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带着萌娃去种田 > 正文
第262章 劝说
作者:沫芷夏  |  字数:3301  |  更新时间:2019-12-06 12:59:16 全文阅读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对不起。”沉默了很久之后,白弦的话还是这么单调和乏力,尽显了他内心的无奈。不管是对当初没赶回来,还是对现在白萧的咄咄逼人。

“你要说也不是跟我说你明白吗?死的人是娘,到死也没见到你一面的人是娘,对这件事最难过最怨恨的人也是娘,不是我!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的话,去跟娘说啊!”

“我每次回来……都有去看过她,也跟她说过抱歉的话。”白弦说的很艰难,大概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句话有多无力。

“是么,对着牌位说的话,那她定然是听不到的。”

“你的意思是……你是真的这么想的吗?”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李雪燕听得出来,白萧说话之前不易察觉的停顿,她知道,其实他心里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对着牌位说听不到的意思,不就是说让白弦以死来赔罪,让他去死的意思吗?

以李雪燕对白萧的理解,他像是会说出来这种话的人,但心里绝对不是真的这么想的。

“……我知道了。”

白萧像是不愿意再跟白弦说话一样,直接就走了。李雪燕本来想等白弦也离开之后,他们再从这里离开的,结果却没想到,他们早都已经被白弦发现了。

“你们都听到了是吗?”白弦的声音突然从他们躲在的墙后面响了起来。

李雪燕瞪着段云飞,用眼神指责他的不靠谱。段云飞开始带着她躲在这里,她还以为他多有信心不会被发现呢,结果现在搞得这么尴尬。

事到如今,再说什么都没有听到已经来不及了。

李雪燕正准备带着段云飞绕过去跟白弦道歉的时候,他又开口了。

“当初娘病得很重的时候,我心里的焦急不比阿萧少,可是……那个时候皇上那边也有很重要的事情,我根本就走不开。皇上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我也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口, 家与国之间,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很多时候都不能兼顾。”

白弦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把这么久以来,压在心底的事情倾诉出来。

李雪燕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安慰他,想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说话的话,又显得她像是根本就没有认真听别人说话一样。

好在,白弦没有让她纠结太久,就又开口了。

“我知道阿萧他在怪我,我也不觉得他应该原谅我,我知道我当时做的事很不对,我没有在关键时刻选择见娘最后一面,是我不孝。如果阿萧是让我用死来给娘赔罪的话,好像也……”

“不是的!”

白弦说到这个,李雪燕觉得自己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她直接从墙的后面站了出来,猝不及防的,看到了白弦眼角似乎还有未干的泪迹。

一时间李雪燕感觉自己更尴尬了。

俗话说得好,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她们跟白弦是今天才认识的。李雪燕印象中,好像连段云飞掉眼泪的样子都没有看到过,猛然看到现在的场面,让李雪燕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要出现在白弦的面前。

好在白弦没有表现出来尴尬的意思,最初的惊讶之后,就表现得对这件事非常坦然。

“白萧其实根本就不是那样想的,你不要误会他。”大概是白弦的坦然起了作用,李雪燕再跟白弦说话的时候,心里的尴尬缓解了很多。

“误会?他刚才不是那样说……”白弦有些茫然。

李雪燕无奈,“不是我说你,我感觉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啊,怎么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人都会这么看不清吗?所谓当局者迷就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在我看来,白萧绝对不是会那样想的人。”

白弦没有说话,似乎是在回想刚才白萧的话。

“白萧是你的弟弟,你应该比我相信他才是。他怨恨你是没错,不想见你也没错,可他的心里绝对还是把你当成是重要的哥哥的。不然的话,今天我们明明可以在饭馆里袖手旁观,他看到你们这里出了问题,却毫不犹豫地直接下去帮助你们,你觉得如果白萧真的有他说的那么讨厌你的话,会这样做吗?”

“他……来救我?”白弦有些意外。

李雪燕更意外,“你没看出来吗?”

“我不知道,我看到他的时候,段公子已经帮忙把问题给解决了,在我赶回到皇上身边的路上,看到了白萧,他见了我之后却转头就走,还是我废了好大劲儿把他给留下来的。”

李雪燕简直无奈了,这兄弟俩简直太纠结了。

“你仔细想一想,如果白萧非要走的话,你想拦也拦不住啊。那你有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我问了,他说路过。”

“……他说了你就信吗?”

“我们兄弟之间,本该互相信任。”

这句话说得简直太有道理了,有道理到李雪燕根本就找不出来话反驳。兄弟之间互相信任有错吗?一点儿错都没有。他们两个是亲兄弟,现在的感情虽然不怎么好吧,但血浓于水,说兄弟之间应该互相信任好像确实没错的样子。

可是!互相信任的意思是不管别人说的话是真心的还是违心的都要相信的意思吗?最基本的筛选功能应该还是要有的吧?!

“你相信他的话之前,难道不应该好好思考一下他的话是不是真心的吗?盲目的相信并不能算是信任,信任的前提是了解,是你打心底里认同他的话,然后相信他的话,这才是信任。而不是说不管对方说任何话你就相信,这不算信任。”

白弦的眼里有明显的讶异,片刻后露出恍然的深情。

李雪燕见他已经懂了,就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再多说了,但该交代的还是得交代,不然的话以白弦的脑回路,李雪燕不知道他听了自己的话之后,会产生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

“白萧虽然怨你,但这也是因为他把你当成是重要的人,不然的话不管你怎么想跟他都没有关系是不是?他是个别扭的孩子,你要做的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而是在他的话里挑出最真的那几句,去理解他,去感化他。”

“我明白了,谢谢你。”白弦想了想说道,“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阿萧说自己会做长寿面了。”

“为什么?”李雪燕还是挺好奇这一点的。

“应该是为了我们的母亲吧。小时候我告诉他过生日吃长寿面就可以长寿,结果到头来我这么一句不负责任的话给他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我不该骗他的。”白弦自责道。

李雪燕明白了,他们的母亲生病想必身体不好也很久了,白萧现在长大了,肯定不会再相信小时候的那些话。可他的心里大概还是有这个念想的,毕竟人一旦没了念想,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也不算是影响吧,换个角度想,他会这么做最起码对这件事抱有期待不是吗?因为你的一句话,让白萧有了希望,有了念想。你的话是不负责任,可造成的影响并不只是负面的。”

白弦感觉困扰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问题,就被李雪燕这么短短的几句话给解决了。他本来对李雪燕就有着不错的印象,听了她的话之后,心里的好感更甚。这个女子跟他认识的其他姑娘比起来,太有自己的思想了。

白弦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欣赏过一个姑娘。

“话说完了,可以走了吧?”段云飞一把揽住李雪燕的肩膀,宣誓主权般说着。

白弦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光似乎有点儿过于……热烈了,发现了自己的失礼,白弦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抱歉,我刚才走神了。既然二位还有事,那就先回去吧,我们后会有期。”

白弦说完之后就赶忙离开了,再在这待下去被段云飞误会了,影响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可就不好了。别人刚刚才帮了自己的忙,如果真让人误会了那不就恩将仇报了?

不过转念一想,白弦觉得他们大概是不会有什么大误会的。

李雪燕自然不用说,刚才的一番话足够让白弦知道她是一个心思多么通透的姑娘,而被她认可的段云飞也绝对不会是等闲之辈,与其自作多情地担心他们两个的关系,还不如好好把他自己跟白萧的关系搞好来的实在。

回去的路上。

“我说,你是醋坛子转世吧?今天从早到晚你这是经历了什么,我身上都被你熏出酸味儿了。”李雪燕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恋爱的酸臭味?

她这么想着,觉得特别有道理,不小心就笑了出来。

段云飞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脸色,听她这么一笑,连更黑了。

“我醋坛子转世?还不都怪你太优秀了,不管去哪里都有男人那样盯着你,刚才我要是不在这里的话,那个白弦看你的眼神指不定多热情呢!”段云飞冷哼,他看那些男人不顺眼,却不会把怨气撒在李雪燕的身上。

“是是,怪我太优秀了。可刚才白弦的眼神才没有你说的那么奇怪好不好,别人可是正人君子。”

“当着有夫之妇面前,那样盯着人看才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段云飞依然不屑。

“可今天不光是我,你还不是被人盯上了。今天在那个皇上面前是不是,人明显想挖你呢!想把我店里的打工仔挖过去当他的侍卫,真想得出来。”

“……这么久过去了,我就还是打工仔吗?”段云飞很憋屈,难道他的第一位身份不是她的丈夫,其次才是打工仔吗?不对,他什么时候沦为打工仔了?

“当然啦!”李雪燕笑了起来,“你最开始不就是我这里的一个穷打工的,后来大逆不道把老板拐到手了,才有了如今的好日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