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噩耗
作者:小辣猫  |  字数:2706  |  更新时间:2019-05-30 17:50:18 全文阅读

“安心,安心,你的电话。”

一个高个子少女急匆匆的跑到操场,朝一个青春飞扬的少女喊道,而她头也不回,只是说道,

“阿伟,如果是男生,别理就是了,我得维护我的乒乓球冠军位子,别打搅我!”

阿伟急忙说,“是你家里的电话!”

安心手一抖,一个球失掉了,虽然已经秋初,天气还热,但是今天阴沉沉的,是不热的,刚才打球还没有出汗,此刻她猛然出了一身汗,楞楞地看着阿伟,那个高个子女生。

“安心,你到底打不打?”对手有点焦急,刚刚进入状态,她还没有尽兴。

 “不打了,不服气就等着我!”

安心愣怔过来,匆匆拉着阿伟往寝室跑,刚刚开学不到一个月,能有什么事?难道?不知为什么,她心里突突直跳。

  她们的寝室在418,等两个人满头大汗跑到楼上,几个室友都着急地等着她。她慌忙拿起电话,

“你妈去世了”父亲深沉的声音传来......

坐在回家的客车上,安心的脑子还是懵懵的,明明暑假时候已经好转,虽然母亲已经不认识人了,但她的老年痴呆已经两年了,以为她只是忘记了过去,这样对她也是最好的啊,怎么突然就走了呢?还没有机会尽孝呢!为什么不坚持一下,等她毕业呢?泪水默默地流下来,流进口里,咸涩如她的心。

回想起可怜的母亲,她是个小学民办教师,从记事起,她一直都是病恹恹的 ,黄皮寡瘦,因为身体原因,只能在学校敲钟,提醒师生上下课,安心的父亲叫安生才,是同一个学校的小学数学老师。安心早就知道,他们是她的养父母,其实很小就有邻居告诉她了,她也相信这个事实,因为长相实在差别太大,可她不愿承认,承认了又怎么样?她有家吗?养母不会生育,所以对小孩子非常喜欢,对她很好,那怕对邻家的孩子也很好,她还能记起,她迈着颤巍巍的身体,把熟鸡蛋偷偷塞到邻居孩子口袋的样子,而那时鸡蛋很贵。

因为养母常年有病,邻居们都嫌弃她的东西,每当她去接近小孩子的时候,养父就大声吆喝她,而她就讪讪一笑,赶紧走开了。那时候养母脑子是清醒的,她害怕养父,因为养父脾气暴躁,也许是嫌弃她不会生育的原因吧,从小安心就在他们的吵闹中战战兢兢,在养母的泪水中小心翼翼的长大。为了躲避争吵,她经常在教室学到最后,为了躲避害怕,她一直努力学习着。记得有次老师提问安心,“你的理想是什么?”她脱口回答,“我想离家出走,”惹的师生哈哈大笑,以为她只是惹人眼球,但她知道那真是她的理想。......

车窗外面的风景都在向后面飞逝,好似她过去的18年,她刻意不去想,不代表它们不存在,即使遗忘,也留下了痕迹。

看着窗外的天空,思绪又回到了过去,父亲有一个姐姐叫安生花,因为家里穷,她初中没毕业就辍学,然后就嫁人供给父亲上学,是父亲的恩人,父亲什么都听他的。记得有次听见安生花私下对养父说,“何必努力供她上学,女孩子学成也是别家的人,何必花那个钱?”当时安心真害怕真的不让上学,拼命让成绩排到前面,为了证明自己是学习这块料。安生才这辈子做的最有立场的事就是继续让她上学了。记得收到师院录取通知书后,安生花竟然是恨恨的眼神,那一眼让她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养母在姑嫂关系中处于劣势,在安生花面前更是抬不起头。对于这个头疼角色,安心总是以学习为由,能躲则躲。记得高考前夕,养父每晚都打牌到深夜,甚至到凌晨。就把养母交给她照顾,跟安心睡在一起,安心每晚既要拼命学习,还要听养母的哭诉,心里也对养父充满抱怨与恨,有一天,忍无可忍,她对父亲严辞劝诫,养父居然拿起菜刀要杀了她,养母吓得大哭,幸亏邻居劝阻,她才脱身,等安生花回来告诉她,她竟然幸灾乐祸,那晚安心哭湿了枕头,虽然知道养父是一时冲动,可还是凉了心,更坚定了学成离家的念头,计划着工作后,把养母接出那个家。可是现在养母却永久离开了她,可惜还没告诉她的想法呢!

一路想着过去,泪渐渐在脸上风干,3个小时的路程却像走了18年。    

.......  

 “回来了,回来了” 几个表妹在村口看见安心就喊起来。

  当她迈入家门,满眼的白,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花,养母就躺在那白的下面,看不见脸,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安心幽魂似的游到白色堆里掀开来,一阵眩晕,那是养母吗?瘦的都变形了,难道这一个月没有吃饭?明明走的时候,她虽然不认识她了,可也不是这个样子!可怜的养母,没福的养母,任凭泪肆意的流,她竟哑了声 ,胸口似有什么堵着,捂住嘴呜咽出口。

养父绷着脸说,”你走后,她的病就更加严重了,食不下咽,没有痛苦的走了。”嗬!没痛苦吗?安心竟然忘了问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一切的语言似乎都是多余的,这样也好,养母也许去了幸福的天堂,该享福了!她是不是该放心了?可是眼泪出卖了她,她有点站不稳,表妹程倩扶着了她,小声说道,

“表姐,别憋着,想哭就哭出来吧。”

从小到大,她从来不会人前嚎啕大哭,她只知道那是懦弱的,没人会心疼,不明白的人一直认为她是泪点高,其实泪在心里流。她捂着脸呜咽,任泪水横流,为养母哭,为自己哭......。

  第二天,亲戚朋友都来吊唁。年纪大的几个叔伯在屋里商量出殡的具体事宜。安心一夜无眠,却无睡意,脑子几乎空白。

过了一会儿,表妹小倩悄悄走过来告诉她:“我舅妈没有亲生儿子,可能连个背幡的人都没有,唉!”

小倩是安生花的女儿,她跟她妈不同,对她没有恶意,喜欢跟她玩。

“哪怎么办?”她赶紧问到,心里有点不舒服。

“可能把幡放到棺材上。”听她说完,一阵寒冷从心生,多么残忍的场景,养母去世都不能直起腰?什么道理?!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瞬间生出,把自己也吓了一跳。但她坚决的站起身,长时间的静坐让她踉跄了一下,小倩想来扶,她已毅然走到里屋。

“我替母亲背幡。”安心坚定的说,一屋人惊愕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女子是否有此权利,如果没有,她也要开先例,事后连她都佩服自己当时的勇气。

“我们商量商量吧。”几个叔伯无奈对她说。

也许他们看到了她的坚定,也许他们也同情养母的处境 ,总之她的提议通过了。安生花意外热情地走到她面前说:“好侄女,心好!不过你真的决定了?”

“我像开玩笑吗?”安心的手紧紧握住,瞪视着她,这次竟然在她面前理直气壮。

安生花犹豫了一下说:“不过有些话要说到前面,按照地方风俗,背幡的孩子要继承家里的家业,你是个女孩子,你看你父亲还有侄子什么的......”

呵,原来这是谈话的关键,安心截住她的话,

“我什么也不要,”她冷冷地说,从心底涌出的冷。

安生花满意地走了,安心一阵悲哀从心生,这就是亲情?!还是从来没把她当亲人?

“不像话”另一个远房表妹不满地说,小倩尴尬地看着,两手相绞,她是害怕她母亲的,安心对她点点头,理解她的处境。然后劝慰道,

“没事,我本来没想那么多,说清了也好,只希望母亲能风风光光地走!”

她安慰着表妹,总算有人能说公道话,安心很感激她。 在压抑的亲情里透出了一缕暖暖的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