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段洵的担心
作者:云木修同学  |  字数:2058  |  更新时间:2019-05-23 18:27:03 全文阅读

段洵不敢确定她说的可不可行,可这种法子却也从未听闻,倒是值得期待一下。

“好吧,你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便可,”他打算站在铁匠铺门口等她。而白芷却紧紧牵着他:“不怕,我今天只是过来打造用具,真正用的时候不是现在。”

她怕他心里害怕,不肯接受手术治疗。

段洵了解后,确实有点惧意,可是害怕他也要坚持,只能跟着进去,站在一旁,听她跟铁匠铺的老板交谈。

她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的清楚,在心中描绘着她说的东西。

不禁哑然,她说的每一样刀具,他都从未听闻过。

待她跟铁匠铺老板交流好,付了定金,才带着他往回走。

把之前买的东西全部拿上,光是段洵一人就拿了许多东西,还剩下锅碗瓢盆做菜调料拿不了,于是只能折中:“段洵,要不我们先回去把东西放下,然后再回头来拿其他剩下的,你看怎么样?”

段洵两手拿满,就连脖子上还挂上了东西,没办法,实在拿不下只得同意她说的办法。

“芷儿,你少拿些东西,剩下的等会儿我回来再拿,”他怕她也弄一身重物,怕累着她了。

白芷翻翻白眼,她有那么脆弱吗?她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干点活还是可以的。

于是就对他撒谎:“我没拿多少东西呀!只是一只手里拿了两只碗罢了。”

其实她拿的并不比他少多少,她没有那个狠心去奴役他。

两人艰难往回走,白芷的脚趾都抠在鞋底上,她背着米面以及其他生活用品,艰难的踏出每一步。

一路上都是段洵在等她,他疑心:“芷儿,你怎么走的这样慢?”

白芷欲哭无泪,不是她走的太慢,而是东西太重了,压的她走不了路,可是她又不能对他说出来,只能找借口道:“刚刚走的太久,这会儿腿有点疼,所以就走的慢了些,反正我们闲着也没什么事,慢点就慢点吧。”

她的话毫无破绽,段洵点头同意,将身上的东西放下说:“芷儿,想到马上就能跟你过两人生活,我这心里就特别的开心,这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

很早很早之前,他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与心爱的人一起,归隐山林。

白芷却无奈眨眼:“段洵,还是等我治好你的眼睛,看到我的样子,再决定你以后的事。”

现在的她虽然五官齐整,可是拆开不精致,拼起也不惊艳,怎么看都是很平庸的一个女子。

而段洵几乎是一眼就能看出他那与众不同的绝世容颜。

听见她语气里的哀伤,执起她的手放在心口处柔声道:“芷儿,这里在遇见你之前,从未入住过女子,而你是第一个住进去的女子,所以无论你是美是丑,我都不会在意。”

说的倒是挺好,也很动听,可是白芷却皱起眉头,男人若是可靠,她在现代也不会单身二十五年没谈过男朋友!

“还是等你眼睛好了再说吧!走吧,我们回去吧!”她不想在为这个问题而纠结,反正怎么选择,那都是他的自由。

回到家后,两人拿的东西摆满了屋子。

她看的发愁,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收拾完?

“段洵,要不你留在家里看门,外面剩的东西也不多了,我自己去拿,”她家连个像样的门都没有,要是真有人进来,可不得是能拿多少拿多少吗?

他点头:“嗯,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白芷应声后又仔细叮嘱了两句才出门。

街上只剩下些做菜调料没拿,所以她也没费太多力。

回去时就走的不是很快,她边走边思考古代没有无菌室,如果给段洵手术,又得增加多大风险。

而且她现在最着急的是她没有配上药,对中医无能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如果去找大夫拿药。

又怕他们配不出来,心下叹气,看来她只能学神农尝百草了。

她没在街上多做停留,家里还有许多事情要等着她去做,没有时间在街上乱逛。

忽然有人拍她肩头:“姑娘!”

白芷惊的一转身:“婶子?”

是那个在河边洗衣服的婶子,怎么在这?

只见她见到白芷后兴奋开口:“原来真是你呀姑娘,你喊我李婶就行,我那天听了你的话回去按你说的试了,结果身上的水泡一夜间就全消了。”

李婶对她的印象好到不能再好,见她手里还拿着东西,赶紧伸手要去接过来被她拒绝。

白芷礼貌微笑开口:“李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婶见她很好说话,于是将她带到边上看了看四下无人才开口:“姑娘呀,我身上的疹子被你随意指点就给瞧好了,我……”她低下头,双手搓着衣角。

白芷见她这样后退一步,可不会是来跟她借钱的吧?虽然她家还剩几两银子,可那是她准备为段洵,治眼睛用的……

“姑娘,我今年三十多了,可我从未怀过子嗣,所以……”李婶扭捏开口。

白芷腿一软差点跌倒,还真把她当神医了,不孕不育都来找她,她……

这种东西没经过检查她可不敢乱说,既然已经找来,她也不能什么也不说,于是开口道:“李婶,三十多岁是可以生孩子的,只是到底是什么问题,未经检查,我无法下定论。”

李婶听她话后,以为是不愿帮她,随即红了眼眶,她抹着眼泪诉苦:“因为没有孩子,当家的没少给人看笑话,我让他娶房小妾传宗接代,他硬是不肯,可我这肚子又不争气,我……”

白芷当然明白,这个年代家里没有孩子是什么样的,估摸李婶也没少给人看笑话,只是……轻轻叹气,其他毛病还好治,可是这种属于疑难杂症,在没有仪器的年代,光是想检查都困难。

不能检查就确定不了病因,确定不了病因也就无法对症下药……很容易误诊!!

“李婶,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不孕不育真的很难医治,尤其是不确定到底是谁不能生,这种事,有时候男人也是有责任的!”她干脆跟她明说,她不是不帮,是真没法帮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