职初期,你不能为公司创造效益,公司还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培养你,训练你直到合格为止,光这期间的人工和资源投入就要花费上万块,所以头四个月,每月给你一千块的薪水。而且,学成以后,两年内不得离职,这是对我们培养投入的基本保障。”

“可是电话通知我面试的人明明告诉我实习工资有3000的?”沈予蓝平静的说,虽然1000块的月薪远远低于她的设想。

“这是很现实的……”

声音很温柔甜美,但条件让人无法接受。

在沈予蓝的记忆中,那一天,妈妈带着她几乎走遍了家附近的所有的幼儿园,几经辗转,结果似乎都不太理想。走到最后,她大概困了、累了、走不动了,还有一些宝贵的记忆也随着身体的疲惫消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