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收拾赵赖子
作者:云木修同学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2019-05-25 23:32:06 全文阅读

她话没说完,任由别人去猜测。

围观的人回头喊了一声正在背对着她们洗衣服的李婶道:“哎呀,李婶,这赵赖子住你家屋后,想着也应该是熟人,不如你回去叫他家里人来把他抬走。”

李婶听人跟他说话,才放下手中棒槌转过头来,莫名的看了一眼白芷开口:“赵赖子这人就是个地痞流氓,谁惹谁倒霉,我可不愿掺和到里面。”

说完她转过身继续去洗衣服,白芷愣住,李婶今天确实很奇怪,不如以往那样热心肠。

且看她时总有不明情绪在眼睛里,想了半天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算了,既然都是来看热闹的,也没人愿意出手帮她,反正这些人都看见了赵赖子没死,以后也好帮她作证,于是她将赵赖子拖到水边一块石头上躺着,然后睨了他一眼,先让他在这里晒晒太阳,这次就不跟他计较了。

若有下次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于是她就朝散去继续洗衣服的人,笑笑开口道:“今儿,赵赖子去我家收保护费,我所有家当已经花在买地皮上了,所以就没钱给他,他要来打人自己摔倒磕晕过去,因为我家相公眼睛不太好使,看不见,不能将他放在家中,所以拖来水边,让大家做个见证。”

本来就没弄死他,把他放这里若出什么事跟她也没关系。

“小心……”

没等来人应和她,到是一句‘小心’让她懵了。

“嘶,”不待她反应过来,头皮就一阵钻心的痛。

赵赖子不知何时醒来,悄悄来到她身后猛然揪着她头发。

“好你个贱人,竟然敢伤我,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他手上使力,拽着她头发就要往石头上磕去。

白芷心一沉,望着越来越近的石头明白,这一撞非死即残,于是顾不得许多,拿出袖中手术刀往他大腿扎去。

“嗷!!”赵赖子被她扎的鬼哭狼嚎。

松开她的头发,捂着腿上伤口龇牙咧嘴:“你个贱人,竟然敢再来伤我,老子今天要了你的命。”

白芷收起脸上痛苦表情,沉着脸危险的望向他,声音冷厉:“赵赖子,你欺负我外乡来,又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简直无耻至极,若我没东西防身,还不得被你给打死,真是要这样,那我们同归于尽吧!”

于是她快步突然冲上前,双手抓着他衣服往河里去,即使她怕水,今天不给他治的服服帖帖,以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赵赖子腿疼的厉害,被她拽着,本以为只是吓唬他,没想到真的是往河里去。

这河水中央可是急流,若是到了里面,会随着水流往下冲入外面大湖,想要活命,几乎不可能。

所以他心里开始害怕,恐惧,没想到面上柔柔弱弱的小女子,竟然也有这么狠戾的一面。

于是他趁她不被,放开捂着伤口的手,朝她后背猛然推去。

身后赵赖子的举动早就被她看眼里,知这是一个无赖,也是个亡命之徒,不防着他自己就会吃亏。

于是在他出手时候,她就佯装摔倒,让他扑了个空。

赵赖子双手推空,身体停不住直往前扑倒,一头扎进河流中,随着团急的水流往下漂,任他怎么挣扎,都没有人来救他。

白芷转身,本来在洗衣服的人,皆是愣在那里,才恍然想起,刚刚只顾着愤怒,忘记了这里还有别人。

于是她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李婶忽然站起来向她走过来,笑着边走边说:“白姑娘,快过来,那里水急别掉下去了,赵赖子他本来就作恶多端,死了也不可惜,你别把自己搭上了。”

她伸手过来,要拉她上岸,白芷见她和善就将手递过去,刚碰上李婶的手一个大力,将她推向河中去……

白芷挥舞双手想抓住她,只见李婶早没了笑意盈盈脸色,只剩下阴狠瞪着她。

原来李婶要害她,为什么?

“啊!!救命啊!白姑娘,你快回来,”李婶忽然着急的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她被水冲走,嘴上喊着救人。

河边洗衣服的人见赵赖子被水冲走,有的人惊慌失措往回跑去找人来救人,有的人吓的愣在原地傻傻反应不过来。

这回李婶去拉白姑娘,也没拉住,让水给冲跑了!

“天啊!!”有人跟在后面,惊叫起来。

白芷会水,但是怕水,此刻脑袋像进了水一样慌张无措,忘记了自己会游泳。

河流湍急,水波却不大,掉进河里的白芷几次浮沉才稳住身体,放松身体让自己随河水漂荡。

而推她下水的里李婶却还在那里做戏,掩面哭泣,“白姑娘……”

此时赶来救人的村民望着看不见的人影,摇摇头,人被水冲走了,前面是大湖,水深不可测,恐怕凶多吉少。

随着河水越流越急,白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身体。

直到身体被狠狠撞击,才发现自己停了下来。

睁开眼,谢天谢地,被峡谷中一颗倒在河里的树给拦住了,否则,她将沉于河底变成鱼食。

抓着树枝集起手臂力量,借着水的浮力托着身体慢慢爬到岸边。

在浅滩处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再睁眼时,不知过了多久,至少她是死里逃生,望着眼前黑黑一片,神秘莫测的大森林傻眼。

这是哪里?出了金山村吗?可是这里除了树林什么也没有……

坐在地上,白芷头疼,身后是河流,前面是森林,想要活命必须要走出一条路来,

叹口气,水……她是不愿意在回去游一回,那便只能顺着森林外围的河滩往回走走看。

森林里到处是野兽,若遇见个块头大的野猪她就跑不了,更不谈其他猛兽……

在河边折了一根树枝当拐杖来借力往回走着,走着走着,太阳从头顶到身后,再到天擦黑她都没有走到家,甚至连熟悉的地界都没有看到。

按理说,她被河水冲走到被树枝拦截也没过多少时间,为什么走一下午却连家的影子都没看见呢?

累到极致,只能坐下再歇上一会,晚上森林里更是比白天还要危险可怕,若是再找不回去,她怕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