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落跑皇后:陛下求放过

正文第六十九章 好事还是坏事

[更新时间] 2019-06-17 10:12:04 [字数] 3114

张小栋说话时眼眸中光芒闪动,再加上平时相处也看得出来他是个率真直性子的人,绝不会做出故意背后捅刀的事情来,所以陆栎并不怀疑,他点点头,回以一笑:“好,从此以后我们两清,各不相欠,就当兄弟对待就是。”-&&?-首发www.zongheng.com|+=^-

边儿上站着围观的张小栋的兄弟们应和着,连连点头夸赞陆栎大度:“我们耳根子太软了,别人传言说什么就信什么,一点主见都没有,当初若是多用上自己的眼睛观察再做结论,或许中间许多误会都不会发生了,陆栎,我们之前对不住了,这里给你道歉,以后用得上的地方,只管支使。”-&&?-首发www.zongheng.com|+=^-

陆栎点点头,也愿意与这些性格粗犷的汉子结交:“能与诸位结交,是我陆栎的福气。”-&&?-首发www.zongheng.com|+=^-

众人脸上都挂着笑,唯独柳风枫拧紧眉头,似乎有些不满:“这不成,之前你故意放出去消息让他吃过多少苦头,打两把章就算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他故意针对张小栋,陆栎试图阻拦,边儿上靠近些的将士呵呵一笑,连忙把人给拉住,压低声音道:“别管他们,他们两人就这样,随便他们闹去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柳风枫与张小栋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估计真闹起来也就打一架的事情,陆栎略一思索,放宽了心。-&&?-首发www.zongheng.com|+=^-

与此同时,账外竖着耳朵偷听的老军医却很是不满。-&&?-首发www.zongheng.com|+=^-

陆栎之前不是跟张小栋一直都不对付么,怎么也不打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忽有将士路过营帐,见到有人在外边鬼鬼祟祟的模样,下意识问了一声什么人。-&&?-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军医吓了一跳,狠狠瞪了他一眼,本来想直接离开,转念想到将士的声音惊动了里边的人,自己这么离开也太没面子了,就掀开帘子走了进去。-&&?-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们年轻人,就是没有心机,人家刚刚在你身上涂了不知道来历的草药,你竟然如此宽心的认他做兄弟,也不怕他是在害你吗?”老军医缓缓走入营帐中,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冷哼着说道,“万一那是能让肌肤溃烂伤口腐败的毒药,你的小命可就没有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营帐里的人都知道他在说张小栋。-&&?-首发www.zongheng.com|+=^-

陆栎最先反应过来,因着对方是大夫,多年来救死扶伤医过不少人命,所以他对老军医很尊重,先是作辑,才揣着满腹疑惑问道:“我之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过大夫,为何大夫您三番两次要嘲讽我,非要让我难堪?”-&&?-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一点其他人也看出来了,柳风枫对此最为恼火:“您老这么大年纪了,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就算哪里招惹到您,您也不至于小肚鸡肠记到这个时候吧?”-&&?-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军医气得吹胡子瞪眼,直骂他们没有教养:“我是担心张小栋,他身上抹的是不知来历的药粉,拿出药粉的人跟他之前还有仇,本着医者仁心我才想提醒提醒他,结果你们竟然把我当成害人的,真真是气煞我也!”-&&?-首发www.zongheng.com|+=^-

“得了吧,您老就别装蒜了,”张小栋扶着床榻,双腿缓缓下地,冷着脸对他说,“听说当天晚上您因为不舍得用药,所以不愿意救治我,要不是陆栎再三保证,还拿出自己珍藏的伤药出来给我抹上,我现在还有命在?”-&&?-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军医被他的脸色吓着了,下意识往后退:“事出有因——”-&&?-首发www.zongheng.com|+=^-

“别整那些虚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张小栋的话一出,老军医连着退了好几步,恰好踩在营帐的门槛上,被向后绊倒在地。-&&?-首发www.zongheng.com|+=^-

在他惊慌失措的目光中,张小栋神情坚定道:“我相信他不会害我。”-&&?-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军医把自己狼狈的模样被人看见,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回走,到了自己的营帐中才松了口气,恶狠狠的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摔在地上:“都说他要救你,我偏要证明那是毒药!陆栎,你给我等着!”-&&?-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如晴好不容易把别人教授自己的,大户人家的女儿出门时该做的装扮都做好,并且来到酒楼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首发www.zongheng.com|+=^-

其中最为炽热的目光属于沈崖与安夏白,两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首发www.zongheng.com|+=^-

沈母则面带疑惑,似乎是在回想这位究竟是谁,若不是如晴主动开口与她打招呼,她或许都认不出来如晴是之前喜欢穿类似男装出现在人前的姑娘。-&&?-首发www.zongheng.com|+=^-

“果然人靠衣装。”沈母感叹道。-&&?-首发www.zongheng.com|+=^-

“一进来就瞧见你们在说话,讨论着什么呢?”如晴主动坐到沈崖身侧,翘着兰花指为他续茶。-&&?-首发www.zongheng.com|+=^-

动作之温柔,宛如吹皱湖水的微风。-&&?-首发www.zongheng.com|+=^-

沈崖心中有欢喜,但是更多的是不适应,他在想,自己究竟应该用什么面目来面对如晴。-&&?-首发www.zongheng.com|+=^-

让帮忙的人是他,如今不让帮忙的也是他,主要是沈崖自己有点迷恋如晴淑女作态的样子,且柔且媚,不经意间还会透露出些许豪气。-&&?-首发www.zongheng.com|+=^-

没等沈崖开口解释,沈母先笑着说了话:“我今天就打算离开小城回老家去了,所以今天过来跟你们道别。”-&&?-首发www.zongheng.com|+=^-

如晴面露惊讶,差点直接从位置上跳起来:“什么,伯母你今天就打算离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本意是过来瞧瞧他在这边日子过得如何,现在看过了,心里也就安稳,觉得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沈母瞥了安夏白一眼,笑着给她夹菜,思量片刻,又给神情复杂的如晴也夹了菜,“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夹了这个给你。”-&&?-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太太突如其来的善意让如晴受宠若惊,连连道谢:“我吃饭不挑食,多谢伯母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应该是我谢你才是。”在如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太太叹息着,用嗔怪的目光瞪了沈崖一眼,似是恼怒道,“我这儿子给盛姑娘你添麻烦了,是我该向你道歉。唉,男女婚嫁之事本来就急不来,他忙于公务不愿成家,坦白跟我说也就是了,何必麻烦别人家姑娘,让她假扮着伪装着过来欺骗我呢,传出去说我这老太太刻薄势利眼倒事小,影响盛姑娘的名声就事大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沈母的话说得很清楚,如晴揉了揉自己的脸,面露尴尬道:“伯母您都知道我们的事情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昨天他把事情都坦言只说了,多谢姑娘对我这蠢儿子的照拂。”沈母又瞪了沈崖一眼,瞪得平时正直严肃的沈大人,就连说话差点都不利索了,“母亲,您老就别打趣我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唐落樱难得有胃口,埋头吃饭的同时听着他们说话的声音,扑哧一笑道:“伯母这是敲打您呢,沈大人可长点心吧。”-&&?-首发www.zongheng.com|+=^-

沈母吃过饭,跟众人道别之后,就让人回去取自己的行李,看来是真的打算今天启程。-&&?-首发www.zongheng.com|+=^-

向来粗心大意的如晴难得心细了一回:“老夫人您不多留几日吗?”-&&?-首发www.zongheng.com|+=^-

“儿孙自有儿孙福,多留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回去侍弄我种下的花草,离开家这么些天,也不知道它们现在怎么样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沈母归意已决,众人就不好多说,在她离开时,一并去送。-&&?-首发www.zongheng.com|+=^-

临走前安夏白特意拉住了如晴,给他们母子二人留出点空间说说心里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您现在觉得如何,是不是觉得儿子的目光没有错?”沈崖扶着自家母亲避开人群,缓缓往城外马车的方向走去,趁着这个空档,说说心里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沈母沉默良久,坦言道:“还是陆夫人好,不过盛姑娘也是个好姑娘,倒是个贴心的,你可知道她的来历,家中还有什么人吗?我看着这小姑娘也是很有意思,有时候率真直接,有时候温柔娇俏,倒是个可人儿,你若是喜欢她,我也不反对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沈崖对如晴的家境不太清楚,她很少提起这些事情,只知道如晴家中父母都不在。-&&?-首发www.zongheng.com|+=^-

“也是个可怜孩子。”沈母叹了口气,对如晴的好感又多了几分,“你以后可得好好对待人家。”-&&?-首发www.zongheng.com|+=^-

“儿子明白。”沈崖点点头,将自家母亲扶上马车,后来又站在原地等马车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后,才转头回酒楼去找如晴。-&&?-首发www.zongheng.com|+=^-

结果却被告知人不在,安夏白笑道:“她一回来就嫌弃自己身上的衣服饰品碍手碍脚,回去换衣服去了,沈大人找她有事?”-&&?-首发www.zongheng.com|+=^-

沈崖应了一声,有点局促道:“我准备向她道谢来着。”-&&?-首发www.zongheng.com|+=^-

安夏白隐隐记起身在医馆时,如晴答应过要帮沈崖说退他的母亲,如今看来,应该是计划完成了,她浅浅而笑,饶有趣味道:“我认识如晴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见到她正经换上衣裙的模样,沈大人您告诉我,这是不是与您有关。”-&&?-首发www.zongheng.com|+=^-

沈崖呐呐的答应着,安夏白正打算追究细节,忽听门外传来如晴的声音:“还是平时穿的衣服更方便些。”-&&?-首发www.zongheng.com|+=^-

如晴回来了,沈崖顾不得与安夏白说话,道过别之后,立即走向如晴的方向,因着话题不好直白的说,他又把如晴给拉到了僻静的角落。-&&?-首发www.zongheng.com|+=^-

在她疑惑的目光,沈崖闷闷的 开口道:“这些日子,多谢你帮我的忙,要不是你帮我演戏,估计我母亲不会这么轻易离开。”-&&?-首发www.zongheng.com|+=^-

还以为什么事呢,如晴摆摆手,表示沈崖帮她们忙的次数更多,如今只是举手之劳,不用说谢。-&&?-首发www.zongheng.com|+=^-

她按捺住心中淡淡的惆怅,勾起唇角硬是挤出一抹笑来:“以后再也不用学习姑娘家的礼仪姿态了,真好。那些都别扭得很,实在习惯不来,还是做回自己最舒服。”-&&?-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