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春眠不觉晓庸人偏自扰

正文此间少年今何在

[更新时间] 2019-05-11 16:38:24 [字数] 2661

9月1日,8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刺耳的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陆云溪还在平安大街上,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然后脑子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丝毫没有将上课这件小事放在心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是陆云溪高中生涯开始的日子,同样也是秦淮分上两校的日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斑斓的光线从远处天边投射下来,朦朦而又刺眼,斑斑点点中,眼前浮现着的,是一幕幕与秦淮的过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是陆云溪在初中的时候认识的,因为长相帅气,成绩优异,并且在多次在大型比赛中获奖,于是,年纪轻轻就被贯上了校草的称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校草嘛,自然是很受欢迎的。在陆云溪的记忆里,一到课间,总是会有着各种各样的花痴借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斜着脑袋从他所在的班级门口走过,目的么,自然是想着瞻仰一下当红校草的高级颜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其中,也包括着她的死党,圆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圆圆的这一行为,陆云溪明显的对此嗤之以鼻,“什么校草,不过就是生得一副好皮囊,又不能当饭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义正言辞的说着,没想到平日里百依百顺的圆圆,在这件事情上,竟然表露出罕见的认真和执着。“陆云溪,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的男神!在如今这样一个颜值至上的时代,你一个连男神都没有的人,我看啊,要么就是外边有了人…要么…你就是一个十足的同性恋…”说完,还不忘给陆云溪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陆云溪怔了怔,显然是没想到这种话,竟然真的能从圆圆的嘴巴里面说出来,“陈圆圆,你给我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性恋?陆云溪自然不是,只是因为在她的心里面,有着一个比所有男生都要好看的男生。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秦淮在内,虽然两人素未谋面,但就算见过,陆云溪也依旧会这样认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男生是在银河公园的凉亭认识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银河公园是灵山市最大的一座人造公园。凉亭的位置,建立在湖边的那座种满着花和树的小山顶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云溪很清楚的记得,和那个男生认识的那天晚上,夜空上的星星,似乎格外的明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的她,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凉亭的木凳上,微微眯起着眼睛,惬意的听着远处广场上的传来音乐和不远处小路上隐隐约约、零零碎碎的交谈声,她静静地躺着,内心深处,前所未有的宁静与祥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阵脚步声惊醒,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确定是往这里来的,于是黑着脸睁开眼睛,真是的,大晚上来这里干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情愿的起身,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愤愤的转过头,准备将某个打扰到她的家伙揪出来,如果形势允许的话,她相信她一定会破口大骂一顿,然后再拳脚相加…然后…然后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少年的脸,“额,唔,哇,这个男生真好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泛着昏黄的灯光下面,映刻着的,是少年那近乎完美的面部轮廓。简短的头发,干净帅气的脸庞,再配上那如星空一般深邃的眼睛,简直完美到了极致!她这样想着,殊不知先前那恶毒的报复心理,此刻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 对不起啊,打扰到你了,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人,实在抱歉。”大概是觉得打扰到了眼前的女孩,男生很有礼貌的招了招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额,没事啦,我也刚来没有多久。”结结巴巴的回答,并努力装出一副平静到无所谓的样子,生平第一次,陆云溪真正的感觉到,这一刻的时间过得好慢好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陆云溪伸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心中暗骂一声不要脸,忙是故作镇静的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熟悉的地方,突然闯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气氛总归是有些尴尬的,如此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男孩先开口说道,“原来公园里还有这样一个地方?以前倒是没怎么发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呢。”陆云溪点点头,“不过,现在很少有人能来到这上面来啦,最起码,从我来的这段时间,你应该是我第一个在这里遇到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真是好运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是吗?我也这么觉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单尴尬的聊了几句之后,渐渐回过神来,刚想着继续深聊的陆云溪,猛然想到了以前所看到的新闻:黑灯瞎火,孤男寡女,抛尸荒野,…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个男生这么好看,应该不会是坏人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什么时候见过坏人会把名片贴在自己脸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年纪还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依然还是男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作出决定的陆云溪,装作如往常般离开的样子,笑着作出告别,然后潇洒的转身离去。毕竟是晚上,就算他长得很好看,也不能放下任何防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起初的时候,两个人只是偶尔会碰见,每次男生都会很礼貌的打招呼问候,陆云溪也会热情笑笑,表示回应。依旧是简单的说上两句摸不着头脑的话。然后陆云溪转身离开,只要和这个男生遇见,这似乎就成为了一种习惯,不过在这个浪漫而简短的过程里面,两个人倒是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开口寻问对方的名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持续,一直到了,偶然得知两人是同一学校的那个夜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真的在实验中学上学?”陆云溪目带审视的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男生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那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校草,秦什么淮吧!”陆云溪惊喜的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什么淮…”男生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看你也不像,校草学习那么好,怎么可能每晚出来溜达。”陆云溪撇了撇嘴,露出一副我早就已经把你看穿的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男生张了张嘴,无言以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偶尔遇到的人,突然发现来自同一所学校,自然就会觉得亲切,于是瞬间就熟络了起来。等到后来,常常会看到两个人在一起的背影。每次陆云溪都会碎碎的念个不停,男生则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偶尔也会的说上两句,然后两个人一起大笑了起来。有时倒也会因为一些学习上的问题,争吵的面红耳赤,不过类似于这样的争吵,每次都会是陆云溪败下阵来。偶尔也会吐槽一下,比如哪个老师留的作业多,于是大家几个啦!比如数学老师花了大半节课来讲一道题,结果讲到后来,发现所讲的方法是错误的,于是那个老师淡定的擦了擦黑板,讲错了,同学们,咱们再重新来一遍,惹得全班同学一片嘘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唔,那你们命真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呗。”于是又是一顿大吐苦水,又比如有个年级组长长的很黑,管理又很严厉,于是大家便私下给她取了个外号,叫老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黑,额,你再说尤老师么,那是我们化学老师,留点面子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以后不叫他老黑啦!”陆云溪很有义气的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叫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叫他老黑老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满头黑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一次的相遇,都好似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偶尔无聊的时候,陆云溪也会天真的想着,要是两个人可以一辈子这样,倒也是件不错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那次不是被圆圆硬拉着过去,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那个男生真的就是秦淮,人生第一次,被骗的这样淋漓尽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命运总是爱跟诚实的孩子开这种认真的玩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云溪扁着嘴走了,豆大的泪珠,一连串的从眼睛里面冒出来,这可吓坏了身后的圆圆和坐在桌子前面认真学习着的妖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回事?”妖妖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不清楚,就是拉着她陪我看了一眼秦淮,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啦!”圆圆不明所以的回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